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雷霆传说

第六百七十二章

    “姥姥?”听里面没了声音,玉竹担心的向房门叫唤,是百灵已经回复,还是痛的昏死过去?手摆在门板上,随时做好冲入救人的打算。

    “没事,进来吧。”绑上腰带,可衣服还是显得十分宽大,裙摆可以拖地,袖子长的看不到手在那里,前襟斜了一边,十岁身子的百灵穿着大人的衣服,加上一头未整理的乱发,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看上去真是狼狈不堪。

    玉竹听见百灵的叫唤,马上推门进入,眼前的真是自己的姥姥吗?这些变化实在太大了,一下子从六、七旬的老妇变成初生的娃儿,现在又成了十岁的小女娃,盯着百灵,玉竹张着口说不出话来。

    “傻了吗?呵”坐在床上,百灵强颜一笑,连笑都觉得痛。“道云呢?”想找道云要颗药丸吃吃,至少先压住现在的不适。

    “没见到。”玉竹摇摇头,轻步向前,蹲在床边,握着百灵的手,借此感受百灵的存在。“姥姥。”声音再度哽咽,真是爱哭的孩子。

    “嗯,傻孩子。”百灵伸手抚着玉竹光滑的发丝,也辛苦这孩子这些日子的奔波了。

    “再去取一颗果子来给我。”拍拍玉竹的背,百灵狠下心再痛一次,现在有牙可以咬,就不必让道云先将果子化水了。虽然现在身上的痛还没消除,应该吃药休息一会儿,但道云不知跑那去了?要找他说不定还得花上一些时间,还是免了吧。

    “是,姥姥。”抬头盈着泪的小脸,玉竹向百灵点点头,“只要一颗吗?我们摘了七颗回来。”一次全吃了不是更快?马上就能变回以前的姥姥了。

    “傻孩子,姥姥变那么老做啥?二十岁就够了。”有那个女人喜欢自己是老态龙钟的样子?百灵直笑,手不停的拍着腿。

    “是。”玉竹闻言匆匆的跑出房里。

    随意挑了一颗席果又慌慌张张的回到房间。“姥姥,取来了。”把席果举的老高,奔至床前,把果子交到百灵手中。

    百灵接过果子,还是有点犹豫,回想方才的痛苦,心口便一阵狂跳。咽了口口水,闭上眼快速的大口啃下果肉,早点痛完早点解脱。

    汁液顺着嘴角流下,滴落床板与衣襟上,汁液随之渲染开,点点的鲜红。抹抹嘴,整颗吃完,连果核也不剩,紧张的等着痛苦来袭。

    百灵挥挥手,“你出去吧。”这次是不想让人看见自己痛苦的样子。

    “姥姥?”玉竹不想出去了,手指拉着百灵的衣角不放。

    “听话,别惹姥姥生气,乖。”拍拍玉竹扯住衣角的手,百灵尽量露出一个和蔼的笑容安抚玉竹情绪,哄着玉竹出房门。

    “喔。”非常勉强的应了声,拖着脚步转身出去,不时以眼尾瞄着百灵,可百灵仍没出声唤住玉竹,玉竹只好认命的关上房门在外头等待。

    有了上回的经验,百灵换了姿势盘腿而坐,一边调息,一边念着经文转移注意力。但这招好像没啥用,疼痛一袭上身子,百灵便蜷起了身子无法动弹,泪水直滚而下,扯着自己的发丝跪趴在床上,这次痛的叫不出声。痛楚比起上次,可说是有增无减。

    百灵疼的咬紧牙关,额头不停叩着床板,木头床板让百灵敲的嗄嗄响。而玉竹只能站在门外干着急。

    玉竹来回跺步,站在门前转圈,双手指头缠在一起,时而抬头发楞,时而低头沉思,更不时趴在门板上倾听里头动静。

    门板没预期的被推开,里面站着的是一位清丽的妙龄少女,虽然头发蓬乱,可脸蛋的清纯秀丽还是未被遮盖住,窈窕的身段,细长的眸子,艳红的小嘴,修长的手指,重要的是如婴儿的粉嫩肌肤。百灵一开门便见玉竹不知所措的表情,直觉笑出声。

    踩着云雾而至,这东海的长白道观百年如一日,渔叟看着道观外头密密麻麻的树,缓缓降下脚下的云朵,停在道观外头数尺之远处。和净瓶虽算是老朋友了,可也不比和道云那么熟捻,直接进入人家院里总是没礼貌。

