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雷霆传说

第六百九十五章

    在一片树林里一道人影不断奔跑着,持续的做着各个动作来闪避障碍物。

    “别让他跑了!给我追。”

    “是!”

    追兵在他的后面不断追赶着,试图用各种攻击来让周心恒停下来。就在体力不断消磨之中,他的速度、反应等等条件因素,让能够成功逃脱的机率逐渐下降。

    周心恒喘气的咬牙直冲,这时一把短剑从他背后直射而来。他躲闪不及只能赶紧用手中长剑,将那短剑隔挡后整个人身体一顿。

    移动速度因此变慢,追兵随之来到他的周围凝视着。这时一个穿着锦袍富气贵少年,五个护卫护在他的身边。

    “哼,陈浩你可追的真紧,这么想至于我死地?”周心恒冷冷的看着他。

    被追了几百里,七天的不断逃亡,在怎么样有风度的人都会不爽。

    “哈哈,谁叫你敢跟我的云妍走在一起。”陈浩拿出纸扇一脸森然的说道。

    “好吧,谁叫我长的帅你长的丑到灵魂深处。”周心恒耸耸肩夷然说道。

    陈浩听的目光一寒,冷哼一声说道:“嘴巴倒是挺贱的,看来你是想早点去见阎罗王了?”

    周心恒看着他蔑视说道:“我不说难道你就不会杀了我吗?”

    陈浩听了眼中带着一丝诡异的光芒,对着他哈哈大笑道:“如果你想要活命就跪下来跟我求饶,然后爬过来跟我说陈少饶我一命,我就不杀你让你活着离开。”

    陈皓说完笑嘻嘻的看着他,心里开始恶意的盘算了起来。只要这乡下来的野小子照做,好好的羞辱他一番再把他杀死。这种感觉很是舒爽!

    周心恒用一种白痴的眼神看着他,冷冷的说道:“你陈少也是个白痴,这样的废话你也说得上来?”

    陈浩听了恼羞成怒冷哼一声,用一种慢慢说话的语气说道:“你不过是练气境四品初阶的实力而已,我练气境九品我的护卫们都是六品,你有什么办法逃开呢?”

    周心恒听得脸色一变,他没想到陈浩是练气境九品,不要说是他连他的护卫都达到六品之上。这一品就是一个境界,看来今天自己是凶多吉少了。

    陈浩对护卫摆一个手势,五个护卫一同杀向周心恒。

    一把大刀卷着刀风挥砍过来,周心恒想躲又来不及只好咬牙硬挡。

    兵器相交的敲击声响起,那巨大的力量让他兵器脱手而飞,接着这股力量将他的内脏像是拿铁槌猛的敲击,周心恒吐了几口血踉跄的往后飞了一段距离,接着不断翻滚脸面朝地的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护卫们冲过去将他像死狗般,拖到陈浩的面前安静的站在一边。陈浩眼中带着嘲弄的眼神看着周心恒,只见周心恒牵强的抬起头看着陈浩。

    陈浩嘴角露出微笑,接着一脚猛的踩在他的头上。周心恒撞在地上鼻血直流,意识开始模糊了起来。

    陈浩像是发狂似的大笑“哈哈哈,不过是庶民而已也敢对本少不敬?蝼蚁一般的人物也敢在我面前大言不惭,现在还不是如死狗般倒在我面前吗?”

    这时旁边的护卫黑一,是陈少的护卫头领,只见他徐徐说道:“少爷,这家伙怎么办?”

    陈浩冷哼一声说道:“还要我说吗?算了。反正这垃圾也快死了就把他丢在这里吧,让那些玄兽来吃他的身体也是不错的选择。”说完旁边的护卫全身寒毛直起,一脸敬畏的看着他一句话也不敢说。

    陈浩命人将他身上的值钱东西都带走,等到他们朝着一个方向离开后,已经过很久很久的时间。

    周心恒还是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他勉强撑起意识内心的道:“可恶,双手都断了,到时候玄兽就会来该怎么办。”

    他努力撑起身子,但身子稍微抬起又趴了下去,每次牵动断手的伤势都在惨叫。再试了几次后终于抬了起来,满脸鲜血吃力的看着周围。

    低着头看着两手无力的垂下,周心恒忍不住苦笑着。

    就为了一个女人。

    他脸上吃痛得站起来,看着到处可见的大树,心里开始恐惧了起来。自己的双手都断了,如何在这片都是玄兽的情况下逃离?

