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雷霆传说

第六百九十三章

    “嫂子,道云来了。”虽然明白自己面对的是具尸体,道云还是有礼的拱手。

    “道云,麻烦你了。”慈怀生将妻子的一手牵起,交给道云。道云不语,只是点头,接过嫂子的手。

    将女尸的掌心朝上,道云握着女尸的手,扇柄隔空于女尸掌心化下一道符,“呼!”向掌心一吹气,女尸逐渐脸色回润,却依旧没脉博没心跳。

    “是道云大意了,没回来为嫂子施法。”道云一个欠身,慈怀生只是笑笑,并没责怪。

    小心翼翼的放好妻子尸体,慈怀生才道:“别在意,你嫂子不会怪你的,而且,当初是说好三百年画道符,你并未失约。”只是一道符虽然能维持三百年使肉身不腐,却经过二百年时光,尸体便会失去光泽、少去血色。

    遥想起当年,慈怀生极力于道学,与妻双修,一心想修成正果,却因心急坏事,气血攻心,危极之际,妻子牺牲自己,将毕生功力渡给慈怀生,助慈怀生熬过生死关头。可惜,慈怀生熬了过来,其妻却力尽而亡。

    那天起,慈怀生也放弃了道学,自责的认为是自己过于沉迷道学,才会害死爱妻。

    而后伤心过度,终日抱着爱妻尸体,任人如何劝说也不肯下葬。

    道云看不下去,既然慈怀生舍不得其妻,便施法为慈怀生保住其妻尸体不腐,这也让慈怀生恢复了些许理智。

    虽然未修成正果,但有了其妻的功力,与自己的基本修行,慈怀生也有了超越常人的道行,带着自己的爱妻尸体来到这片雪原定居,为了赎罪,也为了与妻相守。

    与少阳步出木屋,道云回头看了眼慈怀生的居所,这景色让道云脱口而出:“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摇了摇头,道云心中尽是惆怅。

    之后与少阳一路回草堂,道云皆无心说话。而少阳也尴尬的不知该如何与道云交谈,两人就这么一路无言。

    依着道云曾教过的窍门,玄儿将白玉瓶对着目标,口中念着咒,手指在瓶口比划着。

    也不知是玄儿功力不足还是窍门没完全掌握住,咻咻,白玉瓶只收了些许丝就不动了。

    玄儿搔着脸,思考着到底发生了什么问题?

    “还是照我说的,放把火烧了吧。”见玄儿的白玉瓶没用,玉竹又开始唆使玄儿放火。

    “玉竹姐姐,众生皆有灵,放火的话,这些雷母蚕太可怜了。”休元捡起一只雷母蚕放于手上,实在不忍心这些小东西被烤了。

    “可怜?这些虫子有啥好可怜的。”玉竹厌恶的看着休元手上的雷母蚕,佩服休元有勇气拾着他们玩。

    “会不会是因为这些丝粘的太紧了?”玄儿扯了一大块丝,试着让白玉瓶吸入瓶内,果然有效。看来是因为这些丝本身具有抗法力的功效,所以白玉瓶也因此受影响,法力大减。

    “玄儿哥哥,那我们要一块一块的撕下这些丝吗?”休元拉了拉玄儿的衣袖,也跟着玄儿扯了一块丝放在白玉瓶的瓶口,白玉瓶咻的一下就将休元手中的丝吸入。

    “嗯。这样似乎慢了些。”玄儿看着满处的红丝,想了一下又道:“咱将粘在墙上的丝扯落吧,失了附着的丝落于地面,相信白玉瓶会比较好吸些。”休元听完乖乖的点头,而玉竹反是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

    “你要我进这些丝里去?然后将粘在顶上和地面的粘接处都扯断?”玉竹真想昏过去算了,“我才不要进丝里,全是虫子,恶心死了!”大概与玉竹的原身是竹子有关吧,虫子本就是树木花草的天敌。

