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太上剑典

第一一零一章 赫赫刺神

    ……

    冷哼间,马宁双手疾点,一道道绿芒生起际,衍生无数翠绿仙藤,那元圞气所化仙藤犹如长了眼睛一般飞快的朝着欧楚阳的双手双脚缠绕了过去,试图将欧楚阳固定在空中某处,给余珍四人创造有力的攻圞击机会。

    “滋生么?”欧楚阳森冷一笑,玄黄八指之枯荣飞快点出。同样是木势之威能,欧楚阳有了太古玄黄气的支持,威力更见庞大,数道暗金圞光圞芒在十指之上飞快闪过,一式枯荣狂涌而出。

    “木势之威能你只掌握了一半,所谓的滋生并不是全部,生机之力,有荣有枯。滋生为荣,泯圞灭为枯。枯荣~”

    “啪~”

    欧楚阳一指点了过去,神色平淡无奇,然则那指尖蔓延出来的指劲却是将那无数仙藤包裹了起来。刚刚从马宁的手心出衍生出来的仙藤似乎受到了强力的吹打,以肉圞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枯萎了下来。

    马宁何曾见过这种玄奇的招式,见自己的滋生之势被欧楚阳轻圞松的破掉,马宁大惊失色,身形立马朝着后方飞退。

    也算他逃的快,不然的话~欧楚阳一指点出之后,并没有就此停下来,神念微动之下,灭神梭飞快掠出,直取马宁的首级。

    就在此时,灭神梭还未取得成效之际,一道寒光由背后闪起,精湛的寒光来源于一柄玉骨折扇,出手之人正是那俞沛。

    没有狂澜与怒潮,除了略见森冷的圞水之气息之外,欧楚阳能够感觉到自己背后的折扇有着何等惊人的破圞坏力。

    扭头微微一笑,欧楚阳心下暗赞“不愧是神皇榜上排名第四位的高手,看来他也知道大面积的杀招根本取不到半点作用,现在也会凝力以用了。”

    瞥了一眼,欧楚阳神念再动,前方灭神梭继续追着马宁不后,而其身后,一道厉芒突然从三千大世界之中掠出,直接卷向了俞沛的折扇。

    “铛~铛~铛~铛~”

    连续无数道脆鸣于半空之中响起,人们立即看到那火花四溅之处,一道弯弯的月轮正如精灵一般缠着水域神皇俞沛不放。而这般突如其来的连攻带守,着实让俞沛费了一番手脚,身形连连的暴退。

    元冥血月轮,如今在纯阳厚土的孕养之下,已经成为了王阶上品神器,离着至圞尊之境也只有一步之遥。久不见欧楚阳使出此柄在罗焰城下收割了无数条人命的绝世凶器,漫山遍野的武者皆是惊咦的呼出了不可置信的声音。

    “那是元冥血月轮。”

    “乖乖,我都忘记了,欧楚阳还有这等神器。”

    “那不就是欧楚阳出道的时候,在罗焰城下使用的天圞神器吗?怎么会变成王阶的?”

    经由一人看出了端倪,所有人顿时惊讶了起来,沉寂无声之间,大多数人的目光转向了鲁豪。

    人人都知道鲁豪与欧楚阳的关系不错,当初在星空隧道之中,为了欧楚阳鲁豪还出手过一次,难道是鲁豪将这柄宝刃改变成了王阶神器的?

    鲁豪也够冤的,明明没有做过的事,偏偏被安插在了自己身上,这种感觉的确不好受。感受着周边投来的讶异的目光,鲁豪苦恼的叹了口气,随即当他看向那柄黑黝黝的元冥血月轮时,似乎发现了什么~“纯元厚土?”鲁豪心中一紧,暗道“这小子,居然有这等宝物,不过不会啊,纯元厚土就算是出现了,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天圞神器造就成王阶神器,那需要多少的纯元厚土啊。”

    其实鲁豪哪里知道,欧楚阳不仅仅有纯元厚土,他更有三千大世界这种再生之天地,纯元厚土哪怕是一星半点,只要被置入其中,便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的演化、不断的复制,直到欧楚阳希望他停下来为止。

    直接将身边陆云、候佩等人询问的目光直接,鲁豪忽然咧嘴露圞出了诡异的笑容,心道“嘿嘿,这小子,等到此战结束,少不得在他的身上讨点好处,啧啧,纯元厚土,小子隐藏的够深啊。”

