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雷霆传说

第一章

    穿着无袖上衣,全身都是黑色装扮的席德,有着一双如宝石一般清澈的蓝色瞳孔。忘了有几年没有去修剪过头发,头发已经长到及腰。以一般男人的头发看来,他的头发已经太长了,但席德只以一个发圈将他束绑,额前梳个中分,就如此而已。

    这个地方是一间名叫“别尘”的咖啡厅,就开在涛国的首都凯亚城内,号称治安最不好的一条街上,这条街名叫龙街。这条街上龙蛇杂处,很多人都不太敢来到这个地方。也因为如此,这条街上开的商店,大多都是凯亚城内的黑道组织“溯风帮”在管理的,当然除了这间咖啡厅以外。

    这间咖啡厅的老板名叫白风,是唯一敢在龙街上开店的人。他没有任何帮派背景,也没有任何的势力在背后。他纯粹就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而他之所以能够在这里开店的原因,是因为他对人的态度。不管是来收保护费的还是客人,他都是以最恭敬的态度来对待。但来收保护费的人没有一个人可以收的到,也不知道为什么。

    “你还没睡啊。”就在席德醒过来的时候,白风正好来到店内。这间店的二楼是白风的家,说家还太过头,事实上只是他的房间而已。

    “你不也是一样?”席德看着穿着衬衫牛仔裤,脸上挂着无框眼镜的的白老板,轻松的说着。

    “呵呵。”白风笑了两声,朝店内的吧台走去∶“我只是想来煮杯咖啡,你要来一杯吗?”进入吧台,白风看着坐在吧台前的席德说着。

    “不用了。”席德伸了个懒腰说着∶“我不太习惯喝苦的东西,给我来杯牛你就好了。”

    “钱还是一样记在你的帐上。”白风轻松说着,拿出了收在橱柜里的滤泡咖啡机。

    “白老板┅┅”席德手中握者冰牛你,说着∶“你真的不怕收留我,会招来麻烦吗?”

    “有什么麻烦呢?”等待咖啡泡好之际,白风整个人靠在吧台的后方的墙壁上,双手抱胸说着∶“我这间店不知道收留过多少人了。”

    “我是个通缉犯,还被溯风帮的人追杀,你收留我就等于是给自己招惹麻烦而已。”

    “我只不过是把这张椅子借给你,再说若真有麻烦,我把你交出去不就好了?”白风笑着说∶“不过说真的,若真的有麻烦,我也不会把你交出去。”

    “为什么?”席德喝了一口,说着。

    “该怎么说呢┅┅”这个时候,白风举起右手,拖着下巴∶“店老板总不该把客人赶出去吧?”

    这个时候,席德放下了手中的杯子,站起了身∶“你为什么能够如此呢?”

    “什么意思?”白风推了一下眼镜,微笑说着。这个时候,咖啡机正滴漏出一滴滴的咖啡,放下方的咖啡壶,也正一点一滴的承接着。

    “这条充斥的黑暗的龙街,唯一不会被黑暗吞食同化的店家,就只有你的店。”席德说着∶“你究竟用了什么方法,才能在这龙街上过着如此的日子?”

    白风站直了身,随手拿起一旁的咖啡杯,倒了八分满的咖啡。脸上笑容依旧不改,过分老实的脸庞上,藏着一些让人无法捉摸的东西,这是席德第一次见到白风的时候的第一个想法。

    说起来,白风的确很神秘,六年前他来到了凯亚城,带着一笔钱,打算开一间小型的咖啡厅。他用他为数不多的钱,在龙街这个地价最便宜的地方,租了一个店面。六年过去了,这间店还是用租的,但上面的房间是他买的。

    没有人敢在龙街这条治安极差的路上开店的,唯有白风他敢如此。

    “你知道我为什么敢在这里开店吗?”白风举起了咖啡杯,微笑的说着∶“因为我喜欢挑战。”

    “你说的这句话,跟你给人的感觉完全扯不上关系。”席德说着∶“你不像是一个咖啡厅的老板。”

    “那我像什么呢?”白风喝了一口什么都没加的黑咖啡后,说着。

    “一个身经百战的武者┅┅或是一个过分冷静的杀手。”席德淡淡的说着。

    这时,白风缓缓的放下咖啡杯。

    “你知道吗?外面好像有不少人要找你。”

    “我似乎不能装做不在。”席德说着,转身往门口踏了两步之后,忽然又停下脚步∶“对了,寄放在你那里的木刀┅┅”

