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雷霆传说

第八百十八章 狼狈

    风系信条渐现,洛图心猛跳,感觉全身发烫,彷如火烧。

    一双血红的眼睛,仿佛要毁灭天地。

    风一至,万物倒。

    “碰”的一声巨响,大石头竟是仿佛变得轻如鸟羽,急速旋转地着,一飞冲上了天空,原来,在石头的下面,正被一股小型龙卷风吹着。

    这就是风系魔法的威力。

    风力强劲,独眼这一个体重甚轻的小女子即时站不住脚,一连退了五、六步,用手臂挡去吹来的沙尘杂物,情况极是狼狈。

    不一刻,龙卷风慢慢静下,洛图也感觉全身乏力,两腿一软,眼前一黑,昏迷倒地。

    很累。

    有一只温柔的手,正在抚摸着洛图的额头。

    轻轻的,慢慢的,很舒服,很温暖。

    是谁?是谁有这般的温柔的手。

    是露丝吗?

    有一种名叫幸福的东西,钻到了洛头心头。

    慢慢地张开眼睛,朦朦胧胧的,看见火光盛旺。

    洛图深吸了一口气,只觉胸口微痛,咬一咬牙,看着坐在一株树下的独眼。

    洛图自己跟自己一笑,原来只是发梦。

    那只手,怎会是她。

    火堆前,独眼正烤着一只野兔,肉香阵阵,惹得人唾液三尺,她冷道:“醒了吗?”

    “嗯”洛图尽管不相信,但还是忍不住要问道:“刚才的是你吗?”说着指了指额头。

    “哼。”独眼冷笑:“白痴。”眼睛瞧去了树后。

    树后走出了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面目被灰烬弄得乌溜溜,但一双眼睛大大,又娇小玲珑,倒是惹人喜欢。她低了下头,走到洛图的前面,尴尴尬尬地道:“你还好吧。”

    洛图嘴角一跷,有点苦笑的意味,道:“我没事了......你是......”

    那小姑娘脸蛋通红,咬了咬唇,道:“我是刚才你在村子救的人。”

    独眼插话,嘲笑的道:“恭喜了,救了个小姑娘。”

    洛图笑道:“你羡慕吗?”

    独眼哼道:“谁羡慕?不过我倒是被你吓一跳了,原来你是个魔法师。”

    那小姑娘惊道:“大哥哥,原来你是魔法师啊,好厉害喔!”

    洛图心想既然已给人误会,也不想解释太多越描越黑,只笑道:“嗯。小妹妹,你不要叫我大哥哥吧,我叫洛图,你喜欢的,就叫我洛图大哥好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那小姑娘十分乖巧,两只大眼睛转了转,道:“洛图大哥,我叫菲儿。”

    两天之内发生这么多事,洛图早就筋疲力尽了,一路上,又只同独眼这个冷酷人一起,精神根本没法放松过来。此时看见身边有个比较像样的小姑娘,心中欢喜,压力好像无形中减轻许多。

    洛图拍了拍脸面,稍为清醒一下头脑,勉强站了起来,走到黑马那里取了两份干粮和羊皮水袋,给了一份菲儿,道:“菲儿,你也饿了吧,吃点东西。”

    菲儿看了看,脸上泪如泉涌,哽咽道:“谢谢你,洛图大哥。”

    洛图微微一笑,他生平最怕就是女人哭了,安慰道:“别哭了,不如你告诉刚才村子发生什么事吧。”

    菲儿泪儿滴滴落下,深深吸气,半晌,才压下泣然,道:“我不是那村子的人,我是跟爷爷从我们的村子过去的。不过我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我和爷爷还在吃饭,突然外面就有人大叫,然后四周围都起了大火。我很害怕,爷爷把我推进饭馆一个小洞里面,用大石封住洞口,但......但洞太小了,只能藏住我一个人。最后,我听见了爷爷的惨叫声之后等了很久,就遇上洛图大哥你来救我了。”

    洛图眉心打结,沉默片刻,道:“意思是,你没看见谁在村子放火?”

    菲儿猛摇头,神色恐惧,道:“我没有看见,不过我听到外面的人大叫有鬼啊有鬼啊,可能是有鬼魂来了。”

    洛图哈哈笑道:“菲儿,这世上没有鬼魂的,不过......”一时自己又想不出原因,说不下去,只好道:“或者是有强盗劫村,村民太害怕,就说他们是鬼了。”

    菲儿微微点头,眼泪盈眶,急道:“洛图大哥,你说我爷爷是不是......是不是死了。”

    看村子遭逢巨劫,烈火焚毁,能救出菲儿已是不幸中的大幸,那里还有其他人活下来。洛图想着也是心酸,转过头来,望了望独眼,叫道:“独眼妹妹,我昏了之后你有没有找到其他人?”

