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湘信有鬼

第二千零壹拾五章 意外内窥

    “现在这是什么情况!难道又变了?”也不知道这种诡异过了多久,似乎时光在某一时刻停止!不过当那电闪雷鸣之间,让人居然看到张鑫敏这时的样子。这一刻不敢肯定是什么情况,但是让人隐隐知道,张鑫敏应该是再次变化了。

    “看来有些棘手了,三个人都没有退却的意思!”因为即使眼前的影像在模糊,好像张鑫敏的呼吸也在急促着,可是不时的可以看到清晰的一瞥。龙峰治虽然心里有着一丝丝的疑惑,可是看到三个人的谨慎,龙峰治心里也感觉到不妙!

    “如果我没有猜错,他们都退走不了,这鬼东西似乎有些超出了预料!”看着在这种黑暗的环境里,在这种狂风密集细雨的情形下,在这种令人无法置信的环境里,虽然带着极度的不安,想到可能发生的事情,龙峰治甚至有些格外的亢奋。

    “太让人意外了,都不知道它是怎么出现的,或者说它一直都在。隐隐约约感受到的那种危机,当真令人忌惮啊!难怪秘境里的人这么疯狂,如果得到巫蛊教的传承,果然是可以独霸一方呐!”这时龙十九的心里,都有着一股古怪的念头,可是看到张鑫敏的行为在持续之后,便没有了开始的侥幸,而是主动的对着龙峰治。

    “能不能独霸一方不知道,如果真有这些东西,传到秘境里去,你也看到了,不会是什么好事!往小了说,不少家族会灰飞烟灭。往大了说,整个苗疆都会为此遭祸,是肯定的事情!”龙峰治脸色严峻,声音却显然不大!

    “小河,她没事吧!”向蔏虽然对沈伊珍有着一丝敌意,不过这时令我震撼的是,我感觉到自己体内行气的经脉,这刻却清晰的浮现在我脑海里。虽然我也不知道那叫什么,但是我想那是一种感受。听到向蔏的话,我忍不住看着她。

    因为平时无论是打坐吐纳,还是冥想那行气图,都无法发现的这些行为,这刻完全变得清晰可见。就好像舀一瓢水喝下腹,其中的冷暖便只有自己知晓一样。虽然听到了向蔏的话,但是我没有太放在心上。不过看到沈伊珍,我还是逐渐清醒。

    因为紧紧挨着我的沈伊珍,似乎没有什么影响,除了看到张鑫敏的怪象受到惊吓。这时候我似乎感觉到她身体的温暖,甚至她虽然紧张,却因为我而逐渐变得平静。这种欣喜瞬间令我变得惊讶,不过心里也更加冷静起来。

    “没事,蔏姐姐,你没事吧!”毕竟只是感受到这种经脉流动的效果,想到骆伯伯和我说过,能够感受这种状态,才能真正的进入到吐纳修行。虽然骆伯伯也说过,很多人打坐几十年,不一定能够感受到这种念头,甚至是内窥到经脉的状态!

    对,这应该说是一种内窥,一种修行到某种状态,在识海出现的内窥现象!

    但是对于很多人来说,即使修炼了一段许久的时间,也不一定会出现这种情形。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可以看到自己的经脉,甚至说经脉的某个位置。

    一边回应着向蔏,一边惊骇的发现,就是在自己下丹田的地方,似乎有着一团火热,或者说是一团白光,正沿着丹田往上延伸。脑海快速的转动,想到自己曾经也感受过这种情形,却无法像此刻这般的清晰。

    “我没事,但是现在好像也不太妙,咱们要注意了!”向蔏自然不知道,我的眼睛通过识海,正在慢慢的行走过的经脉里,缓慢的逐渐通畅的观察了起来。好像一只探头一样,把一路经过的地方,看得清清楚楚的!

    要说我对这些的了解,却还是来自于前端时间,和张燕这个大蛊师一起进苗疆。因为负伤的张燕需要疗伤,她显然怕出意外,把这些行气的道道,对我做了的全面介绍和指导,最后更曾经和我一起尝试,统统都运行了一遍。

    骆冉和龙峰治都想不到,这个时候的向蔏更加想不到,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有这种感受了。如果像袁沅以及陈毅,甚至是黄舒郎和龙十九这种,有着行气修行多年经验的人,知道我此刻的感受,只怕也要惊骇的说不出话来!

    “他好像占了点机缘!”此时我细微的举动,甚至是不经意的样子,都令人会有些欣喜。但是要说真正体会到这种妙处,却居然不是第一次,袁沅甚至还不知道我是一个什么人,可是看到我的样子,她吃惊的看着了向蔏。

    “你感应到了什么?”虽然天际只是短暂的雷电光线辉耀,但是已经足够在瞬间看到,袁沅的那对眼睛,带着无尽的激动。那是一种极致的似悲似喜的神态,令向蔏首次都有些动容的吃惊,毕竟自己和小河可是有着一些纠结的!

    但是我在迷迷糊糊之中,却清晰的感受到了,这种以前没有出现的情形。即使我感觉到再次的诧异,我也不会太紧张。本来在这一刻,我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激动,甚至是身体里那一直翻腾的火热,但是我相信有骆伯伯和龙师傅在!

    这种盲目的信任和依赖,可能很多人根本就没有想到过。此刻在我心里清醒了过来,自己体内的经脉,瞬间便快速的韵动了起来。而也就在这一刻里,我感受到了丹田内的劲气,就好像高速泵一样,不断有着无尽的力道,在往全身延续!

    “这还用感应吗?如果几个人合力,都拿不下他的话,咱们今天都要麻烦了!”四周那紧张的气氛,却比刚刚交手似乎还要让人压抑。听到天上居然好像有风呼啸一样,让人以为有人在呼风唤雨一般,袁沅却丝毫没有乐观的意思。

    “你感觉咱们麻烦还少吗?现在再多一些,好像不影响什么!”偏偏四周都是没有变化,可是那种风啸呜咽的声音不停,甚至还在大家的耳朵里响起。向蔏看着张芝麻的阴沉,心里忽然有些担心的看着袁沅,甚至微微的摇头示意!

    “那还真的只有靠祖宗保佑了!就要看看是你向家和张家的祖宗保佑,还是我袁家的祖宗保佑了!”看着那本来有着亮光的闪电,在这一刻却真的好像突然消失了。而四周唯一留下的,就是脑海里被蒙上了黑纱一样,袁沅却反而笑了起来。湘信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