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雷霆传说

第六百四十四章

    柳寒霜冷颜不改,语出,是惊动四方,冷眼,寒剑,冷得让人颤抖,寒得让人胆颤,手中霜雪更是扩大威能,冻结方圆三尺空间。

    玄冰:“霜雪剑,北海冰宫六大奇宝之首,外观虽然有些改变,但本质却是不变,雪山剑女得意之徒,没想到是如此之美,难怪少宫主会死命往雪山跑。”

    仇刀:“断情子啊,人家可没将你的言语放在心里,相反的还趁机将必杀之招所需的蓄劲补足,吾要看你如何应对。”

    柳寒霜蓄劲已足,手中霜雪轻挥,似快似缓,散发出冻人寒流尽数于空中汇聚,聚集的寒流,在半空之中化为一朵巨大的冰华莲花,不停吸收柳寒霜散发之寒气。

    秋瑾:“这就是雪山仙剑双绝式之一吗?”

    冻霜寒流,冻结万物,如冬临降至,大地沉眠,休生养息孕化生命,静待春回归来,似静似动,冬之美景,冬之万象,尽在冰莲之中,待人参透。

    吸呐化式转瞬间,摄人心神的冰华莲花猝变,只见花苞片片展开,绽放,晶莹剔透,美轮美奂的冰华莲花,让人看得迷失自我。

    情剑:“好招,好剑,美得让人叹为观止,离恨天好友,看来我得出招了。”

    “好惊人的剑法,小小年纪有此造诣,再过几年不就天下无敌。”

    绽开的冰莲,尽现莲花美好之姿,再转身,是莲花凋零,花叶纷飞,如泣似怨,如诉,如叹,晃如绽放之美好如昙花一现,稍纵即逝,让人惋惜。

    “杀招,将至!”

    飘零苍穹的花叶,一如残花枯叶,飞散,盘旋,却不约而同的只在断情子身边环徘徊,让断情子潇洒身姿更添几分诗情画意的文人气息。

    看着身边的冰华花叶,断情子心知不对,情之剑出,锈铁之剑起,剑指地,气不动,稳如泰山之姿,静如嵩山之势。

    散落花叶,走势忽变,盘旋有序,急速飞向断情子,叶缘,冰凝如刃之峰,无坚不摧之器,四面之位,八方之地,剥削进退闪身空间,绵密不断,击向断情子。

    纳天地方圆,补四方矩形为阵,飞射的花叶,是一片片冰华叶刃,有序飞旋,依次进攻,前后,左右,上下,互攻互补,形成一道无尽的剑之领域。

    智非识:“好美的剑术,好恐怖的杀招。”

    玄冰:“好华丽的剑技,这就是冰圣所说过,唯一败他的剑法,雪山仙剑诀吗?”

    断情子身处杀招领域之中,已成被动之姿,手中情剑挥洒,是一剑挡一刃,一身闪一叶,却是守得惊险,步步难进,步步难移,虽是难进半分,但双足,却是从未离地换位。

    “好厉害的杀招,我越来越想会会她的老师,不过既然是一招胜负,我也必需出极招了。”

    心知对手之招尚未尽出,后着将发,断情子手中之剑尽情挥洒,以一剑弹一叶,用精密计算的角度挡招,一弹叶,挡开的冰叶反挡其它叶刃,连环出剑,连环挡招,以一力借它力化解领域杀招。

    破招的瞬间,紧接而来的是,更强的一招。

    断情子情剑指地,不动如山的气机一动,暴风狂飙,如天岚,如怒流,狂涛飞波泄天虹,地面轰隆作响,震动不止,地面元气自大地倾巢而出,尽数缠绕断情子周身。

    弹开之花叶,被破之领域,回射柳寒霜,散落的莲花,余剩之莲藕,将花叶吸回,变化,转成一道长翼卷缩,冻气,更甚先前,刃芒,寒光凛凛,撼动天之界限。

    奥斯汀:“怪物,没想到这一辈出现这么多怪物,魔晶石的能源已完全不足以挡下这一发余威,好友,麻烦你了。”

    心知奥斯汀所求何事,爱因斯坦极,随即起身,缓缓走向比武台场边,一手挥出,人间最强结界魔法,封神结界现世,补强魔晶石能源不足之缺,顺势将魔晶石补充至满。

    冰莲华,化雪翼,寒流冻天结地,是天寒地冻之写照,是天悼冰息之描绘,美丽的冰莲化,圣洁的雪之翼,同为静之表象,同是冬来待春之意,转圜之间,竟是双倍的力量加成。

    仇刀:“好友你不得不认真了!”

