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雷霆传说

第六百二十八章

    沉重的身体,内心想动,却是力不足,言语,也变得如此艰辛,地下两百四十三层的重力,传说六龙的火龙,面对如此危机,深云竟是动弹不得。

    不停流出的血液,布满全身的伤口,全身上下无一处完好的深云,想动,却是一动也无法动,心中的念头,非是想回家,而是对于如此不争气的自己感到忿忿不平。

    剑神:“我太早让他来这里了吗?”

    火龙:“动不了,那我就送你一程!”

    火龙巨口一张,如太阳一般的超灼热破坏之炎出现,自龙口喷出,四周仍旧是凝结不动,只余地上挣扎生死之间的深云面对着破坏之炎的光临。

    生死之间,深云危在刹那,究竟深云要如何自火龙手下逃出,他要如何得到人间天下无双者的称号呢?

    云外红尘六云降尘寰,尘主的意思究竟是什么?为何会六云会不约而同的找向剑界顶峰的五剑老?

    深云:“深云剑式里式书剑风云。”

    风云大陆上最强的肉搏种族,兽人族,在满是未开化的未知危险雨林之中建国,虽然族中缺少强而有力的智者,但是借由地型之利与强大的战斗力来弥补先天上的不足。

    号称为风云大陆上肉搏战中最为强大的一族,兽人族历代族长均为风云大陆上十大强者之一,也是攻击力最强的一位,这一点由兽神卡蒂道尔的兽神之雷便可以探知。

    今天是兽人族的一个大日子,众族人分别环立在族长身旁,以族长为中心形成一个大圆形,正对族长前方让出空位,十位兽族青年走到圆形之中,一字排开,强大的斗气无意自动,生出强风吹袭,众人皆是一喜,兽人族长也满意的点点头。

    阿鲁凯:“不错!看来你们将我至高族密典“兽神之雷”已练到兽人之雷的境界,如果时间能多点的话,你们可能达到兽皇之雷的境界。”

    十位年轻兽人高兴的憨笑,脸上的表情是得意,是畅快,而在这之中,一位狼族的少年一笑即逝,脸神立刻恢复为原先无表情的脸,兽族族长内心暗自赞赏它。

    狼,风云大陆上最为高贵的生物,它们孤傲,它们喜爱自由,但同时它们却很团结,只要选定了一位首领,就终身不离,但是在这大陆上纯狼种的狼实在是太少了,少到足以在人间拍卖可达天价,而狼族兽人也是兽人一族最为稀少的一族。

    阿鲁凯:“此行我意将狼族少年推选为队长,众人可有意见?”

    在场众人均点头表示同意,兽人族是最为向心的一族,只要是族长所说的话,都不会有所反对,那怕是要它们跳火坑也不会皱眉头一下,除非是污辱到它们的尊严,因此阿鲁凯的话便没有人反对就让所有兽人均同意,在它们的心里想法是,族长必定有它的用意。

    阿鲁凯:“艾斯啊!我知道你已经步入了兽皇之雷的大门,加上你是最为聪明的人,所以我将兽人的光荣交给你,你能胜任吗?”

    名为艾斯的狼族兽人点头回应,而身旁的同伴及族人却各个是大吃一惊,兽皇之雷,它是怎么练到的!

    兽神之雷,兽人一族至高宝典,兽神卡蒂道尔深怕在它离开后,兽神一族会遭人欺侮,因此在它归位兽神神武之位前所留下的毕生武学精华,名为兽神之雷,让所有族里的人都学习。

    因为兽人一族不喜爱复杂的东西,所以兽神之雷分成三个境界,第一阶段,兽人之雷,第二阶段,兽皇之雷,第三阶段,兽神之雷,每一阶段要跨越都是非常艰辛,当代兽人族长则是达到兽神之雷的起步,光以起步的实力便使它达到风云大陆上十大强者之一,可见兽神之雷是多么惊世的神功。

    在众兽人的惊异声与欢喜声中,狼族兽人艾斯没有任何一丝表情,缓缓的随着时间的流逝而离开兽人族,迈向兽人森林外的风之大陆,前往即将兴起另一波风云的国度。

    风之大陆皇家神兵团圣骑士团总部

    圣骑士团总部,圣骑士队,风云大陆上拥有最强大的防守力与突破力的圣骑士团,与他们交战过的对手都称其为最强之盾与最强之矛,在他们面前,没有攻不破的坚壁,在他们眼前,没有守不下的阵地。

    这些都归功于圣骑士团的功劳,因为每位圣骑士队员一入队后,就得经过严格的训练,圣斗气必须修行到一定程度始可休假及参战。

    圣斗气,圣骑士团必修武学,拥有圣光属性的斗气,对于不死族及恶魔族,修罗族均有强大的破坏力,优点是防御很高且沉稳,这点自三方之人会临创世教总部时,由四位圣骑士队员力敌三方之人可见。

    圣骑士队总部,圣骑士圣一队,创世队,队长为圣骑士团长奥斯汀麦尔所掌管,创世队长奥斯汀,当代十大强者第二位,以“天圣神斗气”闻名于世,并晋升至十大强者之林。

    奥斯汀:“这些日子副队长的指点可有进足?”

