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重生混元道

第四百七十章 圣人回归 下

    第四百七十章圣人回归下

    魔界

    “难道天要灭我?”

    闭关密室中,石忠呆呆地盯着虚空中,似乎那里有什么东西吸引了他一般,而正是这个时候,外面的世界猝然大变,天降祥瑞,地起瑞兆,可谓龙蛇起陆,天降金花,又有洪钟大吕伴响。

    原来,这正是圣人回归了。

    石忠不傻,一点儿都不傻。不过瞬间他就想到了圣人回归对他的不利,似乎心有所感,石忠收了正在祭炼的天道法轮,瞬间好似老了许多,一步一蹒跚地走出了密室。

    “去请魔后来!”

    石忠有气无力地坐在魔皇宫后殿,眼神有些空洞,又有些不甘。他安不下心来,走到窗前,透过虚空遥望着那个已经失去了的年代,遥望着那个已经再也回不去的地方——青丘山。

    “相公?出什么事了?”

    竹语一进屋,便发现石忠负手而立,两人夫妻多年,此时石忠的背影让竹语觉得,他老了许多了,似乎憔悴了许多。

    “相公,你怎么了?昨日你不是才闭关去修炼天道法轮吗?”

    竹语怯怯地说道,石忠闷不吭声地时候,她是最害怕的。

    “小语,来,我陪你好好说说话儿!”

    石忠转过身来,脸上勉强挤出几分微笑,将竹语按到一旁椅子上,自己也坐在旁边。

    “小语啊,告诉夫君,你跟着我,可曾后悔过?”

    竹语微微一怔,半起身道:“夫君,小语从未有过如此想法,小语嫁给夫君乃是心甘情愿的。你我二人洪荒初年便是患难与共,久经坎坷,已是不离不弃。”

    “呵呵,小语,你知道吗,我是真的好爱你。”石忠此时已经没有了丝毫的魔皇架子,声音充满坎坷与悲凉,似乎想一语道出所有的心里话,他紧紧地抱着竹语,说道:“其实,相公一直都是爱你的。相公犯过很多错,但是,唯独爱你,从来没有错过。”

    “相公,你别说这些,小语,小语害怕。呜呜呜…….你究竟怎么了?”

    石忠放开竹语,似是自嘲道:“方才那天地异相,你难道没有看到?小语,其实你不是不懂,是你不愿意懂。”

    竹语顿时脸色惨变,抓住石忠道:“相公,你没事的,我们还有机会,我们还有机会的。你不是说过吗?只要你炼化了天道法轮,天下间任我夫妇二人逍遥。相公,别怕,别怕,呜呜呜……”

    “哈哈哈哈……”石忠仰天长笑,极尽痛苦与无奈,更有无边的恨,“天地不仁,谁不为棋子。小语,相公再就应该明白,我早就应该明白啊。圣人不出,是因为这天道法轮还没有被谁取走。天道显现,圣人出世,大劫终章啊!哈哈哈……可怜我石忠自认雄心万丈,却又怎能逃得过天数算计。”

    竹语也哭道:“相公,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我们不要宝贝了,我们不要宝贝了还不行吗。我们把天道法轮交出去,对,我们随便送给谁,你给我,我去扔了它。”

    “小语,你不懂的。孔宣是对的,他是对的,他一直都是对的……天道法轮不是他的,如今却成我的了。劫数不是别人的,只会是我石忠的了。”

    竹语忽然心头一动,道:“相公,我们,我们还有救。圣人回归,那就是说老师也回来了,老师回来了,我们去求他吧。老师道法通天,他临走之时不是说过,他回归之日必是道法大成之日吗?当年那些个圣人都对付不了他,如今又能如何?青丘山有盘古大阵守护,你我去了,还能逃得一劫。”

    “够了!”石忠忽然吼道,随即抱住竹语,两人一起失声痛哭,其实他们都知道,他们都明白,“小语,你知道的,你明白的,青丘山,我们回不去了!”

    “相公,怎么会呢?老师当年那么爱你我?难道他,他能见死不救吗?呜呜呜…….”

