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重生混元道

第四百六十八章 天地猝变

    第四百六十八章天地猝变

    盘王出了那合而为一的两个大阵,自然是免不得各方来贺。大事已成,盘王决定先行准备登基之事,不过这只是一个过渡而已。他已经想好了,待大劫一过,便传位于儿子周化,自己带着灵茱,再不管天地间的俗事,乐得逍遥。

    “老爷,这天庭果然气势恢宏,那玉帝没那福气,怎及我盘王一家福气好!”灵茱一下坐到凌霄宝殿的大殿上属于天后的位置,心情大好的对坐在一旁的盘王大帝说道。

    此时那些没死的高手,已经寻常文武百官早已退下,他们奉帝后之令,去准备祭天大殿了。

    盘王点点头,神色也是唏嘘无比,道:“这争天斗地之事,果然凶险异常,那大阵中可谓死尸遍地,各族多少高手,尽皆化灰灰遇劫而去了。”

    灵茱问道:“都有谁死了?你倒是说说!”

    盘王道:“本帝也不曾细看,只知道云中子、玉鼎佛祖等人皆被杀了。如今天地之争已经明朗,他们这些高手,却还得争斗下去。”

    灵茱忽然眼眸一亮,喜道:“如此说来,倒是我盘王一脉之机会!”

    “此话怎讲?”

    灵茱:“依我看,这大阵杀戮之事,怕是不死绝不能出阵。这些高手平日里一个个高高在上,今日不死,他日必会与我天地为难。”

    “世事本就如此,哪有绝对的强势。”盘王道。

    灵茱道:“大帝。如今我盘王一脉占据天地二者,乃是大兴之兆,如何能不多做图谋?”

    盘王摇摇头,道:“吾之本意,不过是为化儿谋得一番机缘,他日你我也乐得逍遥。这天地间的事,就让他们两兄弟共同去处理吧。”

    “不行!”

    “你……休得胡言。”盘王也奈何不了自己这位妻子,转身离去,不与她争论。

    “天地皆在手中,如何能不多做图谋。相公,灵茱也是为我盘王氏一脉着想。你不愿意,贱妾帮你一把。”

    话毕,灵茱待了半响,想起自己还没去看过化儿,也就去了瑶池。

    灵茱刚到瑶池后殿,便见周化一个人呆呆地坐在那里,望着远方,似乎心事重重。

    “化儿,你这是怎么了?”灵茱一走到正面,顿时看到周化一脸的憔悴,不由心疼道。

    周化见是自己母亲,也就低着头,急急问道:“母后,周诗祁小姐可曾安然回来?孩儿本想去那大阵外等候,不过爹爹不许。”

    灵茱一看自己儿子的满脸憔悴,心里一个咯噔,知道有事了,问道:“孩儿,有什么事,你告诉母亲,如今天地皆在我盘王氏一家手中,再不是以前一般。”

    “帝后!”一声低唤响起,原来是那临阵倒戈的太白金星。“那周诗祁小姐出阵了,大帝让你过去,好生感谢一番。”

    “同去,同去。”周化一听周诗祁回来了,满脸的苍白顿时化作了绯红的喜色。

    众人来了大殿,果然见那周诗祁一个人在那里。

    盘王知道这周诗祁与周成圣父关系颇深,他甚至怀疑过她是不是圣父的妹妹。可后来经过灵茱提示,仔细一想,方才觉得荒唐。圣人哪来的妹妹,充其量是较为器重的门下弟子了。虽然鬼谷子等人称周诗祁为小姐,不过灵茱帝后也说的对,成教那么大,有几个仆人很正常。

    “周长老,不知其他人如何?”盘王大帝问道。

    周诗祁摇摇头,面露悲色,道:“怕是杀戮更重,有人送我出阵。”原来那都天魔神越杀越兴奋,当然越杀越艰难,好几次都被多宝如来给跑掉了,不忿之下他便将周诗祁二人送出阵来,全力剿杀剩余的高手去了。

    盘王大帝暗道:果然,这杀阵不知何日才能解除,只是死人估计越来越多。

    “来人,带陈长老和周长老下去休息!”

