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雷霆传说

第一千一十章 临界者

    “我对于力术其实不太在行,我刚才的施力方式原本是打算让它浮起来的啊,算了。”

    他把其中一截树枝拿起来。

    “接着,这是冻术。贝雷伊斯。”

    一点点的,在康恩的手里,树枝慢慢结出了一层薄薄的霜。

    少年看得目瞪口呆。

    “这是初学的情况啦,不过正常的用法其实是这样。”

    康恩将手臂往后伸,用力将树枝抛向远方。

    “贝雷伊斯!”

    康恩的另一只手掌上,以完全看不清楚的速度,迅速结成一颗透明的结晶,然后结晶飞过夜空,精准的击中在半空中的树枝。

    “那是......”少年惊讶地看着树枝和透明结晶。

    “冰,等等,你不知道冰是什么?很冷的时候水会结成一种晶体,所以还是算了,反正你就知道那个是可以吃的水就好了。”

    少年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可以吃的水?那口渴的时候该怎么办?

    “然后是雷术。”

    康恩拿起另外一截树枝,放到身前,然后伸出一只手指指着它。

    “费路斯。”

    康恩的指尖迸出一串银白色的火花,闪烁着击中了树枝。旋即,少年闻到一阵焦味。

    虽然只是一闪即逝,但是少年还是认出了那个现象,也知道世人对于那串火花所起的名字。

    “闪电?”

    少年惊骇不已。

    “正确。”康恩赞许地点头。

    “最后是焰术,爱欧提米斯。”

    营火突然瞬间亮了一些,然后又黯淡下去。

    “其中,力术又被称作原始魔法、第一魔法,而其他的三种则被叫做自然魔法、元素魔法。目前的魔法学主要是以自然魔法为主,不过擅长力术领域的人也是大有人在啦。”

    “哦哦。”

    少年点点头,但是突然想起一件事。

    “等等,不太对,康恩先生,你昨天治疗伤口的那个。”

    “不错嘛,你反应真的很快耶。”康恩开心的说。

    “昨天的那个那是再生魔法,可能一般人会称之为治愈魔法,这种说法其实在分类上来说不太准确就是了。总之,再生魔法是对生命使用的,而还有一种对无生命使用的类型,称作炼金术,这两种魔法称之为复合魔法或合成魔法。意思就是并不单只有使用一种元素概念,而是必须将多种魔法原理同时使用的魔法。”

    他解释。

    “我自己的再生魔法也只是入门级,如果只是止血、修补伤口这种程度还可以,但是研究原理就是另一回事了。至于炼金术这玩意我则是根本就没碰过。”

    康恩扮了个鬼脸。

    “原来如此。”

    少年点点头,陷入沉思。

    多年前,洛亚曾经说过不少关于魔法的事情,但是他自己本人并没有学过,所以很多细节经过他过于夸大而不实的说词而显得很怪异,现在听过康恩解释起来,少年意外发现这个魔法其实还算相当严谨。

    “我可以试试吗?”

    康恩舔了舔嘴唇。

    “好吧,应该没什么坏处,就当作打发时间……反正有我在旁边看着,况且你顶多也就只能弄出几个小火花而已。”

    少年跃跃欲试。

    他像康恩那样平举双手,脑袋里苦苦思索。

    “我个人是建议从冻术先开始,听说那是对于初学者最友善的体系,而且危险性也没那么高,咒文是......”

    “费路斯。”少年低声念道,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你要想想自己体内的能量聚集的感觉,咒文只是一个引子,实际引动魔法的还是你自己。”康恩在一旁说明。

    “费路斯。”少年再念一次,依然什么也没有。

    “嗯。”康恩咂咂嘴,温言安慰。

    “别担心啦,其实这才是正常情况,大多数人学习操作魔力就得花上一番几个月,不用太操之过急。”

    “费路斯。”

    瞬间,紫电从少年的手掌中倾泻而出。

    数十道雷电打击在沙地上,宛若雷击,强烈的光芒让少年忍不住反射性地闭上眼。

    康恩迅速伸出手,抓起少年的手掌,用力将他的手拉开,口中又急又快地低咏一长串咒语。

    然后,闪光终于平息。

    少年喘着气,惊恐地看着眼前被雷电烤焦的沙土。

    “这是你第一次用魔法吗?是不是!”康恩大声问。

    “是是,第一次。”

    少年急忙点头。

    康恩吐了口气,身体摊软,坐回少年身边,不住喘气。

    良久过后,康恩伸出手,拍了拍少年的肩膀

    “看样子我会在这里遇见你,真的是神的指引。”

    “什么意思。”

    “你是一个天才。”康恩说。

    “你恐怕是雷术的适格者、不,甚至可能是临界者。”

    “临界者?”