    石忠道:“那天道法轮果然是天道至宝,我虽只祭炼了一日,倒也明白了许多从前未曾明白的道理。三日后,圣人齐聚魔界,便是我石忠受难之时。我,或许真的错了。师父,我再也没脸去见他。我石忠一世,刚愎自用,多番罔顾老师教诲,早已没脸见他老人家了。”

    竹语喃喃道:“小语又有何脸面见师父,其实,我们一开始,就错了……”

    石忠道:“小语,你是无辜的,一切都是我的错。相公以前眼中只有胜过孔宣,成为天地至尊,如今大劫临头,回头看来,一切都是我的错。你没错,你速速收拾一切,带着那些剩余的成教弟子回青丘山去。”

    “小语还有何面目回去,师父他老人家必定对你我二人失望至极。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更该比翼飞,夫君,你休得再说。”

    石忠摇摇头,道:“小语,一直以来都委屈你了。其实你一直知道相公做的不对,可你不忍心戳破相公的美梦。我石忠一世心比天高,事事皆有后悔,唯独两件事,便是死也不后悔。一者娶了你,二者蒙老师恩典,入了成教。这也是石忠这辈子唯一作对的两件事。”

    “你别说了,我不回去。”

    石忠道:“小语。你既然知道我二人罪孽深重,你就应该代相公回去请罪。相公大罪早已铸成无数,只有你回去代相公谢罪方才能减轻相公罪孽之感。你若不回去,我,我,我便是死不瞑目!”

    “我……”

    “我不求老师原谅,只求你能告诉老师,石忠知道错了。虽然,已经晚了。可是,我至死不后悔,我只后悔愧对成教,愧对你,愧对老师,但石忠从不为自己的一番抱负后悔。你若不回去,我现在便自杀在你面前,以死明志。”

    “相公,不要,我,我回去,我回去……”竹语赶快抢下石忠手里的天道法轮,泣不成声地说道。

    “来人,送夫人回青丘山!你们,你们都随夫人走吧。”

    目送着竹语离去,石忠一个人站在空空如也的魔皇宫前,长叹一声,忽然跪下,叩头而拜之后,泣不成声地说道:

    “师父,石忠无能,愧对您,愧对成教。三日之后便是石忠死期,弟子与师父再无相见之日。

    罪人石忠别无所求,更不敢奢望师父原谅,只求老师,圣人不杀我,我也无颜再活。忠儿终于明白,一时糊涂,一时偿债。

    不孝弟子只求老师看在弟子一心求死的份上,救救小语,报她一生平安。忠儿对不起他,一切都是忠儿的错,师父,忠儿求您一定保小语。

    师父,但无来世,今日三叩头,一谢当年收养点化之恩,二谢教育赐宝之恩,三谢庇佑小语之恩。

    师父恩情,弟子无来世相报,叩谢!”

    青丘山云海之巅

    “师兄!”

    女娲和后土二人神色复杂地望着端坐一旁的周成,想说什么,似乎又不知如何开口。

    周成微微一叹,走到一旁山尖大石之上的周诗祁旁边,周诗祁正拿着一根钓竿,在钓什么东西。

    “哥,为什么一直没有飞禽灵兽上钩?不用法力,真的能钓上来它们吗?”周诗祁望着下方茫茫无比的云海,似乎不太相信能钓起来什么。

    周成笑了笑,道:“青丘山云海的风,依旧是那么的大,这里的云海,依旧是那么的苍莽……”

    周诗祁不满道:“哥,这空空的钓钩也不挂点天材地宝,肯定钓不上来东西。”

    周成不语,只是望着后土与女娲二人道:“凡事,难逃一个自愿。”

    “呵呵,呵呵呵,哥,上钩了,上钩了,真的可以钓起来啊。”周诗祁一拉钓竿,一只彩凤正挂在那无饵的钩上,然而回头一看,周成却一个人飘然而去,却是回青丘山主殿去了,那本来飘然出尘的背影,此时似乎变得很沧桑。

