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雷霆传说

第八百七十五章 骚动

    亚特和根多话说完后,两人都伸出了右手,像征着交易完成的握住了对方伸出的手然后马上放开。

    “既然晚餐也用完了,我想我们也该先去看望一下商队的人了。”

    “慢走。”

    彼此打了声招呼后,根多和蒂拉就缓缓的离开了营地向着一般人驻扎着山洞走去。

    “你们该才在说什么暗语啊。”

    “没什么,我只是在确认对方是否真的知道我们的身分,然后她们在回答了肯定的答复之后,她们提出了愿意让出这次事件。”

    “真不愧是虚伪王和老古板的精灵,这种事有什么好用暗语的啊,这里不是没其他人吗?挑明了讲不会吗?”

    “你不觉得这样比较有趣吗?”

    “完全不觉得,我只觉得你的笑容虚伪的很恶心。”

    对着亚特,斐里特特别用强调厌恶的语气说到。

    “谢谢夸奖。”

    不过很显然这不足以打破那顽强的脸皮,亚特依然像是个普通的和蔼老人呵呵的笑着。

    “你们刚刚在说什么啊?总觉得那个叫亚特的家伙在说话的时候给人一种毛毛的感觉,我不喜欢他。”

    走在夜晚的步道上,蒂拉光是回想起刚才的情景就觉得全身发毛。

    这同样也只是她的第六感,不过她深深的相信亚特绝对不是什么好鸟。

    “我只是想确认那老者的身份而已。”

    “为什么?”

    “因为那老者才是他们一行人之中真正能决定事情的人。”

    “是吗?可我觉得那个叫诺皮卡的小男孩或是那个巫妖比较有可能才是老大。”

    “毫无疑问的这个团队是由他们两个人为核心的,不过或许你没注意到,每当那老者面露不善的咳了几声,那个男孩和纳两个女孩就会立刻终止所在做的事,然后不自觉得看向老者,就好像做了坏事被发现的孩子一样。”

    “所以我认为那个老者应该是他们三人的老师。”

    “原来是这样的啊,所以你问出来他的身份了吗?不过就算问出来我们也不会认识吧。”

    “我想这个世界上不认识他的精灵应该不存在吧。”

    “谁啊?这么了不起,等等先让我猜猜看......”

    用手指抵住下巴,蒂拉皱起了眉头一边走一边思考着。

    那个样子在根多的眼中真的十分的可爱,所以她不由自主的伸手戳了戳蒂拉的脸颊。

    “讨厌不要戳啦!”

    “那你有头绪了吗?”

    “嗯......光辉的指引......难道是光明神教的人?还是教皇之类的?可是现在的光明神教根本没什么了不起的啊......”

    看到蒂拉的思绪陷入了死胡同,根多还是决定直接公布答案。

    就算猜再久蒂拉也是猜不出来的,少了皇族才能知道的一些密闻,普通的精灵绝对不可能猜出他们的身份。

    “其实你已经猜对了一半喔,那个老者啊......”

    “就是光明神本人喔。”

    “咦!!”

    听到了这令人震惊的答案,蒂拉就和根多所想的一样,被吓的发出了大大的惊呼声。

    这答案对蒂拉而言大概就和某个死去了几十年的长辈某天突然蹦出来说自己其实还活着差不多的令人难以置信。

    毕竟光明神已经离开凡人的眼中太久太久了,久到连光明神教都快要被人们所遗忘的程度。

    “居然是光明神啊,没想到他居然跑去当保姆了。”

    “我听到时其实也有些吃惊呢。”

    两人继续的谈论着一些关于神灵的话题,然后慢步在月光的照耀之下。

    隔天。

    带着各自的心思,商队来到了妥踏国中产粮的主要产地,一座真正能被被称之为‘城市’的地方。

    ‘盖亚城’,一座繁荣且没有城墙的都市。

    那是一处中央被河流贯穿的台地,倚靠着这得来不易的平坦地形,自古以来此处就是妥踏国主要民族妥踏族的主要居住处,又因此被妥踏族称为盖亚的恩赐,并以此命名。

    由于正值盛夏,所以沿途所见全都是辛勤在田中耕作的农夫。

    “好多田喔!”