    “周小姐!”周化见状,正要追上去,却被盘王制住。

    灵茱没有说什么,只是退朝后又去了瑶池后殿,看自己儿子。

    “孩儿,如今天地尽在我盘王氏一家手中,你日后也是大帝之尊,怎能如此颓废。”

    “娘,如今天地皆在手中,盘王氏一家可谓大事有成,孩儿再也无法压制住心中的思恋。我,我.....我要娶周诗祁!”

    “什么?”灵茱惊呼出声,第一个反应是儿子这病不轻,身为母亲她其实早就发现自己儿子喜欢上了周诗祁,不过她也知道自家化儿为了天地大事,一直将感情压抑在心中。

    “周诗祁是圣人门徒,怎能轻言婚嫁之事。你若喜欢其他女子,任她天上地下,娘都为你做主。娘听说散居仙界的原四海龙王,便有几个如花似玉的公主,不如……”

    灵茱一想,其实自家化儿迟早也是大帝之尊,哪里能少了帝后。

    “不行。除了周诗祁,我谁也不娶。娘若不答应,孩儿便亲自去青丘山提亲!”周化也非懵懂小儿,他知道周诗祁是成教的,也就认为她是青丘山的人。

    “你敢!此事休提,待,待母亲问一问你父王再说!”

    结果当然是否定的。

    “糊涂,周化虽有天帝之尊,但那是圣父赐下的,吾儿周化虽然机缘绵长,但怎能般配圣人门徒,绝对不行。”

    虽然在周化面前使劲安慰自己孩儿,不过在盘王面前,灵茱又是一个态度,变成力劝了。“我盘王氏一脉,好歹天地称尊,若论名声显赫,难道还比不得一个隐世不出的圣人?圣人无为,这大阵中死了那么多人,怎么不见他们出来?我倒是听说连青丘山的后羿这些人都死了,你口口声声的圣父,怎么不出来救他们?”

    “诡辩。不行就是不行。”

    “呜呜呜……想我家化儿,好歹也是未来的天地之主,区区一个圣人门徒,如何配不的?圣人连弟子死了都不管,难道还在乎一个小小的婚嫁吗?”

    盘王道:“这周诗祁身份怕是非同一般,那鬼谷子等人也唤她做小姐。就算不是圣父至亲,也是颇受恩宠才是。一个女弟子执掌十二都天神煞大阵,尤其是寻常?”

    灵茱道:“哼,圣人从来不做好事。封神一战不也是圣人法宝满天飞?他们倒是没死几个,可其他人倒是死了一大堆。圣人算计众生,这也就罢了,我灵茱也管不着,不过化儿的婚事,必须提。何况圣人门徒有什么了不起?他们还不是一个个在阵中送死,连云中子都能遇劫化灰灰。我盘王氏一脉,气势恢宏如日中天,怎是这些人能比。不然,为什么别人都送死去了,只有我们占了天地,做了大劫之主角?”

    “你……不可理喻!”

    灵茱拂袖而去,道:“也罢,本后亲自去提亲,问一问这丫头态度再说!”

    “我,我不嫁。小女子何德何能,怎生配的上周化太子。此事帝后还请就此罢休。”周诗祁自然是一口反对。

    陈传也道:“我家小姐不嫁,有劳帝后关心了。”陈传的口气中,已经变得不太好了。

    “本后尚有要务,改天再来拜访周长老。”

    “化儿,那周诗祁一口否决,母后也在你父王跟前苦苦求情,却是……”

    然而,周化似乎因为天地之争结束了,心中再也没有远大抱负,顽固道:“孩儿如果不能娶周小姐,毋宁死!”

    “你,你……孽障,你想要气死母后!”

    灵茱终究是爱儿子到极致,也就开始出谋划策起来。不知二人说了些什么,暂且不提。临走之时,灵茱有些伤感地说道:“化儿,母后为你和你父王可谓仁至义尽,他日你还得好生待母后才是!”

