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雷霆传说

第七百三十二章 化身

    “哎呀,你们怎脏兮兮的?”百灵望着休元与玄云满是泥土的脸畔与衣裤皱眉。

    “呵呵呵。”两人傻傻的笑着,这么丢脸的事,实在不想说出来。

    “快去换洗。”挥挥手,既然两人没受伤也就不再多问。

    天色暗下,道云仍未出现,玄云与休元已躺在床上睡的不醒人事。

    “喔?阳火取回来了?”道云一进草堂便看见摆在中央的灯座。一脸倦容,可见五神石的事不好处理。

    “嗯,他们两个平安无事。”渔叟回道。并没问起五神石,因为相信道云的能力。

    “他们呢?”环视草堂一圈,没看见玄云与休元,总是不安心。

    “累的睡着了。”指向内室。

    道云顺着望去,阿碧似乎知道道云回来,正从内室飞出,直接停在道云肩上。

    “你要休息吗?”渔叟问。

    “怎么?”道云摸摸肩上在撒娇的阿碧,漫不经心的回答。

    “既然阳火都取得了,不如今晚就去。”只怕道云会太累。

    “现在?”挑眉,没想到渔叟这么急。

    “若能现在当然是最好。”这事不宜再拖。

    “呼。”吐了口气,道云陷入思索。

    “等明早再去吧?”乙空站出替道云说话。

    “不了,就现在去。”打起精神,道云对着乙空一笑,转头以眼神向渔叟示意。

    渔叟含首,抱起灯座,移步向门口的道云。

    “少阳,你先前去探过青灵,能麻烦你一同前往吗?”道云看向少阳。

    少阳自然义不容辞,“嗯,好的。”

    “你们小心些。”齐夫人不放心的交待。

    “嗯,我们会,阿碧,你留在草堂休息吧。”回来不到一刻,道云再度步出草堂。阿碧飞下道云肩头,不舍的望着远去的身影。

    由少阳领路,道云垫后,渔叟捧着灯座,三人来到青灵所在的泰山。夜里的景色,一片黑暗,又逢云层厚重,透不出丝毫月光,渔叟捧的阳火更显明亮。

    “从这开始,恐怕得先闭息隐身。”虽然封了寒泉灵会削薄青灵的威力,可进了人家的地盘,总得小心行事。

    “闭息不难,难的是这盘火。”渔叟指着灯座。

    道云早已闭息,接过渔叟的灯座,瞬间,道云与灯座一同消失。“换你们了。”

    渔叟伸手在身前一挥,也随即消逝在两人眼前。

    少阳为免消失后,道云与渔叟会跟丢,特地闭息化为一只文鸟。

    文鸟振翅而飞,往远方的巨大古木而去。

    古木并没改变,一如往昔,只是当初的入口已被错结的藤蔓阻挡。文鸟选择再往上飞去,从古木的顶端进入。

    往下望去,黑暗之中看不见龙形藤蔓,而青灵的光芒闪烁不定,在一片黑暗之中,青光显得特别诡谲。

    歇在一根树藤之上,文鸟缩起身子,由于阳火不在自己身上,少阳选择不动,静静盯着青灵周围,就看道云怎么封青灵。

    倏地!龙形藤蔓窜起大火,火势猛烈,少阳赶忙现出身形,跃上半空。古木内部让火光照的明亮,阵阵黑烟直逼上天。

    道云与渔叟也陆续现身。

    一现出身形,树藤立即飞快的缠绕过来。道云徒手砍断藤蔓,以青灵为中央,在古木内绕了一圈,灯座半倾,明明没灯油的灯座却洒出点点红焰,在古木内的水泉上以红焰画出大形太极图。

    火势烧着,藤蔓渐渐慢下动作,最后不在纠缠三人。

    “封好了?”少阳问。

    “还没。”道云浅笑,接着将手中的灯座往下一丢,灯座准备的落在青灵下面,阳火烧着青灵灵珠。“这就行了,再烧上一刻,便能封住他的灵识。”

    “啊!”青灵吼着,以仅存的灵识。

    “青灵,你造孽太深,当初又不知悔过,封你灵识是不得已之作法。”少阳感叹道。

    “不得已?此为人类咎由自取,非吾之罪过。”义正言辞,尚不认为错在自己。

    “人类?”少阳皱眉,当初青灵说过,是为助寒泉灵才乱,怎现在又变成为惩人类?

    “哈哈哈,问汝,当今皇帝是谁?”这问题令少阳微愣。

    也想看看青灵葫芦里卖什么药,少阳缓缓开口:“武皇。”

    “残杀忠良长孙一族,生为她的臣民,得一同赎罪。”

    “长孙?”历代帝王哪个不是杀人无数?少阳直觉青灵是替自己的行为脱罪,且就算武皇帝杀害忠良,为何天下人民得一同背负罪责?