    看见对方之招,是极端的煞招,断情子心知,留情,将是生命终止之时,内心惊咋,因何此女会有如此实力,手中锈剑吸化地气元功,瞬间,光芒大盛,耀眼夺目,地之元,地之火,破尘燃土而来,依附剑身,形成炎帝怒炽之剑。

    天之绝冰,地之怒炎,莲华雪翼,情意炎剑,对敌的相克,冰与火,双互侵蚀,冰冻山河,炎焚九州,一者进,一者退,一者侵,一者蚀,僵持不下的对敌元素,渐渐寻出一丝平衡之点。

    破军:“断情子,柳寒霜,借天地之力为己身,武道竟然也有这种方式,着实让人大开眼界。”

    雪翼轻动,振翅,如凤翼天翔,凰翼凌霄,一声轻鸣,雪翼暴动,带起无尽天寒地霜之气,扑向断情子,极寒之流,冻结天地。

    袭来的雪翼,是最终之招的暴发,看出雪翼之威,寻出雪翼所带起无尽寒流,一波强似一波,一阵强似一阵,无可抵挡,闪,是闪避无方,避,是避无可躲,棘手的剑式,棘手的寒流,逼得断情子剑式不容留情。

    刹那间,瞬息万变,大地竟然产生震动。

    地动,动得让人错目,动得让人窜逃,但是,断情子却是身影不动,在他周身,地之火暴然突出,化为一道道巨大炎火之柱,燃升九霄之天,尽挡雪翼之威,不熄不灭,连环窜出,势均力敌。

    情剑:“情到终时方知尽,仇到止刻才觉泯。天道漫漫无处寻,地法扬扬返归来。”

    仇刀:“是无尽情涯,断情子认真了。”

    剑之冰,情之火,双流绝招相会,是惊心动魄,是高下之争,对视的双目,错身的两人,脚步踏出令人惊讶的一步,是一招之间唯一的一步,众人心知,胜负,就在这一步之间,判分高下。

    好个后浪推前浪,原来,我从未发现,时代的潮流是那么的汹涌!

    只是,我情剑断情子岂是如此易与之辈。

    冰火冲突,翼柱相争,交锋的双剑,是缠绕不止的剑上争锋,只见一片水幕雾气,红光闪烁,让人看不见对敌的两人。

    北海冰宫,不动冰壁

    陌生的身影,冰冷的气息,不动,不语,面对着天地奇景,万年不融,千年不动的不动冰壁,一位白衣袭身的男子静静站立在冰壁前。

    “千年恩怨,百世之争,天地悲嚎,魔化天下!”

    男子缓缓吟诵一首诗,随后,双掌抚上不动冰壁,双臂刻划,一道道让人看不懂的图形自男子双掌划出。

    不停舞动的双手,足足刻划一刻间,收手,退步,长吸一口气,突感四周空气瞬间急降,本已冰冷之地竟更为寒冷,空中,大气水分子化为点点寒冰,充斥整个不动冰壁,齐向男子前方汇聚。

    北海冰宫圣严峰

    圣严峰,北海冰宫最高之峰,也是北海冰宫历代冰圣所居之地,传承之所,为北海冰宫最为重要的地方,当北海冰宫有解决不了的问题或是有人前来讨战之时,圣严峰便派人出面处理。

    冰圣,为北海冰宫最强大的武者称号,不同于风云大陆上的称呼,当北海冰宫武者实力达到神武之境,且为北海冰宫中最强者,在经过前代冰圣考验或是击败冰圣,始得称号。

    如今,在此的主事者,便是当代冰圣阿里不达,精通冰系体术,自从与雪山剑女一战之后,将一切事务交付其得意爱徒玄冰后,便不再踏出圣严峰一步。

    今日,静居在圣严峰之上的冰圣动身,一动,是跃身千丈,疾走如风,奔动如雷,只余白光流影,人影不见,消逝天际之间。

    曾经听说过一个传说,一个远古的传说,一个天地为之惊惧的传说,但是,今天我却感到有人要引发那个传说。

    不动冰壁前,陌生的男子行功将至最后关头,空气中的水分子化为冰霜尽聚身前,横掌,推手,冰霜随着男子的力量带动,在不动冰壁上,依照男子所刻划的阵型游走。

    只见白光闪闪,万年不变,千年不动的不动冰壁竟然随着阵型产生作用而发出震动,随即,冰壁产生些许的剥落。

    剥落的冰层之中,隐隐约约中,可见黑色人影在冰壁之中,抱膝沉睡,让人为之称奇!

    这是一个传说,远古的传说......

    今天,我即将使传说再续,为历史再增添一笔传奇!

    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我真不希望让它再度现。

    只是,人生总是会有无奈啊!

    “那我就帮你一把,不让它出现。”

    在男子行功将至圆满之时,天际乎现一道白色冰霜长虹,随后一根巨大的冰锥自高空落下,直击陌生男子。

    好强大的力量,这里,竟然会有如此高手。

    陌生男子闪招避身的同时,内心惊讶,手中的动作却被迫停止。

    “来者何人?为何要挡我行事。”

    “当代冰圣阿里不达,为阻止你让远古传说再度出现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