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雷霆传说

第二百五十三章

    “本性和善的生物?”听到这句话黄逆似乎想到了什么,接着看向了那片名为哈德莫里的铁灰色沙漠。

    “没错,本性善良的生物,在那片沙漠里可是连一头也没有。可别看这沙漠似乎死气沉沉的,在我们踏进这片沙漠的那一刻,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凶兽等着把我们给吃掉了。”

    空楠看着那片沙漠的远方,接着迈出了步伐,众人正式跨越了那道人类区域与外域的边境之线,踏进了哈德莫里之中。

    在这炽热的大太阳之下,金属质感的哈德莫里沙漠的温度高的可怕。假使一颗生鸡蛋掉在了这里的地面上,怕是也会马上被煎熟。

    “好热。”塔莉亚的汗水不断的滴了下来,在她的身边有着三道绿色的风属性魔力不断的环绕着。虽然有风不断的吹拂着,但那热风对于降温似乎并没有任何帮助。

    “你们四个人,是怪物吗?”塔莉亚看着她身旁的四人,表情有些怪异的说。

    黄逆的额头上冒出了几滴细细汗珠,但是对于此地的恐怖温度似乎并没有其他太大的反应。

    毕竟自己可是经过黑龙菲斯力的火焰光柱给洗礼过,还待过了火焰山脉遗迹里的岩浆房间,这点温度对他还说还不算什么。

    龙静拿出了她的黑伞挡住了炽热的阳光并怡然自得地走在这阴影之下,丝毫看不出有任何不自在的地方。

    唯一比较特别的就是龙静的神色似乎是在思考的什么,并且时不时地看向空楠,眼神当中露出了疑惑与思考。

    希瓦兹的情况界在黄逆与塔莉亚的中间。

    虽然已经是满身大汗,但是坚毅的表情却依然保持着。这种情况对于一个战士来说正是最好的磨练。不管是身体上来是精神上。

    而空楠的情况则是在这五人之中保持的最为轻松的一个。

    对于他来说,哈德莫里沙漠与人类区域所在的沙漠似乎根本没有什么两样。彷佛他完全的融入的这片环境之中,灼热的温度根本影响不了他。

    “小亚,要不要我帮你降降温?”空楠微笑地说着,接下来伸出了右手食指。

    在这无比燥热的沙漠之中,蓝色的水属性魔力竟然不断往空楠的手指集中而去。接着在他的右手食指之上慢慢地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冰块,并且有越来越大的趋势。

    “不用了。”塔莉亚撇过头去,不在看空楠手上那渐渐成形的冰块。“你们能够办到的事情,我也可以。在这里就受不了我怎么抢到远古兵器的蓝图?”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听到塔莉亚这样说,空楠便把手上的冰块往旁边一抛。

    在冰块接触到沙地的那一瞬间“嘶┅┅”的一声,马上融化蒸发掉了。

    “也许你可以学学龙静,试着去习惯这片炎热而不是去抵制它。虽然以你的性格来说应该是做不太到。”

    “那是什么啊?这么热怎么可能习惯嘛。”塔莉亚不满的说。

    “哈哈┅┅果然。”话还没说完,空楠的表情突然变的冷峻起来。接着周围的众人似乎都有所察觉,以自己最快的速度从原地跳开。

    “噗刷刷刷。”在他们原本所站的地方,从地底钻出了一只直径有十米,且不知长度的巨大沙虫。

    这只沙虫的身体宛如是用金属所做成的,浑身闪烁着金属的光泽,与这哈德莫里沙漠的沙子拥有同样的颜色。

    在巨大的身体上面没有眼睛等器官,只有一个恐怖狰狞的圆形巨口。乍看之下就像是这沙漠伸出了一只恐怖巨大的触手似的。

    “这是什么东西?”黄逆飞速的后退,看着那巨大的金属触手惊讶的问着。

    “哈德莫里沙漠的外围猛兽∶金属腹足沙虫。全身的肌肉堪比金属的硬度,水分几乎没有,最为锋利的地方是它的环状牙齿。就算是你,被咬到的话也会承受不起的。这生物最为恐怖的地方是┅┅”

    在加尔托斯还没说完的时候,这只金属腹足沙虫突然倒向了希瓦兹的方向。巨大的虫口里头有着无数如同巨大刀锋一样的利牙磨合着,发出巨大的刺耳金属摩擦声,并且快速地咬向了希瓦兹。

