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雷霆传说

第八百四十六章 背叛

    也因此所有人都理所当然的认为芭贝蕾特是库鲁希达的代言人,就连库鲁希达自己也是这么认为。

    所以现在库鲁希达脑里除了惊讶之外什么念头也没有。

    痛楚仿佛离他很远很远,时间过得很慢很慢,几乎是静止。

    库鲁希达注视芭贝蕾特的双眼,他看不明白,里面有太多他不明白的东西。

    “库鲁,永别了。”

    芭贝蕾特的行动是个信号,和她一起进来的护卫砍向旁边的人,他们要在这里把事情解决。

    “魔王陛下!”

    陆克冲向库鲁希达,推开可以说是僵硬成雕像的魔王,把他推出窗外。

    芭贝蕾特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空着的手试图抓住摔出窗外的库鲁希达,却被陆克给缠住。

    陆克终究只是文官,没撑几下就被芭贝蕾特的护卫给斩杀,倒在血泊之中。

    芭贝蕾特探出窗外,底下有一个摔落的痕迹,但库鲁希达已经不知去向。

    “芭贝蕾特大人,要追吗?”解决了敌人的护卫问。

    芭贝蕾特推了下眼镜,用手指沾窗台上的血迹,再放在鼻子前嗅了一下,她说,“不用理他,聚集能用的部队去阿萨斯那。”

    曼陀城郊区,阿萨斯作为国内的第二位人物在许多地方都有置产,这里就是其中一处,他的别墅依傍着小湖,夏天过来避暑别有一番趣味,但此时没有人会有这样的想法。

    阿萨斯很清楚自己可能遭遇的危险,特别是之前经历了一次刺杀,所以他才选择待在和魔王不同的地方,这里不单风景优美是渡假胜地,视野更是一望无际,任何偷袭都无所遁藏,看起来平和的别墅也驻扎了阿萨斯的近卫队,把防卫工作做到滴水不漏。

    但是即便如此还是挡不住从内部点燃的叛火。

    芭贝蕾特和一批部队出了城门直奔阿萨斯的别墅,曼陀城里搜索库鲁希达的行动还在进行,但那不是芭贝蕾特现在需要关注的重点,她不清楚菲莉留下了多少后手,但以绝对兵力对方绝不是对手。

    芭贝蕾特担任的职位是后勤官,手下掌管的后勤部队在人数上并不亚于前线军团,更重要的是她利用自己的权限把精锐调来后勤,让部队发难后曼陀城直接落入自己手中,相对的菲莉的人手散布太广,不可能来得即组织对抗。

    如果库鲁希达够聪明就会选择到其他城市重新聚拢势力,但前提是他能活下来并且逃出曼陀城。

    即便库鲁希达真的大难不死芭贝蕾特也准备好了后着,拉哈的直属部队已经在路上,要参与造反这种大事必然要是最忠诚的部队才能进行,否则难保会有部属再次叛变。

    不过就算走到最后一步芭贝蕾特也还有牌能出,就是库鲁希达和亚诺斯的特殊关系,只要煽动得当,这将是最致命的王牌,一个背弃魔族和敌人暗地勾结的魔王肯定不适任魔王的位置,但在那之前阿萨斯必须死。

    快马加鞭,芭贝蕾特脑里浮现出库鲁希达惊愕的表情,她甩了甩头把思绪抛开,既然决定要做就不该后悔,更不应该产生无谓的情绪。

    别墅外的一大片草地就像是被犁过一样乱成一团,空气中还残留着大量魔力,就在不久前这里经历过一场大战,再往前,陆续有尸体散落,原本富丽豪华的别墅却是满目疮痍,围墙更是直接被开了大洞,芭贝蕾特一行人下马走了进去。

    往战斗声最密集的地方过去,阿萨斯和他身边死忠的两位手下被芭贝蕾特的部下给包围。

    阿萨斯身旁已经倒下三十几位勇敢的骑士,他们的死法各不相同,有些是身中法术有些则是被高超的剑法击杀,就如同传言,阿萨斯也是位剑术高手,他几乎没受到什么伤,但也冲不出包围网,只能就暂时僵持住。

    灰色的瞳孔看向新来的芭贝蕾特,“所以这一切是你还是库鲁希达的计划?”

    芭贝蕾特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阿萨斯,你没有任何胜算,投降还能保住性命。”

    阿萨斯没理会对方的威胁,“看来你已经杀了库鲁希达,没想到我们都小看了你,芭贝蕾特,拉哈和渡玛,拉哈是你的丈夫姑且不说,我不明白渡玛为什么会背叛我?”

