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湘信有鬼

第二千零壹拾四章 竭力而为

    “好厉害的蛊,他身手这么强,显然和中蛊有关吧!”就着这秋雨离离,感受到这阵风潇潇,一切景象似乎是要掩盖一些什么,或者是在迎接着什么,陈毅虽然隐居了几十年,想到当初所见,现在他也真的有些骇然,和不安的震惊!

    “飒!啪!啪!哗!哗!”

    就在这空中巨脸消失当头,空中突然再次一声巨响!却是突然间的再次一个惊雷,瞬间在空中突然炸响,接着两道通亮的闪电,似乎要把这巨大天幕下的黑暗,在这一刻都惊醒炸开,雪亮的似乎瞬间划破来!

    在这一刻一声夹杂在惊雷中的长嘶,好像压抑了许久的人,在这一刻瞬间便被释放了一样。即使这声长嘶的声音,在许多人的脑海里,显得动静极大,却没有令所有人心里发寒。反而是这空间里所有的异声,完全被这惊雷闪电的声音所掩盖。

    “啊!”当看到天幕上闪电划破长空,照亮了黑暗空间里的环境时,有人突然看到了一张脸。这张脸的突然出现,却着实让人心里一惊。不管是小河和沈伊珍这种普通人,还是向蔏和张芝麻这种有手段的,看到都浑身发寒。

    如果不是有着雪亮闪电的辉耀,许多人还真的会吓一跳!似乎在这一刻我心里有着一些清醒,瞬间看到空间里的巨脸不见了,而身边的沈伊珍却发出一声尖叫。

    我瞬间法咒停下来,不过这阵我脑海里清醒,也是震惊的看着沈伊珍,恐惧很快就被压抑下去。不过因为沈伊珍的尖叫,突然的令人身心极致不安,感觉到自己身体里,有着飞速流转的血液在沸腾。

    这是一种奇妙的感受,也是一阵令我惊恐的感觉。因为我看到空间里,开始烟雾闪现的巨脸不见了,可是被骆伯伯和五行者,还有那个牛柏阳围攻的张鑫敏,似乎在它的头顶上,出现了另外一张脸!

    这究竟是怎么了?

    似乎没有人暂时能够解释,可是我们却真正的在闪电之下,看到不断在游走的张鑫敏,头顶上真的冒出一张脸!准确的说是在它头顶天灵盖上,多了一个古怪的脑袋!

    “麻蛋!我没有做梦吧!”陈毅忍不住掐了自己一把,有些骇然的看着黄舒郎。似乎也感觉到自己的血液,好像煮沸的开水一样,以及心里怎么会有这样荒唐的感觉?

    “是不是做梦不知道,但是见鬼我想是的!”人总是在对自己未知的时候,会产生一种强烈的不安和惊慌!黄舒郎虽然不知道别人会怎么样,但是想到自己心里的慌张,看到脸色苍白的陈毅,感觉只不过每个人表现的不一样而已!

    “如果有命离开这里,劳资一定要去找老头子,让他给我讲讲,还能不能学这些妖魔鬼怪!”对于此时的陈毅来说,在惊吓和担忧之外,熟知了某种变故对修行的好处,所以在一种自然而然的反应里,便彻底的没有了约束,只想改变自己。

    “别丢人了,你看看人家堂客和小伢子,好像都比你强些!”黄舒郎不知道骆冉教授我的时间有多长,也不知道我对很多东西掌握的不够到位。但是看到我拥着沈伊珍,忍不住带着不安奚落陈毅。

    “胡说八道,他们是吓傻了!”陈毅自然不会承认,但是也好奇的往这边看了一些。骆冉虽然当初提点过我,但是这种没有实质管教,以及真正约束的行为,正在令我心里,甚至是生理都在发生变化,但是表面的样子,还是令陈毅愕然。

    当然,这个时候我还远远不知道,自己的心里已经发生了改变,虽然自己不愿意承认,甚至是不想去承认,却还在潜意识的坚持自己的想法。或者说只要心头的念起,就会依旧令自己前行,而且是毫无目的放纵的前行。

    并且我也不知道,这种事情带来的结局,以及这种事情对心里的影响。所以只要自己感受到这种需求,就会依照自己的本能,却进行没有约束的行为!不过听到说沈伊珍的尖叫,我还是忍不住拥着她,似乎可以让她安稳一些。

    “果然不一般!”感受着电闪雷鸣,向蔏听到沈伊珍的尖叫,看到我镇静的样子,此刻可能只不过是一种姿态,不过是我在某个时机,对自己的举动做出展现而已。但是我的样子,无疑还是令向蔏纷乱的心,逐渐的冷静了许多!

    “他这是怎么了?”心里产生恐怖念头的时刻,也似乎随着电闪雷鸣,在天际摧毁黑暗一样,瞬间加剧了心里的那丝惊惧。这种天气之下,有谁会来到这里出现?想到将要面对的一切,袁沅忍不住带着骇然的看着张芝麻!

    “如果真的是开始那厉鬼被驱散了,那么有着一丝残魂肯定和这蛊融合了!”想到在这种环境里,即使有着无数的变化,但是有谁会来到这里寻死。想到张鑫敏的遭遇,张芝麻虽然有着黯然,但是已经逐渐的冷静,甚至带着清晰的分析!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想他是绝对不会有机会,再醒过来的了!”向蔏似乎没有什么表情,但是看到张鑫敏的神情,以及不断发出的嘶吼,忽然想到了自己家族那些人的变故,看着张芝麻的时候,自然也带着了几分无奈!

    “七哥,骆师傅能够收拾他吗?”可能是因为没有看到旁人再出现,所以龙十九心里的汹涌澎湃。此刻就好像天地间,那倾盆的大雨一样,似乎不顾万物的感受,尽情的对着这一切覆盖和侵袭。看着冷静的龙峰治,不由担心的问着。

    “现在一切都还是未知,你看看杨家河牛家的人,会放过一切机会吗?”龙峰治不得不冷静,当然看着这刻的情形,也静静的说道:“不管怎样,老骆一定会竭力而为的!”

    “呼!呼!嗯!呼!呼!”

    随着一阵阵低促的呼吸,清晰的隐入到这些人的脑海里,似乎有着一阵敲鼓一般的呼吸声,在大家的心头不断施压。甚至让人分不清,浑身前胸后背、额头、身上,那是自己不安的冷汗,还是天上飘落密集的雨水形成!湘信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