    “阿希。”塔莉亚慌张的喊了出口,接着甩出左手。只见在塔莉亚的左手之上挂着一条翠绿色的手环,此时这条手环正发出强烈的绿色光芒。

    绿色的魔力快速的从塔莉亚身体里传送到这只左手上面。一把通体翠绿、并且上头刻有亮金色符文的魔法战弓就此出现在塔莉亚的左手之中。

    “贯穿吧风动之弓。”塔莉亚喊了出来。

    右手在这把弓的弓弦之处一拉,一支翠绿色的美丽弓箭随着塔莉亚右手往后拉弓的动作从箭头到后面的箭尾逐渐出现。

    在塔莉亚拉满弓的时候,一股凌厉的气势顿时从塔莉亚的身上爆发了出来。

    另外一边,面对着巨大的金属腹足沙虫那狰狞的獠牙与如同黑洞一般的巨口,希瓦兹不但没有丝毫的慌张,反而是更加的冷静。

    因为他知道在这种情况之下失去冷静只会让自己死亡的更快。

    举起手中的长剑护在了身前,希瓦兹站稳了脚步。面对着比自己体型大了不只百倍的金属腹足沙虫,希瓦兹所选择的是┅┅直接面对它。

    “风神剑·千之剑莲。”

    希瓦兹的青绿色风之斗气非常快速的从全身集中到他手上的长剑,出现了无数的绿色剑影重叠再一起。

    接着希瓦兹把手上的剑往天空一指,所有的剑影纷纷分离出去,并且停留在半空之中,形成了一大片剑幕。

    “斩。”在希瓦兹手上长剑挥动的那一刻,所有的风之剑影全部都以希瓦兹为中心疯狂地环绕起来。

    希瓦兹直接朝向金属腹足沙虫冲了过去,大量高速运转中的风之剑影与金属腹足沙虫正面撞在了一起。

    “叮叮叮叮叮叮。”无数的剑影斩在了金属腹足沙虫的身体之上,发出了连续的金属交撞声。

    但令希瓦兹不敢至信的是,这些无数的剑影斩在了金属腹足沙虫之上竟然只留下了一条条淡淡的割痕,完全没有对它造成任何的伤害。

    在希瓦兹无法置信的目光之下,金属腹足沙虫直接撞开了这些剑影,张开了大口即将要吞噬反应不及的希瓦兹。

    “暴风狙击。”塔莉亚的声音响起,青绿色的魔法箭猛然射出。

    如同恐怖的狙击枪子弹划过空气,在半空之中留下了青绿色的魔力波纹,而魔法箭的实体在瞬间轰击到了金属腹足沙虫的巨大身躯。

    巨大的冲击力让这只金属腹足沙虫从哈德莫里沙漠里被拖了出来大约十米左右,那金属制成的躯体之上在出现了一个越来越巨大的深坑。

    魔法之箭仍然在突进之中,金属腹足沙虫整个身体往魔法箭射去的方向弯曲而去,正好救下了险些被金属腹足沙虫给吃掉绞碎的希瓦兹。

    但是非常不巧的是,这只金属腹足沙虫所导向的方向赫然是黄逆所在的方向。

    “居然朝我这边过来了,既然这样的话┅┅”黄逆笑了一声,接着摆出了架式。

    右手摆在了自己的腰间,体内的魔力悄然运转了起来,聚集在自己的右手和全身的关节支点上。

    “好久没有用这一招了啊,记得上次发出这一拳还是在蜥蜴人部落的那个时候。”黄逆曾经用这一招来打败巨大犀牛,也曾经用这一招来打碎那木栅栏的门。

    看着已经近在眼前的金属腹足沙虫,黄逆的腰际猛然扭动,在身体前方的左手拉了回来,整个身体就像是一个炮台,而那灌满了魔力的右拳就是黄逆的炮弹

    “暴力摧毁。”在这一瞬间,带着摧毁一切的恐怖物理力量┅┅发射。

    “砰。”

    黄逆的拳头在下一刻直接砸到了金属腹足沙虫的身体上,在金属腹足沙虫的身体表面之上瞬间被击出了一个巨大内陷的凹洞。

    一道道圆形的波纹从这凹洞的周围扩散开来,而这凹洞居然还有快速内陷的倾向。

    猛烈的力道让这只金属腹足沙虫停止往黄逆的方向倒去,而是停在了半空之中竖立着。

    在金属腹足沙虫身体的另外一侧,塔莉亚的风之魔法箭仍然在往金属腹足沙虫的身体里面前进破坏着。

    来自金属腹足沙虫两个完全相反的方向,却又同样恐怖的力量分别从两边压迫。在下一刻,黄逆的拳劲终于与塔莉亚的魔法箭发生了碰撞。

    “轰。”巨大的爆炸声响起,这只金属腹足沙虫的身体猛然被贯穿开来,巨大的身体中央出现了一个通道。

    如同金属碎片的血肉在这一瞬间往四周围喷射而出,大量的金属块以极快的速度飞向了黄逆。

    就在这些金属块即将碰到黄逆的那一霎那,黄逆身上的战斗套装顿时发出了一阵蓝色光芒,在离身体约五公分处挡下了所有的金属块。

    “砰。”这只巨大的金属腹足沙虫受到了极大的损伤,直接倒向了一边发出了巨大的倒地声响,一动也不动的死去了。

    恶臭的重金属味不断的从那贯穿之后的伤口传了出来,远远的散拨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