    周成的声音远远传来,“我不怪他,他怪自己。彩凤不怕死,是因为它自己有了求死之心。大道无形,终究是自惹尘埃……”

    三日后,魔界

    魔皇宫前,偌大的广场上,石忠一个人昂身而立,似乎根本不担心接下来的劫数。

    忽然,天空大亮,似乎有无边庆云涌起,不过瞬间便见到四个人踏出虚空,到了魔皇宫上方。

    “诸位道友,今日倒是得准时,今日大家论个高下,此宝也就有了归属。”太上老君神情闲适地指了指那天道法轮,众人虽然都得了好宝贝,但是还是不嫌少啊。何况这东西,可着实是大道之绝大助力。

    “大善。”

    准提道人一步踏出,道:“石忠小儿,如此天道至宝也是你能取的?速速交出来,圣人有大爱,饶了你又有何妨!”

    “哈哈哈……哈哈哈……”石忠手中提了混沌钟,跃身而起,却是到了半空之中,“法宝只有一件,你们不如先斗个高下,才来抢也不迟,哈哈哈……”

    通天教主道:“石忠,你一人之力,即便有了这混沌钟,也是难逃圣人之难。你家老师不来,你是一百个死。你家老师来了,你同样是一百个死。除非你交出此宝,还能免得一死。”

    石忠讥讽道:“通天小儿,你休得多说。本皇虽然屡屡犯错,但还不敢再劳累恩师。而且,我成教规矩,从没有投降一说,我便是战死,也是解脱了。想要宝贝,你们自己来拿,石忠今日便是死,也要站着死。”

    “找死!”

    准提道人一怒,七宝妙树瞬间刷出,只是一下,那有混沌钟守护的石忠便倒飞回了魔皇宫前的广场,砸了一个千丈深的大洞。

    “哈哈哈……一下还不够我死。”

    石忠满嘴鲜血,这准提道人果然是道行大进,看来是福是祸皆是同路,他们被封印,也着实给了他们一个破而后立的机会。世上,有些敌人是很强大的,不是每个敌人都很倒霉,他们也有走运的时候。

    石忠一个晃身,顿时化作千万张高下,混沌钟一祭,便向最近的太上老君打去。

    “没用的!”

    “轰!”

    又是一声巨响,太上老君手中盘古幡只是一挥,便将石忠打得金身尽破,顿时再次倒飞回去,石忠也是强悍,这一下又没死,还坚持着站起来,不过这次,他再也飞不起来了。

    “咳咳咳……哈哈哈……老师,忠儿就要去了,求您千万要庇佑小语一番。”石忠喃喃地说道,却是神功运转,就要再次冲上去,他知道,这次自己是无论如何都挡不下来了。四个圣人的威力,远远不是他能抵挡的。而且这还是四个走了狗屎运,道行大进的圣人。

    石忠再次摇摇晃晃地飞起来,就要冲过去,他的眼中已经有了必死之心。

    “找死!”通天教主拿出一宝,眼中凶光猛露,这次看来是由他来绝杀石忠了。

    “相公快逃,小语先走一步!老师,我们错了。”

    忽然,一道金光闪过,只见一个大斗裹着一个人影瞬间飞到石忠前方,原来此斗是混元金斗,一下便挡上了通天教主那一剑,这剑可有名堂,此时暂且不提,只见那混元金斗一片片碎裂开来,如同下雨一般,化作漫天金粉。

    “不!”

    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声,石忠被余波震回地面后,眼眶瞬间迸裂,两眼流血泪,呆呆地望着怀中借助的那个人——竹语。

    “相...公,快...快逃。小...语...先...走...一步,老师,小语,对...对...不起...你。”

    望着全身七窍出血,泥丸宫被震散的竹语,石忠又哭又笑,道:“小语,你,你不要和相公玩了好吗?来快站起来,来,站起来,笑一笑。相公最爱看你笑了。”

    石忠一下又一下地擦拭着竹语满脸的鲜血,一边擦,血一边流,似乎再也止不住了。

    “相...公,我,我爱你……”

    “啊!……”石忠眼中再也没有了天上几个看笑话的圣人,跪倒在地,披头散发地抱着竹语,哭道:“小语别说了,别说了,别说了。”

