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雷霆传说

第一千零八章 关键时期

    夕阳西下,宣告一天工作结束的钟声终于响起。

    少年趁着其他奴隶去抢干面包的时候,先用木碗从水桶中舀出满满一碗水,藏到通往废弃矿场会经过的路边草堆当中。

    他原本想至少央求看守者多给他一块面包,好让他带去分给康恩吃,但转念一想,现在这种时候还是不要做出容易引人遐想的动作比较好。

    少年带着干面包和水,用水不会倒出来的最快速度跑向废矿场。

    当他抵达的时候,西边的天空甚至还相当明亮。

    少年跑向昨晚那辆拖车边,不断喘气。

    “康恩先生,我来了。”

    但当他走到面向山壁的那一侧,却发现拖车后方一个人也没有。

    少年驻足,四处张望。

    康恩已经离开了。

    也对,他敏感的身份在这里根本就不应该久留,天一亮就走才是正确的选择。

    不过,理论上要离开这个采石场只有两种方法。

    从受到看守者们控管的唯一一个正门出入,而身为佛尔赫德人的康恩很显然不可能这样大摇大摆地走出去。

    少年抬头仰望。

    他该不会真的拖着那个负伤的身体爬上那个断崖吧?

    突然,少年听见一阵脚步声,反射性地,他躲到拖车的阴影处。

    “你好啊,小树根。”

    康恩的侧脸出现在拖车的边。

    “康恩先生!”少年大叫。

    “嘘,安静点,你不会希望把那些看守者引来吧?”

    “对、对不起。”

    康恩一拐一拐地走到少年身旁,一屁股坐到地上。

    “我还以为你已经......”

    “以为我已经走了?”少年点点头。

    “放心吧,我既然答应你今天要再跟你见面,我就不会提前离开。佛尔赫德人是不说谎的。”康恩说。

    “可是你已经被通缉了,现在整个采石场都在找你。”

    少年嗫嚅地说。

    “啊,是啊,我听到了。”

    康恩露出残忍的笑容,红眼中闪烁着孤傲。

    “我的命竟然只值几碗肉汤,真是笑话。”

    听到?

    这座废矿场距离那作看守长宣布事情的高台也有好一段距离,莫非康恩今天早上到过那里?

    “话说回来了,小树根,你没打算出卖我啊?就我看起来,肉汤对于你们应该还算不错吧?”

    “啊,嗯。”

    少年低羞愧地低下头。

    “我是有考虑过,只是我想想发现,我就算把你在废矿场这件事告诉他们,我也不一定能喝到肉汤。”

    康恩替他说完,赞许地点点头。

    “判断很明智啊,想不到你在这里长大思绪还那么清楚,照我来看,你比这里一半的看守者都还聪明。”

    “对不起,我差点就出卖你。”

    “出卖?”

    康恩显得很讶异。

    “怎么会,你和我又没订下什么约定。老实说,我本来还以为你早上听到那个老头子说那些话,会把我的事情告诉他们呢。这是我的错,你比我想像得聪明多了。”

    说着,康恩丢给少年一个他自认一点也不配的笑容。

    “总、总之,你还是尽早离开这里比较好吧,虽然也我不知道该怎么离开就是了。”

    “我当然没有打算一辈子都待在这里,不过走之前还是得让身体恢复到一定的程度。”康恩悠闲地说,拍了拍他自己的大腿。

    “照着这腿的情况,跑不了多远就会被追上的,在这里养伤比在外面合适多了,幸好这里的看守者都不大聪明。”

    “他们有到这里来?”

    “当然啦。”康恩满不在乎地说,“少说有十批不同的人来过,不是我在自夸,我在躲人这方面还挺机灵的,嘿嘿。齐格瑞塔。”

    康恩低声唸诵某句少年不曾听过的词汇。

    然后,他的手掌上就出现点点燐光,在渐暗的天色中,宛如星空一样。

    “那是......”少年低语。

    “你看过吗?”

