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湘信有鬼

第二千零壹拾六章 魂蛊合

    四周居然暗了起来,好像乌云蔽日一样,甚至更像是黑洞一样深邃!在这不清晰的空间里,这周围的天色和光线,似乎都快速的发生变化着。

    “小河,你又用法咒了是不是?”虽然不知道是真实的变化,还是脑海里已经被影响,向甚至还闪过一个念头,是不是自己也被影响了。不过看着我的时候,向似乎带着不经意的淡淡的出声!

    “嗯!嗯!怎么了姐姐?”不过我显然没有想这么多,也不知道这空中的脸庞因为我而消失,很快就回应着向,甚至都没有想太多。

    “没,没什么!只是这里好像依旧有着不少阴魂,你如果感应到了,还是记得用法咒哈!”因为那种隐隐约约的朦胧,却是如此的清晰难以忘却!任是向没有感觉什么不对,可是此时看到这种变化,不由依旧好像漫不经心一样。

    “搞什么鬼?”因为向和小河的话,无法用传音,所以袁沅自然便听到了。看到向平静的样子,袁沅看着小河,心里都谨慎了起来。同时她看了张芝麻一眼,对方却紧紧的看着张鑫敏这边,似乎丝毫没有松懈。

    “原来是真的!真的有这种奇蛊的存在!”虽然看着张鑫敏的身体依旧没停,可是张芝麻的心里逐渐分析。不过随即发现有些徒劳,因为心里想到的事情,到了这个的时候,却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我能够解决吗?”

    想到这里的时候,张芝麻的身子这个时候甚至微微发抖。不知道她是激动还是紧张,看着倒不是不担心张鑫敏,而是想动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完全是无能为力“这么强大的蛊,连我本命蛊都在颤栗,真的是强大啊!”

    这时候朝如果张鑫敏向自己出手,张鑫敏显然明白,自己一定完全无能为力。不过在她对这些奇蛊的了解,脑海里断断续续的记忆,苗疆却一直都没有发生过,这样传闻的事情“我,该怎么办?”

    “这是什么情况了?”脑海里还有着刚刚的记忆,不过因为感觉到自己浑身有劲,我倒是没有感觉到慌张。可能感受到张鑫敏这刻的诡异,凭着前几天的经历,我知道外面正是白天,但是自己法咒也念了,张鑫敏依旧这样确实令我紧张。

    “附身到他身上的厉鬼,被打散了魂魄!不过其中有着一丝没有被消灭,被他身体里的蛊融合了!”隐隐听到一阵咒语声,因为知道任何的咒语和仪轨,都会在冥冥之中有着加持,所以向冷静的说道“现在这只蛊,好像更麻烦!”

    “现在只有对付这只蛊就好了吗?”虽然听过,也见过一些蛊,甚至也见过中蛊之后惨状的人。不过听到这只蛊,居然可以和鬼魂融合,还是让我想起张燕的话,心里砰砰乱跳,果然便看到骆伯伯站在一边,正在念诵着法咒打着法决!

    ”天雷兵,

    地雷兵,

    天雷将,

    地雷将,

    吾以吾身祭起五万雷霆,

    镇妖邪,

    驱邪魔!

    吾唤九天雷公电母,

    四面八方五万雷霆,

    斩妖邪,

    驱邪魔!

    斩杀所有妖邪!

    不能动作,

    雷公电母显威妖邪无法动作!

    雷公电母听令!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这边便清晰的听到,骆伯伯站在那里,看着五行者和牛柏阳,依旧和张鑫敏缠斗,而且在嘴里不停的嘟囔着,居然快速的念诵出声。我即使站在这边离着一段距离,依旧可以听到骆伯伯的声音。

    骆伯伯似乎脚下也在不断移动,然后在这里飞速的念诵着。这时候虽然我不知道骆伯伯是为了防备,但是看到骆伯伯的举动,也知道他是在对着张鑫敏做法!

    虽然不知道他具体在干什么,却也不敢出声打扰!尤其看到这里的情形,我自然不知道究竟怎么回应,毕竟自己对这些门道懂得还太少。不过龙师傅就站在那里,向又在我身边,我感觉自己心里还是很安然!

    不过因为有着骆伯伯的法咒法决出手,加上想到这几天的反应,我突然便想到,骆伯伯的法咒有些我是背诵过的。不过似乎和我在《阴符经》上的有些区别,忍不住便也再次念起了咒语,甚至手势做出了某种仪轨!

    这些属于巫法或者道法的东西,乡里人称为师公的骆伯伯最在行的。不过看了一旁的向一眼,这个时候似乎也没有闲着。骆伯伯不住的念诵咒语的时候,看着她我也不由自主的快速念诵起来。

    而这个时候感觉到骆伯伯的咒语,似乎在越念越快,却看到一旁的张芝麻,忽然也自怀里快速的,掏出了一把小小的东西来。看着那东西在张芝麻修长的手指里拿着,居然是一把不过四节手指长的小剑!

    “咦,张家的法剑居然在她手里?”看到张芝麻手里的小剑,向和袁沅的眼神几乎同时色变。显然两个人都认识这把剑,而骆冉在这个时候,也再次祭起了一把小桃木剑,两个人的目光更是犀利了起来,向心里自然暗暗嘀咕着。

    向已经知道,骆冉这把桃木剑,乃是骆冉自己特制,加上了传说中的血乌桃木,雕刻成一方小小的震煞八卦图,镶嵌在这桃木剑中间。那是骆冉知道血乌桃木的作用,特意制好用来震煞,也是平时防身用的。

    虽然有人不知道,这桃木剑具体有什么作用,但是想到在苗疆里传得沸沸扬扬的血乌桃木,如今居然是骆冉这个师公的法器,向也知道骆冉精通法术,自然心里也砰砰乱跳。

    血乌桃木的神奇,不管是师公还是巫师,都是可以用来作为法器。所以看着骆冉手里的法器,和张芝麻拿出来的小剑,向自也多了几分珍惜。拥有这种法器的人,只有在非常的时候,才会拿出来震煞避邪使用。

    “乾坤无极,大道无形,天地借法,无所遁形,急急如律令!”

    向因为修行蛊术一道,所以对这法术和巫术倒没有太上心,但是终究还是懂的,毕竟她也饲养着有小鬼防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