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雷霆传说

第九百八十章 尸灵王

    起身回到房间,笑燕并非深知战法,一切都是在乱世中学习的。那他的只是究竟是基于何种基准,无人能够解释,只能判断那是天生的才能,与生俱来的思考能力。

    该如何行事,他都有明确的规划。

    但他的背影总是十分孤独,仿佛永远是一个人。

    天上的乌鸦沉默地看着前方,沉稳的模样简直不像自然界的生物。

    身上散发靛蓝的魔力,沉默地凝视前方。从他的瞳孔追去,来到了荒芜的沙漠,滚滚黄沙的模样并不同另外二国一样兴盛,这里是南方的大国,还是该称作南方的荒地。

    顺着乌鸦的眼睛,追寻到的是这巨大的城堡。黄色的城堡像是沙堡,却意外坚固,此刻一人坐在窗台上。黄泉之国,这是‘尸灵王’夜非所在的地点,传闻中是个没有活人的国度。

    夜非,过去开始就与利西德十分相似,黑魔法也好、多疑的个性也好。

    虽然很强却整天怀疑有人要暗杀自己,称王后也是这副模样。整天怀疑国民要陷害自己,他夜夜不得入眠,干脆称王后就屠杀了所有人,因为对他而言,有没有活人都无所谓。

    他的魔法,亡灵复苏,这种魔法就已经足够制造兵力。

    魔法的对象并不局限人类,连动物也是魔法的对象。这次复活的是随处可见的乌鸦,夜非透过视觉连结的魔法,清楚掌握各地的战况。视线切割二份,看清楚了他们两国的动态,默默盘算一切。

    夜非缓缓睁开双眼,举起右手轻轻弹指。

    这瞬间,原先高飞在空中的乌鸦顿时掉了下来,瞬间成了死尸。他的能力不只是复活,同时也可以取消,这种能力的便利性可不在话下,也是为什么他们无法掌握夜非动态的关系。

    露出一抹微笑,轻轻点头:“原来如此,算盘打得真好啊,笑燕。”

    “难得我给你称王的机会呢。”

    吐了口气,这个由魔法建立起的国度无人能替他分忧。

    但即便如此,他一个人就可以营运国家。他的魔法能力不单是复活,人在死去前所有的技术、智慧,甚至那个人的魔法都可以复活。也因此,他能够透过亡灵士兵的智慧拟定战术,同时也可以透过亡灵士兵的战斗力迎战。

    而可怕的却不只如此。

    “冯兰打的如火如荼,大概是顾虑我才决定出兵援助。”

    “真是可惜,原本想说他如果占领红莲,我就让他搬家了呢。”

    “这家伙,就算是我旗下的亡灵也没办法比拟他的智慧呢。”

    他的语气及音调,比起同为三王的二人显得相当老气,仿佛一名七八十的老人。正当他抬头时,露出的脸孔却是符合‘尸灵王’称号的面孔,无神的双眼如同深不见底的黑洞,满脸的皱纹、泛黄的面孔,简直连自己也是死尸。

    缓慢的从座位上起身,默默离开了房间。

    走到位于大殿周遭的餐厅,里面摆满许多不同的山珍海味。一切都不需要真人动手,只需要使用亡灵之术操纵厨师替他进行料理即可。生性多疑的他,小至鱼虾养成、耕种作物,大致兵器制作、战术拟定全由亡灵士兵负责。

    坐在餐桌上,餐点不断从餐厅送进来,拿起餐点进食,他的动作仿佛录影带拨放的画面,不论是轨道还是时间间隔都相同。

    一切就像是机器人,毫无真人的感觉,不过适时究竟如何,想来也没吴贞小。

    此刻的众人内心中充斥着同样的忧虑,无法透过言语表达,但他们心中十分清楚。并没有任何征兆,也并没有任何的迹象,但他们的内心就是知道,知道这个世界正渐渐的产生变化。

    鼾声连连,熟睡的艾菲梦境中来到另一个地方。

    肉体确实处于睡眠状态,但是精神却截然不同。她的精神称不上在休息,游荡到了某个场所。睁开双眼,这里是介于现实与精神的夹层,只有继承‘族长’之名者才能进入,冰之圣域。

    周遭正飘着美丽的白雪,却没有任何冰冷的感觉。

    这是世界的样貌,潜藏在雪中的森林,象征‘冰晶’的诞生。传闻一个降雪的夜晚,创世神‘阿姆迪斯’来到世界,他的右手轻抚地上的积雪,被赋予生命的雪花成为人的模样,那便是冰晶的诞生。

    向着森林里仅只一条的道路,没有任何曲折的地方笔直通往前方。

    道路的两侧是历代族长的遗体,各个长相清秀,模样仿佛是睡着了。直挺的站着,陈列的样式仿佛指引艾菲向前走去,短暂的路程不久便就到达森林深处,而最后一具尸体便是她的父亲,烨德。

