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雷霆传说

第八百七十九章 要塞

    骑士剑重重的砍进了市场的地面,扬起了些许的尘土。

    而那柄原本让依洛特看不起的刺剑,此时正靠在她的脸颊上,顺着那银白的剑身,一道鲜红的液体流到了诺皮卡手握握把的謢手前,然后缓缓的滴像地面。

    那是血?

    看着那点点的血迹,所有人都蔽住了气息。

    几乎所有人都没有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看到男孩像是自杀似的迎向了那披来的骑士剑,但大家想像中血肉横飞的血腥场面并未出现,反而是女孩劈空剑砍进了地面、男孩的刺剑划开了她的脸颊。

    这真是......

    “太厉害了,那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如果不是亲眼目睹,络腮胡队长绝对不相信这世界上能有那种神妙的武技。

    哪怕自己已经睁大了双眼,还是没办法彻底的看清男孩的动作,尤其是刺出去的那一剑,速度之快只留下了一道影子,人都还没察觉到发生什么事,剑就已经刺中了。

    “精灵击剑士。”

    “什么?”

    “那是传说中远古时代精灵宫庭中的一种精锐战士,通常右手持细剑、左手持短法杖,能灵活的运用战技和法术,算是魔武双修的经典,而那男孩右手上刺剑的技巧显然就是精灵击剑士的武技。”

    “根据传说,真正精灵击剑士的刺击能达到每秒九次,而且每次都不会错失目标,那男孩的刺击虽然不如传说中厉害,但也不是常人所能抵挡的。”

    商人细心的向着诺德和落腮胡队长解释着。

    “而且......”

    “你刚才放水了对吧。”

    向后退了开来,诺皮卡轻巧的甩掉了刺剑上的鲜血后,对着依洛特说到。

    “如果你刚才用尽全力劈下来的话,我肯定就没办法这么轻易刺出去,势必得闪开才行。”

    “你小看我了对吧。”

    将剑尖指向依洛特,诺皮卡带着傲气说到。

    我小看他了吗?

    摸了摸脸颊的伤口,那湿润的触感是那样的真实。

    但一切却又是那样的不真实。

    一个全身上下没有半点气势,显然不会魔法也不会斗气的小男孩不但架开了自己的剑,更在自己的脸颊上留下了伤口。

    这怎么说都和依洛特的认知有着极大的差异。

    “怎么了?吓到了吗?”

    看到依洛特整个人毫无反应,诺皮卡试探性的问到。

    “是啊,真的是吓了我一大跳呢。”

    依洛特低着头缓缓说到。

    “所以......”

    “我要认真了!”

    当她再度将头抬起时,出现在她脸上的不是挫折或是无助,反而是满满的斗志。

    眼前的这个男孩,值得自己全力以赴!

    依洛特彻底的抛开了所有的包袱,只是单纯的,全心全意的这么想着,然后再次的举起了她的剑。

    “好!那我要上了喔!”

    看着充满了斗志的依洛特,诺皮卡带着开怀的笑容,提起了剑再次冲了上去。

    “来吧!”

    依洛特同样的带着笑容大声回应着。

    两人就这么陷入了激斗。

    “这场战斗,到底是谁会赢啊。”

    看着缠斗的两人,现在就连自认为实力远超两人的络腮胡队长都已经没办法做出判断了。

    诺皮卡凭借着那一瞬间异常的加速,以及借力使力的高超技巧游走在依洛特的身旁,不但成功的躲开或架开每一次依洛特的攻击,还在依洛特的身上留下了大大小小数个伤口。

    不过依洛特也不是省油的灯,倚靠着她那远超同年龄孩童的斗气修为,她单手挥舞着骑士剑,另一手则拿上了一旁摊贩上搞来的铁锅锅盖,整个人就像是沉稳的大树,无论击剑之风如何吹拂,她都紧守着自己的要害,伺机寻找对方的破绽准备一击破之。

    两种截然不同的战斗风格被两人使的淋漓尽致,像这样精彩万分的战斗还是络腮胡队长第一次亲眼看见。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你们家小小姐最后应该会赢。”

    “为何?以那男孩所拥有的战技,就算依洛特她斗气实力较强我也不敢肯定她最后能赢,你是怎么判断的。”

    “就我看来,那男孩真正可怕的地方反而不是右手的刺剑,而是左手那手架开剑的技巧。”

    “那是一种高超的战斗意识,那男孩总是在小小姐出剑之前就判断出了她的攻击意图、力道还有可能产生的破绽,所以才能每次都完美的避开攻击。”

    “而小小姐也发现了这点,所以她才决定采取守势,等待属于自己的必胜转捩点,只有忍耐到那个时候她才有获胜的可能性。”

    “那就是......”

    “大家看!”

