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雷霆传说

第七百四十八章 枭云沼泽

    “小家伙果然有些奇特,我果然没有看错,你的修练功法不属于斗气也不属于法术,而是另一种奇特的能量,而你的实力竟然可以与七阶的剑师抗衡,不,就算剑师巅峰对上你,只要没有踏上八阶,那落败也是时间的问题,而你的年纪......”朱唇轻启,这名女子眼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简单几句便道破了羽焉的实力,而却又对他的年纪产生兴趣。

    七阶剑师的实力,在维斯特列大陆上也能勉强算是高手了,当然,那是抛开许多潜在的势力所言,毕竟那些人物,放个屁就是让大陆震上几下,打个喷嚏估计也要死上一票人。

    毕竟,超越圣域的存在,自己也只是隐约知道罢了,根本没见过真正的人,毕竟自己天赋再出众,现在也只能算是中层的人物。

    “十七岁。”轻轻露出一个微笑,羽焉顿时感受到这女子没有恶意,若是她想杀自己,刚刚大可以追击,而她却没有,可以看出她对自己没有杀意。

    然而羽焉也是吓出一身冷汗,因为那女子的一席话,再一次交手之中,就已经判断出他的真正实力,这样的眼界,还有轻易震退自己的实力,这女子的阶位,竟然是八阶巅峰!而在商队上感受到的那一丝强大的气息,就是眼前的女子所发出的,再她面前隐瞒自己的年龄,那估计是找抽。

    “十七岁?”听到这话,那女子可被雷的不轻,自己当初在二十二岁达到七阶,被称为同辈之间天赋最高之人,被誉为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二十五岁时,更仅仅只在七阶停留三年,突破到八阶,这几年更是达到八阶的巅峰,而自己一直以来也颇为自负,想不到这次任务外出,竟然就遇到了十七岁七阶的人物,试想,这种可怕的天赋,大陆上能与之相比的,不过了寥寥人罢了。

    羽焉哪个寒啊,这女子的眼神一下失落,一下发亮,又一下炽热,搞的好像自己是只在狼口上的小绵羊,动也不得,不动也不得。

    “小家伙,我对你没有恶意,别太紧张了。”看着羽焉那紧张的动作,女子只是微微一笑,自己只是有些失神罢了,对于他虽然有些忌妒,但也不至于痛下杀手,怎么说也太紧张了。

    “嘿嘿。”摸摸自己的头,干笑几声,自己还是过于戒备了,青冥剑一闪,变化为一道青光,收入羽焉的体内。

    “神兵。”在心底暗道一声,微微吃了一惊,看到青冥剑收入羽焉的体内,那女子顿时知道青冥剑是少有的神兵,不过对于青冥剑,却没有多少贪意,毕竟神兵是会认主的,这任的主人不死,神兵很少会转移主人,况且,青冥剑根本不适合自己,神兵固然珍贵,但若不称手,却也难发挥出自己原本的实力。

    “伊蕾雅,八阶,大剑师,你呢?”那名叫伊蕾雅的女子微微一笑,介绍了自己。这回羽焉可看清楚了,这一笑如同百花绽放一般,绚烂的令人失神,羽焉硬是看的失神,良久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脸上不禁微微一红。

    “羽焉,七阶吧,职业,不属于武者也不属于道士,不知道该算什么,勉强算的上是弓箭手吧。”微微一愣,旋即想到自己不知道该属于道士还算是什么,想想自己好似对弓箭挺在行的,那就是弓箭手了。

    两人经过这一番有些尴尬的自我介绍,也不禁对对方有些好奇,两人七嘴八舌的,竟是一下子就搭上话,而羽焉提到自己的功法,也只是说是一位隐世的高手所教导,而那位高手不允许自己提起他的名汇,伊蕾雅也没有再追问,而羽焉跟上商队不久就发现伊蕾雅的存在,也让她吃惊了一下,不禁感叹那位高手功法的神奇。

    提到这个,羽焉也只能干笑,判断出伊蕾雅自己靠的,是对于气息,还有猎人那天生的直觉感应,孤鸿的功法,也只能算是勉强占了一小部分而已。

    两人这坐在一起,一聊就是一整个上午,羽焉也对伊蕾雅有些好感,当谈起剑皇与大魔导士的激斗时,伊蕾雅的神色却有着淡淡的轻蔑与不屑,对于他们所争夺的七彩玉石,伊蕾雅也是不感兴趣,那东西,是世俗中传言是另一个位面的东西,当时刚出现时,自己上头的组织也有着手调查过,却发现除了七彩的光芒,以及较坚硬的特点以外,根本就算不上是什么宝物,便随意抛给下头的人,下面的人不知道情形,为此却还是争夺不休,以为那七彩神玉是什么神物,而打的头破血流。

