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逆行踏天

第六百三十章 问罪

    这来人正是琴宗的宗主琴语诗,先前的琴音便是她所发出,但没成想竟根本阻止不了林一凡的攻击。

    “你来我宗门为何伤人?”琴语诗质问道。

    “问问你的人,我将有了和团团留在此地让你们好生关照,如今尤乐遭人欺凌团团不知去向,我不灭了你琴宗已经很仁慈了。”林一凡冷声说道。

    “尤乐受人欺辱!?”琴语诗极为诧异。

    当初她可是下令好生关照两人的,事到如今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琴语诗看向一旁跟来的老妪,正是当年引荐林一凡进入琴宗,自然也认出了这个青年男子。

    “现在就给我交代吧,不能的话就我自己来。”林一凡冷声道。

    原本他们以为宗主出手便能将这青年击溃,可不但没能将其镇压,反倒是与其和颜悦色,仿若不愿意得罪他一样。

    一干长老看的有些发愣,她们惊讶于宗主对这少年竟然如此的客气,就连大长老都没有表露出半点不悦之色。

    “马上查一下到底怎么回事。”琴语诗吩咐道。

    她并非是怕林一凡找麻烦,而是害怕团团回来后得知尤乐受到了委屈而对她们兴师问罪,要知道那小姑娘早就成为了琴宗年轻一代中的最强者,哪怕是他宗门都少有人能与团团相提并论。

    “不用了,问她们就行了。”林一凡指着那一旁在地上哀嚎的几名弟子,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几人便停止了惨叫。

    几人连忙躲到琴语诗的身后,对于这青年她们心中有着慢慢的恐惧,那种痛苦让她们痛不欲生。

    “怎么回事?”琴语诗问道。

    “宗主,我们是来看尤乐妹妹的,可是谁想到那个臭丫头竟然与这外人勾结对付我们,师姐她更是受了重伤。”几人颠倒黑白,但说的却像是真的一般。

    尤乐顿时慌了,“不是她们说的那样,她们……”

    “我们怎么了?你这个小贱人竟然敢勾结外人这可是重罪,还不赶紧向宗主求饶。”一人冷哼神色嚣张,如今有了琴语诗在此她们自然不怕林一凡。

    “是这样吗?”琴语诗看向尤乐厉声问道。

    “不是这样的。”尤乐想要解释,可那几人根本不给她机会。

    “宗主您看,她现在就已经心虚了,这样的人不能留在门中啊。”几人连声说道。

    尤乐怨恨的看向几人,她没想到这些人竟然会这么陷害她。

    琴语诗冷眼看向尤乐问道:“是这样吗?”

    尤乐委屈的泪水流出,但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解释,这让琴语诗更加确定了几人的说法。

    “看来是我太纵容你了,来人给我把尤乐关起来。”琴语诗失望的摇了摇头吩咐道。

    几名弟子刚靠近她便被一股力量震开,口中鲜血直流气息萎靡。

    “你这是什么意思,琴宗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插手。”琴语诗冷声道。

    对于这青年她先前就已经有些不满了,如今更是态度恶化。

    “琴宗的烂事我不管也不想管,就是你琴宗灭了我也不会插手,但若是想动尤乐你们大可试试看。”林一凡真的怒了,他没想到堂堂琴宗竟会做出这样的荒唐判断,“琴宗主这就是你给我的说法吗?”

    “林一凡,你不要太得寸进尺了,本就是你们不对在先还要什么说法?”琴语诗也怒了,这青年一而再再而三的出言诋毁琴宗弟子,她已经不愿忍让了。

    “好,那我便让你看个明白。”林一凡眸中精芒闪动,那几名弟子眉心顿时裂开,痛苦的惨叫声响彻这片空间。

    “你干什么!?”众长老震怒,同时出手向林一凡攻来。

    “滚!”

    喝声如雷震荡人心,使得几人气血翻腾皆是闷哼了一声倒退而去。

    琴语诗微微一惊,刚才那一声连她都感到了气血翻腾,若为修为强横压制住恐怕便与她们一样了。

    “啊,痛死我了,宗主救我!”几名弟子嘶声力竭的求救着,但却没有一人能出手去帮她们。

    不时从她们眉心的裂缝中有着灵魂力量渗透出来凝结在一起化作了一副画面,正是先前她们欺凌尤乐的景象。

    “琴宗主你还要关押我们吗?”林一凡冷声道。

    “你这是什么手段!?”琴语诗惊叹他的手段,将人的灵魂力量提出片段,即便是她都闻所未闻。

    “这不用你管,你只要知道我们是受害者,所以交出她们口中说的大师姐,不然后果自负。”林一凡冷冷的撇了她一眼,虽然她的样貌绝美但在林一凡看来却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这……”

    琴语诗露出为难之色,那可是她的首徒,天赋极佳所以得到了她的宠溺,也正是这样使她越发的嚣张跋扈目中无人。

    但她并不认为自己的弟子会做出什么过分出格的事情,可这一次却让她大为失望,而且得罪的还是林一凡这个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