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雷霆传说

第二百十三章

    听到了这里,同样只剩下父亲相依为命的希达,唏嘘那位少女与她同样命运的同时,更是迫不及待的知道后续∶“法恩指挥官,后来呢?”

    “彷佛是嘲笑人类的所作所为,就在那个瞬间,少女被灿红之心整个包覆起来,接着有如倒飞的流星般,包住她的极度巨大灿红之心,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向了太空。与此同时,所有与机械合并的灿红之心,就瞬间不受控制,接下来的3年,有如人间炼狱般的情景你们都已经身历其境,我也不用多加描述了。”

    “那位父亲,为了控制住当前的状况,压抑失去了女儿的悲恸,继续爬上位的同时,也努力的以最佳的方式,尽量拯救百姓们免于遭到灿红之心的毒手。”说到此时,法恩指挥官用他那炯炯有神的双眼凝视着我∶“若你真的同时是雷电战机、那位父亲手中最强兵器的驾驶,我相信,这个世界唯一的希望,就全托付在你们的身上了。”

    “所以说,法恩指挥官,那位父亲的身分就是┅┅”席雅听到了“最强兵器”四字,不敢置信的问道。

    “我们只是在这聊天,你们也只是随便听听而已。”法恩指挥官微笑。

    虽然他这么说,不过事情总谜团总算是水落石出。原来我的暂定未婚妻,就是穆斯卡指挥官的女儿,同时应该也是灿红之心的总动力来源,或者说是人质吧。根据大叔托付的任务来看,只要我能够想办法击败那颗宇宙中的灿红之心boss,或者甚至是直接使露璐与她共生,也许就能终结这场恶梦。

    “不管如何,黄逆、席雅和希达,墨索罗特能够得救,真是多亏了你们的帮忙。”指挥官摇了摇头∶“虽然我国的军事力量庞大,但是研发技术却远远落后你们拉普达以及塞尔许多,尤其是塞尔,主要都是专攻科技研发,所以虽然他们是体积最小的天空之城,但实力也不容忽视。”

    “有件事情我不太明白,为何三个国家,不能够齐心协力,一同对抗灿红之心呢?”这个疑问我存了许久,若是综合各国的能力,分工合作,未尝不能一战。

    “首先,国家的事不是一个人说的就算,政治与军事的高层,总免不了侵略的激进份子。加上国与国之间,有着文化的差异,谁也不会想当出头的那个。”指挥官苦笑∶“更不要说目前我们光是防守就很吃力,已经很难挪出心思去处理复杂的外交问题了。”

    确实如果事情真的那么好处理,当初也不会有军备竞赛,更不会造成灿红之心掌控许多战斗机械的现况。

    “不过黄逆,我想你说的对。”法恩指挥官点起了根雪茄,来回看着在场的其余人∶“在这样的紧要关头,若是人类都不能够团结,也根本就不要说有以后的权力斗争、文化隔阂了。”

    “这么说起来┅┅”

    “我和我的好友会努力的尝试,让天空之城能够一同团结战斗,至于塞尔那边,也许就得┅┅”

    “就得麻烦你们了。”穆斯卡指挥官突然从标环中投出影像后说道。

    “指挥官。”席雅吃了一惊,该不会刚刚的对话都┅┅

    “黄逆,事情经过我想你也都清楚,目前我给你们一个任务,就是前往拉拢塞尔加入我们。我想他们很想取得的东西,你们应该有办法获取才是。”穆斯卡指挥官说道∶“你们即刻就前往塞尔。还有。”他似乎欲言又止。

    “交给我们吧。您的女儿,我一定会尽全力救回来的。”拥有两位明大义的指挥官坐靠山、希达与席雅两位强力的战机少女、加上我共生者的能力和塔尔与露璐的支援,我绝对不会输给灿红之心的。

    由于希达与她的父亲本应天人永隔,但却奇迹似的再度重逢,穆斯卡指挥官特别准许我们在塞尔那里好好休息散散心。法恩指挥官也帮我们在墨索罗特这里唯一的平民娱乐区挪出了一个住处,让我们能好好的放松一番。

    听法恩指挥官的描述,这个娱乐区通常只提供平时耗费脑汁做研发、或者是经过疲劳战斗后的前线军官用作休憩之用,至于一般的低层劳力阶级,一辈子应该都进不来这个区域。

    “我已经将你们手中的标环金额设定为100万墨币,基本上不会在三天内用完,若是有什么紧急的问题,标环上也设定好我的联络位址。我相信灿红之心在接连失去了橙光斗舰、金涛海霸与红爪蛛坦后,长时间内都不会做出攻击行动,你们就安心的好好养精蓄锐吧!”

