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雷霆传说

第六百七十三章

    “这是你家的园子可不是我丹鹤峰的药园。”乙空睨了道云一眼,这片园子一时之间也很难整理吧?得把药草先一株一株挽起再分门别类栽下。

    “其实这药田是乱中有序。”道云抿唇一笑,至少我要找药时皆能找到。卷起袖子,用手指轻拨开药材四周的湿泥。“玄儿,取石臼来。乙空,还麻烦你先帮青歧简单擦洗一下。”为了保持药材完整,道云不怕脏的将手指伸进土里轻掏。

    “啐!认识你真是上辈子的孽缘。”抱怨归抱怨,乙空仍是去找净布和水桶准备为青歧做简单的清洗。

    “乙空,不在那边,在里面。”对着乙空朝井边去的背影大喊,道云笑的开怀。

    乙空拿着木桶,装了半桶水,另一手拿着米色净布,走到青歧身旁,将水桶放在脚边轻声说道:“忍着,我先为你做简单的擦洗。”说完拍拍青歧的背,便脱下外袍挂在一边的树梢上,拉起袖子,把拧过水的布往青歧身上擦。

    青歧身上的伤口夹杂着泥沙,虽然大部分都已结痂了,可血块上混着灰尘,乙空略为使力的搓着。每刷洗过一处,泥尘和痂便随着净布被洗落,一道道的血口也再度渗出斑斑血丝。乙空就这么重复的将布洗净、拧干、擦拭。庆幸的是青歧十分配合的站着让乙空擦拭身子,偶而摇耳、偶而晃脑。

    玄儿则站于道云身后待命,手里捧着小石臼。“玄儿,这拿着。”道云用满是黑泥的手把药材递给玄儿,这时玄儿才看清道云挖出的是三分艳。三分艳为白茎红叶,每株叶片皆只有三叶,故称三分艳,整株捣成泥后吃下,可帮助内伤调养。玄儿小心翼翼的接过,拿在手中。道云则转身继续挖旁边那颗看似杂草的植物,空手刨着土。

    湿答答的黑泥被道云搅的四处都是土味,却别有一份清新的感觉,伴着风弥漫在空中。

    又转了三、四圈,盲目的找出路只是浪费时间,渔叟停下脚步,既然硬的不成,那就用软的吧。这小小的阵法要是真能困住我,那渔叟以后怎么还有脸出现在众仙面前。

    渔叟闭上眼,运发体内仙气,双手放在胸前掐成兰指印,一环气漩绕着渔叟转,辽绕起衣?与发丝,最终停于脚跟吹散脚下沙尘。

    渔叟睁眼移步向前,手指的兰指印仍没放开,每踩落一下,脚跟抬起,地上便绽出紫色幽兰,兰香瞬间充满石林各处。渔叟轻笑,如此一来便可记下走过之路,总会走到出口的。

    果不出所料,半刻多的时间,渔叟便见一石柱长的与其它不同,乍看之下没发觉,但仔细一瞧此石柱颜色略深其它。“是你了。”反转手掌兰印,渔叟眼珠一瞪!鼓气击上石柱!

    “砰砰!”眼前的石柱由掌击之处裂开,断成两节,上方的石块朝渔叟压下,可渔叟稳如泰山的站立,不闪不躲的凝望前方。

    就在石块快砸上渔叟之际,石块消失不见了,原来是幻象,四周的石林景色也趋于淡化,像雾气一般散开,原本的庭院逐渐浮现。

    但回首庭院中央,那被天雷击中的焦黑窟窿仍在。

    两刻多钟过去了……石室内的母鹿身子开始汇聚仙气,先前失去的仙气一点一滴的回窜进体内盈满全身,母鹿体内渐渐充满精力,一扫先前的庸懒感觉,眼神闪着光芒。

    平均的吐纳运功,鹿身又缓缓恢复人形了。变化当中,可以感觉到观外有人?还破了石林天雷阵?

    净瓶运气加速回复速度,深怕来者不善。

    道云挖着看似杂草的药材,松开药材周围的泥土后整珠拉起,这药材的玄机就在根部,球状的根部呈黑色,平滑的像颗鸡蛋,连湿粘的泥也只沾上些微。此药材名为墨芷,是制黑玉转命丹的原料之一,再配上几种仙药便可练成,单一涂抹可当金创药使用。

