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雷霆传说

第七百八十二章 光的森林

    而煌的心态不同,从开始,他就立志当个战士,所拥有的魔法能力无疑是在替他的能力作加持,魔武路途,对他来说仅是一种方便,而非一个目标,因此反倒不为心里所枷锁,将苍天佣兵团所奉行的技与力?时机、空间战斗准则紧紧把握住,而固定的短时间冥想虽未有提升魔力的素质,但却总是可以保持在原先的水平上熟练运用。

    时间,仍如似水而过。命令发布的三天后傍晚,阿拜尔团长召集里维贝雅城调查部队集合,那天总集合站在团长右边的两位男人之一是佣兵战斗组的队长,汉密塔。面貌近四十岁,他一身横练的肌肉,在场之中无人可以比拟,配上一副严肃至极、胡渣满布的脸孔,密林般的丛发,双眼慑人的威势,他的组别约五十人上下,每个人身侧都嵌着一只漆黑色的单面斧,特别的是,每个组员都与队长汉密塔极为相似的一点是,他们的左手臂,目视即可看出皆双倍大于右手,并且是每个人都一样,煌不禁一直盯着他们眨巴着好奇的神情,因为最让他觉得有趣的是,连神情态度都像是一个模子般似的,实是有趣地紧。

    阿拜尔团长来到后,稍微跟身边处理事务的人员讨论了一会,即对众人呼吁道“各位调查组的兄弟晚上好,我想不用明确说,你们应该也明白大概是什么事了,没错,就是明天,为期一个月的调查时间,每三天都会有我们的探子进行相关回报动作,有什么意见也能经由他们尽量传达。”

    那么,兵务调合蓝、红小组、战斧部队与白魔法辅助第二小组,除了听令各自组长与队长的命令之外,你们尚且还得将最高指挥的命令置于其上,千万不可违背。

    阿拜尔团长稍微沉默了一会,有两个身影已走将上台,他转头看了看两人,即复道:“妮若衣队长将会是你们这次的总指挥,她的命令为至高,而我左边这位将会负责辅佐她的大小事务,相信大家也不陌生,我话便说到这,有人有意见的吗?”

    鸦雀无声,但不少人却都皱紧了眉头,那是一片无声的不满之海。

    阿拜尔团恍如未发觉般地笑笑呼唤妮若依说道:“说几句话吧!”

    她缓步踏前,迷蒙的双眼陌生地看着台下的团员,缓然诉道:“我,是第一次当团队指挥,也许,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请尽量给我指教,此行只有一个目的,我也只会为了这个目的牺牲所有其它的事物,希望各位能够明白,门的讯息,必定要找寻出来。”说完,她没在看任何人一眼,迳自转头走人,台下不少团员一愣,许多人都表露出极为不悦的神情。

    “各位一阵子不见了,实在是太想念你们了,这次可以共事,我真的十分高兴啊!”那另一名看起来满脸油嘴滑蛇,谄媚至极的神态,煌看到也不禁现出厌恶神情,心想该不会妮若依的事务官就是他,才刚想到,事实就已成真。

    “身为这一次任务总指挥的事务官,我,西斯泰索,一定会尽全力替各位服务的,此外......”说着说,他愈发激昂,但台下的人已诸多不耐,开始打哈欠。

    “这家伙,还真把自己当总指挥勒,呸,量他再打滚三十年也不配。”伍特撇撇嘴道。

    仅有神才有能力制作出的“门”这一传说,古今往来,无数欲寻之士终其一生都未有能接触到一分一毫,那是命之所定,运的不济,也或许,这些人无缘拥有这一份羁绊。

    一行百来人分成三部分,现正聚集于王城宫廷最后面的一栋单独建筑里,比一般的教堂还要再高大上数米,推开厚重的大门,里面是一片无,正确一点说,是没有摆放任何的物品,空旷如教堂建筑般的格式,当他们一踏入时,位于中间地上遥对着那绘满圣图的凹尖屋顶,此时亮了。

    那是仗量得一丝一毫也不差的圆,范围刚好回伸圆圈至建筑物地最边一角,它泛起了逆流上升的虹色之光,透着虚质地白色护芒,冉冉升腾,嵌画于地上六芒角状的图案,这广为人知的存在,即便是从未看过的人,也能够一眼辨识。