    奥斯汀正对着创世神像,脸色严肃,莫名的压力,压得他身后十位少年倍感艰辛,生不起一丝反抗的念头,原来,这就是十强武者的实力。

    奥斯汀身旁的副官见到这种情况也无能为力,对着十位少年身边的副队长微微一笑,示意不要插手,同为十强武者,在圣骑士团许久的副队长对于奥斯汀个性早已了解至极,也笑着不语。

    紧张的气氛,未曾减少的压力,凝重,如身处深渊之海一般,让人动弹不得,如负巨山般使人喘不过气,这就是,一流武者的武者之威。

    奥斯汀:“很好!你们通过了,这次评比就看你们了!”

    奥斯汀转身,对着眼前的十位少年说道,而承受住绝代武者强大压力的十位少年如临大赦,内心高兴得雀跃不已,却没有表示在脸上,因为他们知道这也是队长的考验。

    奥斯汀见状点点头,转身离开,副队长随后跟上,只留副官一人告知有关评比该注意的事项与编组。

    奥斯汀:“蓝哈德威,我有预感,我们这些老朋友再次见面的机会很快就会来了!”

    比利蓝哈德威:“是啊,我最近也是这样觉得,教皇那方面也是如此!”

    奥斯汀:“这样啊,那到时再说了!”

    云之大陆风雅国协

    一派独立的中立国,风雅国协,最高位者为风雅儒首,为什么要称为儒首,因为温文“儒”雅,所以每一代的最高位者便尊称为儒首。

    一脉古色古香的建筑,高雅不华贵,朴素而不华丽,以木建筑而成的屋与地板,小桥,流水,花园,庭园,凉亭,琴声,筝声,箫声,笛声,诗声,不停传出,小亭中一位中年人正坐于石椅上,右手执笔,苍劲有力的大字随着他手中忽快忽慢,忽缓忽急的动作而出。

    端坐天地间,闲云亦悠悠。琴筝箫笛鸣,诗赋朗朗吟。风云始动起,南山依旧在。赏荷忘秋风,举头月已明。观荷晓月,智非识

    优美的字迹,如乱时崩云,如阵云千里,苍,如天,劲,如地,力拔山河,细腻柔情,闲云抚琴,字,是那么的完美,字,是那么的典雅,字,是如此的深远,在这四十个字里行间之中,看到的是惊天动地的气势,见到的是细水柔情的温柔,更含藏着一流武者的武者之风。

    张瑾:“好字,好诗,好意境,儒首真是天下第一文人!”

    阳明:“跟在儒首身边多年,却望儒首一分难近,儒首之艺已是天人可比。”

    在阳明与张瑾等十人身前,为一小凉亭,亭名:忘月流日,而亭中之人便是风雅国协儒首,当今天下第一智者,当代十强武者之末,笔墨千秋智非识。

    智非识:“圣贤之贤,笔墨所成。极恶之恶,纸砚难能。”

    黄埔:“儒首,今日我们是来向您辞行的。”

    王烈:“我们兄弟十人将起身前往风之大陆参加青年评笔,特来告知儒首。”

    智非识:“青年评比啊,赏荷忘秋风,举头月已明!时间还真是快呢!你们去吧,不过一路小心,这一行也许将会很辛苦。”

    陈昭:“是!”

    陈昭等十人离开后,广阔的庭园只留智非识一人独立亭中,若有所思的表情中,似乎是对于他的推测做个决定一般。

    半响,智非识缓缓的抬起头来轻声叹气,脸神增添出淡淡忧愁。

    智非识:“真快,一下子又过了四年,这些年的迹象显示,修罗殿也快出现了,老友啊,我们很快又要再见面了。”

    苍茫天地之间,天与地,在风雅的诗韵声中阵阵传出,绕梁不绝,深深的叹息之声让人为之惆怅。

    风云大陆之中最无法纪国家,所有罪人的集散地,处处充满着杀人与哀号之声,血,是这国家最常见的东西,就连国旗也是由血所绘。

    罪首,罪恶之国最为强大,最为深重的恶人,所有的罪恶在他眼里也不过是世人的枷锁,他一生杀人无数,但是他却从不去计算杀了多少人,因为生命在他的眼里,是微不足道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