    “适格者,也就是身体对于某种魔法特别擅长,适性特别好。其实每个人的身体都有自己的偏好,会在某些领域特别出色,而如果这个适性强到某种地步,那就可以朝着这方面的魔法去钻研。像我自己本身就是焰术的适格者。”康恩解释。

    “至于临界者,简单来讲,就是那个领域当中的翘处、顶峰,夸张点形容,可以说是生来就是这块料、就是为了成为那种领域的魔法师而出身的。临界者自身的魔力通常会对于那种类型的魔法有极高的相容性。”

    “所以这意思是,我特别擅长使用雷术?”

    “擅长?不不不,我这辈子还没看过有哪个小孩只念了三次咒文就能够使出那种规模的魔法,尤其你今天还是第一天接触魔法的相关知识。”

    康恩笑了笑。

    “这已经不是擅长与否的问题了,你就是为雷术而生的。”

    “事已至此,就算你不求我我都会带你出去。”

    “咦?”

    “所谓的临界者说少其实也并不少,但是绝对不多。让你留在这个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力竭而死,实在是太可惜了。你将来必定会有一番成就,我很确定。等等,你哭啥啊?”康恩慌张的说。

    少年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确实是湿的。

    “哎呀,怎么。”

    不知道为什么,泪水止不住的滑落。

    “好了,别哭了,所以我就说我讨厌小鬼嘛,你是肚子饿了对吧?来,咱们的秃鹰应该烤好了,把你那难看的面包丢一边吧,好啦,我把腿留给你啦,别再哭了。”

    康恩慌乱地说,从地上拔起那根插着秃鹰的树枝。

    “哎呀,还没熟,没关系,我再来催一下就成,艾欧提米斯!”

    少年伸出手臂,擦着眼泪。

    过去从来没有任何人曾经对他肯定过他,就算是洛亚也没有。一直以来,他就像其他奴隶一样,日复一日的作着没有回报的工作。

    不被任何人所需要,也没有资格渴求任何人。

    从来不知道该怎么走,也不知道该走向何方。

    你将来必定会有一番成就。

    这是昨天以前,他想也不敢想像的赞美。

    少年掩着脸,无声地哭泣着。

    嘴角的笑却止不住。

    那一夜,凉爽的夜风、美丽的星空、和秃鹰肉四处飘散的香气。

    少年永远也不会忘记。

    少年睁开眼睛,一抹晨曦透过矮棚上垂下来的破布射进他的眼里,刺眼得他举起手遮挡。

    他的嘴里还残留着秃鹰肉的味道,虽然康恩先生不断抱怨肉太腥、太涩,但是少年直到现在还是认为,那是他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一餐。

    他迅速走出矮棚,抢在其他奴隶起床前先用大水桶里的水洗脸。

    当他趁着洗完脸的空档,站在围篱边看着天空时,正好碰见来这个矮棚叫奴隶起床的看守者们。

    十人左右的队伍走进围篱,整齐地排好队伍,谁都没有朝少年看一眼。

    过去每天早上通常只会有两名看守者过来监督奴隶们起床,而且他们大多数时间都是在一边聊天,丝毫没有将奴隶放在眼里。

    就少年印象所及,早上就有这么大批看守者来这个矮棚还是头一遭,更别提队伍还如此正规整齐。

    不过少年倒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采石场方对于康恩的搜索还是没有任何进展,他们会想要加强警戒也是理所当然的。

    负责守夜的看守者站起身,朝着领头的看守者长官行礼,然后转身向另一个看守者进行交班事物。

    少年朝队伍前端瞥了一眼,带头的看守者长官身材魁梧、留着胡渣,腰间插着一柄银光闪烁的长剑,比之其他看守者的配剑看起来更为精良锋利。

    少年暗暗心惊,他认得这个男人。

    他名叫牙托,位阶相当高,就少年所知,属于管理看守者的中队长之位,平常鲜少到采石场里面露面,更不用说亲自到矮棚来。

    不过牙托倒也没什么特别的动作,他只是抚手站在一边,看着属下粗鲁的叫奴隶们起床。

    也许是因为长官在一旁注视着,那些看守者呼喊和动作比以往更卖力,也就是说奴隶们受到的对待更加羞辱。少年默默庆幸自己今天起得早。

    奴隶们看见今天有大人物来到现场,也很识相的动作快上许多,不一会就整齐地排好队,跟着看守者走向采石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