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雷霆传说

第一百章

    “可是放着这样的大好机会,未来可能不会有了阿。”副舰长继续据理力争!

    “那台神秘机体是在帮我们,我绝对不会趁人之危!传令下去,等归舰的攻击钢弹能源补充完毕以后,就再度出击去帮助他!”舰长下令。

    “舰长!福拉卡上尉来电,作战成功!现在返回!”一个接收情报的人员此时突然汇报。

    “太好了!娜妲尔中尉!”

    “嗯!阳电子破城炮1号、2号准备发射,目标改为前方纳斯卡级战舰,同时通知福拉卡上尉离开该宙域!”副舰长立刻下令道。

    “报告,福拉卡上尉已远离火炮射程路径!”

    “阳电子破城炮1号、2号,发射!”随着副舰长的语音一落,大天使号朝着札夫特军的宇宙战舰发射两门最大威力的火炮。

    “阿逆,别慌张,根据我的精神力感应,电击钢弹应该是使用了“隐身”的能力!你只要留意绝对空间感知范围中的变化,应该不会有大碍才是!”塔尔即时分析道。

    我才想说电击钢弹火力比较弱,能够隐身那也确实不简单阿。

    也该是测试防御能力的时候,当神盾钢弹射出威力最大的变形火炮后,我让手臂故意被击中之后,赶紧抽了出来,然后瞄向眼皮左方的能量条。

    不愧是盖亚状态,最强防御力不是叫假的!挨了神盾钢弹的最强攻击之后,能量条下降大概连1/3都不到!

    随后我心念一动,命令装甲将盖亚状态转变成为疾风状态,身上的红白相间瞬间转化为蓝白相间,力量、防御变弱的同时,速度与反应力极大幅的提升!

    这一次我挑了暴风钢弹射出了较弱雷射光迎了上去,打中身体的同时,能量条居然直接减了1/2,防御力也差太多了一点吧。

    不爽能量条扣那么多的同时,我利用疾风状态的高机动速度,连眨眼的时间都没到,我就绕到了暴风钢弹的后方,用双手勾住了它的手臂,使它变成盾牌的存在而动弹不得。

    此时神盾钢弹以及决斗钢弹都停下了手上的武器,就怕不小心击中了队友。

    “阿逆!”塔尔突然提醒我。

    “我知道!”回完塔尔之后,我抱着暴风钢弹快速的往旁边移动,躲开了电击钢弹利用隐身而从我背后进行的突袭刺击。

    震惊于突袭失效的未婚妻,解除了电击钢弹的隐身状态。

    而我也在此时放开了暴风钢弹,稍微往后方退去之后,继续和他们对峙着!

    对方此时完全没了动静,应该是满脸的好奇与疑惑吧?对方拥有的装甲,甚至连挨了神盾钢弹的“580mm复列相位能源炮”都没事。甚至拥有快到极其不可思议的速度瞬间胁持了暴风钢弹!现在又这样毫无预兆了放了人质!?而且看对方的样子,似乎完全都没有要还手,只是不断的让自己处于挨打状态?

    突然四台钢弹看向了远方,应该是本来札夫特战舰的位置吧?然后回头再看我一眼以后,同时往远方离开了。

    奇怪?能源不足了吗?还是有其他原因?总而言之应该是度过这一次的危机了吧。

    “阿逆,攻击钢弹又过来了!”塔尔做了个提醒。

    顺着本来是大天使号的方向看过去,果然出现了蓝色的机体,看来善良的煌·大和是补充完能源以后,想来帮我缓解被围殴的“困境”吧?

    当攻击钢弹接近以后,我再度朝他点了点头,利用门再做了一次长距离的跳跃,回到了大天使后旁边的同时,让身型缩小回原样,回到了本来的房间中。

    没过多久以后,危机解除了,所有的民众都陆续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敦子妈也是第一时间就冲了进来。

    “小逆,你没事吧!”刚进房间,看到我坐在床上的敦子妈劈头就问。

    “嗯,虽然刚才是以一敌四,不过一切都还算是在掌握中。”我有点忧愁的说道。

    心细的敦子妈发现了我的异状,继续担心的问道∶“小逆你还好吧?脸色不太好看耶。”

    “没事的。妈我稍微躺一下,感觉有点累了。”我勉强的笑了一下。

    也许经过了刚才的战斗,小逆它需要自己沉淀一下心情吧。“嗯,你尽管休息,有什么急事我会叫醒你的!”说完敦子妈也躺到了自己的床上。

    “塔尔。你觉得。为什么大叔会给我这套如此强力的装甲,甚至还拥有毁灭性的力量。”我在心里和塔尔对话。

    “当彼此意见不合、最传统的方法就是靠着打架分出胜负,成王败寇!当国家与国家、甚至是民族对民族之间,打架就升级成为战争。”塔尔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没有绝对的武力,杀到眼红的时候,根本没人会听你说什么!”

