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雷霆传说

第九百零六章 聚魔水晶

    同时两面的巨响和爆炸热浪让蓝菈莉卡反射性便闭上了眼睛,空气烫的让她以为脸上的皮肤要被剥了一层似的。

    但睁开眼,却没有预想中会有的灰尘和碎石块,贴着菱形花纹壁纸的墙面连点裂缝都没有。

    “啊啦?”

    “啊哈哈,看来没什么用呢!”

    “你们好歹通知一声!很危险啊!”

    看着一个像是对蓝菈莉卡的抗议感到讶异的偏着头,另一个则是满脸无辜的搔了搔头,蓝菈莉卡气的想要给眼前的两个家伙一人一刀。

    也不想想这里是狭窄的走廊,要是这样猛烈的攻击不仅没有破坏墙面,还因为结界的关系反弹波击到他们自己身上,那可不是只有惨烈两字可以形容的。

    不过显然这两名暂时同伴并没有一丝一毫想要反省的意思。

    “啊啦?不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吗?”

    “我想凭蓝菈莉卡美女的身手不可能被区区的小爆炸伤到的。”

    “你们。”

    “这样看来,也不能说是完全没发生事情呢!你看!”

    蕾姆的话让蓝菈莉卡顺着手指看了过去,刚刚水狼炸的墙面出了细细的光丝,勾勒的线条赫然是某种阵法。

    “这是你做了什么?”

    讶异的转过了头,一旁的水狼很是无辜的两手一摊,看来也不是蓄意使用可以让结界术法显形的方法。

    当然也不排除对方在装傻就是了。

    而在光芒显形的下一秒,某种玻璃碎裂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光芒的线竟出现了裂痕,三人还来不及反应过来,术法的光线便像是岩石碎成粉尘般消失无踪,眼前出现了一道厚重的金属大门,下一刻,大门缓缓的开启。

    “什......”

    蓝菈莉卡只来的及意识到眼前的异常状况,回过神,自己仍旧站在大门的面前。

    水狼和蕾姆则消失了踪影。

    一片硕大的墙面被漆成了浓重的黑,昏暗的烛光让空气充满着蜡燃烧的闷热气味,四周陈列着高耸的木制柜子,让房间的空间显得狭小。

    不管是墙上,还是着透明玻璃做隔绝的每个柜格里头,陈列着各色的结晶体。有些是纯度极高的聚魔水晶,不逊于烛火的色光投射在天花板及四周的壁面上,斑斓鲜艳。有些则是同样蕴含着力量的不明矿物,包裹着柔和又神秘的光晕,美丽的让人无法移开视线。

    抬起头,某些晶石上头甚至綑绑着细细的金属锁链,锁链上刻画着各种术式和禁制的咒文,可以想见晶石本身蕴含着难以想像的极大力量。

    但并不只有这样而已。

    独自站在这般眼花撩乱的收藏柜前,水狼绷紧着脸孔,一时间竟被眼前陈列的数万颗水晶矿物给震慑的无法动弹。

    这种时候,他竟然想念起那只被传送法阵落下的黑猫。

    “啧!那只家伙该不会就这样在哪打起瞌睡吧?”

    喃喃自语的勾起僵硬的笑,感受到刺人的视线,水狼缓缓的转过了身。

    一双金色如爬虫类的瞳仁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就着烛火和各色水晶的折射下闪闪发光,让水狼一时间浮现出一种古怪的恶心感,仿佛这个房间里头有无数的“视线”正审视着自己。

    “嘿!小鬼,有什么事情吗?”

    站在水狼面前的,是个娇小的男孩,一头像是褪色般的淡金色长发凌乱的批散在肩头,参差不齐,有些长度短的接近耳际,有些却长的垂落至地板,像是堆积在地的绸缎。

    男孩身上穿着着绣工精美的金色长袍,素白色的水袖则同样的垂落在地,虽然并不熟悉利赭的东南神塔,但水狼仍就看的出对方身上的,是祭祀用的专门服饰。

    但最惹眼的不是那头像是狗啃的金发,也不是那身尺寸不合的诡异装束,那张稚气的脸孔上,从眼角起,经过了鼻梁处,一条狰狞的疤痕横亘其上,额头上则烙印着特殊的纹样。

    那纹样是代表着无名无方的六大使者,雷之震闪所持有的特别印记。

    这男孩是西南神塔的人,而且依照那穿着,绝对不是简单的人物。

    不过这也没有让水狼有太多的震惊,毕竟从刚刚感受到视线开始,他就知道来者并不是普通人物。

    这男孩搞不好连孩子都称不上,只不过像个“男孩”罢了。

    “觉得如何?”

    语气意外的显得温吞,水狼眯起了眼,看着如雕像般动也不动,沉静的盯着自己,却像是才看着他物的男孩。

    那双金色的眼睛,到底想从他身上看到什么?

