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雷霆传说

第四百零四章

    莉娜哽咽的走到了黄逆身后,一边流着泪,一边在黄逆身后跪了下来,从后面一把抱住了他。

    “我们回家吧好不好?黄逆哥哥我们回家吧。”

    “没有她的地方,怎么可能还有什么家。”黄逆低声说着,他能够感受到背后温暖的体温,也能够感受到莉娜对自己的感情。

    不过这些都无法抵制自己心中的寒冷与空虚。

    正因为有龙静,他才能够在这广阔无边的大陆继续走下去。

    正因为有龙静,他才有能够将喜悦分享的对象。没有了龙静,黄逆甚至觉得这一片世界已经无所谓了,就跟以前在那毫无意义的地球上一样。

    “莉娜,谢谢你。能够拜托你一件事吗?”黄逆的左手轻轻的碰了碰莉娜的手,接着温柔的将莉娜的手从自己身上拿开。

    “什么事?”莉娜从黄逆的背后离开,擦了擦自己眼角边的眼泪,认真坚定地对黄逆说着∶“只要是黄逆哥哥的要求,不管什么我都会做的。”

    “可以麻烦你治疗龙静吗?”

    “咦?可是┅┅”莉娜吃了一惊,不过她随即就明白了过来,开始着手给龙静施展魔法。

    “我知道了。”莉娜的治疗魔法将龙静给包覆了进去,只见她的身体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恢复着。

    不一会儿,龙静身上的伤口就已经全部治疗好了,看起来就好像完全没有受到伤害一样。

    此刻的龙静依然是如此的美丽,闭着眼睛就好像是安稳的睡着了一般,只是每个人都知道她已经醒不过来了。

    “黄逆哥哥,这样可以了吗?”莉娜有些担心的问,在治疗下去也已经是无济于事了。

    龙静已经失去了灵魂,就算肉身已经完全的回复,死去的人也不可能重新获得生命的。

    “嗯。可以了,谢谢你。”黄逆依然是抱着龙静的尸体,接着慢慢地站了起来。

    他看向了莉娜,虽然脸上带着微笑,但是眼神里面却是空洞无神,彷佛就像是一个木偶一般。

    “莉娜,你们就先回去吧!赶紧将白夜给治疗好。我还有未完成的事情要做。”

    “什么?”莉娜惊愕的跳了起来。“黄逆哥哥,你还要去哪里?战斗不是都已经结束了吗?”

    “不,我的旅行还没结束,不过已经快要到终点站了。”黄逆将头转向了这一片平原上极为显眼的一片黑点,而莉娜的视线也随着黄逆所看的方向转了过去。

    那是一块黑色的石碑,正斜斜的插进了这片土地里。纵然经历了如此巨大的冲击,看起来却仍然是毫发无伤的样子。

    “这是我最后的旅行,我要去完成我对朋友所承诺过的事情,放心吧我不会有事情的。”

    “黄逆哥哥!我也要。”

    “不行!你不准来!”黄逆瞬间转头看向莉娜,并且大声地吼了出来。

    他的表情与吼声彻底遏止了莉娜接下来所想要说出“一起去”的话,莉娜的眼泪沭沭的流了下来,她从来没看过黄逆这样的表情∶愤怒,并且悲伤。后悔,并且坚决。

    “抱歉,莉娜。你必须带着白夜回去治疗,这是只有你才能办到的事。另外,看能不能帮欧维拉和岳父他们找个栖身之所,这件事我只能拜托你了。”

    黄逆对着莉娜露出了愧疚的神情,接着像是有些恳求的说∶“我现在只能依靠莉娜你了,能够帮帮我吗?”

    “黄逆哥哥,摆出那种表情太犯规了。”莉娜低下了头,轻轻地咬着下嘴唇低声说道。

    接着猛然抬起了头,对黄逆大声的说道∶“可是我要你答应我,绝对不准死!绝对要回来!绝对┅┅绝对┅┅绝对还要再见面!你一定要回来喔!”

    “知道了,我答应你。”微笑着对莉娜说完,黄逆便转过身,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

    慢慢地跨出脚步,看着何南城所留下的那最后一块传承石碑,黄逆面无表情地慢慢走了过去。

    莉娜看着黄逆的背影,正当她想朝着黄逆跨出一步时,却又咬了咬牙露出了坚定的眼神,把那一步给收了回来。转过身去对着龙煞与欧维拉他们说道∶“我们也走吧!回到菲特利亚去。”

    黄逆整整在这漆黑的石碑之前站立了三天时间,龙静的尸体也被黄逆抱了三天的时间。

    这最后一块传承石碑记载的东西远远超出了前五块加起来的总合,大量内容竟让黄逆整整在这里站立了三天才全部吸收完毕。

    除了魔力技巧的最后一部分之外,更加重要的是还有有关这个世界的真实面貌!

