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雷霆传说

第一千零就章 初学者

    “我知道了。”

    少年点头。

    “如果过程中,我是说,做个最坏的假设,如果我们这段时间被发现那该怎么办?”

    “什么都别说。”康恩说警告。

    “即使你被怀疑,或是被抓住,什么都不要说。如果他们认为你跟我有关系,应该会对你进行严苛的逼供,但不至于会杀了你。不用担心,小树根,只要这几天的黄昏我没见到你,我一定会去找你。”

    “一定会,等等。”

    从康恩的言下之意听起来,他似乎不惜跟采石场正面冲突。

    “这里的看守者少说有几百人。”

    “放心吧,我还不至于害怕这里那些滥竽充数的看守者。”康恩大笑。

    “我比较担心他们发现你而找来更凶猛的东西。”

    “更凶猛的东西?”少年喃喃自语。

    “那个康恩先生,您到底是谁啊?”

    从他的语气来判断,他似乎一点也不把这座采石场的武力放在眼里,而且照他的说法,似乎是算准了光是他的名声,就能够让采石场的人不敢轻易动一个奴隶的性命。

    至少从他的自负和自信来说,他绝对不单纯只是一个路过的旅人那么简单。康恩轻笑起来。

    “该怎么说呢,我只是一个背负着大罪的罪人而已。”

    “罪人......所以您是逃犯?”

    “啊,搞不好可以这么说。”

    他悠闲地说,一点也不在意。

    少年原本以为采石场会追捕他,只是因为他是佛尔赫德人,现在看来似乎不是那么简单。话又说回来,如果只是单纯的佛尔赫德,应该也不会没事跑到这个采石场吧。

    “听好了,小树根,佛尔赫德人跟其他人一样,也有好人和坏人。千万不要只是因为我们的肤色和发色跟你们不一样,就敌视我们、憎恨我们。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用自己的心去判断,不要让佛尔赫德之名因为别人的三言两语就在你心中被涂污。”

    康恩望着渐暗的夜空,眼里闪烁着光芒。

    “不过,我自己本身嘛,倒是一个十足十的大恶人,至少这点我可以向你保证。”

    少年呆呆地望着他,他脸上爽朗而戏谑的笑容怎么看都不是一个“恶人”会拥有的。

    很久以前,少年曾经在洛亚脸上见过那个笑容。

    那是即使身处在绝望当中,也依然深信能够改变一切的笑容。

    少年终于有一点明白自己会在这个佛尔赫德人身上看见洛亚的原因了。

    跟昨夜相同,康恩在太阳完全西沉过后没多久,便催促少年回矮棚去。

    既然康恩已经答应带他离开这里,少年自然不打算也没有理由违逆他的话。

    他像往常一样回到矮棚、跟平常一样在矮棚的边角入睡,表面上尽可能装出一切都跟平常没有什么不同。

    但是他的内心却雀跃不已。

    再过几天,他就能够离开这里了。

    能跟着康恩一起,离开这个一片荒芜的地狱。

    第二天,看守长并没有再次集合奴隶和看守者,而是让奴隶们直接去工作。

    至少从这点看起来,少年判断采石场方面对于搜寻佛尔赫德人的工作并没有什么进展。

    宣告放工的钟声敲响后,少年跟昨天一样,先舀了一碗水,放在通往废矿场的路旁,然后再回矮棚附近领取他的硬面包。

    一离开其他奴隶和看守者可以看见的范围后,他就开始拔足狂奔,一路跑到那台破旧拖车后方才停下脚步。

    “康恩先生?”

    “哟,小树根。”

    康恩坐在地上,朝少年举起手,开朗的笑着。

    “这是你要的......这是什么?”

    少年警戒地盯着康恩身前的地上。

    跟昨天不同,现在那里被康恩以大小不一的石块围出一个圆圈,然后圆圈中放进了树枝和木块。

    “营火呀。”

    “等等,康恩先生,您打算生火吗?”

    少年犹豫着。

    除非是难以承受的寒冬之日,否则采石场境内原则上是不允许奴隶生火的,即使是冬天,也是由看守者们亲自点燃,绝对不许奴隶接触火种,如果奴隶私自生火被抓到,刑罚相当严重。

    官方说词是怕奴隶们一个不小心把矮棚之类的建筑烧掉,但包涵奴隶在内的大家都心知肚明,禁止生火的原因是采石场担心奴隶借着火势发动叛乱。

    “当然啦,我可不敢生吃这玩意。”

    康恩笑着说,指了指他的另一边。

    少年探过头看,大吃一惊。

    那是他少数认识的动物之一,甚至还可以说非常熟悉,在这片荒芜之地,这种鸟类时常会盘旋在高空中。

    “这是秃鹰吗?”少年愕然。

    “完全正确。”

    不知道康恩从哪里弄来的木板上,躺着一只秃鹰的尸体。

    羽毛已经被康恩全部拔光,光秃秃的四肢不自然地歪曲,胸腹间被康恩完全剖开。从秃鹰还在滴淌的鲜血看起来,不像是自然死亡,应该是被康恩杀死的。

    “你怎么抓到它它的?”

