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雷霆传说

第二十九章

    同一间咖啡厅里,时间到了下午五点。席德跟云雪都坐在吧台。

    “真的?他真的这样说?”而席德听到云雪所说,甚是觉得不可思议∶“对莫非来说,凡真这么重要?”

    “也不能说是重要。”云雪说着∶“不过,咱们那个副队长夫人,听到他说那句话的时候一脸愕然。”

    “应该只是忌妒吧?”“或许是这样。”

    这个时候,染已经先回去,准备明天出发的事情。而席德仍然还留在这里,等着莫非跟云雪的回应。

    “对了,关于昨天你说只要小雅打到你一拳,你就让她加入的事。”云雪说着∶“昨天他已经想到绝对可以打到你的方法了。”

    “什么方法。”就在席德话还没说完,忽然有人在他的后脑杓上,狠狠的打了一下。

    “偷袭啊。”这时,云雪一边说着,一边笑着看后方躲了一段时间,趁席德不注意的时候偷打他的小雅∶“打的很准。你应该不会反悔吧?”

    “。你要加入我们,可以。”这时,席德转过了头,看着背后偷袭他的小雅∶“但是你不要想要别人保护。”

    “可是我已经答应她,如果她可以加入,那我就要保护她了。”“你!”听到云雪的话,席德该生气也不对,该笑也笑不出来。现在的他,表情很复杂。

    “席德,你遵守约定让她加入,那我当然也得遵守我的约定啦。”云雪笑着说∶“这次,你输了。”

    “随便你们吧。”这个时候,席德站起了身,往外头走去。

    而就在小雅跟云雪各以微笑示意计划成功的时候,忽然听到了席德的说话声。

    “对了,我的饮料就让他帮我付吧。”只见席德一边说话,一边指着云雪∶“就这样啦。”话说完,席德就转头离开了。

    而云雪来不及叫住席德,整个人呆傻在那里∶“小雅。想办法帮我领最后的两百元出来。”话说完,云雪就把自己的皮包,丢给了小雅。

    “你。你没事吧?”看到云雪的状况,小雅也只能这样问他。

    同一时间,经过急救之后,凡确定脱离险境,又被送回了病房,直到现在才醒了过来。

    醒来之后,凡看到的是纯白的天花板。

    “我。死了吗?”“还没有。”此时,凡听到了自己身边,传来了女性的说话声音,转过头一看,只见金坐在她的床旁边。

    “你。。。”看到金,凡皱了一下眉头∶“我怎么没死?”

    “你看看那里。”这时,金面无表情的,指着凡的病床旁。凡转过头,看到的是莫非躺在那里。

    凡失血过多,医院血库的血根本不够用,且也不清楚凡的血型。莫非坚持把血捐给凡,本来以为会有问题。所幸两人的血型竟然是相同的,凡才得救。不过莫非因为疲劳过度,且捐了太多的血,所以才会昏倒。

    “他为了救你,连续两天没睡还敢捐这么多血,真是不要命了。”金看着莫非,摇摇头说着。

    “为什么。”而看到莫非之后,凡根本无法接受。这个人为什么一直要救自己,凡完全不知道∶“你们救我。是有目的的对吧!”

    “我们能有什么目的?”听到凡的话,金显的很生气∶“我们能够对你怎样?我们为什么要一直救你?我不懂莫非为什么有这样的想法,不过如果我是他。我还是会救。”

    “为什么?”“因为,我尊重他的想法。虽然说我很忌妒你。”

    凡糊涂了,为什么莫非要连续两次救他。而这次更是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一定要救回自己,这次凡真的糊涂了。

    “小!”这个时候,得知莫非为了要救凡而昏倒的小雪,也赶来了医院。一进病房,小雪看到凡醒了过来,显得相当高兴∶“小,太好了!”

    跑到了凡床边,小雪激动的说着∶“刚才金姐打电话说你出车祸,还好是哥帮你。”

    “出车祸?”听到小雪这样说,凡看着金,露出疑惑的表情。

    当晚十二点,昏倒的莫非才缓缓的张开了眼。一张开眼之后,莫非看到的人,是满脸忧郁的凡。

    “。你醒了。”凡只敢小声的询问着莫非,而且不敢直视他。

    “你没事了。。”听声音可以感觉的出来,莫非还是很虚弱。

    “我。”凡忽然间,显的有点惭愧。莫非也不晓得为什么她会这样,却是缓缓的扶起了身子,坐在床上,问着∶“你怎么了?”

    “对不起。”这时,凡低下了头说着∶“我。我没想到我这么任性。”

    “发生了什么是吗?”“莫雪她。她跟我说了有关你的事。”

    “是吗?看来你已经知道了。”这时莫非笑了笑∶“没错,以前┅我也跟你一样悲观,一样认为自己的未来根本就无法改变。于是我放弃了改变,就跟现在的你一样。不过我遇到了她┅是她让我燃起了改变一切的想法。”

    莫非说到这里,叹了口气∶“刚开始,我带着小雪逃了出来。中间过了一段很苦的日子,当时我也想放弃,不过那时我已经没办法放弃了。”

    “为什么?”凡看着莫非问着。

    “因为。我杀了我的父亲。”此时,莫非摇了摇头∶“不能说是父亲。是把我当作杀人工具养大的那个人。当时,知道他也要把小雪弄得跟我一样的时候。”

    “苦,一咬牙就称过去了。但是当时我若跟你一样执意寻死,现在。我也不会有想要改变你的想法。”莫非说着∶“你还年轻,你有无限的可能,改变还有很多机会。”

    “是吗。”这时,凡摇了摇头∶“我跟小凡是双胞胎,但是在一出生的时候,小凡就已经死了。妈妈不忍心让小凡就这样死去,于是用他自己剩下的生命,不知道用什么方法让小凡进入我的身体。虽然如此,但也只是替小凡多增加了十七年的时间。”