    独眼继续烤兔,没有望洛图一眼,冷冷道:“没有。”

    洛图叹了一气,回头看住菲儿,心想长痛不如短痛,直接告诉她好了,便正容道:“菲儿,你爷爷多半是没望了,你不如为自己将来打算吧。”

    听罢,菲儿的哗啦啦溅了出来,哭声在寂寂的空野回荡不绝。

    洛图心烦意乱,搔了搔头,想找独眼哄哄菲儿,但转头又打消了这个念头。觉得找这个男人婆不如由我这个男人出马好了,道:“人死不能复生,别哭了。你爷爷在天之灵,也不会希望你哭的。”但菲儿那听得洛图的话进耳,还是哭成了泪人,半话也没有说。

    这时独眼“殊”的一声,唤了洛图过去,压低声音道:“事先声明,你不要打傻主意,我们不能带着她去鬼国的。”

    洛图想不到独眼竟看穿了心中想法,惊疑了一声,无可奈何地道:“但总不能放下她不理吧。”

    独眼两边嘴角弯了下来,想了想,道:“在下一条村子,找个好心人帮她回家吧。”

    洛图点点头,道:“就这么办。”

    东方黎明的柔光洒在草原上,露珠凝结草尖,翠绿盎然,如仙境一般美丽。

    和风轻吹,拂拭三人的脸面上,菲儿坐到洛图的黑马上,在洛图的拥抱下静静睡着,也许是昨晚哭得太厉害了,所以倒是睡得很甜。洛图为免惊醒她,便将马儿的步伐调整到最慢,几乎是散步一样,慢慢踏在草原上。

    洛图瞧了瞧独眼,知道最累的就是她了,昨晚自己昏倒的时候也叫做睡过一会,但她从逃出乌迪城开始便一直没有休闲过。细心一瞧,现在她的脸色十分憔悴,很是青白,了无精神,洛图有点过意不去,问道:“独眼妹妹,你要不要休息一下。”

    独眼微微摇头,好像累得连话都不想再说。

    洛图充作生气道:“别撑了,休息吧!”

    独眼冷道:“我说不用。”

    洛图摇了摇头,心道这个女人真是犟气,也没再说什么。

    午间时刚下了一场骤云雨,洗得天地间都有种清新的雨味。

    此时三人终于到了下一条村子,这里并非旅商必经之地,故不算繁华,一眼看尽,只有十二户人家,木屋建得疏疏离离,也没有石板路,马匹踏在湿淋淋的泥泞,都显得很不满。菲儿仍未睡来,洛图小心翼翼地下了马,逐家逐户敲门去,但竟是没有半户人肯开门,仿佛全都出门了。

    洛图甚觉奇怪,到了最后的一间木屋敲着门,心中早预定了如果这户人家都没有人,就到别的村子去。

    敲门声“咯咯”响起,过了很久还是没反应,就在洛图转身要走的时候,后头一把低沉的声音道:“是谁?”

    洛图喜出望外,回头一看,但门仍打开来,心中一笑,想必此人是怕自己是强盗而不敢开门,也不想吓坏别人,礼貌地道:“朋友,我不是强盗来的,你可否开个门好方便说话。”

    那人哼道:“要说什么就在这里说吧。”

    洛图也不怒,笑道:“请问村子的人都去那了?”洛图先不说要将菲儿交给他,想循循善诱,逐步增加他对自己的好感。

    那人道:“都去打猎了。”

    洛图眉头快速的一皱,紧张起来。此地四面都是大草原,只有野兔和土狼,猎什么?而且猎户人家屋外一般都有皮毛挂门,这里却只挂一些干辣椒干玉米,看样子实在不像,不禁对屋内的人生起疑心。

    洛图打了个眼色,叫独眼一起过来,二人站到门外十几步距离,洛图压下声道:“这家伙有问题。”

    独眼的脸色很白,看样子快要虚脱似的,道:“要我进去吗?”

    洛图见她状态不是太好,即摇了摇头,摆出一副男子该有的模样,道:“我去吧,你在后头掩护我。”

    独眼点了点头,洛图提起碎鬼,欺近屋门,这时里面那人猛叫两声:“滚!滚!”

    洛图叫道:“出来!”

    那人痛苦地声音,道:“快滚。”

    洛图失笑一声,道:“好,我走吧!”说着深吸一口气,奋力一脚踢开屋门。

    午时的阳光在正上方,亮光无法透进屋内,那人缩在屋中的一角,隐没在黑暗之中。

    气氛有些阴森,洛图不敢随便进去,喝道:“出来!”

    传来的,却是牙关打颤的声音,道:“你......你......快走。”

    洛图看着黑暗,犹豫一下,问道:“你是否生病了?”

    那人不答,洛图鼓起勇气,步步为营走了进去,忽地,一只苍白的手掌,从黑暗中伸了出来,以极快的速度,捏着他的手腕,洛图吃痛,碎鬼顿时跌在地上。洛图大惊,可是敌暗我明,而且事出突然,手忙脚乱下只得拳掌乱舞,拨开了那人的手,低头想拾回碎鬼,却已不见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