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雷霆传说

第三百七十四章

    这么深爱一个男人的女人,还为他生下了一个孩子。但是那个被爱着的男人却从没有来探望过他们!

    黄逆不知道多少次看到母亲一个人在孤单寂寞的夜里偷偷地流泪,在那个时候,黄逆就已经决定了。

    “从很久之前我就想好了,如果我有一天有幸能够结婚的话,我这辈子只娶一位老婆!现在那个人早就已经决定了。更何况┅┅”

    黄逆低着头看着莉娜,有些不忍的小声说了出口。

    这一句话除了沉睡中的龙煞与莉娜之外,清楚了传进了在场所有人的耳里。

    “对我来说,莉娜就只是我的妹妹而已啊。”回到了马内瑞拉之后,黄逆等人遇见了在南方无尽森林认识的训兽师古拉格一行人。

    虽然说原本他们就是以吸血鬼为目标来到这个城市,遇见他们应该也不感意外,但是这依然是天上掉下来的惊喜。

    在黄逆的拜托之下,拉法尔召唤了她在世界树上所驯服的世界鸟,并且以最快的速度将他们给送去了魔法之都菲特利亚。

    凯恩留在了马内瑞拉,他必须去与光明教会秉报这次行动的过程与结果。并且承诺在处理完一切事情之后,一定会带着欧维拉与莫莉安一起前去卡飞那领地探访。

    在这世界鸟之上,黄逆对着古拉格他们解释了自己的身分。包夸自己一行人是从异世界穿越、龙静与龙雪是半吸血鬼、日向鹰是吸血鬼猎人,还有这次事件的元凶“德古拉”的所有事情。

    讲完之后,古拉格等人就明白了当时黄逆与龙静在听到“吸血鬼”这个名词之时,为什么会有奇怪的反应。

    古拉格一行人对于黄逆等人感到惊奇与佩服,却没想到日向鹰与龙雪却也对这个世界感到无比的震撼!

    当世界鸟出现的时候,无比强烈的存在感震撼到了两人,而且在空中飞行的速度远远的超过了以前地球上任何的交通工具。

    在空中遨翔的时候,两人也对这个世界无比美丽的风景感到震撼。这个世界一切的一切,都是以往那充满钢铁丛林的灰色世界所不曾拥有的。

    “话说臭小子,喂,你还醒着吗?”在世界鸟在空中极速遨翔的第二天夜晚,当众人都在闭眼休息的时候,加尔托斯突然呼唤了黄逆一声。

    “什么事?”黄逆原本闭上的眼睛睁了开来,映入他眼帘的是那百看不厌的璀灿星河。

    此时的世界鸟依然是在空中翱翔着,不过速度却是放慢了不少,冰冷的凉风拂过了众人的身体之上。

    “也没什么,就只是想问一下你今后还会再继续旅行下去吗?”加尔托斯用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毕竟是发生了那种事嘛,要是你被吓到了,以后再也不敢去冒险旅行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是不会勉强你啦!”

    黄逆如今的确还是后怕不已。

    在那个时候,要不是自己爆发出所有的力量以至于让自己完全脱力,恐怕真的会对自己的伙伴出手攻击吧?虽然有着真实实力未知的白夜保护着他们,但是无论如何,那种经历黄逆都再也不想要有第二次了。

    “不过我要先提醒你喔!”加尔托斯彷佛是“善意”的提醒道∶“要是你不在旅行下去的话,我就不得不一直待在你的身体里。到时候,无论你和谁再一起,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都会被我看的一清二楚喔?虽然我是一点也不在意啦!我也绝对没有要勉强你继续旅行的意思啦!”

    “我知道啦。”黄逆苦笑了一声,想到加尔托斯如果一辈子都待在自己的身体里,那么自己也怪难受的。

    尤其是加尔托斯所说的那一点,只要是个男人都绝对无法接受吧?最重要的是,黄逆已经答应过加尔托斯了。一定会完成加尔托斯托付给自己的任务。

    “我会继续旅行下去的,一直到完成你所托付的任务为止。”

    “我真的没有勉强你的意思喔!”加尔托斯还在不断强调着∶“虽然时间不长,但是你应该也了解我了吧?我这个恶魔不像其他讨厌的恶魔,我是很好说话的。”

    “好好,我真的知道。”黄逆苦笑着不耐烦的应付着加尔托斯。

    其他讨厌的恶魔,黄逆现在真的能够体会那种感觉了,也许加尔托斯真的是与众不同的。

    不过,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加尔托斯变成这个样子的?照理来说,加尔托斯以前也是那种只渴望杀戮的恶魔才对。不过对于以前的事情加尔托斯却好像没有要提起的意思。

    “说到这个,在我完成你交代的事情之后,你就会离开我的身体吧?”黄逆疑惑的问道∶“到了那个时候,你会到那里去?”

