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雷霆传说

第一千零七章 休养

    没有名字的少年印象所及,他喝过六次肉汤。那是每年新年整备日的第一天,领地领主派发下来的。尽管连一丝肉末都挑不到,只有汤水,但是那滋味还是没有名字的少年永生难忘。

    一共六次,换句话说他在这个采石场待了至少六年,但他小到没有记忆的时候他就无从算起了。

    “那名字呢?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总得知道怎么喊你吧?”

    白发红眼的男人继续问。

    “不知道。”

    “你还真是一无所知啊。”

    白发红眼的男人轻轻一笑。

    过去、曾经,没有名字的少年有个叫做洛亚的朋友,比他大上一些,跟没有名字的少年不同,是从外面被抓来的孩子。

    他告诉没有名字的少年许多他不曾听闻的事物,同时,也帮他取了一个名字。

    “小树根。”

    “嗄?”

    白发红眼的男人皱起眉头。

    “你可以叫我小树根。”没有名字的少年说。

    “那是我的,我认识的一个人以前帮我取的绰号。”

    “我懂了。”

    白发红眼的男人点点头。

    “你呢?”没有名字的少年问。

    “我?”

    “你的名字。”

    “啊。”

    白发红眼的男人恍然大悟。

    “嗯,我是康恩,你就叫我康恩吧。”

    “喔。”

    没有名字的少年应了一声。

    在失去了洛亚之后,没有名字的少年就不曾讲过那么多话了。

    虽然眼前这个叫做康恩的男人不论个性或是长相,都跟洛亚完全不同,但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名字的少年却觉得好像回到了以前跟洛亚在夜晚互相聊天的时光。

    他突然好想念洛亚。

    “你该回去了,小树根。”

    康恩看起来终于检查完他的伤口,抬起头正色对没有名字的少年说。

    “要是为了我而被你们的看守者发现,那就得不偿失了。”

    “不、不会的,我们那里人很多,少一个人他们不会发现的。”

    没有名字的少年连忙说。

    每个矮棚底下至少要塞上一百人,平常大多树人只能蜷缩着身子睡觉,像没有名字的少年这样比较弱小的人,有时候还会被逼到边缘,连躺下的空间都没有。

    “我不是指你们的棚子。”康恩说。

    “如果只有我一个人,要躲过你们那些看守者的巡逻是轻而易举。但是你在我旁边的话,被发现的机率就大大增加了,到了那个时候你可不能指望我这像破布一样的身体能保护你。”

    他一脸悠闲地说,把身体靠上老旧拖车的车轮,舒服的低呼一声。

    “所以现在最好的办法,你还是乖乖回去睡觉吧。”

    “那你呢?”没有名字的少年问。

    “我的伤势比我想像的严重,我想至少这几天暂时是动不了的吧。”康恩一派轻松地说。

    “我还会在这附近再待上几天。小伙子,如果你方便的话,再帮我带水过来行吗?”

    “我们这里只有那种脏水。”

    没有名字的少年说,就算他几乎不存在对于一般常识的认知,但他也知道喝那种水绝对没办法顺利养伤。

    “没关系,那个就够了。”康恩说。

    “我们的身体比你们德姆兰人强韧不少,就算是那种水这个身体也可以顺利吸收。”

    “德姆兰?”没有名字的少年问。

    “你金色的发色、瘦小的身体,这并不难判断。”康恩说。

    “你该学的还很多,小树根。现在,快走吧,那些看守者们已经准备开始巡逻了。”

    “你又怎么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巡逻?”

    康恩神秘一笑。“我就是知道。快走,请你别向任何人提起我。”

    没有名字的少年慢慢退开破旧的拖车,期间不断回首。

    直到康恩在黑暗中闪烁的赤红色双瞳完全消失为止。

    当没有名字的少年回到矮棚时,几乎所有的奴隶都已经找好今晚睡觉的位置了,所以他只能缩瑟在矮棚边缘,有大半身子都在矮棚的遮蔽范围之外。

    尽管奴隶之间时常发生为了抢食、抢睡觉位置发生打斗事件,但是却鲜少真的发生谋杀。

    理由很简单,没有人蠢到希望增加自己的工作负担。

    虽然如此,奴隶的死亡率还是很高。

    这种肮脏的环境、低劣的食物和远远超出正常人负荷的工作,本来就不是适合人长久生存的地方,意外死亡、感染、瘟疫、中暑、休克,这些都是家常便饭。

    每天都有无数人死亡,所以没有人会对其他人抱持感情,谁都不知道自己身边的人什么时候会死。

    这也是自从洛亚死后,没有名字的男孩就学习到的真理。

    但是在今夜,没有名字的少年却发现自己渴望能够再次和别人交心,纵使那个人是他应该敌视的对象。

    隔天一早,在奴隶们开始工作之前,看守者们先把他们集中在位于采石场中央的高台前。

    通常这座高台是用来宣布重要事项用的,例如要大规模地转移工地、或是某处的工作需要使用特别的方式。

    对于奴隶们来说,通常不是什么好事。

    在奴隶们的窃窃私语中,一个身穿长袍、留着胡须的男人走上高台。

    看守长。

    “各位。”

