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雷霆传说

第五百三十八章

    不仅三龙四镇,七个军团接配有三个连三百名魔法师外,更有直属于皇帝,地位与“龙皇禁卫军”相若的“皇家法师团”。人数多达五千的魔法师团体几乎是一出手便是数万人的伤亡。

    皇龙之所以能冠盖群朝,此团的成立占了相当大的因素。

    就在魔法师们于寨墙上一字排开,准备就绪之时,原本便灰暗不甚明亮的天空,其贤心王朝方向遥远的一角蓦地出现了一点又一点的小黑影,向此处接近。

    黑影速度极快,转眼便从点连成面,变成黑鸦鸦的一大片。

    随着黑影逐渐清晰,如鸟鸣、似龙吟的威武啸声亦愈趋嘹亮。

    “终于来了。”望着远方那些为人类军队公认最难缠、最难应付的上级骨骸诅咒之龙的到来,密密麻麻,约有上千只,费特曼轻声的低喃中,带有一丝微不可察的喜意,对方的动态确实皆如事前所料。

    这是诛灵计划开始进行的第九天,同时也是围剿被邪骸占领的贤心王朝防卫重镇“森北城”的第六日。

    开战至今,连同原来四个师团、辎重部队、工兵团、雪幻精兵团、四圣卫合计已破五十万甲兵的“飞龙加强军团”,却已折损了近四分之一的人,其中大部分的伤亡皆是在战初,营寨、箭塔、壕沟等防卫工事尚在进行时,以硬碰硬的方式拼死抵挡三十万骷髅大军的反攻。

    若非此战起用了由魔域正主“万能的巧匠”艾迪森索研发的新式兵器“八弩箭机”、“飞石大车”,进行远距距离、广范围的火力压制,在这足够百万人摆开阵势、极适合单兵战力卓越的骨骸开战的大草原上,恐怕伤亡的人数将不仅只是四分之一,就是全军覆没也不无可能。

    不过,待防卫工事完工后,整个局势便都扭转了过来,开始轮到骷髅们倒大楣了。

    在内两层外三层,蜿蜒险峻的深沟、战壕的阻碍下,不仅重装重甲以冲击伤害见长的亡灵骑士寸步难行,极难发挥战力外,就连骷髅战士这类轻步兵亦是行进极为缓慢,如此一来,便给了飞龙军大射特射的天大良机。

    但骷髅们也不是吃素的,前方有巨盾邪骸高举大盾为众骸们抵挡雨点般的箭击,后方则有邪骸箭手进行反制。

    骷髅军确实是悍勇非常,可飞龙军则是狡诈不凡。

    对方举大盾?

    那就抬高仰角,以近乎垂直的去势进行射击。

    对方进行回射?

    那箭手们就躲到寨垛后吧。寨上可是设有四百挺,每息能射出八支箭矢的“八弓弩机”,寨内则设有三十部,可投出百斤巨岩的“飞石大炮”,哪边射来的箭多,众矢、巨岩便往哪边招呼。

    凭借着地利与科技的双重优势,飞龙军硬是给予了能够以一对三、四个人类士兵的众骸料想不到的重大伤亡。

    森北战区骷髅军团指挥官化骸尤拉,生前乃是贤心王朝一名不见经传,却甚有才华的师团长,他见敌军顽强,己方久攻不下反徒增伤亡,当机立断地鸣鼓撤军,改为坚守城池。

    反正骸骨既不会饿又没有士气的问题,纵是在城里龟缩个一年半载也不会有何影响,而战事一旦拉长,身为进攻方的飞龙反会因粮草、思乡、内政压力等因为,面临被迫无功撤离或强攻坚城等窘境,因此尤拉此时改采坚守,实是妙计一策。

    但他恁地小觑了他的对手、忽略了皇龙王朝以何冠群朝、遗忘了己军何以退坚城。

    飞龙军魔法师见敌人龟缩不出,只以弓箭迎敌,便退至射程外,肆无忌惮地唱起了大规模、高破坏的高等魔法,与飞石大炮一同执行起“炸城”的疯狂行为。

    这一着可让尤拉急了,三百位魔法师一同施展的高等魔法,砸将下来,整座城连着里头的邪骸大军怕连个渣、连片瓦都不会有一丝半缕留下来,吓得他连忙率着众骸出城阻止。

    可一方是严阵以待,一方是仓卒迎击,其结果只要是稍有点思考能力的人都猜想得出来。

    只见尤拉的骷髅军甫一出城,便受到了临时改变目标的飞岩、由大化小的密集魔法的热烈欢迎,再往前,则是遭到一阵箭林矢雨的强烈招呼。

    而飞龙军军官因十分明白若无险可恃,己方绝非敌手,因此且战且退,以弓箭、魔法牵制,尽量与对方保持距离避免进行白刃战,并迅速撤回不远处的营寨。

    尤拉虽全力追击,但在接近对方营寨前便止下了脚步,不敢继续追击,怕持续往前会踏入对方的陷阱,只好无奈退回。

    之后,飞龙军似是玩上了瘾,炸城、追击、撤退的戏码不停地重复上演。尤拉虽换了许多不同的方式打算反将对方一军,但狡猾睿智的费特曼总能令他白忙一场。几天下来,三十万大军被慢慢地磨到了只剩下十万初,教尤拉对这些人类直恨得牙痒痒,不得不向其他战区求援。