    此时的竹语,已经明显的是回光返照了,如果不是混元金斗挡了一下,她肯定立死当场。

    竹语:“相公,其,其实我,我想回青丘山去看看。我想看看那里的山,看看那里的人,看看小师妹,看看清平湖,看看老师。老师……”

    话未说完,竹语的手一垂下,佳人已然随风逝去。

    “呵呵,呵呵呵,哈哈哈……”石忠背上挂着的天道法轮一下落在地上,那丝神识的关联,已经断了。石忠抱着竹语,抬头望了望几位圣人,自语道:“小语啊,你想回青丘山就早点说吧。相公那么爱你,一定会送你回去的。以前相公天天太忙了,没时间送你回去,现在相公有的是时间,马上就送你回去,你等一等。”

    “这……”

    四位圣人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切,那天道法轮虽然掉在地上,他们却没抢,到了他们这种境界,已经不是抢就能解决问题了,他们此时看笑的,是石忠和竹语。

    “小语呀,其实相公也喜欢青丘山,相公不是一直想回去吗。不过,我好像记不得青丘山在哪个地方了,是在哪里呢?你告诉我好吗?小语,别调皮了,快告诉相公,青丘山在哪个方向,相公这就带你回去。”

    似乎竹语半响没有“回答”,石忠抱着竹语,抬起头,问道:“四位老人家,你们知道青丘山在哪个方向吗?”

    “哼!”

    石忠道:“你们不告诉我,我自己去找。小语,他们不告诉我们,肯定是不想让我们回青丘山去,相公这就带你去找别人,别人肯定知道青丘山在哪里。”

    石忠话音刚落,混沌钟瞬间化作一把斧头,只是一劈,便劈开虚空,石忠破空而去。

    “一对疯子。”

    通天教主正要施法去杀了破碎虚空而去的石忠,却见东方青云滚滚,似乎有什么人要来了。

    却说石忠一路乱窜,混沌钟一边罩着他乱飞,石忠一边自言自语地说道:“小语,你别急,再等等,我们就快找到人问路了。”

    “喂,你知道成教圣人的青丘山在哪里吗?”

    “不,不知道。妈呀,鬼呀……”

    “你跑什么跑,打扰了小语睡觉,我,我杀...我饶不了你。哼。小语别急,我们再去问别人。”

    也不知飞了多久,石忠居然来到了一处荒山大泽之地,此处之隐秘,如果不是石忠被混沌钟带着乱飞,怕是也绝对来不到这地方。这里似乎是一个天然的阵势挡着,说不得也是一个避难的好地方。

    “小语,前面也有人家,我们去问问。”

    “嘭!嘭!嘭!请问青丘山怎么走?”

    “吱呀!”

    “谁呀?”

    一个男子推门走出来,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人,惊呼出声道:“你,你……”

    “请问……”石忠抱着竹语就要开问,却是忽然怒吼道:“白云。我认得你,老子认得你。你是白云。老子今天杀了你!”

    “大,大师兄,你,你这是怎么了?”

    石忠怒吼道:“老子今天杀了你。”不知道为什么,石忠心里告诉自己,一定要杀了眼前这个人。他似乎一下就认出了这个白云。

    严格说来,白云一家才是青丘山唯一的叛徒。至少石忠是这么认为的,在他潜意识中也是这么认为的。

    “孩儿,快跑。这人疯了。”

    白露和白猛冲出来,见了石忠模样,顿时想到了可能,三人就要逃跑。

    “想跑,老子杀了你们。”

    石忠眼露凶色,混沌钟瞬间飞出,化作一个弥天大的巨钟,顿时将白家三人装在钟里,只是一下,就杀死了。

    “小语,走,我们继续去找人问路去。相公今天就送你回青丘山……”

    魔界魔皇宫上空,一个青衣男子素手而立,什么东西都没有拿,更别说法宝。男子似乎怜悯地望着眼前的四人,准确的说,是四个准圣。

    “多年不见四位道友,周成想你们的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