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雷霆传说

第九百六十一章 昏迷

    “阿流!”

    “终于,找到路回来了。”

    溯流与洛月跌坐在地上,溯流扔了一瓶大罐的魔力要水给洛月,两人就很快速确又不失优雅的‘豪饮’着。

    “救出泉暗后就发现洛月先生的魔法阵,所以就跳进来了。

    “对不起,野性的直觉好像失灵了,所以空间跃送的定位一直抓不准。”

    露出一丝苦笑,洛月看着三人淡淡的薇笑着。

    “抱歉打扰几位的休息时间呀!”

    提萨亚多声音从空中传来,当四人抬头时早为时已晚,强大的暗紫色斗气如狂浪般扑了过来。

    “碰!”

    被暗黑色斗气包裹的拳头击向底下四人,但就在离他们几尺处突然就出现了龟裂的痕迹,随后下方那些惊讶的表情都化成无数的冰碎屑洒落一地。

    “看来是被摆了一道,看来没必要再去试第五次了。”

    一颗黑色的光球飞离堤萨亚多手到半空中,光球分裂成无数颗冲向森林里,果真一阵打碎玻璃的声音传了回来,他出应该是不屑的笑声,拉起帽子转身走向村里。

    自从那场很惨的战斗结束后约过了几天,虽然之后都没再听说提萨亚斯等相关消息,桦在那时顺利的借由教堂力量的加持抵挡住外围,但其余四人都受伤惨重,而桦也因为魔力消耗过度而昏迷了两天。

    ‘啪搭──啪搭──’

    脚步声?谁啊?

    黑暗中想睁开眼睛,但眼皮却如铅块般厚重,此时听见搬椅子的声音,同时有一股很熟悉的气味,似乎不久前才认识的。

    “哎呀呀,你这样是要我下次到他面前要怎么报告啊?说你跟你伙伴被打得七零八落吗?”

    这声音很耳熟,好像是哪个讨厌鬼。

    黑暗中,一股热意贴上自己,感觉像是在顺着自己的脸颊滑下,最后那感觉突然消失。

    “快醒来吧!”

    接着额间传来一阵剧痛,刺眼的光芒在眼前炸开。

    “是梦?”

    桦张开眼,抬头看了下头顶那讲求朴素的米白天花板与嗅到夹杂在空气中清淡的草药味。

    “睡饱啦?”

    坐在床旁边椅子上的玖乐似乎才刚放下那碗热腾腾的粥。她眨眨眼睛,看见桦忙然的表情噗嗤的露出甜美的笑容。

    “玖乐姐,好冰!”

    玖乐冷不防将一块沾湿的毛巾贴到桦脸上,冷冽冰凉的感觉瞬间消除仅剩的睡意。

    “你呀!睡过头啦!你的伙伴们都出去罗!”

    带着慈祥笑容的玖乐不禁令清醒的桦愣了一下,因为老是看见她跟自己的弟弟吹胡子瞪眼睛,让桦认为溯流是不是想彻底打碎他长年建立的风趣优雅的高贵形象?虽然有时候他私底下爱黏自己的样子也很错愕就是了。

    “咦?都出去了?”

    “哼!那个笨男人说!既然你要休息就多休息,剩下的调查之类的就给他们就好!真搞不懂他们把你当什么了。”

    玖乐突然皱起眉头,甚至替桦开始打抱不平,不过桦只是笑笑说不要紧而已。

    “不过小桦啊,你额头怎么了?种了一个包耶!”

    闻言桦摸了下额,果不其然,碰一下就痛的收手,玖乐心疼的上前掏出药膏在伤口上抹了抹。

    “下次睡觉要小心一点,别再撞到床头了啊!”

    玖乐的调侃让桦顿时红透了双颊。

    “看来你情况好一点了,但奉劝一下,短时间之内还是别动用魔力,啊!那是药草粥,吃了会舒服一点。”

    最后桦看着那绑着双马尾的人甜甜一笑关上房门,顿时气氛安静了许多,外头还不时有鸟鸣所集合成的悦耳音符。

    “都没有人,好啦!我出来了!”

    就当桦盯着空无一人的房间中央大约过了五分钟之久,结果凭空刮起一阵黑色的风,一位海蓝色风衣的黑肤男子缓缓落到地上,脸上依然是那副想让桦扔碗的笑脸。

    “你那是什么烂伪装,当我是什么啊!”

    “嗯,小狗别生气嘛!”

    闪过桦扔来的,墙上的竹筒装饰,索亚用特有的身法来到那张椅子那边坐下。

    “神威大陆这么大一个,偏偏在这里遇上。”

    “呵呵呵,你可以当我路过的好心剑士而已!或是个路过得骑士也很帅气喔!”

    无视那不痛不痒的神官之拳,索亚看了看那碗粥笑道:“要帮忙吗?”

