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迁坟师

第861章 血控神丹

    我赶紧说:“我猜是尾巴吧,紫兰你看什么呢?”

    紫兰说:“走,我们过去看看。”

    我拿着手电筒和紫兰又往前走了几步,这次看得更清楚了,那根尾巴虽然死了,但那发光的眼睛却没有闭上,而是仍然闪着光芒,我伸手去取那颗“眼睛”,见它镶嵌在尾巴的肉里面,很难拿出来,便抽出匕首把它扣了出来。

    我用两根手指捏着那个东西,用手电筒仔细地照了照,见它有一颗葡萄那么大,通体发着白光,白光内敛,并不算刺眼,而那个东西的结构好像是玉做的,也好像是翡翠之类的东西,从表面看还真看不出来,而白色的表面里面却包裹着一层红色的物质。

    我扭头很好奇地问:“你们见过这个东西吗?这是什么啊?”

    我见紫兰和沈雅都把头凑了过来,在仔细观察那颗圆珠。

    沈雅说:“斌哥,你说这东西是不是个古董之类的宝贝,那样我们回去把它卖了可就发财了。”

    紫兰说:“我好像听过这个东西,但只是个传说。”

    我赶紧说:“紫兰,你快说,就算是传说我也想听。”

    紫兰说:“这东西好像是叫血控神丹,是由几百万个鬼魂凝练而成,你们要救村里的病人,可以用它磨成粉兑水,连服三天必好。”

    我“啊”的一声叫出来,说:“那太好了,村里人这回有救了”

    紫兰说:“这只是传说而已,而真的血控神丹也不一定就是眼下这物。”

    我说:“那我先留着吧,就算不是什么神丹,但起码带回去留个纪念。”说着我就揣进衣兜里了。

    沈雅说:“纪念品有啥意思,最好能卖几个钱才行。”

    我说:“那行,先试着给村里人治病,要是不好使我们再问问县城那个瑞祥典当行。”

    沈雅说:“最好别去他家,那个老板我知道,是一个典型的奸商,他们一直在做高利贷生意,那个典当行做得也不专业。”

    我说:“那好,到时候再说吧,我们先找到回去的路再说。”

    我见漏斗型的走廊到了这里已经变得非常非常狭窄,前面的走廊变成仅仅一人能通过,而我站在那颗大心脏的尾端,往下照了照,见有些高度,跳下去没准能受伤。

    沈雅说:“你们先下,我用绳子拽着你们点。”

    我这时心情舒畅,内心比较平静,脑子转动的也比较快了,说:“那样你最后也不好下来,我们把绳子系在什么地方,然后顺着绳子爬下去。”

    我说着就四处照照,想找一个地方系住绳子,但找了一圈没见到什么好地方。

    沈雅问:“你们看,哪有什么地方能系住绳子的。”

    我说:“实在不行就用那根大尾巴,系在它身上。”

    沈雅说:“那也好。”

    说着,我们走过去,我用匕首在那尾巴上挖了一个洞,把绳子穿了过去,系好死结,然后把绳子扔下走廊的下面。

    我说:“让紫兰第一个下去吧。”

    紫兰也不说话也不让来让去,就抓着绳子滑了下去,我照了照,见紫兰已经落地,也跟着抓住绳子滑了下去,落地后往上面照了照,见沈雅也下来了。

    我赶紧向走廊的深处照了照,还是黑暗得见不到边,也不知道里面还有没有危险,虽然稍微担心了一下,但我们都缓步向那边走了过去。

    我用手电筒往前面黑暗的地方照了照,睁大眼睛看了看,什么都看不到,又仔细倾听一下前面的动静,仍是静悄悄的,低声说:“我们不能放松警惕,还不知道前面有什么怪物呢。”

    沈雅在我前面,笑了笑,说:“当然了,我可是一刻都不敢放松的,斌哥,你们跟紧点。”说着抬起手中的散弹枪,对准了前面的黑暗处。

    我一边给大家照亮,一边也举起了手中的散弹枪,跟在沈雅的身后,走到这个地方时,走廊变得非常狭窄,我们只能一个跟一个地走。

    才走了几分钟就感觉路变得更窄了,我们只能侧着身子行走,沈雅说:“斌哥,这路会不会也是一条死路呢?我可不想再回到僵尸那边了。”

    我特意探头往前面黑暗的深处看了看,见一片幽深冷清,阵阵凉气袭来,而且路确实是越来越狭窄了,所以一切都不好说。

    我说:“过去看看吧,没准就是通的呢,也说不定的。”

    我见沈雅侧着身子都有些卡住了,正在扭动的身子往前挤,而我的身材小一些,不像他那一米八多的粗壮身材,我过去则刚刚好,而紫兰比我还矮小一些,过去也不成任何问题。

    我们挤过那段最狭小的路程之后,走廊又变得开阔起来,虽然宽度还是很狭窄,不能两人并行走,但路已经很通畅了。

    我把手电筒递给沈雅让他在前面照亮带路,自己低头想了想现在的处境,心中最怕的就是前面是一条死路,那样就得往回走,而身后那百万僵尸部队却是无论如何都走不过去的,因此特别关注前方的路,一直盼着能见到出口。

    沈雅说:“斌哥,你说这里能是核心地带吗?如果怨气来自于大心脏,我们砍掉那个尾巴后,它就死了,那么我们目的已经达到,只要出去就行了。”

    我说:“这……我也说不好,希望如此吧,毕竟谁也没有到过核心地带,我猜应该就是这里,现在怨气已经掐断,剩下的我们要灭掉剩下的僵尸,然后逃出去就行了。”

    沈雅“哦”了一声,说:“那这么说的话,我们距离胜利就更近一步了,陈叔也没有白死,而我也可以给我爸和我弟报仇了。”

    我点点头说:“对,我们要加油,胜利的曙光就在前面了。”

    沈雅说:“快看,我们走到头了,出现了岔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