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驱魔人

圣诞特篇幽灵的礼物

    在大学时代,有人曾经问过小夏,她想要什么样的爱情?

    她说:她要一个男人非常非常爱她,但是永远永远也不要让她知道!在她看来,能被一个男人深深地、默默地爱着,而她却一直被蒙在鼓里,这种孤独的、无望的、不求任何回报的爱情让她心酸又心醉!

    还有人问她,什么样的爱情最美?

    她说:这世界上唯有暗恋最是美丽。想想啊,你爱着一个人,那么爱那么爱,为他的呼吸而呼吸,为他的举动而举动。当他对你笑时,你会心跳;当他漠视你时,你会伤心;而他呢?什么也不知道,你对他的爱只是个秘密,这不是很浪漫吗?

    最后她得到了这样的鉴定:你爱的是‘暗恋与被暗恋’的感觉,这种不食人间烟火的爱情还是干脆到月亮上去找吧!

    当年,这只是一个同学间的小玩笑,是他们在仲夏之夜,对着一弯明月映照下的湖水时所表达的纯真而无知的梦想。小夏从没有想过,这所谓的‘梦想’有一天会真的实现了,至少在暗恋这件事上是如此。

    这教会她一件事:千万不要在月亮下乱许愿,因为它真的可能会实现!

    可是今天的月亮也很美,她是不是要重新许下一个愿望,来破解自己和阮瞻之间的魔咒呢?

    她站在‘夜归人’酒吧的门口犹豫着。

    酒吧里,还在上演着她每天都会看到的戏剧性场面――很多的女人,或者漂亮、或者优雅、或者学识丰富、或者活泼可爱,但无论是什么样女人,都围在吧台的旁边,看着那个表面上温文尔雅、实则冷漠疏离的夜店老板,那个穿着简单的、却又比夜晚还有幽暗的黑色衣服、挂着那种亲切得恨不得让人融化,又遥远得让人无法靠近的微笑的阮瞻颠倒众生!

    可那是她的阮瞻,她一直放在心里的、一直努力温暖着的、一起同生共死过许多次的男人!

    平时这个时候,酒吧的人会很多,何况今天还是平安夜,这里更是人满为患,只有她在门外忍耐着严寒,偷偷向里面张望!而当阮瞻敏锐地感觉到什么,幽深如海的黑眼睛向门边扫来时,她却又急忙躲在门口那棵应景用的圣诞树后面,尽力平抚自己那颗几乎从喉咙中跳出的心,握紧手中的礼物!

    在共同经历的事情中,她不知不觉地爱上了他。但她知道,他原本是个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男人,不想让任何人靠近。她怕她的爱会让他远离,那么她就会连最基本的友情也失去!所以她虽然用生命爱着他,却不能让他知道。

    有的男人,如果你逼得太急,他就会跑掉!

    而如今,她当年认为是最唯美的感情,却正以最残忍的方式折磨她,好像把她放在一个磨盘中,细细的碾着,当她的心、她的一切都成了粉末,还是凝聚不成一个爱字!

    她多么想对他说,同时也听他表达啊!她曾经渴望着暗恋与被暗恋,可她现在却发现,她根本不需要那么虚无飘渺的爱情,她要的是说出她的心声,并且也感觉到他温柔的回应!

    再看看手中可笑的小花纸包,她还是没敢走进店里送给他!

    在门外,她看得清楚,送他的礼物堆积成山,什么样的灵巧心意都有,反衬得她这件亲手织的围巾老土又幼稚,包装简单又笨拙,这让她自卑得几乎撞墙。

    还是走吧!没必要在万花丛中做那株最不显眼的小草,反正他也不会特别注意到,反正这个夜晚对她也并没有特殊的意义。

    圣诞节嘛,外国人的节日,大多数中国人又不信教,凑个热闹好玩罢了!她还要和他共事,有的是机会去慢慢接近他的灵魂,融化他的心。在这一点上,她比那许多女人都有优势,而且她虽然不知道他否也爱她,但至少他对她是有好感的,多少次了,都是他在最危急的关头救她,还有他那不经意间流露的温柔,证明着她在他心中的与众不同。

    不要在三心二意了,应该彻底执行她那个‘农村包围城市’的追爱计划!慢慢来,一定可以成功地捕获他的心。即使不行,她还可以呆在他的身边,胜于冒昧行事,到最后连朋友都没的做!

