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雷霆传说

第二百三十九章

    “风之枷锁·三十倍!”贝蕾儿的声音从人群中响起,大量的青绿色半透明锁链伴随着强大的风劲从空气中出现,以环绕的路径团团包围了在棕发男子身旁的其中一个黑衣人。

    这名黑衣人被强大的风压给吹离了地面,在空中无法控制的旋转着。

    不过。在他们各自发动攻击互相牵制的这一瞬间,棕发男子却已经在最后一名黑衣人的保护下成功地冲到了紫焰玄冰的前面。

    棕发男子从他的怀里掏出了一张卷轴,这卷轴的上头画着一个颇为复杂的魔法阵。此时这个魔法阵正放出了一阵一阵的光芒,显然这个棕发男子正在激发它。

    “黄逆,那是个传送魔法阵,他应该是要直接把那颗紫焰玄冰给传送走。”加尔托斯的声音在黄逆的脑海中响起∶“那个魔法卷轴的品质不高,现在阻止的话还来的及。”

    “龙静,我们走!”听了加尔托斯的话语之后,黄逆的嘴角出现了有些兴奋的微笑。

    怎么可以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商品被别人抢走呢?

    黄逆宛如火箭一般的冲了出去,强大的冲刺力道甚至把地上踩出了一个小坑!而龙静却是宛如鬼魅一般,隐藏在黄逆的影子里面。

    黄逆在艾琳妲等人的目光之下,迳自的冲入了战场的正中央。第四名黑衣人挡在他的眼前,黄逆毫不减速,以一个完全没有任何花招的正拳轰了上去。

    “砰!”黄逆与那名黑衣人的双拳碰在了一起。

    在下一瞬间,那名黑衣人马上就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往后倒飞了出去。在飞出去的途中,黑衣人的长袍碎裂开来,里面的人影被众人一览无遗。

    那是木头制作的身躯,它的双手各自带着镶满锋利刀刃的拳套,但是这样的右手臂居然在刚刚与黄逆的互击之下已经扭曲断裂。反观来看,黄逆的拳头仍是毫发无损。

    不过现在除了某些特定人物之外并没有人注意到这件事。

    因为在这一刻,其他三人也是瞬间结束了战斗,艾琳妲的火焰长枪以势如破竹的气势轰爆了黑衣人的长刀,烧毁了黑色的长袍,露出了里面的人偶。

    络恩竟然是直接把整个人偶给支解了,木制的人偶残骸与大量的匕首散落一地;被贝蕾儿的风阵给困住的人偶被里头的大量风刃给绞的伤痕累累,最后残破不堪的掉落在地上。

    不过在这个时候,棕发男子手上的魔法卷轴已经不再闪烁。而是释放出强烈的光芒,棕发男子抓向了在推车上的那颗紫色玄冰,脸上露出了即将到手的兴奋表情。

    “砰!”一记手刀毫无迹象的从棕发男子身后出现,稳稳的击中了男子的后脑勺。

    接着那棕发男子便是带着一脸悔恨的表情倒了下来。而他手上的传送卷轴也失去了光辉,快速的黯淡了下来。

    出手的自然是极为擅长隐匿的龙静。在龙静解决了这棕发男子之后,却是惊讶的发现艾琳妲居然把手上的长枪对着自己!

    “你是什么意思?”龙静冷冷的问。

    自己和黄逆好心帮忙,没想到居然是得到被人拿武器指着的结果?

    “其实这些突发事件你们不应该插手的,所有冲上来的冒险者我们都有权利怀疑是不是有想要窃取宝物的意图,这也包夸你们。”艾琳妲用警告的口吻说,并且警戒的看着龙静。

    听到了艾琳妲的说法,黄逆转头看了周围,果然除了自己和龙静两个人,根本没有别的冒险者冲上来帮忙,甚至大多数冒险者都带着看好戏的表情看着黄逆他们。

    “我是这颗紫焰玄冰的购买者,出来保护自己购买的商品也没有错吧?”黄逆笑着说。

    “在交易完成之前,商品都是属于原主人的。所以现在先请回吧!”艾琳妲面无表情地回答道∶“虽然很抱歉,但是规定就是这样。”

    “算了。龙静,我们回去吧。”黄逆转过身去,接着和龙静一起走回了他们原本所在的包厢。

    而艾琳妲他们所没有看到的是∶黄逆的眼神中充斥着战意。

    如果说自己所拥有的钱不足以买下那条幼龙的话,那么就算与冒险者公会杠上,黄逆也要抢到那条幼龙!

