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湘信有鬼

第二千零壹拾八章 法咒动天

    毕竟这种镇压强大蛊物的事情,对于任何一个蛊师来说,都是一种无法回避的诱惑。何况张鑫敏的身体里,明显是有着一丝阴魂的。而且开始这阴魂展现的威力,大家都算是有目共睹!

    想到这阴魂真的和蛊结合,而对于这次秘境里的传闻,饶是袁沅一直很淡定,看着向蔏的目光,她心里都激荡了起来。不管是骆冉还是张芝麻,这刻在袁沅的眼里,忽然变得更有价值了起来!

    “她还在想救人吗?”明白了这些事情,看到张芝麻的举动,不住缓慢的挥动着手里的小剑,就在她拘动这附近的阴魂,滋养这小剑的时候,袁沅忽然看到骆冉的手里,有着一件东西,在黑暗空间里冒着红光,不由诧异的看着向蔏。

    “不管是救人还是自救,总是要有些态度的!”看到这阵红光之后,向蔏不但感觉到体内的本命蛊有些不安,就是她自己的潜意识,突然都隐隐感觉到一阵惶惶不安,看着袁沅一本正经的样子,向蔏只好淡淡的对着她,毕竟两个人联手过。

    “你们向家,还有她们张家的法器,总是令人嫉妒的!但是在你们手里,可以发挥多大的作用,我倒是没有抱多大的希望!”看着这空间里,在骆冉周围隐隐泛现的红光,就像是茫茫大海里的明灯一样,瞬间散发出耀眼弧射的光芒。袁沅微微眯着,却骤然迸现一丝精光的眼神,却也瞬间凌厉了起来。

    “有没有希望,任何人拿着,至少不会浪费!你们袁家,不是也给了你一样宝贝吗?倒是你这个袁家的弃子,如果把这宝贝弄丢了,不知道那些老家伙,会不会气的吐血?”看着这股璀璨的光芒,就像是初升跃出地平线的朝阳,彻底的赶走了黑暗迎来了黎明,这时居然让向蔏的心里,都产生了一股隐隐的震撼,不由紧紧的盯着光芒,却依旧应付着袁沅。

    这在空间里显现的,究竟是什么神物?

    ”呀!啊!呀!“似乎张鑫敏本来有些冷静的眼睛,这个时候居然似乎有些惊骇。当然这种表现不是那么明显,可是却似乎令一旁的人看到,感觉到那眼神里,多了几丝惊恐的神色。就连头顶那脑袋,都显得更加的诡异!

    尤其看着这边的骆冉手里的桃木剑,和张芝麻手里的小剑,它眼神里居然有着了几分畏惧。甚至连本来脸上的神色,加上头顶那脑袋上惨白的脸色,都在慢慢的扭曲般的抽动着。这种神奇带着惊骇的状态,瞬间被大家捕捉到了!

    它在畏惧,它在恐惧,它在忌惮,天显然害怕了!

    ”魂在天地慢慢游,

    手捏法决慢慢吟,

    本师坐在凌霄天,

    本师施咒天地惊,

    雷合电,

    天应地,

    雷电交合,

    斩断一切因果,

    雷合电,

    天地应,

    斩断天地诸阴魂,

    左脚踏天门阻三魂,

    右脚踏地狱夺七魄,

    符法逢太上老君,

    急急如律令!“

    一阵密集快速的法咒,瞬间从骆冉的嘴里迸出来,只见稍微开天的色彩,瞬间天上的乌云都快速的移动,也好像是在呼应着,空间里只见骆冉和张芝麻两个人,似乎都在施展手段。不过骆冉嘴里出声,张芝麻手里法决变化。

    “哗!!!哗!哗!”这一刻时光似乎凝固了!瞬间似乎没有人,可以感应到两个人的存在。就是站着离骆冉不远的龙峰治和龙十九,以及离张芝麻很近的向蔏和袁沅,只会感觉到周围雨雾缭绕,瞬间变得似乎仙境一般缥缈起来。

    因为一场密集的细雨,这里显得有些不同。不但四周云雾缭绕,而且空间都显得朦朦胧胧。

    “应该就是这个时机,极力出手了,成不成自有天定!”冷静的声音瞬间从骆冉的嘴里,在空间里缓缓的响起。似乎不带着什么感情,甚至惊起了一阵秋风吹拂过来。

    此时在这一片空间的边缘处,雾气似乎格外的明显。好像这里似乎是温泉,不断在冒出一股股温热的感觉。几个人在这里围着张鑫敏,虽然衣服和本地人有着区别,但是大家站在这空间的位置,让人可以感受到这里的不一样。

    围住张鑫敏的这里,如果算上张芝麻的话,显然是四个人!虽然大家的距离和方位都不同,甚至五行者和牛柏阳依旧在缠斗,但是张鑫敏看着有些生人勿近的感觉!

    就在密集细雨初浓时,大家似乎都停在了这个空间里。不管这里细雨带来的潮湿,也不管四处聚集的水珠,大家都紧紧的看着这张鑫敏,似乎感觉到在这某个地方,有着什么特别。大家一起都紧紧的看着,却没有马上爆发的意思。

    ”现在都没有办法,你敢肯定你的方法,可以镇压它吗?“这个五行者的一对眼睛,似乎天生带着几分凌厉。在击开张鑫敏往牛柏阳这边时,忽然便问这边不远的骆冉。声音甚至带着几分冷寒,身形在雨雾里,显得有些神秘

    “人家有没有办法镇压,似乎也轮不到你管?都说杨家五行者厉害,你拿出点真本事,让大家都好好开开眼界?”此时在这里,一个不断和张鑫敏交手的牛柏阳,忽然在朦朦胧胧的雨雾里,丝毫不客气的这样的说话,还是令人很惊讶的。

    “本事有多大,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不过如果你能够侥幸拖祸的话,我倒是可以好好让你尝试一下!”这个消瘦敏捷的男子,虽然是名声赫赫的五行者,但是显然应该是脾气不太好。

    虽然和牛柏阳在朦朦胧胧的雨雾中,不断交替的和张鑫敏交手。不过听到牛柏阳的话却是眼神一变,那浓浓的眉毛深深的皱起,听到他明显有些不屑的口气,显然是想对牛柏阳发脾气,但是张鑫敏显然没有给两个人机会。

    “秘境里都说杨家二绝,大蛊师和五行者,能够和鼎鼎大名的五行者尽情交手一次,倒是我一直以来的夙愿!”看着这个五行者不善的眼神,牛柏阳也看向骆冉,忽然似乎想到了什么,居然在击退张鑫敏之后,瞬间退开了一步站到一侧。

    然后居然缓缓的再朝着,和张鑫敏交手的五行者说道”小不用质疑我的话,成不成咱们稍后可以试试!“

    在法咒动天的空间里,两个人的话却火药味十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