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雷霆传说

第八百四十五章 混乱

    世界上并不存在让人起死回生的魔法或神术,任何生命都会走向终末。

    亚诺斯手上的圣愈术没有停,但他已经痛哭失声,看着乔治平静的脸庞,他第一次明白到什么叫作痛不欲生。

    亚诺斯停下了手上的圣愈术,没有用,他知道这没有用,他握住地上的圣剑,往旁边的凶手尸体隔空劈去。

    他的愤怒让地面裂开,尸体一分为二,连同后面的树木也一并遭殃。

    可是就算他把死人挫骨扬灰又有什么用?也无法让乔治死而复生。

    亚诺斯把乔治渐渐冰冷的尸体抱进怀里,用自己的身体为他遮雨,他把脸埋进对方的肩膀上,就像小时候乔治会因为他做了正确的事而给他的拥抱。

    亚诺斯试图找回当时候的一点温暖,他止不住泪水。

    库鲁希达脸上有一个明显的红印,他静静站在亚诺斯身后,阻止了其他人上前。

    “我让人送你离开。”

    等了一会,亚诺斯点头,他脸上分不出是泪水还是雨水,面无表情。

    库鲁希达指示旁边的下属过来帮忙,他们临时拆了马车做成简单的棺材,轻手轻脚的把乔治摆进去。

    “我必须回去主持大局,之后的情况我会派人连络你。”

    亚诺斯没有回应,捧着棺材跟着带路的人离开。

    库鲁希达看了下亚诺斯的背影,接着他把马车丢在原地,带着几名护卫上马离开。

    快马加鞭,库鲁希达顶着风雨试图让回去的路程更短一点,争取更多一些机会。

    圣骑士会出现在这代表出了大问题,库鲁希达设计了这次的诱捕是想要找出藏在魔族里的反叛者,阿萨斯必然会出手,两人早已经摊牌,差的只是动手的借口和机会,库鲁希达相信阿萨斯即便知道这是陷阱还是会试图杀死他,反正只要杀死对方留下来的最终自然能接手整个魔族。

    他想要知道的是阿萨斯会派谁动手,对方为了夺回保命匣已经失去了一批死士,库鲁希达以为最糟糕的情况会是借道混血村北征的渡玛突然出现,不过竟然是圣骑士,阿萨斯当真引火烧身?还是他和教廷的关系不是库鲁希达以为的那样?

    原本以为经过这次的行动能看出阿萨斯的底细,结果反倒是自己坠入迷雾。

    绕过原先要停留的小镇,库鲁希达决定连夜赶路返回作回军事中心的曼陀城坐镇。

    库鲁希达心里十分忐忑,现在的情况超过他的预期,他无法预料渡玛会不会突然回兵,拉哈又能不能压制住这突然的内乱,陶米诺在其中又会扮演怎样的角色,在三位大将军底下的部属又会如何反应,甚至因为圣骑士的出现让他开始担忧是不是有谁倒向了教廷他却被蒙在鼓里。

    这种超出掌控的感觉非常不好受,这也是他为什么避免和阿萨斯公开宣战的原因,变量实在太多,最后的结果无法预料,而且无论是什么样的后续效应,库鲁希达都必须尽快回去坐镇。

    库鲁希达和跟着他的护卫们整个夜晚都没停下过,也多亏是训练有素的魇马才能办到几乎不减速的奔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大雨又停了,少了一层妨碍让他们的行动更加快捷。

    马蹄声在一片宁静的清晨格外响亮,曼陀城的灰色城墙一角出现在他们眼前,城外散布不少的军帐哨兵。

    其中有支部队在离曼陀城有段距离的地方巡逻,在库鲁希达的记忆中不应该有这支部队,更重要的是他们身上没有标记番号。

    “魔王陛下,恐怕他们是准备围堵我们。”前面的斥候报告说。

    库鲁希达认同的点头。

    “魔王陛下,我们可以走旁边的低地绕过去,在东侧城门外有蒲公英团的暗道。”紧跟幕鲁希达的秘书陆克说,“可以通向城内的据点。”

    “好,就这么办。”

    “属下明白。”

    此刻天色慢慢明亮,库鲁斯达等人必须加快速度趁着还有天色掩护进去城里。

    城里人们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即便人魔战争开打有些事情依旧不会变,人们需要生活,需要买卖,需要农务,但也有些事情会改变,只是人们还不知悉。

    城里弥漫着一股不平常的气氛,街道上的士兵比平常多得多,还不时会翻开路人的兜帽检查面孔,似乎在寻找什么人。

    库鲁希达等人从城外的密道潜近城里,躲开了盘查,来到蒲公英团隐身的药铺,为了避免通道被敌方利用,通道的开启必须由城内启动,当他们总算进到药铺,听到的却是坏消息。

    绑着绷带的药铺老板告诉他们从昨天蒲公英团的好几个据点被捣毁,而且很可能不只曼陀城,敌人正把台面下的暗战激烈化,更重要的是里面藏有军方的影子。

    “菲莉大人正在控制场面,阿萨斯在城外的度假别墅。”药铺老板报告。

    “有渡玛的消息吗?”

