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雷霆传说

第七百七十七章 苍天佣兵团

    伍特摇了摇头,没什兴致地说道“浪费?我并不那么觉得,我生活的价值并不想体现在任何人眼中!况且这边还有一个小子要我照顾呢!哈哈哈”说着伍特又用力拍了煌肩膀好几下,后者愈发充满疑惑的神情。

    稍后伍特带着煌来到了这巨大豪馆的五楼正中房间,敲了敲门,伍特就径直开门走了进去。

    一名年约四十来岁,浓密地深褐发型以及连至下巴同样颜色地胡子,他有着一副和善亲切的脸孔,经由伍特地介绍。

    苍天佣兵团现任团长,其和善的脸孔为一特点,但也因此点,于是有了个外号“笑颜屠戮手。”

    过去不管团队面对伤心、绝望以致任何悲欢离合的的事情,那张脸,永远都是相同的神情,甚至见过他奔驰于战场杀戮地身影亦是不变,与团长相识的人不用两年就能够察觉,这样已改不过来的习惯却又究竟是在怎样的环境下诞生的呢?

    煌第一次见到这个笑嘻嘻、说话和气的团长,就有一个非常好的印象,当然,即使阿拜尔团长有着那已改不过来的习惯,也不代表他是个表里不一之人,相反的,阿拜尔楼兰是个知人善任的领导者,有许多新进团员会看不出来这个团长生气或高兴时的差别在哪边?就这点来看,利弊好坏各有所占,这点,团长个人这几年来也是十分烦恼的。

    “伍特,就是他吗?我有听到先回来的团员们提到有个会用白魔法的乡下年轻人想加入我们是吗?”阿拜尔团长柔声问道,即使他自己的感觉一向应是刚强的才对。

    煌摆出了极为端正地立定姿态,手打横直放在眉宇间,正色说道“我,煌奇格,是从边境来地乡下人,想要加入苍天佣兵团,希望阿拜团长能够收留我,我一定会努力向上的!”

    一片静默,接着团长与伍特旋即放声长笑,煌又愣了,最近,乡下人果然常常傻住会是一种常态,想到这点,煌自己也尴尬一笑。

    “伍特,你带来的小子有点意思,今天难得我的表情跟心里想的一样了,哈哈。”团长旋又笑道。

    伍特对煌拍肩说道“我们这边不是军队啊!不用这么多礼数的,不是跟你说见到团长随意即好,在这里,个人的思想与存在,是有它的重要性存在的,我说的对吗?团长。”

    “恩,没错,纪律的确十分重要,但是我们是佣兵团,当执行任务时要的并不是那姿态端正的礼仪,而是要十分的反应与及十分的合作,当然,能有十分的智慧是最好。”

    对于这些理念,煌当然举双手双脚赞成,长于乡村之人,拘仅,无疑是一种折磨。

    扣扣两声,又有一人开门进来,当她一走进来,满室顿生成辉,从头至脚地纯白,亮得不禁使煌下意识地闭上双眼。

    阿拜尔团长提起手示意此人,并对煌说道\这位是夏露莉,她是我们团队之中白魔法与各种辅助性技术一队的队长,先向你说明一下,我们苍天佣兵团不收一般什么能力都不具有的人,不管是战斗、辅助或是后勤,都要有某些基本的能力存在,使出你的白魔法吧!”

    煌看了看夏露莉,后者向他点了点头表示请动作,于是微微驱动冥想,纯白之光从手中涨燃而出,随后包裹住整只手掌。

    夏露莉那充满柔媚地脸庞有了一丝无人察觉地颤动,她挥了挥手要煌停下,于是白光骤然散去。

    “可以了,下午开始就来我队伍报到吧!你的白魔法以年纪来说已是匪浅。”

    “是吗?这样很好,人你现在就带走吧!不用等到下午”阿拜尔团长说道。

    “那个等一下好吗?我不想去白魔法队伍。”煌战战兢兢地举手道。

    “啊!”夏露莉与阿拜尔俱愣。

    夏露莉脸色不满地说道"难道你不希罕做为佣兵队地法师,想要比较高的职位吗?"

    煌急切地挥挥双手解释道“我,期望能从一名战士做起,所以,希望能将我与伍特编在一起,我想要重头开始。”

    夏露莉气道“你说什么?宁愿做个低级战士也不要当法师,你难道不知道法师与普通战士的差别吗?”

    阿拜尔团长则是右手握成拳头轻拍在左手掌上,说道“这样呀!重头开始,不错的想法喔!好吧!就这样。”

    夏露莉对团长抱怨道“团长,你这样决定太随意了吧!”

    伍特哼了哼气说“当名战士有何不好,他就是清楚明白法师跟战士的不同,才这样决定的,你还不明白吗?笨!"