    “谢谢你。”

    “没什么好道谢的,相比于未来等着你们的挑战,这根本不算什么。”法恩指挥官笑道∶“我还有其余的事情要忙,待会你们就坐专车,会有人将你们载到目的地。”

    说完,指挥官就随同侍卫,转身回去了他的小屋。过了不到半分钟,远处就驶来了一辆高级的接驳车,一伙人坐上去之后,就迅速的往目的地前进。

    “没想到穆斯卡指挥官有这样的过去,难过常常在只有我和他的场合,瞄到他露出了忧愁的表情。”席雅说道。

    “虽然不能说有绝对的把握,但我想我有办法可以救出他的女儿。”就如同大叔说过的,只要共生完就算结束任务,但不晓得露璐能够能和她做交流就是了。

    “果真如此那就最好,希望事情不要演变成┅┅”必须杀死她才能停止灿红之心这句话,席雅硬是停在口中没吐出来。

    “确实呢。”我当然知道席雅担忧的部份,我更挂心的是,我们抵达太空中进行战斗后,就真的没有退路!我的门,移动距离并不是无穷尽,在没有空气的情况下,只要离开了驾驶舱中,绝对只有死路一条!先不说能否顺利救出穆斯卡的女儿,希达与席雅的安全我都不见得能够完全保证阿!

    看着一旁开心的同希伦格尔先生聊天的希达,我甩了甩头∶“船到桥头自然直,总之还是等我们到了塞尔那边再说。还是先想想这三天要去哪里放松比较实在!”不仅希达重温天伦之乐、席雅也难得拥有立体投影的高科技,我想这三天应该可以玩的很尽兴才对。

    不到半小时的光景,接驳车就驶进了一座小型的市镇,由于已经进入夜晚,市镇中五光十色的灯火配上充满欢笑的气氛,营造出与战争的紧张、平日工作的劳苦截然相对的氛围。

    也许大家都知道,在这样的日子中,能否看的见明日太阳,谁都不敢保证。不如把握快乐的时光,享受着难得的优闲,才是最实在的。

    沿途看去,赌场、酒店、游乐场、KTV、电影院与美食街等,能够想到的各项享乐建族都接连出现。就这样再过了约5分钟,车子停在一幢大约占地接近百坪的别墅前。驾驶恭敬的开了车门后道∶“各位请下车,这里就是法恩指挥官提供给各位的住所,若是有其他需要,标环上也有我的联络位址,希望你们能够玩的愉快!”

    “哇,里头的摆设可真讲究呢!”刚踏入了别墅,席雅赞叹了起来。

    确实我也吃了一惊,除了高档的画作、豪华的家俱以外,浅棕色的地毯、乳白色的墙壁以及刻意设置的壁炉都给人一种温和的感觉。“我想这里肯定是我住过最高级的地方了!”

    一旁的希达与希伦格尔先生也不惶多让,整个看到傻掉了!对于过惯穷日子的他们来说,这里比拟做天堂也不为过。

    就如同刘姥姥逛大观园般,不懂得享受这等同于六星级饭店的我们,其实也就简单的经由餐厅上的点餐电子位址,透过标环随意的点些各自喜欢的食物,没有花上多久的光景,一道道人间美味就这样上了餐桌。

    虽然席雅总是爱找希达的碴,但看到了她与她父亲经过了本应生死永隔后的重逢,如今开心的谈着天后,就默默的在一旁,转过头来盯着我吃饭的样子。

    “席雅,怎么了,一直看着我?”虽然我吃相没有很好,但也没到狼吞虎咽吧?“阿,你应该是嘴馋了,可惜不能吃到这些东西。”

    “噗嗤,黄逆,嘴馋什么的对我来说根本不会发生,毕竟,我早已不记得东西入口的感觉。”席雅微笑着∶“从我有记忆开始,就已经是个孤儿,能够遇到穆斯卡指挥官,对我来说已经是不可多得的幸福。”说完这句,席雅望向了窗外,似乎正在回想着属于自己的坎坷过往。

    看着她的眼神,那是一个明明正值青春年华的女子,虽无法去掌握与享受身旁的美好事物,却勉力散发出故作坚强的的光芒。我知道,在这个与外星生命体战斗的纷乱年代,像席雅这般的女孩比比皆是,但作为她的驾驶员,我还是得想办法做些什么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