    加尔托斯没有回答,而黄逆也只是沉默。

    无论如何,他是相信加尔托斯是不会做出加害自己的事情的。既然加尔托斯不想说的话,那么黄逆也不打算继续追问下去。

    “该怎么说,作为一个恶魔来讲我还不算是年老。”加尔托斯开始缓慢的说道∶“虽然这样说,但其实我觉得我已经活够了,我的人生比起大多数的恶魔还要丰富的许多。等到完成了那个承诺之后,我对这个世界就再也没有挂念,差也就是说可以去死了。”

    “什么意思?”黄逆语气惊讶的问∶“在我帮你完成那个承诺之后你就会死?为什么?”

    “你这不是废话吗?我如今只是一个灵魂寄宿在你的身体里,如果我离开你的身体不就只能消散了?”加尔托斯用鄙视的口气对着黄逆说道。

    “正常来讲,以一个灵魂的姿态没有办法在这个世界上维持太长久的时间。不是送到狱界就是烟消云散,由于我本来就是从地狱来的,在一次死亡之后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难道就没有别的方法吗?就像我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你寄附在旧铠甲里那样!”黄逆有些焦急的说∶“或者去问问凯恩也可以!他好像是研究灵魂的专家。”

    “依附在铠甲里,你以为你是像何南城那样的大魔法师吗?至于你说的凯恩,他也跟以前的我差不多,只是他依附在那神奇的锁链而已。简单的来说就是‘锁链才是本体!’厉害的是那一条锁链而不是他自己。”

    加尔托斯彷佛在耻笑着黄逆的无知。

    “到了那个时候,就算你想阻止我离开也没有办法,我可没有去窥看别人新婚夜生活的兴趣。”

    不晓得该回答什么的黄逆沉默了下来。

    一方面想要加尔托斯赶快离开自己的身体,却又不希望他永远的离自己而去。

    虽然时间不长,但是这三年下来,两人已经变成了一个亦师亦友的关系。

    “现实中可没有那么美好的事情。”读到黄逆想法的加尔托斯说道,接着又意味深长的说∶“我想你应该也懂得吧?有一些事情就算是拚死也绝对要完成的!这可是男人的浪漫啊。”

    “拼上性命也要完成的事情吗?”黄逆总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为了女人吗?”

    “你这白痴,你以为我像你一样?”加尔托斯鄙视的说道,接着便不说话了。

    不知道为什么黄逆好像有种“猜中了?”的感觉。之所以完全不说有关以前的事情,其实是因为害羞吗?加尔托斯完全不回应黄逆的猜想。

    原本就睡不太着的黄逆,在与加尔托斯对话之后又更加的睡不着了。

    看着天上的星河与巨大的月亮,黄逆突然觉得一切都是这么的缥缈。

    以前真的没有什么感觉,现在则是明确的感受到了,当一个冒险者到处去旅行,实际上真的是一个很危险的行动。

    仗着加尔托斯强大的力量到处横行无阻,却没想到这样子自己开心了,却把身边重要的同伴拉进了多么危险的世界。

    现在的黄逆,对于冒险这件事好像没有之前的那么感兴趣了。

    “喂,加尔托斯。你走了之后我这身的力量会发生什么事情?你会跟着一起带走吗?”

    “怎么?你不是很渴求力量吗?”加尔托斯嘲讽的说着。

    “我想要的是能够保护我自己和身边伙伴的力量。”黄逆缓慢地说,好像是在一边说也一边仔细听着自己所说的话。

    “在我们以往的世界有一句话,那句话是‘权力使人腐败’。我现在觉得你所给我的力量已经超出我能够控制的承受范围了。老实说我很害怕我对自己现在所拥有的力量感到害怕。”

    “老实说,我觉得和你一起旅行比和何南城一起旅行要有趣多了。”出乎意料的,加尔托斯并没有对这样的黄逆说出任何嘲讽之言,而是说了看似毫不相关的话。

    “不仅仅因为何南城是法师而我们都是战士的关系,纵然他也很强大,可是就是不合我的胃口,在各式各样的方面上。”

    “各式各样?”

    “那种彷佛一切都在他计算之中的感觉,完全没有任何弱点的感觉,轻易将别人的命运操作在手掌心之中的感觉,要是可以的话,还真希望从他的脸上看到大吃一惊的表情。”

    加尔托斯一边说着,黄逆就一边想起了自己至今所走过的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