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雷霆传说

第八百六十一章 心态

    到底是发生什么事啦!?

    老实人的盖亚在大量运动之后看着这没什么改变的村子,只能愤慨的在心中哀叹着。

    闹剧就在盖亚的感叹中划下了句点。

    当天晚上。

    在吵着亚特要他弄醒斐里特整个晚上后,诺皮卡终于被抓上了亚特的床,没办法,其他房子都全毁了,如果睡茱莉亚的次空间闺房琉璃不愿意、睡琉璃的临时地穴茱莉亚不开心,最后当然只能睡唯一剩下的亚特家了。

    就在安顿好诺皮卡之后,熄了灯走出房子的亚特轻轻带上了大门,转头看向在门外等他许久的茱莉亚和琉璃。

    “我想你欠我们一个解释。”

    “嗯。”

    难得的,茱莉亚像是个受伤的乖女孩跟在了琉璃的后头而不是和她争风吃醋。

    看来她还没从知道亚特真面目的阴影中走出来。

    “好吧,有些事茱莉亚已经知道了,有些事则是我们刻意的瞒了下来,不过我想以你们的身份和年纪,也是时候讲清楚了。”

    领着两人,亚特缓缓的漫步在月色之中。

    “早安啊,诺皮卡、斐里特。”

    “嗯,早安啊亚特爷爷。”

    “呜,怎么头这么痛。”

    就在隔天的早晨,在亚特灿烂的笑容之中,两个显然没睡饱的家伙醒了过来。

    不知道为什么,斐里特觉得自己的头痛到快炸掉了,就好像自己还是个普通人类时喝了一大堆的烈酒之后隔天醒来那种宿醉的讨厌感觉。

    “哇!小紫头先生你醒了耶!”

    “就说了我叫斐里特了。”

    惊喜的诺皮卡抱着十分痛苦的斐里特,此时这画面看在亚特的眼中,怎么看怎么顺眼。

    或许这样才是最好的。

    “你干嘛用那恶心的眼神看着我啊?”

    整个不爽到炸掉的斐里特显然在没办法对付诺皮卡的情况下,就只能找老朋友出气了。

    面对差点因自己挂掉的斐里特,亚特少见的露出了心虚的神情。

    “这个嘛......昨天......”

    “昨天?你说......嘶......”

    听亚特这么一提,结果斐里特一开始想要回想昨天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头就更痛了。

    “你都不记得了?”

    “不记得什么啊?这个神秘兮兮的?”

    面对亚特吊胃口的引导式提问,斐里特只是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果然全都被掩盖住了吗。

    看到斐里特似乎真的全都忘得一干二净的样子,亚特露出了果然如此的微笑。

    果然,就和自己想得一模一样。

    “啊不,其实也没什么,如果你忘了就算了。”

    脸色瞬间一变,亚特又挂回了那个灿烂的笑容。

    这个虚伪的家伙一定在隐瞒着什么。

    看到亚特招牌的变脸,斐里特立刻做出了判断。

    “你一定在隐瞒什么对吧!”

    也不管诺皮卡,斐里特生气的咆哮着。

    “哎呀,怎么这么说呢。”

    相对的是亚特一脸无辜的困惑表情。

    这让斐里特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想,不过自己的魔炎虽然能识破虚伪,却不能知道人家心里的想法,亚特只要一直用模糊不清的话语兜着自己,那就算再过几百年自己也没办法知道任何讯息。

    就只能这么干瞪着眼一点办法都没有。

    “好啦,早餐就快好了,记得要带小紫头先生先去盥洗喔。”

    “好!”

    看到斐里特认命乖乖闭嘴的亚特还不忘转头叮咛了一下诺皮卡,然后才走出房子。

    忘了吧,忘了那一切对所有人才是最好的。

    亚特在心中有些感慨的想着。

    “好!接下来要用三连斩了结它!”

    一边高兴的自言自语,诺皮卡老练的砍出了由直劈、横扫外加突刺的连续三次攻击,而他的对手,一只智商可能和猴子差不多的地精就这么被如此‘华丽’的剑技给瞬间砍出了好几道血箭。

    平心而论,如此老练且俐落的连续攻击对人类而言只有精通剑道,已经返璞归真的剑术大师才能将大路货的连续斩砍出如此的韵味。

    然而面对着诺皮卡带有些炫耀意味的欢呼,斐里特也只是无聊的打了一声哈欠。

    如此没有威力没有技术含量的打斗,在他的眼中看起来就像是无知的孩童不断的拿着树枝在戳弄毫无反抗能力的昆虫一般。

    虽然在战斗时,诺皮卡整体身体的素质已经被压缩到大约普通人类战士的程度,不过反应速度、战斗经验以及最重要的‘心态’,诺皮卡都远超出人类的水准,这样的战斗根本连娱乐的效果都没有。

