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雷霆传说

第二百零八章

    想时迟、那时快,前方的雷电战机,使出了成名招式─雷电长鞭。

    就在恐怖的长鞭即将扫到战锁时,席雅一个漂亮的正上方加速,堪堪躲过了雷电的攻击。接下了的15秒,长鞭不断的以不同的角度袭来,而席雅总是能化险为夷的顺利避开。

    “注意旁边萤幕的能源条。”席雅说完,雷电长鞭就扫中了战锁,接着持续吸附着对机身造成连续的闪电伤害。

    望向了席雅提示的能源条,其中一个红色能源条没反应,而绿色能源条则不断的下滑,就在滑落到底部之时,旁边一条蓝色能源条也开始快速下降。

    “启动,磁浮护盾。”

    就在席雅喊完的瞬间,战锁机身放出了一颗蓝色小光球,飘移到已经锁定的雷电长鞭上面后,顿时张了开来,形成一个乳白色圆盘,中断了雷电的长鞭锁定攻击。趁此机会,席雅控制着战锁远离了雷电长鞭。

    而萤幕上本来持续下降的蓝色能源条停了下来,约略过了5秒后,绿色能源条开始渐渐的上升。

    短短的一分钟之内,席雅就用战锁示范了三种防御的方法,除了一开始精湛的闪躲技术,以及让我吃惊的耐伤度,最后居然能够中断雷电的锁定攻击。看来我真的太小看这台拉普达引以为傲的最强武器了。

    “储存能源开始。”席雅说完,在战锁开始蓄能之时,我观察到红色能源条逐渐的上升。

    “红色能源条,就是蓄能的多寡;绿色能源条,是战锁的自动充能保护盾;蓝色能源条,则是战锁能够承受的伤害底限。当红色充满时,就是蓄能的最大值状态;绿色归零时,外部伤害开始会对战锁造成短时间无法修护的损伤;蓝色归零的话,就代表着我们阵亡了。”席雅解释完后,接着说道∶“启动,磁浮护盾。”

    不同于刚才临时放出的护盾,这一次一口气朝许多方向放射出蓝色光球,接着都散成了乳白色圆盘,几乎可以说是全方位防御了。

    “结论就是,战锁拥有三种武器,攻击用的闪光加农、战斧雷射以及防御用的磁浮护盾,形成的效益都依据着蓄能的多寡。若是由我独自进行战斗,我必须兼顾着适时攻击、及时闪躲、精榷的瞄准以及关键时刻替友军或自己放出磁浮护盾。即使战锁拥有着强大的威力,我却只是个“胸大无脑”的弱女子,黄逆,这就是我需要你的原因。”席雅虽然参杂着自我解嘲,但语气却诚恳实在。

    “既然你都“坦承相见”,那我们是不是也该开始“谈情说爱”了。”我配合着她的语气,同样正经八百的说道。

    “噗。”席雅笑道∶““春宵一刻值千金”,那我们还等什么呢?”

    接下来的几天,我除了吃饭与睡眠外,都不断与席雅做着模拟的战斗训练。

    依赖着拉普达中先进的观测与伤害数据,席雅几乎可以模拟所有曾出现过的敌机,这也是为何连雷电战机的武力都能够用做一开始示范说明的缘故。

    虽然在触摸红色面板后,前方有着复杂的战机操作指令,但以我的共生者资质、加上每日只睡三小时的持续训练(共生者本来就不用睡太多说),很自然的就克服了,毕竟我都开过更复杂的钢弹了嘛。随着时间,我与席雅的默契越来越佳,何时我瞄准攻击、何时她专心闪躲,渐渐的都省去对话这个步骤。

    密集训练就这样持续了2个星期,我与席雅总算是走到了出关前的最后一步。

    “今天,是我们的最后一项测试,只要过了这关,我们就可以正式接受任务了。”席雅的语气中透露着紧张。过去拉普达几乎都处于挨打状态,从来没有主动进攻过。虽然神秘战机击沉橙光斗舰有争取到许多喘息的时间,但以过去防守的经验来看,大概也就唯有战锁能够对敌方进行突入攻击。

    这比的不是人海战术,因为灿红之心在地球上的各个头目,都拥有着几乎坚不可摧的防御势力,相较于对方宛如蝗虫过境的可怖数量,只能用突袭的方式想办法一口气击毁头目才行。

    “所以最终测试的内容是?”嘴巴上问着,其实我的心中有底了。

    “黄逆,我们加油。”席雅简单的说完,就在包括穆斯卡指挥官在内的许多高阶将领军官的观摩下,战锁前方出现了目前只有我知道其实是友军无误的雷电战机。

    两台战机对冲的同时,雷电祭出了看家本领雷电长鞭,雷霆万钧的扫向了战锁。

    “席雅。”