    夏露莉怒斥\你说谁笨。\

    伍特嘟哝道\谁答腔就骂谁罗!\

    \你......\

    \好了,不要吵了,在新人面前你们不会觉得不好意思吗?况且,伍特,你也没什么资格评论夏露莉吧!因为你也不过是一名\小佣兵\罢了。\

    伍特咳嗽了几声后即说道\那我可以带这小子走了吧!\

    \当然可以,不过......煌,我希望你不要荒废了自己地魔法能力,多一份能力即多一份保障,不论你在哪里\阿拜尔团长慈洵说道。

    \是的,团长,我明白了。\煌点了点头回答。

    在伍特与煌从房间退出后,夏露莉那张纯白妩艳的脸上皱起了深深地疑惑。

    离开了五楼的团长房间,伍特带着煌到了一楼地某个巨大隔间建筑,打开门后,还有更多扇不同颜色的门,伍特打开了蓝色那道门,接着而来地是一道道欢呼。

    苍天佣兵团除了分为执行琐碎任务兼战斗部队之外,还有辅助性后勤部队,时常会有与白魔法组别合作互调地情形,所以严格来讲,可归属于同一类别,互有益助。而专职战斗部队则又另外细分,像迦豁地长戟战伍,举凡战枪、画戟与任何种类地矛,都归属于其中。

    而煌与伍特所待的组别正是地位最为低下,充满新进佣兵的杂务战斗,正式名称为\兵务调协组\。

    兵务协调组,又分为五个小队,专接半战斗与杂事之任务,例如煌离开生长地家乡那天所遇上的,那一堆对尼根暴龙射箭引开注意力,并让妮若依施予关键一击的掩护角色,然后最后再负责搬运回莱因哈特城。能够算是样样做,样样不精的队伍,但也因如此,这正是最基层的所在,阿拜尔团长亦是最先发迹于这种杂伍,才能在今日能够全盘掌握好整个如似学校结合雇佣制度的大团。

    一切,只因从基本做起,蓝小队有十二个人包括煌的出现,只是他们并不晓得,煌,是自愿选择降级进来的。

    此刻这一伙人都纷纷对着煌表示欢迎与道贺,这一队人正是那群对付尼根暴龙的其中一组,所以同样与煌认识了一阵子,而伍特是组长,虽然身为组长,组员却似从来没将他当上及般对待,甚至,在团长房间发生的那几幕,也让煌觉得伍特这人似乎并不这么简单,只是,管他呢?自己才懒得去探究。

    \好,今天有煌这位新成员的加入,相信大家也都很高兴,我们兵务蓝小队以后必定能有个更伟大的前程。\

    伍特踏上一张床垫登高一呼,只是,每个人尽皆做自己的事,没人理他。

    伍特不以为意地下床走向黑特笑笑说道\接下来就带你熟悉一下我们的职务。\

    伍特将煌带入了另一间较小的房间,这个房间的墙壁上明显被区分为好几个区块,上面俱贴满了相片与一满满地纸张资料。

    朝向其中一面范围最大看起来最繁杂的区块,只因这面区块又分为五区,分别标以不同颜色,其中有些纸张也共通于五区,看得出来是结合任务。

    伍特从蓝色区块那里抬手扯下了一叠纸,然后丢给煌,说道\拿回住处,今天就把它看完,我还有事,要先离开,明天见。\

    煌愣住,心想这组长可真是随心啊!

    回到原先住处,煌翻阅着那叠纸张,时间大约为一个月的范围,写述着这段时间内的任务资料,极其详尽,优缺的特点,即使是那种多花一根木头或折损只钢刀也祥实于上,不知不觉,这小小一叠纸,煌居然花上了两小时才仔细阅读消化完,他隐隐能了解自己所待的佣兵团是如何有规模的组织了。

    “呼!呼!哈!兮!”剧烈地喘气让胸口上下不断起伏。

    我不能死!

    在漆黑无光地暗巷中,满身血渍,一个欲跑却无奈只能半跛着跑的人扶着墙壁持续往前行进着。

    然后,他瞪大了眼,只因那带着微微亮光地巷道出口站着一个黑色人影。

    “这个消息,不能就此埋没。”

    “抱歉。”

    这漆黑地巷道骤然发出一瞬光芒,就此归于寂静,仅剩下数只野狗对天吠叫地单调声。

    煌初到苍天佣兵团本部地隔一天午后,阿拜尔团长召集所有在莱因哈特城的团员们,于训练广场进行团体会报,身处兵务调合组地他愣愣地看着阶梯上团长那边,但其实他并不是看着团长,只因在团长周围的几个重要干部,煌认得出站在团长左边的是长戟战斗部队长迦豁,辅助白魔法队长夏露莉,而右边的是两个中年男子,并不清楚他们的身分,不过从那态势与气度来看,想必是其中一队的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