    话才说到一半,所有围观的群众突然惊呼了一声。

    原来原本还处于势均力敌状态的两人在一次交锋之中,诺皮卡左手上的匕首突然被震飞了出去,而他也顺势向后跳开回避了依洛特的追击。

    “体力,就算是同年龄的孩子,倚靠斗气的小小姐拥有比对方更多的剩余体力,只要能把对方体力耗尽那么胜利就到手了。”

    而场上的两人也正如商人所说的,虽然同样已经气喘吁吁,但依洛特还能扎稳脚跟全然没有一丝松懈,但诺皮卡已经快要站不稳了。

    只要再一次攻击,马上就能分出胜负了。

    “你认输吧!能打到这样你已经证明了你自己的实力了。”

    眼见胜利在望,依洛特终于有余力可以说出这段话来。

    此时的她只觉得全身无比畅快,至于原本是因为什么而决斗,对她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我还没有输!”

    “别嘴硬了,你看你站都站不懚了。”

    “不信你过来试试啊。”

    看着那对自己招了招手的诺皮卡,依洛特真是好气又好笑。

    不见黄河不掉泪的家伙。

    “既然如此,你就接招吧!”

    提起了仅存的斗气,终于轮到了依洛特发起了她整场决斗第一次也应该是最后一次的冲锋。

    就让这一剑结束决斗吧!

    凝视着诺皮卡右手握着的细剑,依洛特浑然没有察觉诺皮卡的左手摸向了什么。

    直到一的声音大声的喊了出来。

    “姐姐小心!”

    一个紫色的物体被诺皮卡丢了过来。

    那正是斐里特。

    “靠!别把老子当暗器啊!”

    斐里特一边飞一边鬼吼鬼叫着。

    这哪门子的暗器啊!?看着那奇异的会说话骷髅头,已经非常疲惫的依洛特立刻被吸引了注意力。

    而这也成为了决胜的关键。

    只见诺皮卡果断的丢开了细剑,同时拔出背上的复合弓和三只剑矢,然后同时射了出去。

    是弓箭?

    依洛特只来的及架开其中两只箭,就被第三只藏在被斐里特挡住的视觉死角飞来的第三只射中了握箭的右手腕,虽然靠着斗气没受伤,不过一个吃痛剑就脱手落在了地上。

    本来依洛特还想去捡起地上的剑,但紧接着又是一只箭矢射在了依洛特的脚前。

    “我赢了!”

    诺皮卡带着满是疲倦的笑容对着依洛特说到。

    “你耍诈!”

    依洛特依脸不甘的马上反驳。

    “哪有?”

    “你丢暗器又用弓箭,这不是耍诈是什么?”

    “我本来就是游侠,用宠物伙伴和弓箭有什么不行的。”

    “我不管啦!反正你就是耍诈!”

    “就说我没有了!”

    结果才一分出胜负,两个人马上立刻又吵了起来。

    果然都还是小孩子啊。

    所有人看着场上斗气的两人,不由得在心中这么感叹到。

    石原堡。

    那是座立在群山峻岭之中,宏伟非凡气势万千的一座大型要塞。

    全然由石材所堆砌而成的石原堡有着不亚于盖亚城幅员的覆盖范围,其位置位于一大片被铲平的山峰之上,坚固的石墙和众多的塔楼以及最高规格的法师塔让这座城被戏称为‘迷你版熔岩之门要塞’。

    每当有外界的人来到此地必定都会对这鬼斧神工的城池感到惊叹,并且好奇的问到当初建造时到底花费了多少钱。

    而此地的居民,也就是驻守在要塞中的驻军及其眷属总是会很客气的说出‘没多少啦,不过就是拉几个壮汉随便盖盖就盖出来了’之类的,被外界视为托词的客套话。

    虽然那都是事实。

    由于是以当年恶龙与勇者战斗后所遗留下来的废墟为建城的位置,所以原本作为在此地区建城最大的麻烦,也就是整地的问题被轻易的解决了,填填小坑比从山上挖出一大片平地或是直接在山坡上建城要来的容易许多,而且周边盛产石材,材料也就随手可得。

    所以当年确实是没花上什么钱财,在这魔法师多如狗的年代,聘请一两个低级法师的费用外加一些让妥踏族人派壮丁前来协助的谢礼,说穿了也就是一百金以内就能解决,而且这笔钱还是精灵国帮忙出的。

    原本这里只是当作对魔兽的前线基地及冒险者们驻扎的地方,不过波可希底斯为了节省盖亚城的土地以种植更多的粮食,所以特别将国王的住所迁到此地。

    在那之后,越来越多前往烈谷山脉的冒险者带动了此地的繁荣,再加上国王的因素,在距今三十五年前,波可希底斯正式将国都从盖亚城迁移到此地。

    如此一来虽然所有的政令在传递时会稍微慢个几天,不过妥踏国本来就只是个小国,所以也没太大的影响,久而久之大家也就习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