正在看:逆行踏天

第四百五十六章 看够了没

    “少主,不可如此,虽然你是她名义上的未婚夫,但这里毕竟是韩家,我们现在不能与韩家决裂。”一名仆从慌张的看了看四周,见周围没人这才放下心来。

    “哼,真不明白父亲为什么非要与韩家联姻,不过该说不说这韩浅笑的确有几分姿色,若是扔在床上剥光了定是一番诱人的美景。”孟子修眸中满是邪魅之色,就连身旁的仆从看了都感觉厌恶,但碍于他的身份不敢表现出来。

    “虽然不能对韩浅笑动手,但那个男的并没有什么背景,若是少主愿意大可杀了解气。”那仆从靠近了几分献媚道。

    “说的不错,你们去把那人给我弄出来,记住不要把血溅在这个院子里。”孟子修吩咐道。

    “是!”

    十人快步闯进了屋子里,将昏睡状态中的林一凡带了出来扔在院子外。

    “少主,韩大小姐在屋里熟睡,你看要不要……”仆从欲言又止嘴角露出淫邪的笑容。

    “哈哈哈哈,你很不错知道本少主的心思,回去定要好好奖励。”孟子修刚要要抬脚进去眸子转了转说道:“你们把人带远点不要在附近,声音太大在扰了浅笑休息。”

    仆从领会的笑了笑连忙称是,带人将林一凡带的远了。

    孟子修脸上露出兴奋之色,搓了搓手掌严重化满是淫邪的光泽,“我的未婚妻,相公来了。”

    房门关闭孟子修的目光瞬间落在韩浅笑的娇躯上,因为被汗水打透显得更加诱惑,就是久经花丛的孟子修也很不住吞咽着口水,被眼前的美人所惊艳。

    他快步来到床边,动作轻缓的将韩浅笑身上的被子掀开,那紧贴在身上的衣裙将身材完美的勾勒了出来。

    这一幕让孟子修体内的血液彻底的沸腾了起来,双眸炙热的盯着她的娇躯呼吸逐渐快了起来。

    双手颤抖的伸向韩浅笑束缚在腰间的丝带,似乎怕吵醒了美人他的动作特别的轻缓,但不断吞咽的口水却出卖了他此刻急躁的心情。

    正当那丝带要被彻底拉开的时候,一道清朗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说看够了吗?”

    孟子修顿时一惊匆忙回头,只见一名身着紫袍的俊逸少年正依靠在门边,嘴角带着淡淡的冷笑看着他。

    “你……你怎么!?”

    虽然这个容貌陌生,但孟子修认得出,这少年就是刚才他命令仆从带走打死的人,可现在他竟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来人,来人啊!”

    孟子修慌乱的叫着,可却没有一个人回应,这周围的空间似乎都安静了只能听到他叫嚷的声音。

    “不用喊了,他们都已经听不见了。”林一凡身形一动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那恐怖的速度惊的他眼眸陡然收缩。

    “什么!?”

    孟子修极力向窗外看去,透过那缝隙他能见到十名仆从都以各种奇怪的姿势倒在了地上。

    “你……你对他们做了什么,你知不知道……”

    “啪!”

    孟子修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林一凡一个巴掌抽飞到了门外,他动作轻柔的给韩浅笑弄好了腰带将被子盖了回去,这才缓步走到门外。

    目光冰冷的看向倒在地上捂着脸的孟子修,他的脸比原本要高出一倍,鲜血挂在嘴边模样凄惨。

    “你竟然敢打我,你知道不知道我是谁?”孟子修向后爬着惊惧的看向面前仿若魔神的少年。

    “我不想知道也不需要知道,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滚,要么像永远留下。”林一凡眸中杀意闪过。

    他真的动了杀意,若非他实力强大,恐怕今日就真的会有不幸的事情发生,若是那般他是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

    “你……”孟子修还要在说,下一刻他便见到了少年眸中的杀意,吓得连忙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我……我滚。”孟子修咬着牙说道,这样的羞耻他从小到大从来都没有经历过。

    踉跄的爬起来向外走去,可没走两步身后便再度传来那冰冷的声音,“我是让你滚可没让你走。”

    孟子修脸色铁青的看了这少年一眼,将他的面容牢牢的记在了心里,牙齿紧咬仿若要崩碎了一般。

    他趴回了地上卷曲着身体向远处翻滚,直到百米之后他才连忙起身慌乱的逃离了这里。

    林一凡手掌一挥,那倒在地上的十名仆从顿时醒了过来,看到他的瞬间神色惊恐连连后退,“你……你要干什么!?”

    “滚,以后不要让我在这里看见你们。”林一凡冷声道。

    十人不敢反驳连忙逃命似的离开了这里,他们深深的记得,这少年只不过睁开眼的瞬间他们所有人便失去了意识。

    要知道他们可都是灵武境巅峰的存在,能够一个眼神便将他们击溃的人,其实力绝对不是他们所能抗衡的。

    随着他们的离开这里再度清静了下来,林一凡回到屋子里,正好见到韩浅笑睁开了眼睛。

    “感觉怎么样?”林一凡快步来到床边关切道。

    “好很多了,已经没事了。”韩浅笑虚弱的露出一抹笑容,她不想让林一凡再为她担心。

    “嗯,有事情一定要和我说,记住了吗?”林一凡轻轻的刮了刮她精巧的鼻子,韩浅笑羞红着俏脸白了他一眼。

    “小子给我滚出来。”不久之后,一道仿若闷雷般的吼声传来,竟使这屋子都晃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