    看到黄逆的表情之后,龙静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各位冒险者们,真是不好意思,让各位看到了这场闹剧,我们一定会严惩这位不遵守规则的人!”在她一边说的时候,还一边对着黄逆眨了眨眼。“至于这件商品,在卖出之后会以拍卖价八折的折扣卖给买主,剩下的两折由我们冒险者公会吸收,已表示对买主的歉意。”

    艾琳妲重新恢复成了原本那妖娆的样子,手上的火焰长枪早已经被她给收了起来。

    至于一旁的棕发男子,已经不知道被贝蕾儿的风之锁链卷了起来。歇斯底里地大吼着∶“你们知不知道你们犯了什么大错!这是灾厄的开始啊!如果不赶快把这颗冰凤源晶归回原位的话,可是会付出数百万人命的代价,愚蠢的冒险者公会根本就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随着这棕发男子被贝蕾儿带走,嘈杂的拍卖会会场也逐渐恢复了秩序。

    至于这棕发男子所说的灾厄根本就没有人把它当一回事,纯粹当成一个疯子想为自己开脱的疯言疯语。

    “如果没有人要继续出价的话,那么这块石头就属于两百五十七号的冒险者?”见到周围没有人继续出价,艾琳妲笑着宣布黄逆买到了这颗紫焰玄冰。

    之后艾琳妲继续主持着拍卖的进行,而贝蕾儿则是拿着紫焰玄冰来到了黄逆他们的包厢。

    “喏,你买的奇怪石头。”贝蕾儿把头颅大的紫色石头拿给了黄逆。

    黄逆把石头接过来后,发现这石头其实并不怎么寒冷,顶多是散发着令人感觉凉快的感觉而已。

    “你的卡拿给我吧?”贝蕾儿伸出了一只手向黄逆讨要。

    看着贝蕾儿纤细的手掌,黄逆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尴尬。

    “我可以直接给你三百万的金币吗?”

    “你疯了吗?三百万的金币可是可以堆满一整个房间喔!”贝蕾儿不敢置信地说,接着用一副很受不了的语气说道∶“算了,你有多少钱我就顺便帮你储值好了。卡和钱都拿来。”

    “谢啦。那我等等还有东西想买,可以一次付款吗?”

    “好吧,那我就在这里等你好了,以免你做出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情来。”说完后贝蕾儿把手伸了回来,并且拉了一张椅子在黄逆的身旁坐下。

    “哈哈。”黄逆苦笑了两声,难道自己的心思就这样被看出来了吗?

    “对了,像这次的袭击事件很常发生吗?”黄逆想要转换个话题,便想到刚刚那四个人偶与棕发男子。

    “实际上,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几乎是少之又少。所以我们冒险者公会在之后会对那名棕发男子加以拷问。而人偶的操纵者,我们也会发布任务,去寻找他的踪迹。”

    看着场内的艾琳妲,但却是表凌严肃地对着黄逆说∶“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代表你买的那个东西有着什么样子的秘密,足以让人不惜与冒险者公会为敌。它可能包含了未知的绝大利益或是其他的东西!你可能买到了什么很重要的物品,这甚至会让你和你的朋友陷入危险之中,我劝你以后还是小心一点。”

    让朋友陷入危险之中,难道他们会对剃雅和莉娜,黄逆突然觉得买下这颗石头是一件很错误的决定。

    重新看向了拍卖会场内,艾琳妲正在用她的花言巧语拍卖着各种奇怪的商品。

    但是黄逆却一点都不去注意,而是迳自思考着要怎么把幼龙给弄到手!如果能顺利买到的话也就算了,但是假如说钱不够的话。

    又过了好几个拍卖项目,终于艾琳妲开口喊出了黄逆等待许久的那个商品!

    “年龄在两百岁以下的火属性雌性幼龙,出自北方的魔狱深渊!温驯且战斗力强大,几乎不需要驯服的过程就可以驱使她,底价三百万,每一次加价不可以少于十万!”

    在艾琳妲说完之后,络恩手上拿着一根香喷喷的巨大烤肉慢慢的从后台走了出来。

    而跟在络恩身后的是一条通体覆盖着粉红色的鳞片,有着一双大大的金色眼瞳的幼龙。水汪汪的可爱眼睛眨呀眨的,彷佛对着这么多的人群感到很是好奇。

    四只脚加上背后的一对巨大肉翅,这正是体型足足有一辆卡车大的一条龙!

    在众人有些傻眼的目光之下,络恩把烤肉往上空一丢。接着这条幼龙以极快的速度飞起,准确的咬住了那巨大烤肉后,回到舞台上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在这一瞬间,黄逆的脑海中闪过了狗接飞盘的画面。

    “呵呵,如同各位所看到的。这条幼龙呢,只要给它好吃的食物,不管你要叫它做什么,它通通都会听从你的话。而且别看它这么可爱的样子,它所喷出的火焰,重伤一般的七级冒险者,秒杀所有七级以下的冒险者还是可以的喔。”

    “五百万!”未等艾琳妲说完,一名冒险者迫不及待地喊出价来了。

    “五百五十万!”

    “七百万。”

    “七百二十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