    所谓狱界、所谓乐土、以及这两个地方所组合而成的,复杂而奇妙的共生关系。

    乐土的生灵死去而灵魂前往狱界,而狱界所有的精华都集中于乐土。

    虽然这一切都只是何南城对于这个世界的推测,但是黄逆却完全找不到任何可以反驳这套理论的缘由。

    黄逆没有理由反驳,而且黄逆并不想去反驳。因为这些资讯告知了黄逆一件事关重大的事实!

    也就是说,在这吉贝斯塔大陆上所死去的生物实际上并不是真正的死去,更加合适的说法是“前往了另外一个世界”。

    而那个世界虽然非常的遥远,也非常的广大,不过却是可以直接抵达的!

    “加尔托斯是不是到了狱界,就可以在一次的见到龙静?”黄逆语气中有着忍不住的颤抖。不仅仅是语气,黄逆的双拳早已经握得紧紧的,显然激动到无法控制的程度。

    “甚至我们还可以继续再一起?”

    “呃,理论上是这样没错。不过┅┅”虽然说是这么说,但是加尔托斯显然不太认同黄逆的想法。

    “你真的知道狱界有多大吗?想要在狱界里面找到一个人,那可是比大海捞针还要难啊!”

    “我不在意!无论多久我都会找下去!”黄逆坚决地说,接着再度问向了加尔托斯∶“而且从吉贝斯塔大陆最容易通往狱界的路径,就是你所斩开的那个空间裂缝!是吗?”

    “嗯,应该是这样没错吧?”加尔托斯显然还是不太希望黄逆前往狱界。“可是那个空间裂缝已经被封印起来了喔?为了避免恶魔大军再次攻击这个世界。”

    “封印起来又怎样?”黄逆露出了冷笑说道∶“把它破开不就得了!”

    “可是大量的恶魔可能会重新涌进来摧毁这个世界哦?”

    “你觉得┅┅”黄逆将龙静的尸体装进了空间包包之内,接着朝向了天使高原的方向跨出了脚步。“我会在意那些吗?”

    “我知道了,我会想办法帮你的。不过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情!”加尔托斯坚决地说道∶“你已经得到何南城所有留给你的传承了!现在┅┅”

    “完成与你的承诺对吧?”黄逆微笑了出来∶“放心吧,我原本就是这么打算的。完成任务之后,我就要动身去狱界寻找龙静。”

    黄逆的眼神突然变得极度冰冷,脸上的笑意也消失无踪。“只要能让龙静重新回到我身边,我会不计一切代价就算是牺牲掉这个世界我也在所不惜!”

    自从有意识以来,就开始不断的杀戮、战斗着。在地狱里有两种存在,一种是灵魂,一种是恶魔。

    灵魂是脆弱不堪的,据说是某个世界里死去的生物所化成的。通常是会被恶魔吃掉或是自然地融进这个世界里。

    当然也有特别强大的灵魂,或许可以以灵魂的姿态与恶魔战斗,但更多的是转化成为恶魔,成为恶魔的一份子。

    但是这些成为恶魔的灵魂,在获得了强大力量的同时,也会遗忘所有过去的回忆,成为一个只知道杀戮与吞噬的存在。

    加尔托斯在有意识以来就开始不断的杀戮,不断的吞噬着其他的灵魂与恶魔。

    战斗与吞噬,便是恶魔唯一的使命与归宿。如今的加尔托斯已经走到了顶点,在红土大陆上已经没有值得让他去挑战的对手,这让加尔托斯的内心感到非常的难受。

    也许在几千年以后,会再出现一个强大的新晋恶魔来挑战自己,可是加尔托斯却无法忍受那等待的煎熬。

    “太无聊了啊!”彷佛向是在对这个世界提出抗议,加尔托斯朝着天空怒吼了出来。接着加尔托斯对着那些表示臣服的恶魔们下了第一道命令∶“喂!你们全部一起上!来杀掉我。”

    底下的恶魔们在互相望了望彼此之后,皆是露出了狰狞的面容,通通都拿出了自己的武器冲向了加尔托斯。

    在一分钟之后,此地的尸海又被堆高了一层,在方圆千里之内只剩下加尔托斯一个生命,其馀的恶魔都化作了这一片尸海的一部分。

    即使是经历了猛烈的战斗,加尔托斯心中依然是没有得到任何的满足。

    想起了以前以小搏大的战斗,那时候的自己才能够全心全意地投入杀戮之中并且感受到无比的快感。

    无论是现在的自己,或者是现在所处的这个世界,加尔托斯都感到极度的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