    “你就带着你的不明白下地狱吧。”

    芭贝蕾特一点解释的念头也没有,大手一挥,增援的部下加入围攻阿萨斯的行列,进一步的增加阿萨斯的压力,身旁的两位剑士更是连支撑都变得困难。

    阿萨斯低声默念,半空中突兀的浮现出黑色液体,不停的滚动,所有士兵提高警戒,巫妖在转生前都是强大的术师,转生后受到神的唾弃会改变魔力属性,这是艾辛诺大陆的常识,更重要的是巫妖都法术往往诡谲难辨。

    接着阿萨斯长剑一指,黑色液体射向距离最近的夜魔族战士,对方立即举起盾后退以为可以避开危险,但只是稍微停留盾牌就被穿透,黑色液体腐蚀到夜魔族战是手臂,可以看到森森白骨。

    “是尸水,大家注意!”

    夜魔族战士发狠砍断自己的手臂阻止腐蚀延伸,但阿萨斯一个指挥,尸水飞到他的脸上,原本俊俏的脸坍塌,很快的他就失去生命倒在地上。

    “术师,阻止他。”芭贝蕾特下令,就在同时术师在空中设置了咒缚,消灭掉不该出现于凡间的尸水。

    不过即便处理的速度够快,也已经有五位战士殒命在那恐怖的尸水下。

    阿萨斯再次低吟,这次他们学乖,近距离的战士后退,弓手和术师联手攻击要阻止他,不过阿萨斯同时也是剑术高手,一一躲开攻击,嘴上的咒语没有一点迟滞。

    一个术师念得咒语长短代表着法术的威力,阿萨斯念得咒语很长,还有抑扬顿挫,这让人感生很不好的预感。

    芭贝蕾特这边的术师都赶紧施放防护性的法术,战士激发种族天赋或是斗气,为的是迎接阿萨斯致命的一击。

    当咒语的最后一个音节落下,大厅里弥漫的冷空气瞬间引爆,无差别的席卷眼前世界。

    宁静降临,大厅仿佛冻结。

    阿萨斯继续低声吟咒,长剑代替法杖在空中比划。

    芭贝蕾特因为一旁术师的防护而没受伤,但其他人却不是如此,瞬间的冰霜爆炸让好几名士兵化作冰雕,死亡过半,活下来的人也受到不小伤害。

    这个冰霜法术威力十分巨大,几乎能说是传说中的禁咒,如果是在大军中引爆效果必定更加惊人。

    阿萨斯手里藏有底牌是百分之百肯定的事情,但要付出多少代价才能杀死他则是个未知数。

    芭贝蕾特身旁的术师放出大量火焰,在这密闭空间来回游转,融化冰霜,提高温度,另一位树精术师凝结出大量叶片状的魔法碎片,往阿萨斯吹去。

    进入术师战,士兵暂时脱离战圈,免得成为两方角力下的无辜受害者。

    阿萨斯无论在法术或是剑术领域的钻研都超过在场众人,但他终究只有一个人,原本死忠的两位部下也因为冰霜爆炸成为冰雕,单独一个个体的魔力有其极限,体力也有限,蚁多终究最终会咬死象。

    芭贝蕾特握紧拳头,他知道阿萨斯施展大规模的法术后就是关键点,对方必然会想要逃跑,或者试图杀光他们,无论是哪个选项都会有强烈的反击。

    阿萨斯无论怎么动作都不会影响他吟诵咒文和控制魔力,灰色的光缠绕在他剑上,扫开吹来的叶片,从四面八方涌上的火焰他却是来不及躲避,灰光从他体内散出,硬扛住烈焰。

    黑袍起火,阿萨斯苍白的皮肤有些泛红,但他的脸色依然不变。

    火焰消散后,阿萨斯也完成了咒文,黑色光华依附在他的长剑上,跳动着,仿佛有了生命。

    有之前的经验,所有人都戒慎恐惧,远远的往后跳开,甚至直接躲到术师的防护范围内。

    不过阿萨斯并没有把剑挥向他们,而是砍向他身边的两座冰雕,他两位死忠部下的尸体,黑色光华钻进冰雕,然后冰面绽裂,两位战士的瞳孔恢复色彩,手脚像是要确定自身,发出喀喀的骨节摩擦声。

    树精术师尖声的说,“不可能!死而复生的法术不存在!”

    复活战士的脸色就像阿萨斯一样苍白,眼睛不是灰色而是深红色,持剑守在阿萨斯身边,安静而诡异。

    芭贝蕾特看出其中的内容,“是黑魔法,阿萨斯你果然丧心病狂了吗?”

    接连两个大型法术,即便强如阿萨斯也不禁在口气里透露出些许疲惫,“没有法术能让人死而复生,这只不过是生前契约的延伸,我给与他们的家族无上荣耀,他们则以生命扞卫我的存在,如此而已。”

    芭贝蕾特向一位老练的狮族战士示意,后者小心的上前试探,手上的槌子微微晃动,挑衅其中一位复活战士。

    槌子和长剑对碰,狮族战士隐隐落在下风,一个假动作往前横扫,复活战士灵活的避开,看来对方不仅保有生前的战斗意识,能力上还有所提升,这对芭贝蕾特可不是什么好事,她不应该把时间消耗在这里,更不应该让阿萨斯意外逃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