    “还没有,不过阿萨斯的部下正在街上找人,应该就是在找您。”

    曼陀城作为前线的指挥中心同时也是后勤训练的枢纽,其中不单有制式军队,一些贵族的私兵也会在此设立据点,加上昨天的刺杀行动,现在城里的势力格局想必非常混乱。

    “有拉哈或陶米诺的消息吗?”

    “陶米诺将军的直属军团现在应该正与罗斯王国的军团交战,拉哈将军人则是在南方,永恒河的战况容不得他分身。”

    “换言之现在只有渡玛不知去向?”

    “是的,芭贝蕾特大人在早些时派兵往阿萨斯的别墅去。”

    在库鲁希达、拉哈都不在曼陀城时,芭贝蕾特也就成为众人的首领,虽然她只是后勤官,在权限上不符规定,但出兵阿萨斯显然是她下的决断。

    “好,之后的事情就麻烦你了。”

    “属下遵命。”

    有了内部支援,库鲁希达前往他的作战办公室,那是个三层楼的建筑,军事情报都在此地处理,当库鲁希达踏进大楼里面的人看到他脸上的不安和焦急都一扫而空,他们害怕魔王殒命的消息是真的。

    好几个人想要上前说话,库鲁希达举手止住他们的动作,“现在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

    “遵命。”

    “遵命!”

    “是的,魔王陛下。”

    库鲁希达快步上了楼梯,一路走向自己的办公室,推开门,“菲莉,你......”

    办公室里没有半个人,库鲁希达有点意外,一般来说菲莉应该会直接到办公室和他报告情况,同时以利于控制状况。

    不过她不在也没办法,库鲁希达宽下铠甲,坐到专属于魔王的扶手椅上,对站在一旁的陆克说,“去把近卫军调来,不,把可以信任的贵族私兵也请过来,代价不计,然后去楼下搞清楚现在的局面。”

    “是的,魔王陛下。”陆克匆忙离开。

    办公桌上摆着最新的纸面资料,按照库鲁希达的要求即便他人不在也必须随时呈上紧急资料,此时桌上就有情报员的最新报告。

    库鲁希达才翻了一页,窗外就传来吵杂声。

    可以听到有人在叫嚣甚至动了兵器,有刀剑特有的碰撞声,楼下似乎又发生了什么事。

    库鲁希达听到一群人快步上了楼梯,房间里的四名护卫都拔出武器,神情紧绷。

    门被推开,来的人是芭贝蕾特和她的护卫,她平时总是盘着的头发散了开来,眼镜后面的双眼有着很少出现在她脸上的惊慌。

    “库鲁,阿萨斯兵变了!”

    “什么!”库鲁希达肃然站起身,阿萨斯当真不计代价要和他杠上?

    芭贝蕾特走到桌子前,语气急促,“直属渡玛的部队不停命令跨过了警戒区,他们打算直接杀到这里。”

    库鲁希达看向跟着芭贝蕾特上来的陆克,后者说,“魔王陛下,外面一团混乱,请您先行离开。”

    库鲁希达脸色严峻,看来在昨天的刺杀失败后阿萨斯决定蛮干,在曼陀城直接造反,不理会其他人的意向。

    “好,我们先离开。”库鲁希达没带走桌上的资料,现在局面再度变化,往最糟糕的情况迈进,这些资料已经没有用。

    库鲁希达从桌子后面走了出来,担忧的望向窗外,眼前曼陀城的景致不知道还能维持多久?

    芭贝蕾特退到一边让库鲁希达先走,跟在他身后。

    没有一丝征兆,库鲁希达的下背突然剧痛!

    比起痛楚,库鲁希达心里更多的是不可置信,他回过头,看到自己的下背没入一把匕首,芭贝蕾特的手握住了匕首的柄。

    库鲁希达说不出话来。

    他只是抬起视线看向芭贝蕾特,看向那张熟悉美丽的脸。

    他想过很多关于自己会怎么死,被圣骑士杀死、被阿萨斯杀死、被亚诺斯杀死、被叛徒杀死、被突然的强敌杀死,但他从没有想到过自己会死在芭贝蕾特手上。

    库鲁希达和芭贝蕾特从七八岁的时候就认识,虽然他们的童年很短,但他们在最单纯的时期是一起长大,库鲁希达还没成为魔王的时候也是两人一起面对国内排山倒海的压力,组建出属于他们的势力,在库鲁希达贪玩出去冒险的时候也是芭贝蕾特帮他掩护,可以说库鲁希达和芭贝蕾特两人待在一起的时间超过其他人,甚至库鲁希达和他父亲米尔顿都没有和芭贝蕾特亲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