    那观里的参天古杉便是此地的标志,摸着下巴的白须,感觉迎面而来的徐风,望着东方的海面,一片湛蓝。

    这背山面海的道观格外让人有与世无争之感。踏着地上的黄泥,老叟向道观跨步前进。

    道观上黑色的屋檐配着微黄的砖墙,砖上的土都有些剥落了,陈旧的外表足见道观历史。

    观内一处密室,一位老尼盘坐中央,四周皆是石壁,昏暗的不见一丝阳光,阴冷的风从门缝吹入,更添诡谲气氛。

    老尼吐纳气息静坐,面色随着口中喃喃的经文越发惨白,终于重咳一声:“咳!”身体便直倒向冰冷坚硬的石地,直接撞上,“砰!”没想到潜心修练了这么多年,还是无法延缓虚的发作时间,老尼叹了一口气:“唉。”不再抵抗体内翻搅的气血。

    “嗯?”道观大门是关着的?净瓶出去了吗?渔叟走近道观一瞧,才发现观上的朱红木门是阖上的。大老远前来,该不会没人在吧?额头挤出几条深深的皱纹,看着门板思考下一步要怎么做。

    最后,决定先敲敲门再说。“有人吗?”举起手轻叩门板,谁知这一敲,门板竟嗄嗄的被推开了。“没锁?”那好吧,入内找找,就算人不在,也能留书一封给她。

    此刻的渔叟心里皆是请柬的事,完全没注意到四周气场的些微变化。

    推开老旧的木板门,老人越过门槛走进院子,后脚跟才一沾上院里的沙土,奇怪的事情便发生了。四周景色极速扭曲,在面前不停旋转,几千万个画面飞快跳动,看的老叟眼花撩乱,“不妙!”已经来不及了,一旦进入阵法之中,想要脱困便不是后退一步就行的。

    待扭曲的空间恢复平静,渔叟所在之处,一点也看不出是方才的道观庭院,四周都是高耸的灰色石柱,团团围住老叟去路,简直像个大迷宫,再回头看看后方,什么朱红的木板?连门槛也不见了。“唉,是我大意了。”用手梳抓一下长胡,后悔于事无补,找出路才实际。

    地上的母鹿静静躺在地上,一股仙气环绕母鹿四周,应该从鹿身上散出的吧。待变化完全结束后,鹿身上的仙气也跟着散开。母鹿先用前脚支撑起身子,看了一下全身,现在这付德性要是遇上猎户就糟了,还是安份的待在这密室等虚的时间过去吧。母鹿改趴在地上,闭上眼慢慢等着时间流逝,记得上次花不到半时辰,这次应该可以更快吧。

    暂时失去功力的净瓶师太,完全不晓得外头发生何事,老友渡水渔叟正陷入自己布下的保护阵法之中走不出来。

    手掌抚上灰色的大石柱,这触感和真的一样,粗糙的表面、冰冷的温度,可见设阵者法术之高,渔叟一点也不敢大意。

    “怎会在院里设阵法?”低喃了一句,这个问题没见到净瓶是不会有答案的,看这阵法还未受破坏,代表就算净瓶是用来抵抗外敌,那净瓶本身应还未受害,所以渔叟并不担心净瓶的安危,只想快点离开这石林迷宫。

    左走右绕,像没前进过一样,景色完全相同,“不好。”这阵法有被改过,还改的很透彻,照以往的走法,三两步早就出石林了,这次居然混了一刻钟还没走出去,渔叟抚抚长须,看来得用些特别的法子了。

    头仰着长空,从上面出去吧。这石林虽然挡住了去路,但可没遮到天。渔叟气运双足,脚尖踏上石柱壁,借力使力,往上跳去!

    说时急那时慢,天雷轰隆乍响!一计长雷从空劈下,直往渔叟天灵盖瞄准!渔叟见状,立即旋身!脚踢石柱壁向后跃去,这才闪过天雷轰顶之灾,回观被劈中的地面,一大个焦黑窟窿,冉冉冒着白烟。

    “呼!”真惊险,渔叟回到地面仍心有余悸,抬头看看蔚蓝的天,想不到连上头的出路都给封住了,加上寻不着净瓶师太设阵法的依循规则,渔叟有些泄气。

    “好。”气聚双掌,把这片石林轰掉吧。渔叟试探性的向前二十尺处的石柱打去,一道劲气至手掌发出,射向前方!“呯!”掌气未伤石柱半分,反倒是不减威力的顺势弹回,渔叟侧身避开,掌气撞到渔叟身后的石柱再次回弹,在石林中四处乱钻,终于向天窜去。唉,果然行不通,摸摸胡子,还是慢慢找出路吧。

    道云来到后院,小心的走进药田内,药田里杂七杂八的各种药材皆有,没规则的长着,一时不察便会踩到,道云环视一圈,嗯看到了,在一株红叶白茎的三叶树苗边拉起裙摆蹲下,这树番约高三指,细扁的叶片。

    “道云,你就不能找个时间整理整理吗?”乙空看着这片乱七八糟的园子,高的低的,各式的药草药根全挤在一个园子内。

    “哈,我在等你呀。”道云大笑,意思即是我等着你来帮我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