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雷霆传说

第二百二十四章

    “你怎么还不放弃啊。你是不可能会赢的。你还看不出来吗?既然这样我就让你清楚的认知到这个现实。十二倍重力。”被黄逆的倔强影响到,贝蕾儿看起来有些生气终于不再放水,施展出了她现在最强的实力。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这次的岩石只顿了一下,居然没有在陷下去。

    就连贝蕾儿看到了这一幕也愣了一下,可是她仍然不断的施加魔法,赫然变成了一场与黄逆的耐力赛。

    突然之间,这块石头上冒出了细细的裂痕,随着第一条裂痕的出现,第二条、第三条裂痕也相继的出现。几乎只在一瞬间,这颗巨石上已经布满了满满的裂痕。

    彷佛承受不住来自上下两方恐怖的压力,这巨石“砰。”的一下,碎成许多的细小石头与大量的沙尘,淹没了在其之下的黄逆。

    黄逆慢慢从这碎石堆之中爬了出来,重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出现,身上显然凌乱了许多。

    不过此时灰头土脸的他,眼神却是出奇的明亮。在这恐怖的重力底下,黄逆紧紧的盯着在他眼前施法的贝蕾儿。

    贝蕾儿心里一颤,可是她却不敢放松正在施法的动作。面对着眼前的黄逆,贝蕾儿居然出现了自己像是在面对一头远古巨兽一般的错觉。接着她看到了黄逆向着自己跨出了脚步。

    每跨出一步,地上就会冒出一些细小的裂痕。一步、又一步,虽然缓慢,但是随着这缓慢的步伐,黄逆却是越来越接近贝蕾儿,这坚定的步伐,带给了贝蕾儿极大的压迫感。

    贝蕾儿紧紧咬着牙,头上渐渐流下了一滴滴的汗水。

    黄逆走到了贝蕾儿的面前。接着眼神一闪,双手突然间快速的举起,彷佛是这十倍的重力突然变的不存在似的。黄逆的双手猛然的伸向了贝蕾儿的魔法书与魔杖。

    在黄逆即将要抢到这魔法书与魔杖之际,在贝蕾儿身上突然出现了一层蓝色的薄膜光幕,这层光幕挡住了黄逆双手的抢夺动作。

    “弹开他,镜面反射。”贝蕾儿大喊。

    蓝色的光幕突然发出了强烈的光芒,接着压致着黄逆的重力场突然消失,一阵强大冲力传向了黄逆,让黄逆居然直接被弹飞到了半空之中。

    “呼┅┅”贝蕾儿大喘了一口气,接着用恶狠狠的眼神看着在半空之中的黄逆,接着把右手魔杖举高。

    “风之刃。”随着贝蕾儿的说话声,一阵阵强风开始吹了起来,并且聚集在贝蕾儿的魔杖上头形成一道月牙一般的绿色刀刃。

    一道又一道绿色刀刃快速的重叠在一起,这绿色刀刃的颜色变的越来越青翠,彷佛就像一个最漂亮的玉石一般。

    “三十倍,多重叠加。”

    这三十道风之刃叠加起来不是变成三十倍的大小,相反的则是只有原本的三倍大小。但是这风刃却是给人惊心动魄之感,彷佛能斩尽一切世间之物。

    贝蕾儿眼神闪过一丝犹豫之色,不过这只出现了一瞬间。

    下一刻,贝蕾儿的魔杖朝着黄逆一挥,这三十倍叠加的风之刃在眨眼之间就出现在了黄逆面前,眼看就要拦腰斩过。

    就在这个时候,黄逆伸出了他的右手。

    一股浓郁的黑色的魔力缠绕在上头,随着手臂的形状延伸了出去,此时黄逆的右手竟然变成了一把漆黑无比的黑色之刃。

    黄逆使尽全力挥动手臂上的黑色之刃,与风之刃相互斩击。

    一股恐怖的风暴瞬间袭击了全场,所有的人都被这一阵突如其来的强风给吹的睁不开眼睛。

    “轰。”以黄逆为中心,地面上出现了恐怖的巨大网状裂痕。

    无数的石块翻了开来,或是挤压破碎,好像被什么恐怖怪兽给催残过似的,整个舞台居然因为黄逆的这一拳变成了一整个巨大的废墟残骸。

    恐怖的冲击波向着四周扩散,整个地面居然开始震动了起来。甚至连支撑着观众看台的木头支柱都出现了裂痕,整个观众台变的摇摇欲坠。

    “这是什么力量?他的一拳居然可以造成地震。”

    “那如果我赢了呢?”

    “我就不跟你要求赔偿。”蒂琪插着腰自傲的对着黄逆说,感觉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让步似的。

    “那算了吧,这里的赔偿我会出的。”

    “真的吗?”蒂琪的眼睛放光,感觉她又重新认识了黄逆一次似的。刚刚的愤怒一下子全都消失无踪了,转而是眉开眼笑的看着黄逆。

    “嗯,真的。那现在我可以退场了吧?”

