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逆行踏天

第六百二十七章 斩杀魔族

    中州大陆中,这里聚集这人族最强大的战力,以琴宗、耀阳宗、天玄宗、剑阁、风雷谷五大势力为首对抗魔族。

    但这五大宗门内,达到太清境的只有宗主,化虚境强者也是少的可怜。

    但自从八年前兽族突然出现,使得大陆上原本与人族不合的魔兽也与之统一了战线,并产生了兽神宫,一座属于魔兽的强大宗门,实力之强远在五宗之上。

    而这些不过是明面上的力量,在暗中还有这一股强大的势力在与魔族对抗,传言这个组织的人擅长暗杀之术。

    短短八年内他们所斩杀的魔族高层比所有的宗门加在一起还要多上不少。

    这也使得各大宗门对其又敬又怕,他们的行踪极为神秘,没有人能够摸清他们的所在和动向。

    只知道哪里出现魔族迫害他们便会先各大势力一步到达斩杀带头的魔族强者,是各大势力在战斗中减轻了不少负担。

    如今人族与魔族的战斗彻底打响,期间大战发生了数起死伤无数,外围彻底被魔族占领内围也有不少的地方化作魔土。

    真正的战场位于中州与内围的交界之处,那里是一片未知的空间,没有生物存在是一处天然的战场,很多人都说那里是上古时期的战场。

    这里的空间比之外界要更家加稳固,但在几番大战之下也化作了焦土,硝烟彻底笼罩了这片空间。

    空气中魔气与灵气掺杂,无论是人族还是魔族都无法吸入这样杂乱的力量,不然就是太清境的强者也足以能量暴动而亡。

    山岳崩毁大地开裂,深渊鸿沟到处都是,灼热的赤红岩浆在其中滚动,便是太清境强者掉入其中也要受到重创。

    人族与魔族的强者不知又多少葬生在了这岩浆之中,使这滚热的岩浆染上了血的颜色。

    “轰!”

    爆炸声在这片空间响起,一道恐怖的能量余波向四周扩散开来,波及之处山石皆化为齑粉,爆炸之处化作一个无尽的天坑。

    只见空中两道身影对立,一名头生双角背生六翼的怪物振动着翅膀使得罡风吹动,漆黑的身躯生有骨质的铠甲闪烁金铁之芒。

    周身黑气缭绕阴冷邪恶的仿若从上古战场中走来的魔神一般,巨大的长剑握在手中仿若岩浆所化威势迫人。

    而在他的对面则是一名身着紫色衣袍的人族青年,他生的俊逸面容但没有一丝柔弱,有的是凌厉的锐气,漆黑的眸中精芒闪烁。

    暗紫色的灵力流转,手中握着一柄晶莹的暗紫长剑,其上染有血一般的猩红光泽使其平添了几分魔性。

    锋锐的气息使得周遭的空间都为之扭曲,仿若一剑之下便能将其斩破。

    “人族你追我三百里真的以为能杀了我吗?”魔音震荡天地间的能量不住颤抖,仿若在恐惧一般。

    “你真的认为我杀不掉你吗,不过是为了将你逼入此地罢了。”紫剑微动锋芒吞吐,凛然的杀意弥漫开来,“你屠戮人族数十城池罪不可恕,今日你便也陨在这战场中吧。”

    “哈哈哈哈,狂妄的人族我见过许多,但没有一个活着离开的,你自然也不例外”魔族狂笑了起来,仿若听到了最为可笑的笑话。

    林一凡嘴角掀起冰冷的笑意,身形一动便消失而去。

    “怎么回事?”

    魔族强者警惕了起来,他发现竟感觉不到这人族的气息了。

    “这人族太古怪了,先离开再说。”他心中暗自打鼓,化作一团黑雾便打飞离这里。

    然而当他刚要离开的时候,一道虚幻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这是他最后看到的一张脸,一张带着淡然笑容的俊逸面庞,但在他的心中却留下了无尽的恐惧。

    紫剑穿透了他的身躯,眸中的光芒黯淡了下去生机散去,坠落向下方的岩浆之中。

    看到他消失在岩浆中,林一凡才算松了口气,多年与魔族交战的过程中,林一凡发现只要是达到化虚境的魔族在被斩杀后都有可能会复活。

    但只有被岩浆焚毁的魔从未再出现过,所以他才会将那魔族逼入此地斩杀。

    这片空间没有太阳陷在一片仿若黄昏的环境之中,硝烟和战火充斥此地距离上次大战已经过了一年,可却依旧没有消散的意思。

    八年之中他也参与过大战,也见到了他日思夜想的韩浅笑。

    但如今的韩浅笑真的如同老怪物所说成为了魔族的皇,拥有着比他还要强大的力量,那是直逼无上镜界的实力。

    他曾经试题过唤醒韩浅笑,但没有任何的效果还差点死在她的手中,若非天虚出手相救他怕是也陨落在战场中了。

    “这场大战要到什么时候才会结束,她还会回到我的身边吗?”林一凡每天都会这样问自己,这也是他如此努力的动力。

    “嗖!”

    突然一道流光从下方的岩浆中掠出向远处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