    “母后放心,此事若成,孩儿他日定当日日侍奉母后。”

    几日后,盘王祭天大典,倒是汇聚了人仙群臣,好不壮哉。

    “盘王大帝祭天!人仙跪迎!”

    除了周诗祁等少数得到特许的人,其他人都跪下了。

    盘王身着金色大氂,威武地上了祭天祀地台。

    “苍天在上,大地在下:吾尝闻,修行之人,皆修德行,晓因果善恶。然玉帝不仁,盘王自问实力浅薄,却为异人所助,方才成就大事。然,天地合二为一,却为多少有道之士抛头颅,洒热血方才成就。盘王无德,他日定当修葺天地英雄榜,为众多英雄好汉,人族英雄立功颂德!

    天地虽未大治,却已烽烟不在,盘王定当上表天心,下慰众生,还这天地间一个朗朗乾坤。

    故而,天地众生同福同乐,同生同养,天地未有大治之时,盘王绝不撒手任之。

    是以……”

    按照礼仪,盘王乃是大帝之尊,灵茱为帝后,理当行那祭祀之大典,只见一身华服的灵茱,潺潺而行,上了祭台。

    “灵茱为帝后,素来修德养生,但求天地无愧。然今日灵茱有两事相告天地,请天地示下。”

    盘王一怔,不知道自己妻子又怎么了,为什么突然有两事告天地?

    “太白金星,鬼谷子,这是怎么回事?”盘王问道。

    “吾等不知!”鬼谷子等人也颇为意外,不过这位帝后素来行事我行我素,别人倒是难以揣测她。

    盘王决定再看一看,毕竟祭天地大典,不能随便打扰。

    祭天祀地台上,灵茱朗声道:“好叫天地知晓,如今我盘王氏一脉已然为天地共主,盘王氏一脉皆有大功德于天地。盘王大帝素来德行俱备,乃是天地间不可多得之修行之士。灵茱也知大劫,如今大劫将完,灵茱恳求天地赐下天道法轮,以此彰显天地大公。灵茱谨代表人仙二族,拜请天道法轮!”

    “这…….这,混账!”

    着实是一个惊喜,一个大大的惊喜,惊喜到让盘王背脊骨发毛。他正要不顾身份上台去拉下灵茱,却见天外一道虚无之光飞过来,瞬间便停到祭天台上空,看似是应了灵茱之请。

    “不可能,绝不可能。”盘王有些呆了,这灵茱擅自做主,以人仙二族的身份拜请天地,难道真能请来天道法轮。作为一个久经生死考验的大神通之人,直觉告诉他不好了。但他没动,毕竟那天道法轮此时正高悬在那祭天之台上,好像就是要给人仙二族的。

    灵茱见状大喜,以为是自己以人仙二族共同祭天的身份,引得天机相许。和盘王恰恰相反,在她看来,盘王氏得了天,得了地,才是天地间最大的主角。那天道法轮既然说凭气运相争,岂不正是盘王氏一脉的机会?试想以后有天道法轮坐镇人仙二族,谁还能危急到盘王氏一脉的亿万年帝业。

    “天地大恩大德,灵茱代表人仙二族感恩不尽。弟子尚有一事相求。盘王一脉之周化太子,乃是有德之士,大劫中亦是屡建奇功。弟子恳求天地赐婚周化与那周诗祁,日后比翼双飞,各为天帝帝后。”

    “不要!”

