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重生东游记

第一章 长安城内风云起

    最快更新重生东游记最新章节!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三月,人烟繁茂的长安城仍然笼罩在一片春潮寒流之中,如酥的小雨从天阶挥洒到朱雀大街那熙攘的人群里,远处青墙黑瓦的客舍在烟柳画桥掩映之下显得格外诗意。

    春雨如酥,客舍青青,烟柳画桥,好一派贞观之治下的长安盛景。

    城西南,在朱雀大街尽头,万千举人秀士心向往之的国子监便坐落于其上。

    三两声鸟鸣从国子监内的院落中飘散出来,一袭白袍加身的赵东来俯身于雕花窗棂前,黑白分明的双眼目不转睛盯着院外的垂柳,初春暖阳洒在他并不算俊秀的脸庞上,那金色而温润的光芒更是将他眼中的迷茫之色彰显无遗。

    这是赵东来生活在长安城的第二个年头。

    没有人知道,此刻长袍加身的他,曾经居然是一名每天三点一线的IT码农。

    如果不是因为发工资的那天晚上,被一辆超载导致倾斜的大货车给压扁了自己的桑塔纳,那么眼下的他,凭着触手怪一样的编程速度,恐怕早就晋升为软件项目部的小组长了。

    当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然置身于长安城中颇为富庶的赵府,而他的身份居然成了国子监中最年轻的夫子。

    此乃时也,命也,非吾之所能也,尽管心中千般不甘,但他也只能默然承受了这足以颠覆世界观的一切。

    穿越便穿越罢,好在这大唐盛世,倒也算是赵东来一直心向往之的理想国。

    这里有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剑仙侠客,斗洒诗千篇但却惜字如金的诗仙诗圣,以及燕瘦环肥的绝代歌姬……

    “东来,你又在发什么呆呢?”

    身后一个厚重又不失儒雅的声音陡然响起,将赵东来天马行空的思绪瞬间打断。

    站在雕花窗棂前深呼吸一口气,调整了一下略微有些纷乱的内心,赵东来缓缓转过身去,望向身后这位年约四十上下,长相忠厚的青衫男子。

    来者是国子监的主簿大人韩愈,也是除了祭酒司之外,国子监内职位最高的人。

    “主簿大人,有何事要吩咐吗?”赵东来嘴角微微上翘,不无好奇的询问。

    韩愈闻言扬了扬清瘦的右臂,朗声道:“这是今年秋试竟考之人的花名册,由于今年参加秋试的考生较往年多出一些,所以需要你帮我一起整理名单。”

    “没问题。”

    赵东来爽快的应承一句,三步作两步走到韩愈面前,将他手中那一套花名册给接了过来。

    端在手心略一打量之后,赵东来立即忍不住当场嗤笑出声。

    他在秋试名单上看到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名字——韩湘子,而且此人居然位列名单中的前三甲,按照国子监的惯例,只有平时学习成绩相当不错的考生,才会列在秋试名单的前三位。

    “东来,何故发笑?”

    韩愈望着眼前一向严谨的后生,脸上写满了疑惑之色。

    “没……没事。”

    赵东来故作镇定的摆了摆手,假意询问道:“主簿大人,你看这花名册的前三甲,其中排名第一和第三的人,都是在咱们国子监内学习的王公贵族子弟,而这排名第二的韩湘子,却又是何方神圣呢?”

    “他是我侄子。”韩愈不假思索的回应。

    “您的侄子?”

    赵东来如同发现了新大陆似的望向他,声色俱厉疾呼道:“韩湘子是您的侄子,他不是东游记中的八仙之一吗?”

    “那我岂不是可以看到穿山甲日树,韩湘子日龙,还有美绝人寰的牡丹仙子……”

    不等赵东来把话说完,韩愈的眉头已然拧成了一条黑线。

    大概是没有料到眼前这位国子监最年轻的夫子,居然敢如此大放厥词,当下颇为不悦的呵斥:“什么东游记,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难道你忘了非礼勿言,非礼勿视吗?”

    “哦哦,罪过,罪过。”

    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之后,赵东来连忙赔笑道:“主薄大人,之前怎么从来没有听您说起过韩湘子其人呢?”