    而今天,因援军的到来,他只留下了三千兵留守,尽倾全部的兵力,与飞龙军决一死战。

    “传令,‘天弓’部队就位!”面对即将到来的诅咒之龙,费特曼不敢有丝毫大意,祭出了继八弓弩机、飞石大炮后的第三种新式兵器“天弓”。

    天弓,原为皇龙王朝科研院所开发之巨型弩机,宽十尺,长八丈,每一台巨弩都需要五、六名最强壮的士兵才能操纵,其弩箭由精钢所铸,每根弩箭几足两名成人合抱一般的粗细,射程达一千五百步之遥,发射后的巨大钢箭拥有着惊人的穿透力,是专门破坏飞楼、撞车、登城车、钓堞车、火车、高楼、云梯和冲击城门的巨型檑木等攻城器械的守城利器,而雪幻世家的魔晶机弩便是以此为蓝本所作之延伸。

    后来为针对飞龙之患,更作了进一步的改良,于其下方置支柱及转轴,使其得以尽览天空四面八方三百六十度,无任何死角。

    然而有其利,必有其弊,不仅天弓巨大无比,就连其箭矢亦重逾百斤,搬运十分不便,因此随军而来的仅只七十来具。若只靠此抵挡上千飞龙,仍如杯水车薪无济于事。

    只听费特曼兀自续道:“所有魔法师、弓箭手听本座号令。开始进行‘擒龙作战’。”

    “大地啊!厚土啊!请为吾打造无形的锁链、沉重的枷锁,禁锢住一切欲飞往天空的希望之翼吧!”

    “大地之携伴。”

    上百位魔法师一同诵咏咒文,集合庞大的精神,凝聚钜量的元素,在这片广大的天空布下了一片能令万物堕落的重力之域。

    而当诅咒之龙闯进了这有着数十倍重力的领空,便似负上了几千斤的重担,纷纷自遥远的天顶急坠而下。虽不至于直接摔落地面,但飞行的高度却进入了人类箭手的射击范围。

    “就是现在,全军射击。”费特曼大喝一声,并接过身旁副官递来的弓,搭上箭,率先向天上的恶兽射出了第一矢。

    只见那飞射而出的箭矢,在离开弓弦以前,便被费特曼灌注了他的师门--名列天榜的“金神宫”绝学“金罡诀”的金罡真气,整支箭矢皆被罩上了一层浓郁的金黄色光芒,宛如一道笔直的雷射,一连贯穿了、击碎了三只骨龙的脑袋。

    费特曼不经意间露出的这一手,大大地提振了原先受慑于龙威的士气,全军顿时爆出了偌大的欢呼声,震耳欲聋,弓箭手们向上洒出的箭雨似乎也显得更加有力。

    但饶是如此,飞龙军能给予诅咒之龙的伤害,仍是极为有限,毕竟这些诅咒之龙生命坚韧,骨骸的坚硬度又几可媲美岩石中的王者--“龙岩”,往往得挨上百来支箭才肯倒下。若非费特曼修习的是能够大幅强化一切物质抗击能力的金罡真气,以他顶级高手上段的实力,也仍无法如此轻易地便做到一箭三龙的辉煌战果。

    古代的哲人曾经说过,有一利,必有一弊。

    诅咒之龙们虽因受到重力限制而不能高飞,因而笼罩在人类箭手的矢雨之中,但反过来想,人类们又何尝不是待在了牠们“黑炎龙息”的攻击范围之中呢?

    万幸,这是费特曼在制定计画时便被考量进去的一大的重点,只见魔法师团队仅留下了三分之一继续维持着重力魔法的效果,其余的则在营寨上空张开了一层厚实的元素障壁,将那可怕的黑火给阻隔在外。

    可魔法师的精神与魔力有限,诅咒之龙的龙息生生不灭。

    因此费特曼及其麾下必须速战速决,一旦障壁先一步被打破,龙息吹来,对飞龙军造成的伤亡绝对是致命的。

    而在飞龙军团与骸骨激战于森北城的同时,西南方约快马一日的路程处,正有一群人藏匿于月森的边缘。

    月森,贤心王朝境内,几乎全为大草原的平坦地形中,唯一的大范围森林,占有王朝六分之一的面积,呈弯月状,恰将王朝首都包围其中。内里终年水气缭绕,猛兽繁多,是守护着王朝首都的一道天然屏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