    “觉得如何?”

    男孩静静的再问了一遍。

    “什么觉得如何?”

    “你背后的那些。”

    水袖微微的抬起,指向水狼背后的陈列柜和墙面,那像是没办法勾勒出正确表情的脸孔让人联想到被丢在阴暗角落的关节人偶。

    “你是什么人?”

    水狼没兴趣跟对方谈天说地,甚至连再度回头打量的打算也没有,右手毫不掩饰的搭上了剑柄,威吓意味十足。

    不管对方是不是西南神塔的人,都是个怎么看都显得异常的存在,更别说他可是被“蓄意”引导到这个房间的,甚至还孤身一人。

    想倒也许可能陷入危机的蕾姆和蓝菈莉卡,银白色的眼瞳越发犀利,散发着罕见的肃杀之气。

    或许他应该不问原由的直接压制住对方,再逼问所有的细节状况会比较妥当。

    但那像是机械照着公式般的说话方式,还有那小鬼头的脆弱外表,让水狼只能犹疑的不敢贸然出手,只能绷紧神经,保持着警戒。

    而将对方的行为看在眼底的男孩却没有因此有多大的反应,凝视着对方的眼眨也不眨,静静的,宛若真实的人偶。

    “我为西南神塔的领导,震闪的倾听者,天地的守护者,我名为炼敛的神闻掌管。”

    没想到对方竟自报家门,还是个怎么也不可能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大人物,水狼唯一的反应只有握紧了剑柄。

    就算对方是西南神塔的主祭,身上也感受不到有任何一丝正派的气息和善意。

    而就水狼而言,对方就算是无名无方也跟自己无关,他只想弄清楚这个孩子外貌的主祭究竟葫芦里卖什么药。

    “真没想到有幸见到西南神塔的炼敛大人,真是久仰大名,受宠若惊啊!那么,是你找我到这里来的吗?”

    “你觉得如何?”

    并没有对水狼不敬无礼的态度而有所动怒,自称为炼敛的男孩只是继续重复着相同的问题。

    水狼不禁挑起了眉。

    “你想要给我看什么?我对这些没有任何想法。”

    “是吗?”

    呢喃的像是呓语,炼敛缓缓走向一旁的柜子,匡啷一声,玻璃隔门竟被覆盖着水袖的单手粗暴的打破,顶着水狼故做镇静的目光,男孩一反对待玻璃隔板的态度,小心的缓慢捧出了颗手掌大的聚魔水晶。

    没有玻璃的阻隔,水晶的光华更显璀璨,像是烧融的糖衣包裹着艳丽的糖浆一般,紫色的结晶里头,暗红色的幽光像是浓稠的液态般缓缓的流动着,随着手指晃动,一丝丝被勾勒出的波纹仿佛拥有着生命,不断回旋,像是想要挣扎的打碎禁锢,在小小的空间里头部断的流窜着。

    简直像是活的。

    “你的表情出卖了你。”

    偏头打亮着看到水晶后,脸色显得过分苍白的青年,炼敛缓缓的将水晶高举,接着,手指一根,一根的慢慢松开。

    “住手!”

    意识到自己竟然出声喝止,水狼不禁懊恼起自己的沉不住气,而炼敛则是依言停下了动做,将水晶缓缓的放下。

    “这是实验。”

    “你到底想说什么?”

    “这些不只是高纯度的聚魔水晶,你看出来了。”

    “我想我们是初次见面,炼敛大人。”

    那像是知道自己底细的口吻让水狼不客气的回应道。

    他不知道对方想表示什么,但现在可以确信,对方这次并非只是针对蓝菈莉卡而已,也针对他这个半路杀出来的阻碍。

    又或者本来就是要针对自己?

    那是为了什么?又知道了什么?

    想到这样的可能性,水狼危险的眯起了眼。

    但水狼那高度警戒的敌视反应并没有让炼敛有所回应,男孩只是偏着头,用着同样的眼神凝视着青年,自顾自的继续自说自话。

    “本来不是找你的。”

    “什么?”

    “为什么会出现?无法理解。”

    “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不一样,不对......一样......真是奇怪呢!”

    原本面无表情的脸孔竟在一句一句的话语堆叠下起了涟漪,炼敛脸上的疤痕狰狞的扭曲起来,勾起的笑容不祥的让水狼握着剑柄的手指用力的指关节发白,差点就把剑刃给拔了出来。

    但就只是这样一个迟疑,水狼再也没有机会拔剑。

    “什......”

    无数的金色符文像是蛇一般从炼敛的祭袍下滑了出来,瞬间窜上了水郎的小腿,缠绕上大腿后直接咬上了两双手臂,灼烧的疼痛让水狼暗叫不妙。

    但不管他再怎么想要利用术法抵抗,身体如何使力挣扎,却连一句咒文都说不完全,一根手指都无法动弹,瞬间跪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