    传送方阵在佣兵后鱼贯而入身穿统一黑色覆面长袍地六名魔法师分别站上了六芒星阵的六个尖点,他们以一贯的姿势、相同的口吻,身上开始闪耀出等色的光芒,诵息着。

    煌蓦地转过头去看身后的出口,因为他直觉到一股战栗,就像有某种即使尽力掩藏也无法盖覆的庞然知觉,属于强大力量拥有者的气息。

    “西斯泰索,这次你居然能够肩负如此重要的任务,令老夫有点惊讶。”来者清朗的声音漫然道。

    西斯泰索一见来人的出现便急忙拨开挡路的人涎着猥琐地神态向后走了过来。

    “啊!您来啦,司别克大人,可以得到你的援助,实在是我们佣兵团最大的荣誉呀!”他鞠躬哈哈腰地赞叹道,矮胖的身子随即一蹬,短手一挥,对着身后的团员们大声道:“各位,这位就是我们莱因哈特公国的宫廷魔法师,现在要来帮我们做集体传送的工作。”

    司别克,身为莱因哈特公国现任最有权力的宫廷魔法师。

    几年前扎达帕山峰上决战上古魔皇的一役中,他也是其中一个没有参与的魔法体系者之一,事实上,当时号称大陆上最强者的一席话真正知情之人都明白那不过是欺瞒,只为敷衍梅利希尔国度所派遣来的盟友,那是以席德大公为首,战时联盟一致的同意,一致的欺骗。

    但如要穷追释明,换个角度说也并没有错,就是以魔法师为筛选条件,并且在那一段时间中有空闲与之配合的最强者,确实已集结到当时的愤怒灵帝歼灭战中并且全部牺牲掉了。

    就如一般古老印像中的魔法师一般,据闻年龄已近百的司别克法师,有着一副飘然出尘的外貌,头发很白,皮肤也很苍白,全身满白,眉毛因岁月关系极为弯曲细长,配上被眼皮覆盖了三分之二的无神眼瞳,有如苦笑不断的面容。其下素雪如身的长袍外,最为吸引人的是,他手上的一只通紫色的权柄仗,尖端成一四方拱托之盘,其中盛浮着布满黑金颜色文字的六芒体,就像传送方阵的图案一样。

    “既然如此,事不宜迟,我们尽快进行传送区间吧!如耽误了最佳时辰,所要花费的精力资源就要倍以计数了。”司别克说着缓步踏上了六芒星阵的中横区线上。

    “听到没有,动作快点。”西斯泰索嚎叫着催赶众人。

    第一批团队长妮若依与战斧部队长汉密塔约三十人先行到点勘探,过了三小时后,等待助燃法阵魔力的七位魔法师充足休息后方可再启动。

    煌所属的蓝组在三小时后的第二列中随着七位魔法师的一阵颂息后,成圆的传送方阵升起了虚形的白色光幕,凝聚,成气流之光蓦然冲向屋顶的圣图穿出而过,一逸苍红尾芒点滴消散于公国上穹。

    远方一抹星亮,当煌从模糊以致景物轮廓逐渐清晰于眼前之时,面前出现的并不是应该在里瑞贝雅传送点等待的妮若依与汉密塔,他看到的是一片片的光的森林。

    这第二列同样近三十人的队伍也出现了跟煌一样的愕然,这里是里瑞贝雅城同样特辟出来的一块传送点,只是这里只能传送过来,却不能传送回去。

    在这个空地上,他们已被团团包围住,一群身穿同一式样银白钢甲的士兵们持着军刀近距离指着团员们,太阳照射下,明亮的刀光模糊了包围圈内的众人视线,那无以紧绷的氛围,在一呼一吸间,煌能感觉到即使是骤起攻击前的一提吸气也会被觉察瞬间绞成肉块,平时一副悠哉神情的伍特此时亦一脸铁青,众团员们一时间没法反应这是什么情况?

    伍特一脸慎重,一字一顿的说道:“你们应当有收到消息,我们是苍天佣兵团奉公国之令来调查皮斯克前事务官的事情,三小时前传送到这里的妮若依队长与汉密塔队长在哪里?”

    无人应答,这些话仅是将肃杀的气息涂抹得更为浓厚了。

    片刻后,前方队伍让出了一个可供人行走的空隙出来,当那个人走到众人眼前时,一身漆黑色布满无数伤痕的漆黑华丽战甲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有团员瞪大了眼喊出:“将军大人。”

    那是里瑞贝雅城的将军,也是公国数百年来惟一任职超过二十仍然健在的将军,终年镇守恶魔防区的不钝磨石。

    黑火底格里斯,伟岸是煌对他的第一印象,那卓然淡立的姿态与神情即使转瞬厮杀也如行云流水的气息,那是绝对的武者气态,即便是阿拜尔团长亦是远远不如,这就是一国的将军吗?只是站在那里所散发出的气势,就更胜在场所有士兵的合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