    “混账,岂能如此欺天灭地,丧了良心。”

    周诗祁与盘王二人齐齐惊呼出声,陈传与鬼谷子二人更是目瞪口呆,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闹出这种事了。

    二人乃是与周成从地球一路过来的,深知这个小姐对周成甚至周成一家的重要。别人可能会不以为然,鬼谷子二人却是千真万确地知道,周诗祁是老师亲妹妹。

    这灵茱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居然乘了祭天祀地之机大表自己盘王氏一脉功德,妄想以人仙二族眼前的所谓大功德,一取宝,二成婚事。

    盘王脑海中轰的一声巨响,似乎被灵茱这等不要命的荒唐给惊呆了,这次天地迟迟未见动静,那灵茱似乎等不及了,大声道:

    “周诗祁,吾以人仙二族,天地共主的名义为我化儿求亲。此事本后告天之后,便会去你青丘山亲自提亲。”

    一听这灵茱居然猖狂到了要以天地帝后的身份,来要挟周诗祁三人的人族长老身份,鬼谷子三人简直怒不可遏,愤然道:

    “此事万万不可。盘王,你既已失德,纵容妻室如此逆天乱行,妄图逼人成事。从今日起,吾等三人便再不是你之臣下。哼!”

    “丞相,本帝,本帝,这就去将这妖妇擒拿下来,好给你们一个交代。”盘王也终于被逼疯了,这灵茱历来仗着自己宠爱言行无忌。以前大事未成,她还有些忌惮,如今盘王氏一脉成了天地共主,她的欲望也就发展到了顶峰。

    盘王正要上去,却见一小将腾空而起,拦住他道:“父王,母后为孩儿向天请命,成与不成全看天意。”

    盘王怒道:“孽畜,你与你母亲居然沆瀣一气,如此欺天灭地,今日不杀这妖妇,我盘王妄为人。”

    “大哥,你与母亲如此所为,却将周小姐置于何地?你速速退开,好叫母亲莫要一错再错。”

    周化道:“哼,天赐。你我兄弟本该同心,你此话却是失德。我知道你也爱慕周小姐甚久,不过今日哥哥,还得先走一步才是。”

    盘王怒火冲天,这个化儿什么都还好,也有仁慈之心,可就是在这儿女私情上放不开,他早就注意到周化对周诗祁的爱慕,一直阻止,没想到周化挨过了天地人仙之争,终于不肯放手了。

    “哼!”

    盘王一声冷哼,一步越过周化,瞬间便抓向灵茱。

    “砰!”

    就在这时,两面旗子瞬间飞起,一道镜光也瞬间扫过。那灵茱身上居然同时带了三件宝贝,看来是料定了盘王会阻止她。

    “你不要过来。今日我心已绝,即便天地不许,我也得亲自去青丘山提婚!”

    “你私取天庭宝库之宝,回去再和你算账。你以为这三样东西在你手里能挡住我。”盘王就要过去。原来这些宝贝都是玉帝死后,盘王接掌天地之尊,黄靖杀了玉帝,却没贪图宝贝。

    “你别过来,再过来我,我死给你看!”

    一哭二闹,三上吊。灵茱用出了最后一招,一把杀神剑顿时出现在右手中。盘王不修道术,不用法宝,这些放在宝库的宝贝,居然都被灵茱取来了。

    如果盘王冲过去,就算破除了法宝防御,灵茱估计已经死了。

    盘王有些气馁道:“茱儿,大错已成,你若一错再错定然大劫加身。你此时罢手,为夫与你同去青丘山请罪便是。这天道法轮要不得,非福是祸啊。”

    天道法轮依旧高高地悬在半空中,一动不动,没有人去取。

    “相公,茱儿所做之事,皆是为了你和化儿,你莫要逼我。你我夫妻百万年恩爱,难道还比不得你口中的圣父吗。你,你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死给你看!”

    盘王依旧苦口婆心地劝道:“茱儿,我盘王氏一脉已经有了如此成就,你何必行如此荒唐之事?快快罢手,不然迟早有大祸!”

    灵茱道:“哼,死的是别人,我盘王氏一脉乃是大劫主角,独占天地,有何可惧。”

    盘王思索再三,还是慢慢朝前走去。灵茱见状,已经将那杀神剑放到了脖子位置。有灵宝守护,即便盘王突破了几件法宝,这灵茱要是真想死,也够抹几次脖子了。

    “哈哈哈…….居然胆敢欺负周小姐。不错,你要死,我便助你一臂之力!”