    在后方等候着的,是一座空旷的场所,空荡的模样仿佛记忆中的龙族孕育场,四处皆是神木的这里,地面上有着巨大的藤蔓编织网。抬头看向上方,在树林上方的已经不能称作天空,而是一面刻有冰晶图腾的湛蓝镜面。

    透明的镜面,在与艾菲对上眼的同时,发出微亮的光芒。

    一向以拳代礼的艾菲顿时变得温驯,从不降于他人,桀傲不逊的她却在此时屈膝下跪。隆重的模样像是在接见君王,白皙的光芒打在镜面上,声音也随之传来:“终于盼到你了,冰晶第二十代族长,艾菲迪卢亚斯。”

    这声音,轻柔却充满威严,带给人的感觉比起恐惧,应该称为敬畏。

    艾菲深呼吸了一气,尽可能压低喘息。该怎么开口她犹豫了许久,随后才像是文人一样咬文爵字:“自7岁那年,作为族长的后继者,来到这里之后就不曾再度不访,久疏问候还请您原谅,愿一切安然无恙,尼尔大人。”

    蓝光打在藤蔓上方,图腾发出了雪白的光辉。

    先是听见羽翼展开的声音,随后便感觉到有人踩踏在藤蔓上。咽下口水,就算是勇者无惧的她,面对‘尼尔’也不可能保持平日的态度,毕竟祂可是六族之王以上的,神。

    是最初的神灵,负责掌管精灵的事物。地位虽然不同原始神,但确实也是真正的神灵,微微抬头,看见美丽的冰蓝色的长发,此时在无风地带翩翩起舞,炯炯有神的靛蓝瞳孔令人神魂颠倒。

    透明的羽翼像是传闻中的精灵,身穿白色的祭司长袍。

    递出右手,温和的笑容注视着她。艾菲不敢失了礼仪,缓慢的将手掌放在她的掌上,缓缓从地面起身。上下打量一次,随后轻声叹气:“虽然早有预言,但看来你近期的遭遇远比我预期的还要加沉重。”

    “过往你比起任何的族长还具威严,你不只是名气,我在你身上感觉不到一丝的魔力。”

    “不对。”

    身为精灵之神,尼尔的肉眼能看穿世间的万物。

    对于魔力的流动更是如此,精灵的魔力探测能力甚为强大,而作为精灵之神,她则更是敏锐。因此她清楚看见,艾菲体内的魔力流动异常之处,除了无法见到她过去惊为天人的力量之外,流动的速度也略有不同。

    “最近有跟什么人交手吗?”

    这问题,对于记忆停留在与利西德交手的艾菲是个难题。

    苏醒之日也是今天,说起来对于她的‘最近’应该也是这个时期,不对,还有就是今天痛打宁夏的记忆,好吧!那不算是交手。猛然摇头,挂上一抹微笑:“只有在封印之前与利西德交手而已。”

    “果然如此。”

    轻咬下唇,尼尔的语意未完的中断。合上眼睛,双眼充斥忧愁的感觉,另一面也有部分的迷津,神与人的知识截然不同,答案很自然浮上来,只不过卡在该如何讲解。

    片刻的思考后轻声出口:“在与利西德的交战中,你应该消耗惊人的魔力。”

    “根据推测,恐怕是在魔力耗尽的同时,恰巧产生剧烈魔力之间的碰撞。”

    “而利西德的魔力在那时混入进你的体内,因此你的体内有部分的黑魔法。”

    “啥鬼啦!这种事情可能吗?”

    果不其然,艾菲此时错愕的瞪大双眼。

    深深的吸了口气,等到情绪稍微稳定时才开口:“抱歉失了礼仪,不过古文献确实记载冰晶的魔力相关的事情,虽然有撰写到能将魔力给予特定对象,但在战斗中混入对手体内我还是第一次听见。”

    冰晶的魔力本身不具备任何属性,也因此能够协助别人开通穴道。

    尼尔无奈地叹气,这孩子虽然聪明,就是有些让人无言:“艾菲,你在所有族长中,是最聪明的一个。但却缺乏对事物的好奇心,你是否曾经想过为何冰晶可以将魔力给予对方?”

    这个问题令她深思起来,恩,好问题,她最讨厌思考了。

    脑中揣测许多同的解答,却又被自己的理论推翻,左思右想得不到答案,不断敲着脑袋。尼尔看着艾菲的动作,挂上微笑轻抚她的头:“需要我告诉你解答吗?”

    “冰晶的魔力是最特殊的类型,以你们所谓的类型来论,冰晶属性为‘无’,也就是说,我们的魔力并没有特定属性,因为是无属性因此能迎合各类型,所以要染上他人的魔力也并非毫无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