    “是阿。绝对的武力。可是套上一个不能够杀任何人的条件,这套装甲拥有再不可思议的武力,也是无用武之地阿。”我很想结束这场战争,很想停止调整者和自然人之间的冲突。

    “这就是大叔给你和我的考验吧!今天即使你靠着毁灭的力量,强迫众人屈服于你,你觉得如果你离开以后,事情会如何转变呢?”塔尔继续说∶“更不要说就算你还在这个世界,你能管到全部的地方吗?心底生的根,失去亲人的仇恨,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化干戈为玉帛的!”

    听到失去亲人,让我想起敦子妈说过的血腥情人节事件。假使我的至亲,譬如说小柔好了,就这样死在那个资源卫星上的话,我也肯定会想用一辈子的时间,不断的与对方战斗。

    “其实阿逆你也不用烦恼太多,就继续保持着“救人”的目的就好,说不定在数字要达到100万前,你就会知道大叔的用意了!”塔尔安慰着我。

    “嗯,塔尔谢谢你!”现在想起来,当初我在海利欧波里斯时,放着被煌·大和爆机的人型兵器中的驾驶者见死不救,这样的想法真的是太不应该。或许对方会变的这样好战、不顾民众死活的杀戮,起因搞不好就是自己的朋友亲人也是死在“敌人”手中。

    不过换个角度仔细想想,要结束这场战争,就必须要阻止“为战而战”的人!如果我唯一能扮演的任务是“拯救”,那像煌·大和一般可以驾驶攻击钢弹的善良的人,就可以代替我扮演“刽子手”,该杀的人确实是不能放过、不该救的人我也不能伸手去救,如果已经被复仇蒙蔽了双眼的人,或许让他就这样死于战乱也是件好事。

    想通了以后,我皱着的眉头也舒展开来,总而言之先让敦子妈到达一个安全的地方之后,我就以“和平使者”的咸蛋超人身分去到处救人、阻止各地的战乱吧!解决战争的根本原因,就得交给像煌·大和一样的人才行!

    “塔尔,煌·大和现在的心情怎么样?”想到了煌·大和,我自然而然的关心他起来。

    “他现在很犹豫,也许是面对着朋友、也许是经历了赌命的战斗,他的心情似乎荡到谷底。”感应了一下之后,塔尔回答我。

    “不如,我去找他谈谈吧!”我觉得靠一个人的力量,根本无法结束战争,而他又是值得信赖的人!更何况我也要知道所谓的“钢弹”,有没有可以不用杀害驾驶者、却能够瘫痪其行动的弱点所在,问他这个驾驶者肯定最清楚!

    “妈,我先离开一下喔!”我对着对面的床铺说道。

    “嗯,你尽管去忙吧!”从儿子的声音里听起来,看来是想通了些什么,敦子的嘴角微微的上扬起来。

    “谢谢妈!”然后根据塔尔给的座标,我直接创了个门,来到了煌·大和所在的房间。

    在追击着大天使号的两艘札夫特宇宙战舰之一的“菲萨留斯”号中,一个戴着白色面具的男人坐在一间办公室中,等待着待会即将开始的作战检讨会。

    此时门突然打开,带头的一位身着鲜艳红色札夫特军制服的男子说∶“报告克鲁泽队长,阿斯兰等四员,请示进入队长办公室!”

    “你们进来吧!”克鲁泽队长挥了挥手,示意不用多礼。

    进来的四位札夫特军军人,整齐划一的排列站在克鲁泽面前,恭敬的等候队长的指示。

    “找你们来不为别的,你们就根据刚才的战斗情况作报告吧!”

    “报告队长,我们本来可以顺利打倒攻击钢弹的,可是突然杀出一个程咬金,阻止了我们!”其中一位长相凶狠的队员,迫不及待的抢着说话。

    “关于这点,伊萨克,这个我有透过你们传回来的影像看到,确实那架神秘的机体,拥有不可思议的速度以及防御力,你们会碰壁这个我可以谅解。”

    “那现在怎么办呢?如果那架强力的神秘机体不断的阻挠我们,那根本也没办法追击下去。”一个黄头发的队员,摆了摆手并摇着头说道。

    “迪亚哥说的没错,当初我用电击钢弹的“海市蜃楼”系统隐身之后,没想到对方居然也能够准确的躲避开我的突袭。”一个留着碧绿色头发的“男子”附和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