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雷霆传说

第一千零五章 魔法镜

    “真的没事吗?”

    “恩。”

    “那我们现实见面喔!”

    “没问题,快回去吧。”

    露出笑容向伊菲挥了挥手,目送她直到身影离去之后,伊岚全身脱力的倒在地上。

    “呵呵,在梦里面睡觉,这种事情还真是奇怪。”

    轻轻的摇了摇头,觉得意识逐渐被抽离的伊岚闭上了双眼,嘴角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张开了双眼,从窗外照进来的阳光令伊岚感觉到一阵不适。

    带着些许寒意的冷风吹进室内,让他不禁打了个冷颤。

    “唉”

    从那次战斗算起,今天已经是他醒来的一个月后了。

    正常的奇幻故事中,主角遭遇逆境不是偶然间发现什么奇遇就是不可思议的实力暴增。

    可惜现实这种东西就像是一位吐槽役,当你妄想到正精彩的时候,就会毫不犹豫的给你来一棍,让你彻底清醒过来。

    经历了上次在梦境中的战斗,原本以为醒来后可以学会魔语之痕的伊岚发现自己把魔语之痕的铭文给忘了。

    没错,就是莫名其妙的遗忘了。

    不管多么努力的回想,铭文就像是被删除一样,完全想不起有关魔语之痕的半个文字。

    而且不仅仅是这样,身体还多了一大堆内部创伤,导致他的修练被迫无限延期,直到身体完全康复为止。

    值得庆幸的是,除了这些坏处以外,还多了一个让伊岚心情十分微妙的好处。

    那就是幻刃?燐夜跟着自己跑回现实了。

    虽然似乎只是幻刃?燐夜的投影而已。

    “燐夜你说说看,我该高兴你承认我吗?”

    伊岚满脸无奈的盯着挂在自己床头上的太刀说着。

    正常来说,得到幻刃?燐夜这么强大的兵器应该是没有坏处才对,但是问题就出现在这只是把投影。

    现在挂在墙上的这把看起来威风凛凛的太刀,只留下了抵销与自身相等的魔力和随着自己的想法改变姿态,这两项能力而已。

    要说强大的话,还是勉强算得上是强大的性能。

    只是正因为这把投影版的出现,父亲把原本要送给自己当成年礼礼物的长剑给收回去了。

    据说,那把兵器是黑暗时期流传下来,被称作四源刃之一的雷霆剑。

    顾名思义,是只要轻轻一挥就会发出雷电的可怕兵器。

    当然这样还不足以构成伊岚心情复杂的理由。

    事实上,损失了一把雷霆剑,伊岚早就对自己催眠说“其实雷霆剑并不适合自己,况且能力也只有发出闪电,说不定闪电还只是虚有其表而已。”这种酸葡萄心理的典型发言。

    真正让他感到灰心丧气的是修练的更动。

    为了顺应幻刃?燐夜可以变化的能力,从今而后,伊岚的课程再度加重。甚至多出了一门名为兵器精通的课程。

    “咚!咚!咚!”

    忽然间,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伊岚醒了吗?”

    “是母亲吗?请进。”

    门外传来的声音将伊岚的思绪拉了回来。

    看见莎夏面露微笑的推着餐车走过来,伊岚的嘴角不禁开始抽搐。

    自从醒来以后,莎夏就决定以后都要亲手替自己做三餐,所以像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一个月了。

    也不是说自己母亲的料理是传说中的黑暗料理,谁吃了谁倒楣,还会让吃的人食物中毒,或是像仰望星空派之类的凶残食物。

    相反的,莎夏做的料理十分的精美,也非常好吃。

    只不过份量实在是太多了。

    “来!快点趁热的时候吃完吧!”

    望着餐车内满满的三明治、欧姆蛋、松饼等等的精美食物,加上位于餐车角落的那瓶似乎有一公升的红茶,伊岚顿时产生了已经饱了的错觉。

    “那、那个母亲......”

    “怎么了?身体又哪里不舒服吗?”

    莎夏面色担忧的靠了过来,用手抚摸伊岚的额头。

    看见自己母亲如此担忧的模样,伊岚的心中似乎出现了类似于‘母亲的担忧对您造成会心一击,您已身负重伤。’的提示音。

    “我、我没事,我只是想说每次都这样太麻烦你了。”

    “呵呵,傻孩子。还以为你怎么了。”

    听见伊岚说自己没事后,马上转忧为喜的莎夏如此说着。

    “妈妈帮孩子准备早餐本来就是常有的事情,不用想那么多。况且你正处于长大的阶段,应该要多吃一些营养的东西。我自己亲手做的话,自己也比较放心。”

    “这、这样啊,呵呵呵。”

    天底下什么样的父母最让小孩无奈?

