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雷霆传说

第九百九十三章 魔语之痕

    伊岚也曾经想过,这里可不是游戏,对敌人造成伤害就是伤害,不会有一个明确的数值跑出来,然后对方的血被扣了却依然活蹦落跳的。

    被剑斩断手,手就没了。被火球命中,那么不是重度灼伤要不然就是被烧焦。

    因此,伊岚也曾动过好几次学习魔法的念头。

    “但这也只是一般人与不曾战斗的人的想法。在这漫长的时间中,早已经存在为了应付魔法而出现的技能。像我们这种将魔力内聚的武者,能够事先将魔力凝聚在周遭,形成魔力护盾。虽然魔力护盾无法挡下太高阶的魔法,但是要施展越高阶魔法需要越多的时间,在这段时间内,就是武者的机会。以你父亲为例,光是一秒的施法时间,就足够他打倒十名魔法师了。因此,在一对一,甚至是没有人保护的情况下,魔法对于强大的武者而言,也是不足为惧。”

    “原来如此,只是老师我还是不明白,这和我拥有的优势有什么关联。”

    虽然才相处一天,可是伊岚大概知道了这位面无表情的武术老师,事实上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

    就如同他所说的,不需要什么礼数,只要有问题或是想法,直接向他提问也并无大碍。

    “你的优势就是你的心智。”

    西昂指了指伊岚的头说道:

    “你拥有普通的小孩不曾拥有的机会,在完全成长起来以前,用大脑来控制你的身体和魔力。将战术融入在一举一动之中,把对手拉入你的节奏,达到近乎预知的战斗模式,让对手不仅无法攻击你的不足,甚至还会无法招架你的攻势。”

    “只是老师,这样的作法只能针对于武者吧?”

    “没错。”

    西昂表示认同的说着,他抿了一口茶,让原本稍微有所起伏的情绪恢复平静。

    “然而这就是另一个重点了。那就是魔力的掌控,如果真的按造我所说的方式修练的话,你将会成为一个能够完全掌控自己魔力的武者,将自身魔力的损耗调整到最小来做追击、防御,与远战型的敌人进行耐力战。只要熟悉了这样的作战方式,即使面对准备施展高阶魔法的敌人,也依然有充分的余力施展魔语之痕。”

    “老师,请问魔语之痕是什么?”

    “嗯?那些教导你的学者们没有教你吗?”

    “嗯。”

    西昂见他摇头否认的模样,露出了并非是苦恼,而是松了一口气的表情。

    在一旁的伊岚还隐约的听见西昂淡淡的说道:“原来如此,看来他们还不至于疯狂到那种程度。”的感慨。

    这让伊岚不禁露出了苦笑,他没想到就连西昂也会对那些学者感到头痛。

    “那么魔语之痕的事情我就简明的说一下。”

    “是的。”

    “魔语之痕简明的叙述就是将一个魔法分析后,以古精灵语的方式,把魔法阵的结构转化为语言,刻划在身上的一种痕迹。一但刻划魔语之痕后,只要向铭文注入魔力,便能够瞬间启动刻划在铭文上的魔法。”

    “老师,你的意思是即使不是魔法师也能使用魔语之痕吗?”

    伊岚很快的就反应过来,西昂当然不可能犯下忘记魔力内聚的武者,无法使用需要外散魔力的魔法这件事情。

    从西昂说的那句,自己与魔法师之间的战斗,能够因为透过大脑完全掌控魔力,大幅度减少魔力的损耗,让自己有余力施展魔语之痕,来应付魔法来判断,就算是武者也能有施展魔法的机会。

    “没错,魔语之痕的条件只有一个,那就是解析你想要刻画的魔法,所以没有魔力外散或内聚的区别。只是想要刻下魔语之痕需要坚毅的意志力与过人的智慧。魔力越高,对魔法的越熟悉,那么能刻下的魔语之痕自然也越多。”

    说道这里,西昂将袖子拉开,只见原本白皙的手臂突然浮现由金色光辉所刻划成的文字。

    “只是别把刻划魔语之痕想的那么简单,我专研了三百四十二年,所能刻画的魔语之痕也才十六个。至今为止,我国最强魔法师,拥有‘星辰之曜’这个称呼的帝都学院的学院长,专研魔法九百一十四年的他,也只刻下三十七个魔语之痕。”

    “我明白了,那么老师,您是要我先学魔语之痕,并且学习如何将魔语之痕的使用融入在自己的武技应用里面吗?”