    “他……”

    韩愈略一迟疑,摇头苦笑:“湘子一直生活在城外的乡下,并不在长安城中,所以你没有听说过他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原来如此。”

    赵东来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随口夸赞:“那您的侄子可谓是少年英才啊,一个乡下人居然能列入秋试名单的前三甲,这让国子监内那些养尊处优的王公子弟情何以堪呐。”

    “也许吧。”

    韩愈无奈耸了耸肩,似乎并没有因为赵东来的夸奖而感到欣喜,反而一脸愁容的嘀咕:“湘子这个人,虽然慧根极佳,但他却无心于功名利禄,一心只想着修仙成神,简直玩物丧志。”

    “这一次若非我以性命相逼,他是绝计不会答应前来长安参加秋试会考的。”

    “这……”

    赵东来尴尬的望了韩愈一眼,暗骂此人确实如同史书上所说的那般迂腐不堪,虽能写出《马说》那般惊世大作,却容不下侄子一点小小的自由。

    当下劝解道:“主簿大人,修仙成神是许多人心中的终极理想,并没有您说的那么一文不值吧?”

    “何况,身处红尘之中,令侄却能不被功名利禄所诱惑,这简直就是与炎炎浊世背道而驰的一股清流,您应该为他感到高兴才对啊。”

    “胡说八道!”

    韩愈闻言生气的一掌击向身边的案几,双眼目光炯炯的盯着赵东来那略显稚嫩的脸庞,怒不可遏的反驳:“修仙成神有什么好的,那都是一些虚无缥缈之事,如何能当真呢?”

    “何况,前几日有一名自称修仙人士的神棍,便横尸于城外的南山之下,死状极为凄惨。”

    “东来,你大概还不知道吧,如今的长安并不太平,歌舞升平之下,实则杀机暗涌。”

    “近些日子城外命案频发,据宫内钦天监透露,那是南山上的蛟妖所为。”

    “如今长安城中的民众已经是风声鹤唳,你还谈什么修仙,能保住自己一条小命,便要回家烧高香了。”

    “日后休得在本主簿面前提及修仙二字,否则严惩不怠。”

    见这位一向温文儒雅的顶头上司忽然变得如此严肃而愤怒,心知关于修仙之事估计很容易触他之怒。

    为此赵东来只能将已经到了嘴边的那番大道理给硬生生咽回了肚子里。

    不过此刻他的心里却已经变得有些疑惑不已,当初为了确认自己穿越到盛世大唐一事,可是足足花了近一年的时间。

    可是这一年的时间里,非但没有见到不肯摧眉折腰事权贵的诗仙,也没有看到肤如凝脂步步生香的贵妃,然而,传说中的八仙却已经率先登场了。

    这个突如其来的插曲,多少让赵东来原本已经沉寂的内心变得有些蠢蠢欲动。

    自韩愈怒吼过后,二人估计也是各有心事吧,场上很快便陷入到了尴尬的沉默之中。

    半晌之后,韩愈忽然仰天长叹一声,嘀咕道:“今夜城北黄河楼,右丞相邀请国子监所有夫子以及主事人员聚会,以表达国子监这些年对右相之子李林朴的培养。”

    “李林朴?”

    听到这个名字赵东来便有一种嗤之以鼻的感觉。

    “右相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表面上说是感谢国子监这些年对李林朴的栽培,实际上应该是为了几个月后的秋试做铺垫!”

    “谁不知道咱们国子监是秋试的主会场,能不能一举夺魁中状元,就全在这一战了,而他李林朴除了成天吃喝玩乐之外,几时曾用心学过一门功课?。”

    “诗,书,礼,义,风雅颂,赋比兴,他几乎是一窍不通。”

    “哼哼。”

    韩愈用眼角余光扫视眼前的年轻人一眼,冷声道:“右相确实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所以今晚的黄河楼之会,我不打算参与。”

    “不过……”

    说到这里韩愈忽然顿了顿,语重心肠的提醒道:“东来,你作为赵将军的独子,又是国子监里最年轻的夫子,将来必然是前途无量。”

    “尽管我知道你可能也不太习惯迎合别人,但最好不要开罪像右相这种权倾朝野的人,否则日后对于你的仕途,可能会有很大的影响。”

    “是吗?”

    赵东来不以为然的扬了扬嘴角,心中却并不把韩愈的劝告放在心上。

    虽然赵东来的历史学得并不好,但却也知道唐代这位姓李的奸相并没有什么好下场。

    整理完了秋试名单之后,韩愈没有再多作寒暄,便独自一人回到了主簿专属的大殿中,埋头研习他所谓的诗词歌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