    “唉,好吧,玉竹,你看着我们做就好,小元,咱开始。”既然玉竹不愿,玄儿也不能硬逼。所幸还有休元能帮助,玄儿将白玉瓶绑好,开始扯着四周的血琼丝。

    丝与石壁之间,其实粘的并不牢,轻轻一扯,便能扯落,且不留丝毫于壁,干净利落。玄儿与休元动起手来也格外轻松。只是这圣地不小,还是得花些精力。

    而玉竹就这么无聊的叉着手看两人忙上忙下。

    这么忙了大半天,两人还没扯完一半,看的玉竹是极不耐烦,所索拍拍地就坐了下来。

    “咱先把这些收一收吧。”看着地上的杂乱,玄儿打开白玉瓶。白玉瓶尽责的收舍一地红丝,周围也干净许多。

    “小元,你要休息吗?”摸摸休元的头,学着道云。师尊总是这样摸自己头。

    “小元不累。玄儿哥哥不休息,小元也不休息。”撒娇似的也伸长了手摸摸玄儿的头。

    “好,那咱再继续吧。”玄儿又开始扯着血琼丝。不敢怠惰,休元也跟着动手。

    丝扯落的越多,两人越接近圣地中心,子厚灵的光点。

    “小元!到我身后!玉竹!”没预警的,玄儿大喊,正在打盹的玉竹被惊醒,急忙从地上跳起,戒备的看着四处。而休元也反应敏锐,躲到玄儿身后。

    抽出配剑,横护在身前,一手牵起休元往后退去。

    “怎么回事?”玉竹急问。还看不出有何端倪。

    玄儿没回头,“那网中有人,就坐在圣地麒麟背上。”还难分是敌是友,玄儿不敢轻心。

    “玄儿哥哥。”唤了一声玄儿,休元神情严肃,决定与玄儿并肩作战,那表情一点不像五岁孩童该有的。

    “呵呵,这么快就被你们发现啦?后生可教也,呵呵。”非男非女的声调,笑的高兴,却也让人发毛,正确而言,那不像人的声音。

    嗖!一阵刀风猛然袭来,玄儿抱着休元快速跳开,侥幸躲过,锐利无情的刀风将眼前的丝茧劈开,清楚的可以看见,麒麟背上坐着一团黑影。

    黑影,除了黑色的影子,什么也没有,没有衣着、没有五官,却像有实体。

    再仔细一瞧,“玄儿哥哥,他没有影子?”玄儿也注意到了,看来对手是妖物。

    “呵呵呵,我就是影子,怎还会需要影子呢?”黑影说完便从麒麟背上溜下,附于地面,一片的黑影,像水流一般移动,快速窜至玄儿、休元脚边!

    “上去!”玄儿一喊,拉着休元跃上半空。

    黑影没放过两人,跟着向上窜去。

    玄儿举起配剑由上向下往黑影刺去,剑法奇准,第一击便刺中!

    被刺中的黑影散了开来,却对黑影丝毫无损,黑影马上又凝聚成一团,顺着剑身包围住玄儿。

    看着黑影往身上笼罩,玄儿当机立断,一击掌!

    “玄儿哥哥!”休元被推开玄儿身边,直往玉竹飞过去。玉竹眼明手快接住休元,可玄儿已黑影吞蚀。

    “玄儿!”玉竹心跳漏了一拍,见玄儿危急,由手中射出数枝竹针往黑影袭去。

    经过方才的刺击,玄儿了解这黑影其实不怕实体攻击,眼见玉竹的竹针就要袭向黑影了,手中配剑急转,在竹针穿透黑影飞向自身时挡落竹针。

    真是惊险。玉竹这才明白使用剑、针等实物是行不通的。

    罩着玄儿的黑影并没伤害玄儿,但玄儿明显的发现自己的体力、精力正在流失,而黑影形体则越来越大,看来这黑影是以吸食仙气、魔气为生。

    玄儿绕着璟瑶圣地乱飞,想要甩开这黑影,可惜黑影像长在玄儿身上,迟迟无法摆脱。随着时间的拖长,玄儿开始渐渐慢下速度,甚至产生放弃的念头。

    “玄儿哥哥!”休元急的都快哭出来了。

    “光!对了!光!”玉竹喊着!“用光照影子!这样影子就会散去了!”

    “这里还不够亮吗?”玄儿没心力回玉竹的话,反倒是休元,可能真的心急,转头便对玉竹吼。

    “光不行,那把这里的光都遮了吧!”玉竹也没了主意,想到什么便说什么。

    “若把光遮了我们连黑影在那都看不到,岂不更危险?”气的不想和玉竹说话,休元泪水盈眶的看着玄儿与黑影搏动。

    本来已想放弃,可却在听见休元一声声玄儿哥哥的叫唤后,玄儿强打起精神,要是自己倒下了,那黑影必会找上休元与玉竹下手。

    停下飞行,反正甩不开黑影,再飞下去只是消耗更多的精气。玄儿静下心思考,一点也不在意黑影正在吞蚀自己的力量。

    回想着从一开始遇上到这妖物的情景直到这黑影包围自己。

    嗯?那时这妖物劈向自己的刀风不逊,可......似乎少了些什么?

    “啊!”忆起不对劲的地方!朝着休元喊着:“休元!”

    眼神交会!两人的默契居然好到这种地步,休元立即化成剑身冲向血琼丝,一阵乱挥乱砍,玉竹还来不及理清眼前的状况,休元已恢复人形,带着一大片血琼丝,一把网住黑影。

    没有实体的黑影居然让血琼丝给包住了,密密实实,可连带玄儿也被覆在其中。

    只能一赌!玄儿将手伸进怀中,握紧怀中乾坤钥,正打算催动乾坤钥让自己离开这丝茧。

    咒语还没念,一阵晕眩,玄儿已回到地面。站不住脚,休元一把由后撑住玄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