    “我知道,借用对吧?”白风说完话,转身往吧台右方的一个长抽屉走去。轻轻的拉开抽屉,里头放的东西,是一把与抽屉同宽的木刀,他斜放在抽屉之中∶“先说好,这把木刀断了的话,你得再找个东西来抵押。”说完话,白风抓起了木刀,丢给席德。

    “放心,他断不了。”席德顺手一接,微笑说着∶“但是有可能会多些东西抵押在你这。”

    “先说好,开山刀之类的东西我不要。”白风说完话,又喝了一口咖啡。

    席德右手抓着木刀刀柄,左手先是打开咖啡厅的玻璃门,然后拉起已经完全拉下的咖啡厅外铁门。往外一看,外头竟然有数十辆重型机车,以及好几百个拿着开山刀、水管之类的流氓,正等着席德走出来。

    看见如此阵仗,席德摇了摇头∶“这些人┅┅”

    别尘咖啡厅外头,已经被溯风帮的人完全包围,四线道的大马路上,因为这些人档掉了两线。今天是溯风帮的帮主,有“黑道霸者”之称的溯风亲自来到,他的弟弟劲风就站在身旁。席德踏出了咖啡厅,独自一人就站在这些人的前方,手中木刀杵着地,直直的望着相隔不远的两兄弟。

    “怎么?知道上次人手不够,这次多派了些来?”席德面露笑容,轻松说着。

    “大哥,就是他,这个家伙不把我们溯风帮看在眼里,快教训教训他!”劲风指着席德,在风的耳边说着。

    “那这次是因为上次被打的不够┅┅还是只是想来喝杯咖啡的?”这时,席德双眉低压,冷冷了说着。

    席德入凯亚城的时候,有带着自己的配刀。那是一柄刀身泛出紫色光泽的刀,刀名“雷牙”,就因为席德毫不避讳地将雷牙配在腰上,才会引起守卫在城门附近的警察注意。一查他的武者证件后发现,席德竟然是被五千万元通缉的杀人犯。当下城门附近,大约十八个警察同时开枪,要把席德给当场格毙。

    但他现在还会在白风所开的咖啡厅里,不用说也知道结果了。不过到了这里,席德已经没有配刀,反而是带着一把木刀。武者的证件跟雷牙,完全没有在他的身上,加上当时没有目击者,所有的警察也没有一个活着,所以没有人能够指认他就是那个“席德”。也因此,他才能在龙街待上这么长一段时间。

    “我们今天不是来找麻烦的。”不理会劲风的话,朔风直视着站在面前,多次找自己麻烦的席德。不失黑道霸者的威严,他说话亦也夹带着几分杀气。

    听到了朔风的话,劲风楞了一下。他原本以为这次大哥亲自出马,就是要给席德一点颜色。没想到朔风说了这些话。

    “不是找麻烦?那应该就是来消费的。”席德说着∶“很不巧的,铁门已经拉上了,要消费明天请早。”

    “很不巧的,我也不是来喝咖啡的。”朔风看着眼前这个无视于自己身后所带的小弟,言行依然自在的席德说着∶“果然没错,果真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

    “大哥,你在说些什么?”

    “你的名字叫做席德吧?”把劲风推到一旁,朔风说着∶“我一直很好奇,怎么有人敢在龙街上动我的人。而且还无视于我的名号,连我弟也敢打。

    “本来我还以为你只是个外地来的人,不懂这里的规矩。亲自见到你我才发现,原来你不是不懂规矩。”

    “我就是不爽你们没错。”席德把手中木刀扛在肩膀上说着∶“我最讨厌自以为是的人。”

    “哈哈哈┅┅今天带这么多人来,只是来试试你的胆量的。”朔风说着∶“我本来还以为一次两三只小猫你不怕,多了几只猴子你就乖乖就范了,现在才知道我的想法是错的。”

    “我杀过的人比你带来的人还多。”

    “我杀过的人也不少。”

    到此,两人的谈话就此打住。朔风弹了一下手指,身后的人立刻左右两开让出了一条路。后方停着一辆黑色轿车,朔风转身往轿车的方向走去。此时,一名小弟立刻把车门打开,让朔风坐上了车。随后车门关上,轿车马上就开走了。

    这时现场,只剩下劲风与这一两百人。不过在朔风离开之后,这些在后头的小弟,也离开了一部份。现场大约只剩下九十多人左右。

    “哼!别以为大哥放过你,我就不会对你怎么样!”这时劲风抢过了身旁一位小弟的开山刀∶“老子今天就要让你死在这里!”

    就在劲风一声令下,身后所有的人全部一拥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