    一个人影忽然闯入素色云界旗等几件法宝,手一推,杀神剑顿时将灵茱杀死了。

    “茱儿!”

    盘王绝望地哭泣了,刚想去追,那人影扬手抛出一面牌子,只是一晃,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父王,你,你愧对母后。你为何苦苦相逼,让那贼子有了可乘之机。呜呜……母后……”盘王一家都傻了,跪地痛哭。

    盘王装若疯癫,喃喃道:“死了,茱儿死了。你不是说还要享福吗,你怎么能死了呢?……”盘王抓着几件散落地上的宝贝,跪地大哭。

    “父王,你逼死了母后!”

    三父子哭成一团,这时孔宣居然虚空踏步而来。

    “唉,终究是气数难逃,大劫中被惑了心智,不复清明,怎能不亡。”

    “掌教师兄!”鬼谷子三人行礼道,孔宣示意三人别动,等着看。

    “天啊,地啊。盘王一生作孽无穷。如今茱儿逆天乱行,有失公道,盘王愧对天地,愧对圣父,愧对众生。二来害死贱内,百万年结发之妻,死于旦夕,盘王错!错!错!”

    言毕,盘王起身大喝道:“周化为天帝,天赐为人皇,为父去也!”

    “砰!”的一声巨响,一代大帝盘王,身化灰灰,就此渡劫去了……

    “这……”鬼谷子三人面面相觑,根本没想到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如果不是那后来人偷袭灵茱,这盘王夫妇怕是死不了,大不了去青丘山请罪。

    “莫道归……”周诗祁低声念道,似乎有不解,有茫然,也有释然。

    “诸位,天地大丧在即,吾兄弟二人告退了。”

    猝逢大变的周化,摇晃着身子,与自己兄弟李天赐互相搀扶着,抱着盘王二人些许遗物,回天宫去了。

    孔宣望着退走的众人,叹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下轮到成教了!”果然,孔宣话音刚落,便听得一声长啸传来:“哈哈哈……”

    原来是那石忠提着混沌钟,飞快地冲了过来。

    “石忠,你岂能夺宝。”又有两个人影来了,这次是多宝如来和云霄。

    这时候,凌霄宝殿前的校军场的大阵已经破了。有一些人飞速地向远处跑了,其中豁然就有那白云三母子,令人奇怪的是,他们三人居然没一个人死。其余的也就是冥河老祖和镇元子等人了,齐齐下界,居然不过来了。

    “掌教师兄。”黄靖带着黄青云远远飞过来,向孔宣行礼。

    孔宣道:“师弟节哀。”黄靖道:“唉,可怜悟空我儿,遭了玄都大法师手段,还被这厮逃走了。”跟着黄靖的,也就只有伢子一个人了。青家两兄弟死了,后羿牛魔王死了,狐九也死了……

    阐教也死的干净,高手一个都没跑出来,云中子,南极仙翁都死在了阵中。佛门玉鼎佛着死了,阐教碧霄死了,魔界太乙魔君、青家三兄弟也都死了,其他高手更是死的不计其数,险险逃出了一个琼宵魔君。

    石忠大笑道,根本不管多宝如来,却是对孔宣说道:“孔宣,你我兄弟睨墙已非一两日,今日你若助我得了这天道法轮,我这大师兄再也不管成教的事。你们传你们的道,我身为大师兄,定然保你们平安就是。”

    “掌教师兄,万万不可!”众人急道。

    石忠又道:“我身为大师兄,自然不会让尔等难堪。我以道心发誓,我向你们大师姐,如若我得了此宝,对你们有半分逼迫,我石忠不得好死。有了此宝,日后成教定然兴盛。”

    孔宣摇摇头,道:“天道法轮非我之物,你要取就拿走吧。”

    “哈哈哈……我石忠大事成矣,从此逍遥天地,成教有福,哈哈哈……”有孔宣支持石忠取宝,其他人自然是快走了,不然怕是要被报复。

    石忠取了法宝,径直带了竹语,急匆匆地回魔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