    “不过狼爪看到你的特殊之处,于是便将你训练成杀手,对吧?”莫非说着∶“的确,一个人拥有两种不同的力量,那是何等的特殊?不过。”

    “我从小就没人喜欢,都把我当作怪物。这十六年来,我都是跟小凡一起度过的。”

    “我可以跟小凡谈谈吗?”莫非这时,流露出一种怜悯的表情。

    “嗯。”这时,凡闭上了眼,没有说话。莫约过了两分钟,才把眼睛缓缓张开∶“莫非先生。”

    “你就是小凡吗?”“嗯。”

    同一时间,云雪、小羽跟金,同时出现在咖啡厅里。三个人坐在一张大园桌旁,看的出来,金的心情有点不好,而小羽不敢说话,怕是说错一个字,惹的金更伤心就不好了。

    “金阿姨。”平常听到云雪这样叫自己,金一定会大发雷霆。但这次她只回了一个∶“嗯?”

    这让小羽吓了一跳。

    “我的天啊。金姊你没事吧?”“我没事。”口头上虽是这样说,但是金还是没什么改变。

    “对啦,她没事。”云雪说着∶“她只是忌妒而已。”

    “忌妒?忌妒谁?”“凡啊。”云雪抓了抓头,说着∶“看着副队长这样不顾一切代价也要救回凡,金阿姨当然是心里不好过。”

    “喔。”听着云雪这样讲,小羽点了点头∶“但是。凡才十六岁,副队长能对她怎。”

    “你们两个!”这时,金猛烈的拍了一下桌子∶“年轻。真的比较好吗?”

    这突如其来的一下,让两人都吓了一跳。“告诉我,年轻的是不是比较好。”

    “这。嘿嘿嘿。”突然遇到这种问题,两个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像我这样二十六岁的老女人就得放弃一切希望,躺在棺材里面等着老死才对。”只见金看了看两人的表情后,趴在桌上一边讲,一边捶着桌子。

    “金。”这时,两个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还好我没进去。”这时,在咖啡厅外头,席德一边看着里面的状况,摇了摇头,随即就转身走入医院。

    “莫非先生。”“嗯?”

    “我剩下的时间,真的不多了。”此时在病房里,莫非跟凡聊了一段时间,只觉得她说话的感觉跟刚才不太相同,有点小男生的味道。

    “如果真的没办法的话,我有一个要求。”凡这时,露出了认真的表情∶“可以。请你让姊姊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吗?”

    “┅我不会现在接受你的要求。”而莫非,也很认真的回答她∶“但是我可以答应你,我绝对不会让你们两个人分开。如果真的没办法。我也不会让你们留下遗憾。”

    “莫非先生。”

    “看来这里也不是能留的地方。”此时病房外,席德在门口听着两个人的回答,又摇了摇头,然后转身走向医院的阳台。

    时间到了二十二号的凌晨两点。

    今天,是出发的那一天。染昨天回去别尘忙了一天,为的就是做出发前的准备。而席德留在医院里头的原因,就是等着把可以帮助自己的人都带到那边去。

    而此时的席德,坐在医院的大厅里头合眼休息。同一时间,云雪也在小雅的病房内准备东西。而凡睡在自己的病房内,小羽已经先回去了,好几天没回家,差点让他的父母亲自来找人。

    但是金,却被莫非给叫到了阳台见面。

    “你想跟我说什么?”两人之间隔着一点距离,金没有直视莫非。

    “我想麻烦你几件事。”而莫非则是带着一点愧疚的表情,对着金说着。

    “你真的要去?”听到莫非的话,金觉得不可思议∶“你真的要帮助席德,去把那个杀手组织给灭掉?你有没有搞清除你现在的身分?”

    “我知道。”莫非说着∶“队长死了,应该是由我来接任他的位置,管理整个特警队,但是。”

    “但是什么?”金说话的口气依然没有改变∶“现在我们要先做的是把凯亚城的乱象给解决才对,而不是想办法把战争平息!这两点是不一样的!”

    “金。。。”这个时候,莫非一改刚才的愧疚,很认真的对着金说着∶“我知道我现在没资格要求你代替我的职位,我也没资格要求你帮助我,但是。”

    “这一战,我非打不可。”此时莫非一边说着,一边走向金∶“不只是为了阻止战争,而且还是为了把我的过去给完全结束掉,而且也是帮助凡。”

    “又是帮助凡!”这时,金终于忍耐不住,完全的发出来∶“为什么?为什么一个才十六岁的小女孩,会让你这么紧张?急着想要帮助她!为什么?”

    “因为我从她的身上,看到了过去的自己。”“就这么简单?”听到莫非的回答,金觉得不可理解∶“这个女孩跟你非亲非故,有什么原因可以值得你帮助她的?”

    “没有,我只是明白一件事。”莫非说着∶“我不可能改变世界上的所有人,但是我希望可以改变她。”

    听到莫非的回答,金流下了眼泪∶“如果说。我也跟凡一样呢?”

    “你是否会不顾一切的要帮助我?”“我会。”这时,莫非将面前的金,抱在怀里∶“这不关哪个人该不该帮,而是她懂不懂得改变。她能改变,我才有能力帮助她。”

    “莫非。”这时,金缓缓的合上双眼∶“像你这样的傻瓜,世界上很少。”

    “不知道。我也算不算其中一个。”金说着∶“你认为你该做什么,就去做吧。小雪我会帮你照顾,特警队那边,我也会帮你打理的。”

    “对不起┅.我老是这样麻烦你。”“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呢?这些。都是我自愿为你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