    康恩微笑,把手掌贴近自己大腿上的伤口,然后那些光点轻柔地附着上去。

    他在治疗自己的伤。

    少年曾经听说过这种奇迹,从洛亚的口中。

    “魔法。”少年说。

    “对。”

    “你是一个魔法师?”少年喘着气。

    “可以这么说,我对这东西挺在行的。”康恩微笑。

    少年愣愣地看着飘动在空中的点点蓝光,入迷不已。

    “小树根,那碗水可以分我一点吗?”康恩问道。

    “啊。”

    少年看向自己手中拿的木碗,连忙说:“这本来就是要给你的,你昨天要我带水。”

    “唉呀,你还记得啊。”

    康恩笑了起来,接过水碗。

    少年本来以为他要用水配合魔法来治疗伤口,但是他却只是拿起碗,仰头把那些水喝掉。

    跟昨天一样,又急又快地喝完以后,康恩满足地擦擦嘴。

    “最近的水源离这里有段距离,我这烂腿不太可能走那么远。我想想,要恢复到能顺利走路的阶段大概还要一两天的时间,至少明天还得麻烦你了。”

    “当、当然。”少年说。

    “啊,我这里还有干面包,给你吃吧?虽然很硬又很难吃,可能也没什么营样,但你是伤者,应该要多吃一点东西。”

    康恩叹口气。

    “不管你去问谁,我想所有人都会觉得在我们两人之中,你才是比较需要吃东西的那个。”他拍了拍少年瘦弱的手臂说。

    “甭替我担心,这身体几天不吃是死不了的,你吃吧。”

    看着康恩被魔法的光芒照耀着的闪烁眼瞳,少年点点头,张口咬下如以往一样的干硬面包。

    过去,少年是配着星空吃。

    而今天,他却是配着康恩掌上那如星光一样的光辉吃。

    “所、所以,你会用魔法逃出去吗?”少年问。

    “嗯?啊,这是选项之一。”

    康恩心不在焉地点点头。

    “你是要飞走吗?”

    “飞......飞?”

    康恩瞇起眼睛,一脸疑惑。

    “因为、如果不是用魔法飞走的话,可能也没其他方法离开这里了。”

    白发红眼的男人叹口气,再次地。

    “我不知道你对魔法有什么误解,也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听来的,但是魔法可不是那么方便的东西哪。”

    “那你要怎么逃出去?”

    少年好奇地问。

    “选择还真不少。”康恩笑道,“虽然我不会飞,不过从这里逃出去的办法倒不是没有。”

    “哦。”

    少年羡慕地看着康恩。

    终于,在太阳完全西下后,康恩手上的蓝光也渐渐熄灭。

    “先这样吧,太急躁也不好。”

    他像是自言自语地说,然后转头面向少年,眼神跟过去不一样,非常认真。

    “小树根。”

    “呃,是?”

    “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希望能够郑重地向你表达谢意。虽然现在提这个还有点早,不过既然身处在这个环境,意外随时都可能发生。你有没有什么事情是我出去以后能够为你做的?”

    “不、不用,我没做什么啊,只是给你两碗水。”

    康恩哈哈大笑。

    “这两碗水可是帮我度过这两个大概是我人生中最凶险的晚上啊。”

    旋即正色道。

    “放心吧,任何要求都可以,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我一定会替你办到,佛尔赫德人一向有恩必报。”

    少年低下头。

    “任、任何要求都可以?”

    “没错。”

    康恩点头。

    “要我帮你传话给某个人,或是帮你送什么东西进来,甚至是要我帮你杀掉哪个人也可以,像是曾经欺负过你的看守者啦,或是......”

    “那......我希望你帮我一件事。”少年小声地说。

    “没问题。”

    康恩毫不犹豫。

    “我希望你带我离开这里。”

    “我希望你带我离开这里。”少年低声说,但是语气却无比坚定。

    康恩赭红的双瞳闪烁,笔直望着少年。

    像是在思量,又像是在审视。

    “呃,不、不行吗?”见康恩不回话,少年试探地问。

    康恩摸了摸下巴,又隔了一阵子,像是咀嚼一般地开口。

    “倒也不是不行。”他说。

    “我刚才已经说了,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我一定会替你办到。至少单单就‘带你离开这个采石场’而言,这还不是我最担忧的事。”

    “什么意思?”

    “外头并不会比这个地方更适合生存,小伙子。”康恩盯着少年,冷静地说。

    “你们这些奴隶虽然困顿、辛苦,但至少每天都有饭吃,上头有一个领主保护你们,不论他是基于什么理由,但终究称得上是保护,你们依然活着。”

    他慢慢把身子往后躺,轻靠在旧拖车的车轮上。

    “如果我真的把你带出去,该把你安置在哪里,这又是另一个问题。你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大概过不了多久就会饿死。”

    少年陷入沉默。

    康恩看见他的反应,轻轻叹口气。

    “算了,这种事情等咱们真的出去再想吧。”

    他拍了拍少年的肩膀,露出微笑。

    “这几天你就跟往常一样,千万不要露出马脚。依我看,我的伤大概还要四、五天的时间才能恢复到能够正常移动的程度,再加上那些家伙迟迟找不到我,我猜他们大概会越来越焦躁,这几天是关键时期,一定要小心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