    “好。”

    有默契的,闪躲方面全交给了席雅,而这位自称胸大无脑的小姐可是躲的有声有色。也在同一时间,我持续让战锁进行蓄能动作。

    身为雷电的驾驶,我知道拥有毁天灭地武力的它,其实是无法承受任何的攻击才是,所以说“发射,战斧雷射。”大约蓄能30秒后,约250条超高速锁定攻击的紫光,毫不留情的冲向了雷电战机。

    “嗖。”就在我以为得手之时,雷电居然原地消失。

    我懂了。以拉普达观测的资料来看,他们肯定以为雷电能够进行瞬间移动,殊不知其实那是我传送的杰作。那么现在需要注意的就是┅┅

    “黄逆。”

    就在席雅提醒的同时,雷电突然出现在战锁的身旁,开始施放了水花核弹。

    “闪躲切换由我控制。”和席雅攻守交换的同时,我启动了战锁的超加速,朝着远方离去。于此同时,水花核弹那密不透风的长钉以更快的速度散射出来。

    “磁浮护盾。”无法蓄能的紧急情况,席雅只能一颗颗的持续施放乳白色护盾,但却在只挡下一颗长钉的同时就直接被抵销。

    靠着这拟真程度高的训练,我虽然无法使用的能力,却还保留着绝对空间感知。就在十数根长钉临机之时,我当下靠着绝对空间感知的判断,让战锁做出不可思议的后空翻动作。

    “黄逆。?”训练中从未出现的超难度机身侧翻,居然闪开了所有的长钉,以难以置信的角度,以公分之差完美的躲开了。

    “哇。”观看的将领,情不自禁的赞叹出声。

    可是雷电也不是省油的灯,马上切换成巴尔干散弹炮以及迅雷飞弹,恐怖的弹幕加上锁定攻击无解局面,我选择了一个超乎想像的战略。

    “席雅,开始蓄能,听我号令使用闪光加农。”

    “可是防御┅┅”

    不再多说一句,我掉转战锁的方向,冲向雷电的同时,豪爽的迎向了有如雨滴般密集的弹幕。

    “我明白了。储存能源开始。”

    靠着几乎精神力全开的状态,我大幅度的扩充空间感知,以各种不符合“机体工学”的角度、有如马戏团小丑般滑稽的夸张翻转动作,堪称奇迹般的躲开所有的巴尔干散弹炮。

    “有没有搞错。”

    “这是人做的出来的动作吗?”

    “这小子开外挂吧?”

    “有神快拜。”

    已经因为看傻眼而开始口不择言的将领们,完全忽略一旁的穆斯卡指挥官,有几位嘴巴还张的老开。

    不过锁定攻击的迅雷飞弹,却持续的让战锁的绿色防御能量条直线下降。就在绿条归零开始伤害到战锁的同时,我一个大空翻加速,绕到了雷电的下方。

    “席雅,假装对着它放出少部分能源的闪光加农。”我快速的吩咐道∶“然后把攻击权交给我。”

    “我明白了。发射,闪光加农。”用做幌子的攻击,快速的袭向了雷电战机。

    “咻。”果然,又使出这个根本不存在的瞬间移动。可是以弹幕的方向以及还追在后头的许多迅雷飞弹,我可以判断它最有可能出现的位置。

    一个大加速,我冲向了原本雷电战机的斜后上方,就在这一瞬间,它就出现在我直线行进方向的前方100公尺。

    “解放,闪光加农。”靠着原本的加速以及预判的准确,加粗后的闪光加农,就在不到半秒的光景,顺利击中了雷电战机。因为没有它爆机的模拟资料,所以它只是化作火球渐渐落下而已。

    就在我们获得胜利的同时,蓝色能源条也几乎见底,差点就同归于尽了。

    “恭喜你们,黄逆、席雅。”过程中整个淡定的穆斯卡指挥官露出了笑容,说出让我俩哭笑不得、将领们傻眼的话∶“看来两位的恋情开花结果了。”

    顺利的通过最后测试,穆斯卡指挥官除了一百二十分的满意之外,更是迫不及待让战锁执行第一次的任务。

    相较于另外两座天空之城塞尔与墨索罗特,拉普达一直都没有对灿红之心进行任何的主动出击过,更不要说上一次解围的神秘战机甚至很可能是对方派来的支援兼下马威!这一次模拟战的胜出,也让拉普达的军方大幅提升了信心,尤其是对战锁的评价,还高过了那台神秘战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