    “长孙请托五灵为他讨公道,吾等只是替天行道。”

    “狡辩。”道云无动于衷,却心中深信青灵所言,综合先前的迹象,确实不像是有强大的组织在背后策动,而是小道士之类以言语搧动五灵。

    阳火渐消,青灵的灵识也化为无,渔叟吁了口气,“呼,总算结束了。是说那长孙也挺厉害,能请动五灵。”

    “哈哈,我想,寒泉灵与青灵不是真的受他感动,要为他讨公道。而是他说不动五灵,干脆讥讽他们为人类供献,却得不到供奉。”而寒泉灵则真的被此言论搧动成功。

    “不管如何,结束了。”望着天际,不知何时,云已淡去,露出皎洁的月光。

    回到草堂内,众人看见道云、少阳与渔叟的神情,再以感应到的五灵灵气推断,可以肯定,五灵之事已经告个段落了。苍生终于免去苦难,可喜可贺,虽然松了口气,但大伙仍没告辞离开,有些事总得要弄个明白才行。

    乙空没头没脑的开口问道:“如何?”

    渔叟与少阳一愣,是什么如何?

    道云先是一阵轻笑,才言:“都处理好了,青灵已被封了灵识,恐怕要再修个上万年才会有灵识吧。”没有灵识,便如同一颗徒有灵力的石头,没有自己的思想,自然无法再作怪。

    “那上万年后......”又是一场耗劫吗?只希望青灵能自己想通才好。乙空不禁忧心。

    “上万年后就等那时再讨论吧。”搔搔后脑勺,道云累的只想好好睡上一觉。

    “你呀,总是这么乐天。”真不知是优点还是缺点,乙空摇着头一叹:“唉,算了。”

    还是没讲到重点,百灵甘脆自己问:“五灵作乱的原因,有查出来吗?”至今仍不愿相信寒泉灵是为了得不到供奉而作怪,也不相信青灵只是为了跟随寒泉灵所以跟着作怪。

    “青灵说是为了长孙。”渔叟早料到大伙听到这话的模样,果然,没有一人不错愕。

    只有玉竹不懂众人的反应,悄悄的拉了拉百灵的衣袖,问道:“姥姥,长孙是谁?”

    “长孙本是当朝的宰相,后来因为某些原故,被抄家灭族。”渔叟概略的简述,续道:“青灵说他与寒泉灵,是看不过武皇帝的作为,所以才要作乱。”

    “这怎又扯上武皇帝、长孙的。”听的一头雾水,百灵揉了揉额际。

    “呵,谁晓得。”道云还是没个正经。

    “罢了罢了,事情都过去了,不管是什么原故,我们在这聊,也聊不出结论不是?”渔叟挥了挥袖子,不想多费脑筋想这档事。

    “话不能这么说。”百灵不是挺赞成,虽然渔叟说的没错。

    道云倒是一反常态,不反驳渔叟,“是呀,讨论不出什么,辛苦这么些天,也该好好休息了,就别想了吧。”

    “这就对了,就是这样。”渔叟笑的开怀。

    沉着脸,乙空可不打算这么就算了,“道云,你觉得青灵说的话有几分可信?”

    “八分,可信度八分。”一手摇扇,一手伸出三根指头比着。

    一副不敢置信,渔叟怪叫:“喔?你相信他的鬼话?”

    “怎不相信,呵,你想想之前攻击玄云他们的影魅,还有我取鼎时也遇上一只山魈,这可不是巧合。”幕后的主使者,应是同一人。

    “嗯,说下去。”百灵催促。

    “如果真有心阻止,怎只派出这种小角色?若没心阻止,又何苦叫两只妖怪来送死,然后让我们察觉背后有主谋?”这对主使者并没好处。

    齐翁点头,明白道云的言下之意,“所以,这幕后主谋应该只是乌合之众,能驱使的也只有低级妖怪。”

    “是呀,例如长孙。”对于长孙不熟,正确而言,根本不认识,但是低级的妖怪只要是学道有些许基础的都能控制,就算长孙本不是道家弟子,花个功夫苦练,要驱使这些妖怪不难。

    “加上他受武皇帝迫害,确实有可能以偏激手段报负。”渔叟也开始认同道云的说法,抚着胡子思考。

    “答案可能只有长孙自己知道了。”结论。

    “可五灵怎会这么容易受他人影响?”怎说也是天地灵物。

    “呵呵,五灵又如何?他们的天命是维持五行平衡,那管的了人类的心机?越是高等的灵物,心境越是澄净,像纯真的孩子,寒泉灵当然会不满自己不受尊重。长孙是何许人?当朝宰相,要挑拨人心是轻而易举之事。”齐夫人浅笑,这么一来,全搞明白了。

    “是呀,最让我担心的是......”道云欲言又止。

    “是什么?”乙空紧张的皱紧眉头。

    “是长孙怎么找到五灵的?”众仙要找都得费上一番苦心,区区一个平凡人。

    “你是指?”渔叟也开始冒汗。

    “我没指什么。”撇的干净。

    “道云。”乙空不满的沉下声音低唤。

    “哎呀,饶了我吧,我现在只想睡一觉。”仍不露半点口风。

    “道云,你的意思是另有主谋帮着长孙?”百灵试探的询问。

    “哈,我可没这个意思,全是你瞎猜。”摇着扇子笑,那张笑脸,直叫众人想扯烂它。

    “道云!”乙空怒喊。

    “好了,讨论到此。”明明不是主人,却代主人下令。道云不等众人抗议,直接走进内室。

    留下众人个个摇头叹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