    撇了撇嘴,羽焉知道自己这一身古怪七彩的变异真气,十之八九跟那七彩的玉石有关,或许就连自己的真气也可能不是这世界的东西,不过暂时还没有什么能够证明,再自己实力还不够前,自己这一身古怪或许还是没办法理清,而这些东西,自然也不能跟伊蕾雅讲。

    接下来的几天之中,伊蕾雅还是躲在暗处,根据她的说法,似乎是她所待的组织指派给她任务,要她来保护这支商队里的某样东西,不过不能现身于常人之间,至于什么东西,伊蕾雅不能讲,羽焉也不方便再问,两人的关系却在谈话间拉近了许多。

    “伊蕾雅,你说我们什么时候才会到奥丁城?”广阔无边的大草原之上,一支近百人的商队正休息着,而在距离商队的不远处,一对男女,正背靠背的坐着,高耸杂密的青草遮住他们的身影,男的脸上有些稚气未脱,瞳孔与头发都是十分特别的黑色,与他背靠背的,却是少有的美女,碧色及肩的秀发,虽然不长,再阳光的照耀之下,却显得光彩夺目,美眸间秋波流转,令人目眩神迷。

    “应该再过几天吧。”女子嘴上有着一丝笑意,如扇子般的睫毛眨了眨,对于这少年,她是越来越感兴趣,当你了解他越多,才会发现其实他身上的秘密多的夸张,让人看不透。

    “商队要动身罗,走吧。”两人同时跃起,一道青色的与七彩的光芒同时划过,一人继续回去暗处,一人则是继续当普通人跟着商队走。

    “我说羽焉啊,刚刚我那个神勇啊,刚刚在方便时,一只七阶的小蛇见着我,就要咬,可惜被我一剑给斩了,哈哈哈,我果然就是无敌啊。”一路上,羽焉打着哈欠继续接受着萨博尔的yy精神轰炸,这厮估计就是尿尿时遇到一只小蛇,吓的还动剑砍了它,笑话,七阶的蛇先不说多难见到了,就是见到了你敢砍吗?在心底鄙视萨博尔一番,羽焉嘴巴上倒是没有说出来,继续接收着。

    “看,羽焉,左前方那片没看到底,被森林包围,满是云雾的地方看到了吗,那是大陆四大禁地之一,枭云沼泽,据说里面的生物最低都在五阶,不过却不会从那片云雾之间跑出来,实力没达到七八阶,进去那是找死。”萨博尔一见商队经过了一片满是被云雾包围的沼泽,顿时叽叽喳喳的说了起来,对于羽焉缺乏平常知识,萨博尔很是热心的,而羽焉定睛一看,想从那片白雾之中分辨出一些物事,然而却是徒劳无功。

    就如同一个巨大的封印一般,让人看不穿,只有亲自进去,才明了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然而从那片云雾之中时刻透露出来的一丝丝气息,羽焉隐约嗅到了,里面的东西,肯定都不是好惹的主,不像萨博尔讲的那样,七八阶就能进去闯荡,九阶能否活着出来都是问题。

    里面的东西最低在五阶,那么冒出一群七阶的也不是不可能,试想,被一群七阶的魔兽围殴。想到这里,羽焉不禁打了个寒战,七阶的魔兽被开启大部分的灵智,虽然灵活有些欠缺,但比之人类的成年人,却也不会差的太多。

    想想,低阶的生物都会搞围殴了,高阶的生物不会联手吗?一想到扑天盖地的法力这样压下来,羽焉就冒冷汗,那可不是开玩笑的,自己宁愿遇上剑皇或大魔导士也不愿意遇上这么一群,遇上大魔导士或剑皇还可以逃,遇上这么一群,从四面八方来,你要逃就给你来个风刃火球什么地,在恐怖一点瞬发个五级法术,一个五级法术七阶能不在意,但若是数个,甚至数十个呢?

    “四大禁地,果然当的上这名。”摇摇头感叹,羽焉知道,或许哪天,自己也有可能碰上这禁地也说不定。

    “血狼,是血狼!”感叹还没完,商队的前方顿时传出一声惊呼,羽焉不禁咦惑的望向萨博尔,向他投去询问的目光,却发现后者正满脸惊骇,一脸死爹死娘的惨灰脸色。

    “完了,这东西都能遇上。”萨博尔喃喃的念了几句,自己也太衰了,不过就是一趟护送商队的任务,竟然连血狼群也遇上了,这东西可是大草原的霸主,遇上了有没有命回去都是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