    看守长开口,他并没有刻意高喊,但是他的声音却在围绕着高台的几千名当中远远传开。

    “我们的领主大人接获通报,有一个佛尔赫德族的男人,闯进了我们的领地范围,目前很可能藏匿在这采石场附近。”

    此言一出,不只是奴隶,连看守者们都一阵哗然。

    没有名字的男孩心头一震,看守长口中的这个佛尔赫德族人,很显然就是现在正在废弃矿区的康恩。

    他们怎么那么快就知道这件事了?

    “安静、安静!”

    站在看守长隔壁的其中一名看守者小队长大声怒吼。

    等到场面稍微平息了以后,看守长才继续开口。

    “所以,现在各位除了努力工作以外,还必须四处留意这名佛尔赫德族的男人,只要一发现他的踪迹,立刻向上级通报。”

    看守长顿了顿。

    “如果监督者发现了任何他的行踪,官衔提高一级,下次提出的请调申请优先办理。如果是矿工发现他的行踪,奖赏两件衣服,一双鞋子,还有连续一朔,每晚一碗肉汤。”

    这次已经没有小队长或看守者插话的空间了。

    整个广场数千人几乎全员沸腾。

    姑且不提看守者的奖赏,单单是奖赏给奴隶们的两件衣服和一双鞋子就够令人惊讶了,没有名字的少年过去从来不曾听说有奴隶收过如此丰厚的奖励,更别提还有连续一朔的肉汤可以喝。

    没有名字的少年的舌根反射性地分泌出唾沫。

    奴隶和看守者们的欢腾持续到看守长走下高台之后。

    接下来工作看守者们逼奴隶逼得更紧了。

    平常总是懒散挥鞭的看守者今天牢牢地盯着他们手下的奴隶,丝毫不给予奴隶偷溜出岗位的时间。

    显而易见地,看守者自己也不愿意让奴隶有机会去找这个不知道藏在何处的佛尔赫德人。

    “小鬼,专心点,动作快,想吃鞭子吗?”

    看守者对着没有名字的少年大喝。

    没有名字的少年心下暗忖。

    在现阶段来说,他可能是除了康恩本人以外,整个采石场唯一知道这个佛尔赫德族人确实存在在这个采石场里面的人。

    如果现在他把康恩的下落通报给看守者,他就有鞋子可穿,还有整整一朔梦寐以求的肉汤。

    但是问题来了,假设比照奴隶们的奖励,如果给予看守者们的奖励也有同等的价值,那难保这些看守者会把发现佛尔赫德族的功劳给揽在自己身上。

    不,应该说他们一定会把这件事当成自己的功劳吧。

    经由看守者通报是行不通的。

    所以换个角度想,如果想确实喝到肉汤,没有名字的少年必须亲自到采石场另一面的大屋,亲口对看守长或是他身边的亲信报告这件事。

    怎么到大屋去这件事暂且不提,如果没有名字的少年真的领到奖赏,那他很有可能会成为看守者们的众矢之的,成为日后他们羞辱的目标。

    不对,考虑这件事太早了。

    光是穿着那双鞋子,他就可能会被其他奴隶给杀死吧。

    绝路,不管怎么想,没有名字的少年都想不出真的能够喝到肉汤的可能性。

    将康恩的下落报告给看守长不止沾不到任何好处,还会惹祸上身。

    而没有名字的少年没有保护自己的力量。

    没有名字的少年很快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再说,虽然他和康恩昨夜的交谈甚至连吃顿饭的时间都不够,但康恩对他来说已经不仅仅只是一个敌人这么简单。

    上午的工作结束后的午饭时间,罕见的几乎所有看守者都不在。

    没有名字的少年可以想想他们在采矿场中到处搜寻的样子。

    今天的天气跟昨天一样晴朗,而且废矿场几乎没有什么躲藏的地方,没有名字的少年不禁为康恩担心起来。

    幸好,直到再次开工后,没有名字的少年都没有听到任何抓到佛尔赫德人的风声,他猜想以早上看守长宣布时的声势,如果康恩被抓到一定很快就会传遍整个采石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