    少年惊讶地问,一时间连敬语都忘了。

    康恩翻了翻白眼。

    “你不是早就知道我是一个魔法师吗?”

    “咦?你是说、你在这里使用魔法把秃鹰抓下来?”

    身为一个正被通缉的人,这样未免也太招摇了吧?

    少年忍住没把后面那句话说出口,但是康恩看起来已经看穿他的心思。

    白发红眼的男人哈哈大笑,自豪地说。

    “我说了,小树根,我对于躲躲藏藏这种事特别有一套,只要我愿意,就算他们把整座采石场都翻过来也绝对找不到我。甭担心了,孩子,我可还没有没出息到要像你这样的小鬼来替我提心吊胆。”

    少年没办法像他那么有自信,但是他知道现在反驳不会有什么帮助,再说他也没什么资格对别人说三道四,只能慢慢在康恩身旁坐下。

    “康恩先生,您刚刚说,该不会是要吃那只秃鹰吧?”

    “当然啦。”

    康恩一副理所当然地说,拿起一根锐利的树根,从秃鹰的颈部用力插下,以纵向的方向穿过秃鹰。

    “虽然我们佛尔赫德族人的确不需要常常进食,但是我好歹也三天没吃任何东西了,你可不能奢望我这样养伤,对吧?”

    “是没错。”

    少年喃喃说道,总觉得这句话逻辑好像有点奇怪,但是他却也说不出哪里怪。

    看着眼前那堆枯枝,少年想起过去看守者们生火的情况。

    “啊,对了,康恩先生,我们这里可没有打火石哦,原则上奴隶是不允许生火的。”

    康恩冷冷的看着他,叹了一口气。

    “这句话我可以当你没说过。爱欧提米斯!”

    他手一挥,那堆被石块围起来的枯枝就自动点燃了。

    火势不旺,比起燃烧,用焖烧这个字眼形容可能更为正确,但是很快的就散发出温暖的温度。

    康恩站起身,将那只串着秃鹰的树枝插进营火边的土地上,让秃鹰在火边烘烤。

    “我这辈子还没吃过秃鹰肉,不知道吃起来怎么样。”

    康恩兴致勃勃地说,坐回少年身边。

    “康恩先生。”

    “嗯?”

    “你可以教我魔法吗?”

    康恩眨眨眼,眼神飘移。

    “呃,是这样的,小树根,你知道,这其实并不是轻松简单就能学会的一门学问。正常来说,如果真的要学习魔法,你必须从九岁开始就进入入门学校就读,学习完基础知识以后,十三岁以后才能进入实作的领域,能够随手使用想用的魔法大概得到十八岁左右,要练到像我这种境界,正常人都得练上十五甚至二十年......够了,不要用那种小狗乞怜的眼神看我,我教、我教总行了吧!”

    白发红眼的男人扶着额头,绝望地看着闪烁着黯淡光芒的营火。

    “好吧,那我就大致向你讲解一下。”康恩叹口气。

    “话先说在前头,我确实是一个魔法师没错,但我从来没有教过别人,更不用说像你这样完全的初学者,所以你可不要对我有什么太高的期待。”

    他警告,不知怎的,他看起来居然有些紧张。

    “嗯,我想咱们就跳过一些理论上的玩意儿吧?我是一个魔法师,我可不是学者。我想想,首先呢,传统上的分类来说,魔法总共分成四种领域。”

    康恩头头是道的说着,营火摇曳而昏暗的火光在映照在脸上,模糊了他的五官。

    “力术、焰术、冻术和雷术。与其用讲的,我不如实际操作一遍让你看。”

    他从不远的地上捡起一根树枝,放到他自己和少年之间。

    “看好了,首先是力术。威可法。”他低声呢喃。

    隐隐约约,康恩的手上散发出一阵不仔细看看不清楚的蓝色光芒。

    在没有人碰触的地方,树枝朝着少年飞起,弹到他的腿上。

    “哇。”少年惊叹。

    “实际上的效果你也看到了,力术说得简单些,也就是移动物体的魔法,同时如果用一点技巧。”

    康恩把树枝从少年腿上拿下来,放回原本的地方。

    “威可法。”

    “啪”的一声,树枝断成两截。

    康恩皱眉看着两截的树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