    “走开啦!好烫。”

    看着眼前因为赌气结果烫到舌头的画面,索亚边笑边递了一杯水给他。

    “好啦!我说实话,因为刚好有事经过附近,所以顺道过来罗!”

    桦的尾巴呈现直竖的警戒状态,对于这种话抱持怀疑的态度,但也因此没发觉对方已经在自己脖子上戴了东西。

    “哇哇哇!真可爱呢!”

    “干麻啊!你什么时候给我带上这个?”

    桦不悦的抓起颈边的东西到手中一看,那是一颗亮紫色的圆石项坠,眼睛一瞟便看见那张只差没有爱心飘去的欠打笑脸。

    “护身符!某人说若我又遇到你就顺便带给你啦!”

    “等等,那某人是谁?”

    桦有一些不解跟略大的警戒,眼前这只懂调侃与捉弄自己为乐的男人给的护身符?有人请他带给自己?太怪了吧!

    “呵呵呵,我认识的人可多了呢!别小看活了四百多年的我啊!不过你想知道我也可以跟你说说故事打发这美好时光,怎么样?不错吧?”

    说完的下一秒就马上遭到桦无情的扔掷攻击。

    经过几天的休息,村里的气氛又缓和了许多,诸多摊贩、商店也陆续营业,村民似乎暂时压下那时的恐惧,一片和乐又弥漫开来。

    “啊啊,好无聊啦!每天都是这样巡逻!快无聊死了!”

    沃曼伸了个懒腰,脚步几乎是用拖行的,但也没辙,因为都是沃曼这临时队长的主意,两人一组轮流巡逻以确保村子安全,留一个人在村长家以防外一,另外两人则去查看洛月两人的情况,同时也把森林巡一次,若有余力再来帮忙巡村子。

    “溯流真是小气!我们只不过是买素材买凶了一点,结果就扣押所有盘缠!”

    雷奥斯欲哭无泪的看着干瘪的钱带,原本变卖公会发的装备后有了一小笔钱买了大量素材,结果被溯流知道后就以“为了省旅费”扣留所有钱在他那边。

    “对了,干脆把那些拿去卖吧!”

    沃曼像是想到什么似的从腰包你东掏西摸,最后抽出装着一株植物的小瓶子。

    “我的天!是“灭星草”!这可是制作烟雾弹的最上等的材料耶!沃曼你哪来的啊?”

    雷奥斯看着瓶中的植物眼睛都瞪直了,只差没黏到瓶子上去看,那一株大概只有一般人的食指高,宽度也才一个拇指宽,但数量稀少所以市面上价格都是几百接进千的价位。

    “我在洛月先生基地发现一小片喔!我还有留我才看得懂的记号呢!”

    “那大概很明显而易懂。”

    雷奥斯有点担忧的想着,说是迟那时快,沃曼已经典当完换了一小带的钱回来了。

    “等等!”

    雷奥斯摆手,一旁的沃曼则是不解的看着对方。

    “突然想到要干嘛了!去看看那个小女孩家吧!”

    看着立在不远处的一栋白色房子,随后雷奥斯就一把抽走钱带往前走去。

    “啊勒?小女孩?谁啊?”

    心理不懂的发问,但想了想还是跟了上去。

    同时,村外某处

    在一处看似很简陋的小屋外,一位淡紫色短发的青年,一双金色眼眸子理有着无奈,而这时脑袋一阵晕眩令他一下子重心不稳。

    “白痴,明明还要休息却只顾着别人。”

    红色的双眼让接住青年的男子增添一分野性,男子金色的长发现在只用一条白带子很随性的扎了条马尾。

    “哈哈,密尔斯你发现啦?”

    “跟你相处这么久,你的性格我还能不了吗?”

    密尔斯眯起眼睛看似在思考着什么,过没几秒他直接将洛月拦腰扛到自己肩上,但没想到这举动却让洛月闷哼一声。

    “我想你还是让我自己进屋就好。”

    洛月滑下宽大的肩膀,然后苦笑,但此时密尔斯头上的乌云大概只比笼癸毒沼的毒气还遭一点。

    “烦死了!拎也不是,抓也不是,干脆绳子绑绑好啦!免的你又偷溜去忙那些屁事。”

    不耐烦的搔着一头油亮的金发,洛月反而笑的更无奈的说:“家事一定要做的,况且这栋小屋也很久没回来了。”

    打从洛月跟密尔斯合伙研究与回收那些失败合成兽后,洛月就从这间原本是给自合成实验活下来,自己隐居的小屋迁到那洞穴基地,因此屋内都布满了灰尘与枯树藤,所以躲进这候就花了很多天时间整理。

    “少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总是自己在那边苦恼,当然那些娘们做的事占了一部份。”

    “好了!好了!你这大块头关心人的方法就直接一点。”

    溯流与泉暗自远方走来,前者正还着胸,一脸摆明就是在看戏的表情,后者则是依然没什么表情站在溯流旁边,手里提着的是玖乐调的药品。

    “呵呵~让两位见笑了,我去泡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