    神盟一方,居云松等人不了解实情,已经完全把神器的变化加之在了鲁豪的身上,愤圞恨的眼神先是在欧楚阳身上流转了一圈,接着又瞪向了鲁豪。

    鲁豪自然不会在意,本来就是对峙了多年的敌人,这方面根本对他的本身没有任何的影响。都是成名已久的人物,只要紫录天宫不开,众人再是交恶也很难放手一搏的打上一场。

    这,也是天武界的规矩。

    帝君强者的交手,会引起天地动圞荡,所以在没有大事出现的时候,少有人会不要性命的把全部实力拿出来。就像是之前为了围堵欧楚阳,麓雪群山近乎百万里的地域不也是在冰雪凋零之下变成了星空隧道之中的微尘。

    所以,只有在神战打响之后,紫录天宫吸收了足够多的武者元神,方才能够打开,接着便是众强身临紫录天宫探寻真正天圞道的那一刻,而只有在那时,方才是他们展示真正实力的时候。

    欧楚阳倒不知道,自己取出了元冥血月轮会引出如此大的波澜,台圞下鼎沸的惊天呐喊此起彼伏,仍旧是没有减退,相反在欧楚阳把元冥血月轮取出之后,神念一分为二的操控着,抵挡住了两大神皇的攻势。那些刺神的拥圞护者的热情更加的高涨了。

    神念的控圞制出神入化,的确让在场所有武者为之震圞惊。这样一来,欧楚阳不仅能够让灭神梭与元冥血月轮和两大神皇强者周旋,顺便还能够腾出两手,抵挡住另外两大神皇疯狂的攻势,以一人之力对战四大神皇强者丝毫不落下风。至于第五人,欧楚阳完全可以利圞用瞬移之技用来躲圞避,尽量避免对方连绵不绝的攻势。

    “蓬~”

    大战已经持续了三日不见停歇,生圞死擂台之上六大高手各凭本事,于那数千尺的空间之中辗转腾挪,华丽与精致的武技更是层出不穷。生圞死擂台也足够坚固,连番的大战至今没有让这平展的擂台破败不堪,可见之前九大帝首着实在这方面下了一番功夫。

    持续不断的战斗并没有让人们的激圞情随之递减,相反在元圞气不断喷圞涌乃至达到高峰的时段,皆是会引来台圞下漫山遍野的叫好与呐喊之声。这些声大多数是来自于那些看热闹的,并且对刺神有着欧楚阳的崇拜的武者口圞中。只有少许方才是那神盟之人为余珍等五人的鼓励之声。当然,在已方强者被刺神欧楚阳以一人之力斩杀了五位过后,已方五名强者同时上阵,还是天武界威名赫赫的神皇榜前五高手,这些呐喊声相对来说要显然微弱了许多。毕竟以五敌一打了三日对方还游刃有余,着实是很没有面子的事。

    久不见成效,余珍五人也是颇为意外,虽然他们自认对刺神的实力已经很是了解,可一交上手方才发现,自己对欧楚阳的认知有多少的粗浅。

    “只会四处逃窜的鼠辈~”谷皓晨修圞炼着火属性元圞气,每逢出手便是漫天的火浪,这种武技最为消耗元圞气,本来在以往日的战斗经验,再强大的人只要不是帝君强者,很难躲圞避他那面积极广的攻势,可无奈的是,对方不是普通人。欧楚阳的瞬移正正好好的让谷皓晨无计可施。

    愤圞怒间,谷皓晨已经失去了理圞智,元圞气回收的同时再次的蓄力,而这此打抱着一拼的打算,誓要让欧楚阳重创于此。

    “平天圞怒焰掌~”

    苦无对策,谷皓晨大吼了一声,顿时施展出火域帝首的拿手武技平天圞怒焰掌,这一式掌法还是在一次行动之中,谷皓晨立下了不世之功后,耀日破例传授了一式,焰浪式。

    平天焰浪式一经使出,天地之间顿时被卷入的滔圞天烈焰所充斥了起来,就连余珍的风、俞佩的圞水也被比了下去。

    欧楚阳见状,眸子一里,心中暗道“是个好机会~”

    想到这里,欧楚阳不退反进,放声狂笑道“平天圞怒焰掌,本皇也会,今天就让本皇来试试,耀日授你这平天圞怒焰掌法,你领圞悟了多少。”

