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雷霆传说

二百零七章

    跟随着穆斯卡指挥官,我们一同搭乘了电梯,来到了地下25层。当电梯门打开之时,出现的是各式各样的训练器材,能让我理解的大概只有一半左右。部分器材上头,已经有使用者在做着坚实的训练。

    随着脚步的深入,我们来到了地下秘密训练室的尽头,有许多的小通道,指挥官用他的标环开启了其中一道后,示意我跟了进去。

    一个巨大的专属房间,中间停着一台接近圆柱状的巨大奇异机械,中间有着一圈透明玻璃,下方则有着折裙般的金属亮片。“这是?”

    “你上去上头。”没有回答我的疑问,随着指挥官语毕的同时,这台奇异机械伸出阶梯的同时打开了舱门。

    我吸了一口气后,走进了这台奇异的机械中。

    内部只有简单的一个座位以及前方桌上泛红的面板,就在我好奇接下来该如何之时,突然响起了一道女声∶“你好,黄逆,我叫做席雅。”

    “席雅?”似曾相似的情景,该不会她是。

    “我已经和这架“战锁”的灿红之心合并,是拉普达目前最具战斗力的战机,可以麻烦你将双手放置在面板上吗?”席雅客气的说道。

    “喔,没问题。”好不容易挖掘到一个驾驶员,没理由设什么陷阱害我才是。

    照着席雅的吩咐,我坐上了座位后,将双手放上了红面板。

    “这是。”突然一阵晕眩感,我的灵魂似乎被抽离了身体,一阵闪光过后,我出现在雪白的世界。

    “阿逆。?”停在我肩膀上的,俨然就是“久违”的深蓝色光圈塔尔。

    “塔尔?我怎么会?”就在我与塔尔面面相觑之时,远处走来了一位打扮典雅的女子。“你就是席雅吧?”没别的可能了。

    “你看的见我?”眼前的女子似乎很惊讶。“还有你身旁的蓝光球?我从来没遇过这样的事。”

    “现在是在我的精神世界吧?请问这位小姐,你过来此处有何贵干呢?”记忆中会这样一片雪白,只有在第一次与塔尔和他妹妹们碰面时曾经遇过,同理推测,此处应该是我的精神海中。

    “我要做个测试,本来你应该是看不见我,甚至也躺在原地不动,既然你是醒的状态,待会发生什么事,可以请你都不要抗拒吗?”席雅说着说着似乎脸红了?

    “如果你没有打算对我不利的话,这倒是无所谓。”

    “那失礼了。”一个箭步,席雅冲过来抱住了我。

    “你!”这算是我吃她豆腐还是她吃我豆腐呢?

    就在我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时,席雅放开了紧抱的手∶“不好意思,刚刚突然抱住你。”

    “呃。我是没那麽介意拉,不过,你可以说明一下刚才的举动用意何在吗?”

    “刚刚是对你的各项身体能力以及精神力强度做探测,我想,你合格了。”

    “合格?”

    “意思就是说,以后你就是我的专属驾驶员了。请多指教。”

    当席雅将我的意识放回身体中后,穆斯卡指挥官也走了进来∶“恭喜你,黄逆,你就是我要找的人。”

    “是指驾驶员这事吗?”

    “没错。”

    “老实说,我一点也没有驾驶战机的相关经验,就这样贸然的让我当战锁的驾驶,这样真的好吗?”更何况比起雷电,这台战锁不见得有足以并驾齐驱的水平吧。

    “哦,黄逆,你这是嫌弃我棉?呜呜。”席雅的声音听起来就是在假哭。

    “我不是这个意思。”女人真麻烦。

    “没有人天生就会开战机,但是你确有足以驾驶战锁的各项身体素质,这也是席雅亲自确认过的。”穆斯卡笑着说,同时心里想道∶“果然从盖尔的报告以及尚仑的吃鳖来判断,这位叫做黄逆的年轻人果真有着超乎想像的能力。”

    “我明白了。”至少比我被退货要好多了吧,虽然这发展也太超乎想像。“那麽,可以开始进行驾驶员的相关训练吗?”

    “说到这个,以后你的训练,都会与席雅一同进行。”穆斯卡微笑着说道∶“训练的课程安排,相信席雅会在接下来的时间告诉你,那麽。我就不打扰年轻人的“谈情说爱”。”

    “谈情说爱。”我和席雅不约而同的喊了出来。

    “哈哈哈哈。”就在这我听起来像是猥亵中年大叔笑声的远去,穆斯卡指挥官慢慢的离开了驾驶舱。

    尴尬的沉默持续一会后,我尽量让口气听起来正经的说道∶“咳咳,席雅,我们开始训练好吗?”