    伊岚心想,大概就是这种全心全意照顾着孩子,满脑子想着要给他们最好的,却忽略了一些基础常识的父母吧?

    “那母亲,我就不客气了。”

    他给莎夏露出了笑容。望着这堆食物山,在母亲的期盼下,快乐与痛苦并存的开始缓缓消灭。

    赛格雷希尔帝国,首都威尼尔。名字取于月不落的意思。

    威尼尔不仅仅是皇宫的所在地,同时也是经济最为繁荣的都市之一。

    高度的发展、周遭丰富的山林资源,悠久的历史以及被吸引而来的各领域人才,令威尼尔成为了不只是帝国国民,同时也是全世界的所有种族最向往的城市。

    在这座城市的郊外,耸立着一栋规模完全不输给皇宫的巨大建筑。

    这栋建筑名为艾斯坎贝尔学院,但是更多人称其名为帝都学院。

    帝都学院顾名思义,除了是建在威尼尔这片领土以外,被人这么称呼还有一个理由,那就是毕业的学生,必定会成为赛格雷希尔帝国所重用的人才。

    帝都学院每年都会召收帝国各地的人入学,同时也会发送邀请函给被学校高层看中的小孩。

    除了武技或者魔法上有优秀的天赋外,在其他方面也大有建树,被众人称为天才的学生,是帝都学院的首选成员。

    当然除了这些受到邀请,由学校支付一切费用的学生以外,还有其余自主申请入学的普通学生。

    这三种是帝都学院的学生私下传开的分类。

    这样的分类与学校运作并无关联,事实上学校运作的方针,除了教学以外,最特别的就只有升级制度。

    新生进入帝都学院,一共需要就读十年,每年都会有升级的考试。

    唯有通过考试,才能从一年级升为二年级,往后的升级方式也是以此类推。

    因为这样的制度存在,尽管没有遭到勒令退学,但是帝都学院的退学率依然高达五成之多。

    这些学生多数是因为没有办法继续念下去。

    这种特别的制度,好几次遭到家长与贵族抗议,但是帝都学院依然故我,不曾改变过其作风。

    此刻,这所学校的会议室里,正聚集着十位年龄参差不齐的精灵。

    “看来以后的学生会很有趣。”

    说话的是一名看起来年约二十岁,有着一头靛色长发的女性。

    “你是说格雷尔家的那位小公爵吗?”

    回应的是一名与她看起来同年龄,留有一头白色长发的男子。

    只见那位女子点了点头,开口说道:

    “是啊。才八岁就能和幽影打成这样,真不愧是格雷尔家的传人。而且除了他以外,跟他同年龄的小公主和几位小孩也很有意思。”

    她指着位于桌子中间的魔法镜里,正在走动的六位小孩。

    其余的人看着这些孩子,也纷纷开始窃窃私语。

    “咚!咚!咚!”

    这时,只见坐在会议室主位的老者敲了敲手中的长杖,让众人再度安静了下来。

    “请各位肃静。我知道这次各位注意的对象不管是背景或是实力都很引人注目。但是未来是无法预料的,他们也还尚未到达学龄,现在讨论就学问题还为时过早。”

    老者如此说着,将中央的魔法镜关掉后,开口说道:

    “今日就先散会吧。”

    “是的!学院长!”

    听见学院长的话,众人向他行了一个礼后,纷纷走出室外。

    在这空无一人的会议室内,过了许久,传出了学院长的叹息声。

    “唉,幻刃再度出现了,这到底代表了什么?”

    原本应该关闭的魔法镜里,正浮现着伊岚和伊菲两人与幽影的对决。

    这位被人称呼为‘星辰之曜’的学院长,紧紧皱着眉头,静静的看着已经被他看过数次的影像。

    “喂,那边的小鬼,不要给我偷懒!”

    伴随着挥鞭声的叫骂,没有名字的少年反射性地缩起肩膀,继续迈步。

    这里是位于某座深山里的采石场,四周都是高耸的山陵和峭壁,数以万计的奴隶们就在这里不分昼夜的工作着。

    没有名字的少年从有记忆以来就在这里。

    穿着破旧的麻布袋、吃着没有半点营养的硬面包和混着沙土的脏水、太阳升起就开始工作,入夜后就回到狭窄的矮棚下面跟其他奴隶挤在一起睡觉。

    他自出生就没有名字,也没有国籍。

    从来不知道父母是谁、也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其他人一样,只是作为一个采石场的奴隶而存在着。

    在这片荒芜之地,没有名字的少年只有一个兴趣。

    仰望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