    “狂圞妄,帝君大人的平天圞怒焰掌岂是随便人能够使出的,受死吧。”谷皓晨身怀数大武技,唯独便是这平天圞怒焰掌最为高级,这也是他拥有极度自信的原因。

    然而,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对面的这个刺神绝非普通的人物。平天圞怒焰掌,欧楚阳不仅仅是会,并且就差最后一“平天式”便已经大成。眼下谷皓晨施展的平天圞怒焰掌只不过是区区第二式,怎能奈何到欧楚阳。

    微微一笑,欧楚阳心控双刃,挡开俞沛与马宁的夹攻,又是连续几指点出,分别将孟旭与余珍击退,随后,其人如影随形的朝着谷皓晨贴近了过去。

    大战最忌的便是心浮心燥,既然谷皓晨忍不住的想要给自己这个机会,欧楚阳怎么会放过。

    “瞬移~”躲开紧随而来的四大强者,欧楚阳连躲圞避的意思都没有,直接迎着那漫天的火浪掠去,双手微微一搓,早就炼化过的浮屠灭世焰的源火在体圞内升腾了起来,源火其实早就被欧楚阳熔圞炼圞到了太古玄黄气之中,而他想要从中汲取一种元力,自然是驾轻就熟。

    “平天离火式~”

    一声大喝于欧楚阳口圞中响起,无圞边的火浪犹如撕圞开了虚圞空,于虚圞空之中降下灭世的烈焰,天空中,一只满带着烈火的大大掌印降下,直接将谷皓晨的周圞身笼圞罩了起来。

    “蓬~”一声低沉的闷响于天际响过,两股烈焰撞至一起,陡然收缩,接着便朝着四面八方涌去。

    大战了三日,这是首次真正的正面交锋,欧楚阳稍显弱势。

    谷皓晨见状,信心大增,自知平天圞怒焰掌的威力不是欧楚阳可比,一招得尽天下的感觉油然而生。立马不退反进的朝着在攻去。

    哪有那么简单,平天离火式只是一个开端,接下来,当谷皓晨真正的面对了欧楚阳方才知道他的可圞怕。

    冷笑连连的欧楚阳,依旧直线逼近,玄黄八指弃除不由,化指为掌刀,切开虚圞空裂隙,将那热浪尽数排开,接着便是真真正正的烈焰滔圞天。

    “焰浪~”

    “轰”的一声,火浪的攻势已达势均力敌的地步。

    “燃空~”平天第三式使出,欧楚阳脸色涨红。这并不是因为疲惫的缘故,真正的原因在于,在他使出如此刚猛又蕴含势之威能的武技之后,体圞内那浮屠灭世焰的威力终于被欧楚阳发挥了出来。

    平天燃空式直接将谷皓晨的火势击圞打的退避三舍,再无作为。

    谷皓晨见状,不由大惊失色,至于那擂台之外的耀家三兄妹,更是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震圞惊的心情刚刚从心底内升起,连话都未来的及去说,欧楚阳马上又让众人难以置信的张大了嘴巴。

    “净域式~”

    平天第四式,净域。

    空间裂隙居然遇火消融,巨大的空间黑圞洞从中生出,试图将那漫天的烈焰的吞圞噬,然则欧楚阳的掌势实在是盖天,浮屠灭世焰借势再生,无圞边无限,燃尽的虚圞空、融净了空间。

    “轰~”

    掌势如雷,威力惊天。连续四式平天圞怒焰掌,卷起烈焰无圞边、虚圞空溶化,身处这威猛的掌势之中,谷皓晨再也无法忍圞受的狂喷鲜血,倒退如飞。

    鲜红的血柱从谷皓晨的口圞中喷洒而出,还未扬起,便被那炽圞热的火浪蒸腾成了袅袅的血之水雾,尽数消弭。

    四大神皇强者见状,同时暴喝,围杀了过来。

    眼下正是五皇联手的最关键时刻,任何一个人的死亡都会让欧楚阳的气势飚升到。没有人愿意看到这种情况的出现,即便是用身圞体来抵挡住浮屠灭世焰的威能,也必须要从中救出谷皓晨,否则的话,他们的结局将会同前者一像,死于欧楚阳的掌下。

    “大胆欧楚阳,拿命来~”

    孟旭率先喝出声道,手中长戟幻化金蛇,蜿蜒诡异的朝着欧楚阳背后刺了过去。

    正是穷追猛打的好机会,欧楚阳自然不会让几人破圞坏掉这绝佳的良机,神念翻涌而出,两大神器同时呼啸着退回到身边,梭光流转、轮影翻飞,顷刻间将欧楚阳完全的笼圞罩在一片有着金属色彩的护身罡气之中。

    ……

    。