    小夏想到这里,决定立即离开,不在这个喧嚣之夜增添她这没有分量的祝福。可是为什么这么不甘心,为什么这么舍不得,为什么心像被无形的手牵拉着一样,就是离不开他?!

    她站了好一会儿,望着雪后晴朗的夜空,心里突然有了一个想法――雪下了一整天了,积雪足够厚,也就是足够堆起一个雪人!

    说做就做!

    小夏跑到酒吧的后巷去堆雪人,一做之下才发现,要堆个好看的雪人并不容易,也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她忙碌得满头大汗时,一个歪歪斜斜的雪人才出现在酒吧的后门边上。

    说是雪人,实际上只是一大一小两个圆球堆砌在一起。而且由于小夏的技术实在太差,雪人的高度才只到她的腰,又没有东西做为雪人的五官,所以雪人的样子特别丑陋。

    “对不起,不能让你漂亮一点。”她对着雪人说,“可是你现在是他的替身,在我心里,你是这世界上最帅的雪人!”

    小夏拍拍雪人的头,把包着礼物的小花纸包打开,拿出那条她亲手织的围巾。

    “我的手艺很差,可是我每织一针就会想他一次,所以――”小夏边说边把围巾围在雪人的脖子上,“这就好像我对他说了无数次――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她弯下身吻了一下雪人嘴唇的地方,虽然微笑着,眼泪却忍不住涌出了眼框,“如果他能知道就好了。”

    凝视了雪人一会儿,小夏终于转身离去,并不知道阮瞻悄悄从后门走了出来,把那条围巾小心翼翼地放入自己的怀中。

    之后,他虚空画符,默念了几句咒语,向雪人一指,“现身!”他轻轻地道,“你说过要报答我救你一次的恩情,现在可以吗?”

    被他拘来的魂魄附身在雪人上,使这个雪人能够活动了。

    他向前挪动了两步,适应着新的躯体,“是的,我要报答你免于我被打得灰飞烟灭,无论何时何地都可以。”

    阮瞻见他这样说,就弯下身去捧起一团雪在手里揉捏着,然后咬破中指,滴了一滴血在雪上。

    立刻,一颗鲜红的心出现在他的手里。

    “把这个拿给小夏,这是我给她的礼物。”他说。

    “小夏?岳小夏?你一直想着的那个人吗?”魂魄问着,从雪堆中伸出一只白手,但是没有敢接那颗血红的雪心。

    “不会烫到你的。”阮瞻把雪心放入那只白手,看着它又缩回到雪人的腹中。

    “我去哪里找她?”

    “跟着这颗心走,它会带你找到她!”

    有了魂魄的雪人不说话了,转身挪动起来,好像一辆推动着的雪车一样,在这行人稀少的平安夜滑行着,随着腹中那颗跳动着的雪心的指引,一直来到小夏的家门口,敲响了门。

    门开了。

    小夏出现在门口,眼睛里还有着隐藏不住的泪意。

    她茫然地看了一下门外,并没有发现什么,但一低头看到的情景却骇得她差点跳起来!

    雪人!那个她堆的雪人!丑陋、矮小、连五官也没有,但又饱含着真挚爱意的雪人!

    它竟然追到她的家里来了!难道又出了什么灵异现象吗?她和阮瞻一直办理着各种各样的灵异案件,难道这让她变得和他一样可以通灵了?难道雪人变成了幽灵吗?

    她感觉到雪人并没有恶意,可是还是吓得没有开口。

    “岳小夏?”雪人突然问。

    夏本能的回答。

    “阮瞻让我给你这个。”雪人边说边从腹侧伸出一只白手,手上托着一颗血红的雪心,“这是圣诞礼物,他的心。”

    “他的心?”

    “是啊。”雪人‘笑’了一下,“也许他觉得你才能温暖他、融化他!接着吧。”

    小夏恍惚地伸出手,一瞬间,她感觉到那沁人心脾的凉意直接在她的身体里荡漾开,让她一下就体会到阮瞻的心意。

    竟然,他也是爱她的!

    她低头看着雪心,眼泪终于滴落。而当她的热泪落在雪心上的一刹那,雪心突然融化成一捧红色的水,迅速渗入到她的手心里。

    抬头,幽灵已经不见了。

    可她已经明白了,阮瞻让幽灵带给他的礼物是他的心,从此后,他们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彼此互相拥有!

    圣诞快乐!

    无论是什么人的节日,节日总是快乐的,总是可以带给人礼物与希望。

    <驱魔人外传圣诞特篇幽灵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