    “呃,可以阿。不过,黄逆,开始之前我可以问你一件事吗?”席雅的声音听起来怪怪的。

    “请问。”

    “我和麻美谁漂亮?”

    “嗯。感觉差不多呢。”等等。

    席雅怎会知道麻美的事。

    “麻美?你是说谁阿?我不太懂。”我当下强自镇定,尝试打哈哈看是否能蒙混过去。

    还以为那短短的一抱,我的记忆都被这妮子给读去了。“就我们村里面有个叫做麻美的女孩子。”我煞有其事的胡诌。

    “你们男人没个正经,全都是色胚子。”席雅嗔怪的说。

    “我这可是称赞你,女孩子想要“波涛汹涌”也不见得有呢。”我继续亏她。

    “是吗。”她的声音突然黯淡下来。

    我这时才猛然想起,她已经是与灿红之心合并的状态,一辈子只能以战斗机械的方式活着,再也没办法以正常女子的方式活下去。“呃。我不是故意。”

    “算了,至少我的驾驶员,也算是个风趣的男生,比起让奇怪的叔叔搭乘要好多了。”席雅马上自我安慰道∶“黄逆,事不宜迟,我们开始训练吧。”

    “嗯,那就麻烦你了。”也许,真的有那麽些微的可能,可以让眼前这位女子恢复正常,毕竟已经有了希达这个先例。只是,没有灵魂宝石的状况下,真的能有其他的办法吗?

    与席雅的搭配训练正式开始。

    应席雅的要求,我坐到了驾驶座上,再度以双手碰触着面板。不同于前次的身体机能检测,我的意识还保留在身上,只是外部的透明玻璃,迅速变换着周围的景色,使我有了正在高速飞行的错觉。“这是?”

    没有理会我的疑问,席雅自顾自开口道∶“简单的做分类的话,空战就是两大部分─攻击与防御。”

    “嗯。”看来是要先听个课了。

    “攻击,就是利用战机上头的各式武器,针对敌人的弱点准确出手,除了锁定类的武器外,其馀都需要强大的动态视力以及临场反应,才能够让攻击做到最大化的效益。”

    “同意。”

    “通常,非锁定类的武器都拥有着较强的破坏力、锁定类则是拥有精准度。我简单示范给你看。”

    透过战锁的360度对外透明玻璃看向了前方,突然出现了两架停留原地的直升机,而本来持续在飞行的景象,也突然的快速停止。

    “储存能源开始。”随着席雅的语毕,战锁机身开始闪起光来。

    “发射,闪光加农。”一道超粗的纯蓝光线,暴冲向前方的其中一台直升机。“噗滋。”它直接蒸发于蓝光之中后,闪光加农依旧持续的向前直射而出。

    “储存能源开始。”机身又开始闪起光。

    “发射,战斧雷射!”不同于闪光加农,战锁从上方连续射出了许多细状的转弯雷射,既迅速又精准的全数命中敌方直升机后,它才应声爆裂。

    随着两架敌机的毁,战锁立马又加速奔驰,外头的景物又恢复了持续的变换。

    “说说看你刚才观察到的现象。”席雅的语气,有些许考验的意味在里头。

    “首先,战锁拥有极强的机动性,能够急停、也有优异的瞬间加速。”这是我从外头景物变化速度判断的。

    “没错。”

    “储存能源,应该是战锁的特殊能力,依据蓄能时间的多寡,就能够决定武器的杀伤力。”

    “嗯,最多可以蓄能5分钟,最少则是无间隔时间持续连射。”席雅回答。

    “闪光加农,就是你指的非锁定类武器,虽然需要瞄准射击,但是威力惊人;相对的,战斧雷射则是锁定类武器,威力则相对的小了许多。”

    “宾果!这里我来补充一下,闪光加农可以朝着全方位射击,只是限于它是直线行进,所以必须做好准确的敌机前置量计算;闪光加农虽然百发百中,威力你也看到了,小小一架“台风二式”直升机,吃了10数发的闪光加农才击毁。”席雅做着补充说明∶“蓄能5分钟的闪光加农,可以直接打穿一座山;而战斧雷射可以在2秒内射击出1500发紫雷射光。”

    哇赛!若是以蓄能满的状态来看,战锁的爆发力说不定比雷电还强上一筹!真不愧是拉普达的最强空战兵器。

    “防御,一种是机身的耐伤程度、一种是闪躲技巧、最后则是战锁的特殊防御武器,同样请你用看的吧!”席雅话说完,战锁外头的景色也同时停了下来,前方出现的居然是┅┅雷电战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