    “没错,只是现在的你还不是学习魔语之痕的时候。”

    西昂如此说着,开始解释为什么还不是学习时候的原因。

    魔语之痕就如同西昂所说的,需要去解析一个魔法的本质。但是解析魔法又何谈容易。

    刻划一道魔语之痕就算是花上一整年的时间来专研同一个魔法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只是这么一来的话,那么前面所提到的,也就是趁着自己还处于成长期的状态下,训练自己用大脑掌控身体的方案也就只能作废了。

    听完了这个原因,伊岚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西昂听见自己没有学魔语之痕会松一口气的理由。

    “所以现在我所要教你的,并非是和魔法有关的技巧,而是在黑暗时期流传下来的古流八型中的镜月之型。”

    “镜月之型?”

    “没错,古流八型并没有成定型的招式,严格来说是一种战斗风格。其中镜月之型是以反击为主的型态,也是最适合你的风格。这样虽然你也许不会成为一骑当千的战士,但却可以成为一位永不落败的骑士。”

    自从第一天的武技课程后,西昂确定了伊岚今后在武道上的方向,于是开始着手策画伊岚的武术课程表。

    “997......998......999。”

    伊岚手里握着木剑,咬着牙持续地进行空挥。

    “1000。”

    挥到最后,伊岚几乎已经举不起来,他用剑撑住自己开始喘着粗气。

    这是他每天上午的基础练习,当然练习不仅仅只有空挥一千下而已。

    每天天还没亮,伊岚就要摸黑起床,绕山腰跑一圈。

    当然只有这样还没关系,只是身后被西昂派来的魔法师施放一个很暴力的地系魔法──锁魂箭跟在身后,就一点也不好了。

    一点都不想尝试被足足有一公尺长还有拳头粗的金黄色刚岩打的感觉的伊岚也就只能死命地向前跑,同时暗骂那个对着自己似乎有某种奇怪意图的变态监督。

    当然还有静态的训练那就是长时间凝聚精神的冥想,以及下午还要学习军略,战术的课程,并在最后教导如何将学到的战术融入武术之中的实践。

    日复一日都是这些枯燥又痛苦的基础练习。

    不过伊岚深知基本功的重要性,同时他在第一天也明白了自己老师的目的,所以也没有什么怨言,只是更加努力地打下基础,希望能尽早学习一些更加进阶的东西。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进,伊岚却反而有点后悔自己当初的勤奋。

    他所学习的是更加进阶了没错,但是学习的内容也更加的抽象和艰辛。

    进阶的训练有要蒙着眼睛来抵挡随时来自各方攻击的应对方式,魔力的精密控制,魔力流动理论、身体的惯性等等,不但耗费脑力,更加消耗精神力的魔鬼训练。

    而且基础的训练开始有了火箭式的提升。

    每天凌晨要跑的山路,被要求要穿上负重才能开始跑。

    要知道加了负重的那个痛苦指数可以说是几何成长,戴上铅制护具跑步和在轻装上阵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跑完步再休息个十分钟后,就又是就是空挥等等的基础训练。

    各种五花八门的训练项目让伊岚有种自己成为了某个首席弟子的错觉。

    例如双手平伸拎着两个装满水的水桶扎马步,用两手代替双脚跑操场,和自己的老师实行名义上为熟悉各种武器的用法,实质上是被虐的自由对练。

    让伊岚深刻体会到,没有最累的训练,只有更糟的课程。

    转眼间,两年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

    “这个发展......”

    西昂嘴角抽搐的望着被训练过后,已经彻底成长起来的伊岚。

    “似乎超过了我的意料之外,是我训练的快过头了吗?”

    “不!老师我觉得刚好而已。”

    伊岚单手把口吐白沫,身长将近三米长的地龙举起来像是丢垃圾一样的丢到一边,同时摆了一个专业的健美姿势,秀了一下自己超过两米的身高和经过锻炼,显得发达无比、坚实如铁的胸肌、背肌、腹肌肱、二头肌股、四头肌。

    “看!我这身完美的肌肉!一切都多亏了老师的训练!”

    任谁也无法想像的到,眼前这个肌肉发达到能抖动的肌肉男会是以前那个走气质路线的小公爵。

    也没有人可以想到这个小公爵能用徒手加上战术成为一代的拳皇。

    伊岚举起砂锅般大的拳头,眼睛发出如同探照灯一样的光辉,一脸微笑的看着森林里面那些正在发抖的魔兽们。

    “那么接下来就找狮鹫来对练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