    当然当事人的诺皮卡依然玩的很开心就是了。

    随着那最后的地精被砍倒,整个世界的画面瞬间停滞了下来,就好像时间被冻结了一般。

    终于结束了啊。

    随着诺皮卡随意的凝聚起一股微微的时空之力,一颗微型的苍空被凝聚在他的手掌心上,而两人的意识也就这么回到了原本的身体之中,一个有些昏暗的岩洞之中。

    此处是诺皮卡位于雨林之中的秘密基地,当然这地方一点都不秘密,所有人都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平常他如果玩腻了找雨林中魔兽麻烦的游戏的话就会来到这里来看他的收藏品,那些放在岩壁挖空后壁橱中的一颗颗微形苍空石。

    这是在诺皮卡口中所谓的‘勇者游戏’的记录,根据他的说法,那些都是他费尽千辛万苦才收集来的。

    废尽千辛万苦去杀哥布林、地精、史莱姆之类的垃圾,或者是帮忙找离家出走的孩子之类的蠢事,就某方面来说让一个神灵去干这种蠢事确实是珍贵的记录。

    也不知道这孩子的父母是谁啊,怎么生出了这么个脑子不太好使的家伙......不行,嫌疑人太多了实在是猜不出来,天界什么不多就怪咖智障最多。

    带着恶意,斐里特默默的想到。

    将苍空石小心的放了回去,诺皮卡性致高昂的回头抱起了斐里特。

    “勇者游戏也玩完了,接下来该玩什么?”

    带着对他来说有些大了些的斐里特两人就这么又回到了雨林之中。

    自从斐里特苏醒并落入万恶的小魔头手中之后,时间已经经过了三个多月了。

    虽然不知为何摆脱了力量不断消散的悲惨状态,但某种意味上斐里特现在的状态让他感到根本是生不如死。

    真的改善很多,大概周期延长到了一两周打一次吧。

    然后,当两人的心中的战火都已燃起,真的一触即发的时候,诺皮卡还有一个必杀技。

    当然,一方面斐里特没办法喝酒,另一方面诺皮卡从来不愿意随便让斐里特离开身边但其他人又不想让诺皮卡接触酒类,所以酒局一直都没喝成。

    总而言之,对斐里特来说,如此惨无人道又卑贱低下的生活还是得继续下去。

    只剩颗头的他想逃都没办法逃。

    漫步在雨林之中,诺皮卡突然停下了脚步,抬头看向了天空。

    “怎么了?”

    对于这毫无征兆的举动,斐里特的心中冒出了不详的预感。

    “是希尔芙姐姐!”

    盯了天空好一会儿之后,诺皮卡才像是确定了某件天大的喜事一样,高举双手大声欢呼了出来。

    “希尔芙?她是......哇!”

    “希尔芙姐姐!希尔芙姐姐!”

    完全无视于手中还抓着斐里特,诺皮卡开心的甩着手,然后同时将斐里特搞得晕头转向的,以飞快的速度向村子跑去。

    话说到这边,穿着比基尼优闲躺在凉椅上的琉璃微微的将头抬了起来,拿起了太阳眼镜,用疑惑的眼神看向了茱莉亚。

    此时的茱莉亚正不断的收拾那些原本晒满了整个广场的被单和衣服,根据雨神送来的行事历,这几天村子的上空整天都是万里无云的好天气,难得不会有午后雷阵雨,所以茱莉亚特别将所有的衣物被单都拿出来洗了一遍。

    “你在干嘛?”

    “这还用问,如果是那个希尔芙负责送货的话那我当然得赶紧把洗好的东西都收好免的被弄脏啊。”

    “那个希尔芙?”

    “哎呀我现在没空和你解释啦。”

    不断的瞬进瞬出,茱莉亚慌张却不混乱的收拾着衣物。

    结果刚好遇到希尔芙那个疯丫头。

    突然间,茱莉亚停下了脚步,看向在一旁还搞不清楚状况的琉璃。

    更正确的说是看向她身上的比基尼。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就会进屋去,或者换一件结实一点的衣服。”

    “什么啊。”

    当然,对于比基尼这在茱莉亚眼中不知羞耻的暴露穿着,两人已经争吵过多次,不过琉璃并不认为茱莉亚会因此而说出那种话。

    茱莉亚向来对这种问题都是直来直去的。

    还是去换个衣服好了。

    正当琉璃刚起身,而茱莉亚正将手伸向最后一排的衣物时,一声轰然巨响从空中传来。

    “不要啊!”

    一道影子从天际破空而落,带着猛烈的强风袭卷了整座村子。

    衣物连同支架一起被吹飞、房屋被吹得嘎嘎摇响,亚特的结界也将这阵风当成了某种攻击,及时张开保全了那些院落之中的盆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