    看着那绵延不绝的稻田,诺皮卡不经发出了惊呼声。

    除了在主食为稻田的东丰国看过外,这还是他第一次见识过这么多的水稻田。

    而他上一次来到这里时,此处只不过有着些许的麦田,大部分的土地都是荒地。

    “靠着这些年对于魔兽数量的遏止以及水利建设的完善,妥踏国好不容易才开发出这么壮观的粮食产区喔。”

    “那小麦呢?我记得以前这里都是麦田的。”

    “现在小麦大多种植于水源较为缺乏的丘陵区了。”

    “多亏了粮食的增产,现在妥踏国向我们克里托拉多进口的粮食已经下降到占整体粮食的一半左右了。”

    “进口?什么意思?”

    对着脸上写着‘我果然比较聪明啊’然后一边解释的蒂拉,诺皮卡好奇的问到。

    “就是那个......买!对,他们向我们买!”

    “买又是什么意思?”

    “就......就......唉呀我不会说啦!”

    不过她很快的就被问倒了。

    “放心吧,你不是第一个被他问倒的人。”

    斐里特感同身受的安慰到。

    “不知到为什么,这孩子一直很坚持‘勇者就是该想要什么就拿什么’的哲学呢。”

    “教他做神的道理不正是你的工作吗?请不要偷懒好吗?”

    “这我也没办法,这孩子看到数字就头痛,结果就变成了自动逃避任何和数字相关的事,最后干脆就直接拿了。”

    “这已经不是什么哲学之类的问题了吧,你这根本就是把孩子宠坏了。”

    斐里特吐槽了一句。

    “不然这样,教导他正确交易观念的工作就交给你吧,我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努力,自认为是作不到这点的。”

    “对不起我错了。”

    不过马上就被还以颜色,而且还被反将一军。

    在某些方面,诺皮卡的小脑袋瓜就像是会被人自动把记忆洗白一样,怎么样都记不住。

    斐里特对这点也是有十足的认知的。

    “两位一直都是感情这么好的吗?”

    看着好像在说相声的亚特和斐里特,根多优雅的笑了笑。

    “还好吧。”

    “应该可以说是最近才开始的。”

    虽然不知道现在这样该算是感情好还是不好,不过万年前的亚特和斐里特可是一直互相看不顺眼。

    只能说当时的两人个性实在是不太合拍。

    “像这样开心的和大家一起旅行,真的是非常得开心呢。”

    看着诺皮卡一行人,根多有些感慨的说到。

    身为殿下的她,或许也只有从小在一起的蒂拉和眼前这些性格有些怪异却不会令人讨厌的众神才能让自己这么放松的相处了。

    其他人不管是子民们、他国的人或是精灵皇室成员之间,根多都没办法放开心胸和包袱去和他们以平等的态度相处。

    如果可以的话,根多真的希望这趟旅程能够就这么下去。

    但那是不可能的。

    商队和那飘扬的精灵帝国旗帜,缓缓的驶进了盖亚城的范围。

    “来了来了!”

    将头探出了旅馆的窗户,依洛特呼喊着伙伴,想让大家都知道这个讯息。

    虽然是快马加鞭,但她们也只比商队提早到几个小时而已,,虽然直接继续前进也能和商队会合,不过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误会,落腮胡队长还是决定先在盖亚城这里等待他们。

    这里是妥踏国关道中丘陵地形和真正山地的分界点,再向前为了安全设立了一些哨站,所有想通过的人都必须在这里办好一切手续,才能顺畅的继续往王都前进。

    无论如何商队都必须在此停一停,这也是能不引起骚动又能和对方接触的大好机会。

    “既然客人到了,我们就去好好打声招呼吧!”

    “不是吧,怎么听姐姐你说的好像要去教训人家似的。”

    “你管我。”

    不过看依洛特那兴奋的样子,大概想不引起骚动都难吧。

    希望不要闹太大就好了,络腮胡队长无奈的想到。

    趁着办理通关文件的空档,亚特等人和根多及蒂拉决定一同逛逛盖亚城。

    这么做一方面是为了让妥踏国可能派来的人有接触的机会,另一方面也是根多想乘这个机会好好的逛逛普通的市集。

    以往根多有任务在身时总是力求能尽快且妥善的完成身上的任务,不过这次既然说好了要让诺皮卡他们处理,就让根多有了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的空间。

    甚至可以说就算根多直接打道回府,这次的任务也算是完美且超额的完成了。

    毕竟精灵帝国之所以会对妥踏国伸出友谊之手,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想借机交好曾经出现在此帮助现任国王的诺皮卡等人,如今并不是原本预期的间接,而是直接和他们有了交情,这样就足了。

    至于那个神秘的麻烦根源,根多实在是不认为那有任何难倒诺皮卡等人的可能性,就算是地底的疯子们喝醉酒跑到此处闹酒疯,他们都可以处理的比自己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