    “不行。你还没跟我比力气呢。”蒂琪倔强的说,黄逆不跟她比力气就绝不放人。

    “不然你赢我的话,我就欠你一个人情,怎么样?一个分会长的人情哦。”带着有点谄媚的表情,蒂琪对着黄逆说。

    黄逆想了想,似乎想到了什么好点子,总算是对着眼前的小女孩点了点头。“好啦,要比就比吧。输了的话可不要哭喔,比力气可是我最强的地方。”

    “什么?她是谁?”

    “我还记得在我小时候,这冒险者公会曾经办过一场扳手腕活动。参加费需要五百金币,只要赢了一个小女孩,就可以得到一个价值五百万金币的奖品。”

    “然后呢?”

    “她就是当年那个小女孩,而且两百场无一败绩。”

    另外一个冒险者听出了端倪,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你说你小时候,那你当年几岁?”

    “我那个时候才五岁啊,我今年都三十七了。”

    三十二年前是个小萝莉,三十二年后仍然是个小萝莉。在场的所有人已经没有人相信这个小萝莉是个普通的小萝莉了,而是一个神秘的、贪财的萝莉公会会长。

    在这个时候,蒂琪与黄逆已经把他们的手各自放在了桌子上头紧紧交扣着。而络恩则是把自己的手覆盖在他们的手上,开始倒数着∶“三,二,一,比赛开始。”

    在这一瞬间,络恩把自己的手拿开。两人一开始都没有出全力,而是慢慢的测试的对方的最大力量,所以两人的手一直竖立在中间没有任何移动。

    “唉呦,小妹妹,看不出来你的力气还蛮大的嘛。”黄逆游刃有余的笑着说。

    “喔?我还可以在更大一点呦。”

    说完,蒂琪直接加重了许多力气,黄逆的手直接倾斜到了四十五度角。好在黄逆在千钧一发之既被黄逆给撑住,不在继续让她往下压。

    “什么?看来我不动一点真格你还真的以为我就这样子啊。”说完,黄逆渐渐的把手往回扳了回来,此时黄逆的表情已经不再像是刚刚游刃有余的样子了。

    “哼哼哼,你就尽管出你的全力吧,我会让你见识到什么叫做恐怖。”

    “喔?是吗?可是你的表情已经不对劲了哦。”

    “乱讲。你才是。你看你的脸都已经红成这个样子了,还不赶快认输吗?”

    “要认输的人是你,我现在才只出了三成力气哦。”

    “是吗?我看你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呐。”

    黄逆与蒂琪不断的僵持着,恐怖的力量就连用钢铁特制的桌子都开始承受不住,开始出现了断裂的迹象。

    现在的两人不约而同的表情扭曲,显然是都已经开始动起真格,不再有丝毫保留了。

    “天啊,这个男人,居然可以跟小蒂琪比这么久的力气。”艾琳妲用手微微遮住了因为吃惊而张开的嘴巴。

    “嗯,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能与会长硬碰硬的人类出现,虽然会长没有动出真正的全力,但是那个男人也没有使出他强化自己双手的那一招。哦┅┅看起来也快分出结果了。”络恩用赞赏的眼神看着黄逆。

    除了在冒险者公会工作的人以外,所有的人都对于蒂琪的气力感到无比的惊讶。他们刚刚可是亲眼看到黄逆一拳就摧毁了一整个舞台。而这个小女孩居然可以和这样子人互相抗衡,而且还不居于下风。

    不,并不是不居于下风。在众人的视线之中,每个人都清楚的看到,蒂琪那小小的,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手,居然正逐渐的把黄逆的手往下压去。

    “啊啊啊。”黄逆使劲的想要往上拉起,但是蒂琪小小的手却是充满了完全无法想样的力量,竟然持续的把黄逆的压制的死死的,黄逆的手被距离桌面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终于在这一瞬间,黄逆的手背轻轻的碰到了桌面上。比赛结束,黄逆落败。

    “你哪来这么多力气啊?”

    “你力气怎么会这么大?”

    黄逆与蒂琪同时趴在桌上,都是一附累坏了的样子说道。

    “你小子,体内肯定有龙之血以外的力量吧?”

    “嗯,那你呢?为什么你明明这么小个却这么有力气?”

    “讨厌啦,这是人家的秘密唷。”蒂琪从趴在桌上站了起来,看着黄逆满意的说∶“不错。我欣赏你。既然你说要帮我出修理费的话,那我也卖你一个人情好了。相信在冒险者公会里没有人不会给我面子的。有什么困难就尽管找我吧。啊对了,只有借钱这一项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