    道云将手中的墨芷也拿给玄儿,“拿去洗干净。”玄儿闻言拿着两珠药材往井边跑。

    道云用优雅的姿势起身,先拍掉手上部分的黑泥,准备洗手。

    此时的乙空也为青歧做好简略的擦洗了。就等药材捣好,上药。

    渔叟进了道观,仍是不见净瓶人影,只好坐在椅子上等,抚着长须,经过刚才的阵法,显的有些疲惫,靠着椅背闭目休憩。

    “原来是道友来了。”净瓶简单整了仪容便赶紧出了石室来到前厅。见到来者是老友这才安心。

    “呵呵,原来你在,怎么会在庭院里设阵法?害渔叟我差点被雷劈死。”渔叟见净瓶师太出现,站起身,不忘抱怨两句。

    “为了渡绝闲杂人等,没想到困到你,真是抱歉。”净瓶尴尬一笑。虚的周期是精兽的秘密,事关生死,就算是挚交也显少透露。

    看出净瓶似有难言之隐,渔叟也适相的闭嘴不谈。

    “道友今次前来是为了续旧吗?”转身走向桌边,为渔叟倒了一杯水,“不好意思,只有水。”

    “无妨,你也别太客气了,来来,这个给你。”从袖口拿出请柬,没想到送个帖子会那么累。

    “这?”净瓶接过请柬,好奇的翻开看看。

    “众仙会的请柬,十五日务必要到。”渔叟再次提醒。

    “众仙会?好,我必准时到。”净瓶点点头,视线又回到请柬上,看着内容原来是为了五灵的事。

    话完家常过后,渔叟拜别净瓶师太,再转往少阳真人所住的玉庭岛。

    提起少阳真人,这让渔叟颇为烦恼,少阳真人虽然正直良善,却不知何故对狐精特别厌恶,偏偏道云是白狐修化而成,而两人皆在仙界负有盛名,众仙会上缺一不可,希望到时他和道云不要打起来才好。

    观看过白驼山的情况,少阳真人驾着云雾回岛,最近五灵失衡,已经够令人心烦,想不到蛇精还在这时逃脱。

    “少阳!”没料到会在半路上遇到少阳真人,渔叟心喜,这样就不必跑那么远了,加快飞速,渔叟在后面追赶着。

    “嗯?”少阳真人下意识的回头寻找声音来源。一见到后头的渔叟便悬空停下,“渔叟。”还不知渔叟有事相找,只以为是单纯巧遇,少阳真人轻甩拂尘微微一笑。

    “想不到会在这遇见,众仙会务必准时到。”废话不多说,渔叟把请柬交给少阳真人,这么一来,就全都送齐了。

    “众仙会?”接过请柬,仔细阅过内容,想不到渔叟已经在打点众仙会的事了,如此对于五灵失衡一事便不用太烦恼,少阳真人宽心的折好请柬。“辛苦你了,还是渔叟心细。”

    “别这么说,这事关苍生万物,尽点力也是应该的。只是……”渔叟欲言又止,不知如何开口才好。

    “请说,少阳洗耳恭听。”手一摆,请渔叟继续说下去。

    “其实是这样,到时众仙会,道云也会到。”话还是先说清楚的好,要是真的谈不拢还能趁早处理。

    “道云?是那位狐仙吗?”道云在仙界也算是前辈级,这个名字时有耳闻,却从未打过交道,想不到众仙会……会有狐狸来参加,少阳嘲讽性的扬起唇,“我明白了,我不会失礼的。”没等渔叟说完,少阳也能猜出一二。

    “那真是太好了。”少阳的承诺让渔叟如同吃下定心丸,摸摸长胡道:“那就委屈你了。”

    “哈!少阳还知凡事以大体为重的道理。”少阳真人用力一甩拂尘,“还有其他事吗?”心知渔叟与道云交情不错,也不想为难渔叟,可少阳现在不太想与渔叟多说话,只要回想起曾吃过狐狸的亏,少阳便满肚子怨气。

    玄儿将药材洗过,捣成泥状,分别喂食与抹在青歧身上。

    “这儿可真热闹。”百灵梳妆过后更显得出尘脱俗之美,与玉竹站在洞口看着道云、乙空与玄儿三人忙着帮青歧疗伤。

    “百灵。”乙空停下手边的工作,看着百灵,恢复的不错。

    “百灵,你的样子看来不错。”道云凭着气判定,回复的挺快的,想不到已经能出来走动了,吃完席果之后应该会全身酸痛的难以动弹才是。

    “是呀,只可惜了我上千年的功力。”且现在是凡人之身,还得受生老病死之苦。“先不说这,这是青歧?”百灵一到后山就看到了。

    “嗯,正在帮它疗伤。”道云手覆着兽身,听着青歧的脉动,吃过药后内伤已经好了许多。

    “他叫阿蛮。”玄儿补充,刚刚才起的名。

    “婆婆,看到您能恢复真是太好了。”玄儿站在道云身边笑着。

    “玄儿,这次也多亏了你。”百灵望着玄儿,欠了他一份情。“以后别叫我婆婆了,我那儿看起来像婆婆?”巧笑着。

    “百灵呀,人老就要服老。”道云不改本性的调侃。

    “你呀!难怪渔叟说你惹人厌。”百灵用眼尾扫了一下道云,又道:“我也该回去了,这次真的很感谢你们帮忙。”原来百灵是来道别的,手牵着身边的玉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