    吼!几个玄兽吼叫的声音不断传出,周心恒赶紧收拾心情快速的朝着一个方向走,这个方向是返回镇上的道路相反之道。因为他不知道如果自己出去,会不会遇到陈浩他们,所以没有办法只好往别的方向走。

    而他现在双手断掉的情况下,如果遇到玄兽基本是送菜。他一边撑起精神一边祈祷自己千万别遇到啊。

    这片森林分为外围、内圈、中心三个地方,玄兽等级阶层跟人类武者一样,境界的划分:练气境、先天境、化神境、人仙,共分九品而每一品里面又分小境界:初阶、中阶、高阶、大圆满。

    外围练气境玄兽较多,靠近内圈则是有先天境的存在;内圈里都是以先天境为主,靠近中心则是化神境;而中心传说中有堪比人仙的玄兽存在。

    而人仙在武道世界里面,之所以称为人仙则是因为他拥有传说中的力量,传说人仙可移山填海,神鬼莫测之能。

    玄兽则有比人类武者强大的体魄,而且特殊的种族还有血脉传承的招式。往往这类都是极为强大,除非是极为强大的武者,才敢与之拼搏甚至战胜。

    所以周心恒的打算是先离开这里再说,然后绕别条路再回到魔龙镇。只是他的伤势有点重,而在失血过多的情况下突然昏倒在地。

    等到他醒来后发现自己在一棵树上,他还搞不清楚是什么状况时,突然惊奇的发现自己双手竟然好了。他欣喜用双手摸着全身传出敲到物品的声响,接着摸过去发现是一个药瓶得形状,好奇的把他拿出来把盖子一拿开。

    一股药香扑鼻而来,周心恒惊讶道:“这是回血丹啊,这个我身上可没带啊,怎么突然出现在我身上?”

    自己的伤好了,自己身上还多出药丹,有没有搞错?

    到底是谁呢?可惜自己昏倒了,也不知道谁把自己给救了,先赶紧离开这里回魔龙镇才是正道。

    于是周心恒赶紧将盖子盖回去,妥善的把它收好开始运息打坐疗伤了起来。

    刚刚那六品境界的护卫,那一刀杀气甚重威力无比,自己体内的经脉有些创伤。

    而现在玄兽环伺在旁,如果自己不赶紧准备好,出去也是等死的地步。

    在打坐运息功法的他,过没多久周心恒恢复完毕后。他先是蹲在树干上看着周围的情形,不然傻愣愣的直接往下跳,要是有玄兽在周围不就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吗?

    他仔细的看着确定没有之后,很好,没有玄兽在附近。于是他从树上跳了下来,缓缓的往前走。

    自己身上杀的玄丹、玄兽的肉、还有武器都被收刮走,至于辛苦累积存了几年的一千金币,也全部被陈浩给拿走了,现在自己身无分文。

    在他走过的那颗石头突然变成一只蜥蜴,身形就像鳄鱼的大小。此时它伸出舌头电射而出,那舌头如同绳索绵延不绝。

    周心恒心里隐隐有总怪异的感觉,下意识的依照感觉往蜥蜴的方向一看,就看到一条不知什么东西飞了过来。

    他吓的往旁边一跳,那长舌打在周心恒后面的树上,如同菜刀切进肉里面那般容易。蜥蜴舌头退了出来便看到树上一个小洞。

    周心恒冒着冷汗,要不是自己心有警觉,可能都没办法闪过。

    他仔细看着那头蜥蜴,惊呼说道:“既然是幻魔巨蜥,而且是成熟期的,这可是练气境五品的境界啊。”

    靠,这也太倒楣了吧?他急忙使用出疾风步,准备的逃离这里。就在他踏出一步而已,幻魔巨蜥直接冲了过来吐出长舌直射而来。

    就在一秒的瞬间,周心恒使用疾风步来到另一边,他的腰际的衣服破了,还有丝丝的鲜血在不断的流着。

    这疾风步虽然快速,但对灵气的消耗很高,不能长久的使用。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用的,周心恒继续用疾风步加速逃离。

    可是显然幻魔巨蜥不打算放过他,得意的叫吼一声追着他。

    同个时间,在内圈的树林里。

    一个黝黑长发的秀丽美女,身着浅蓝色长裙有着姣好的身材,嘴上挂着恬静的笑容。但是那眼中锋锐之气足以让任何人看见,心中都不由胆寒几分。

    在她杀了最后一只玄兽时,将长剑上的鲜血甩掉后,对着背后的老人淡淡道:“张老,这是杀了第几只?”

    张老听到恭声说道:“殿下,已经是三十只了。”

    女子听到也不说话,像是沉浸在自己的想法中。

    张老看着她的背影,缓缓的说出心中的话:“殿下,为什么你会救那个人?”

    秀丽美女转过头来看着张老,嘴角抹出笑容说道:“偶尔做出善良的事情,感觉是挺新鲜的。”

    张老一脸疑惑的看着她,只见女子叹了一口气黛眉微蹙:“有时候,做这种事情未必是坏事。我只是照着自己的心走而已,责任在肩。”

    张老听到身体一震,眼中带着敬畏说道:“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